第1013章 泾渭分明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常委扩大会议在继续进行。

    向天亮一脸轻松,现在他已经完全放心了。

    上任不到一个半月的县委书记陈美兰,连自认为最了解的向天亮都低估了她的能力。

    最能体现领导实力的,是对全局的掌控,和驾驭手下人的技巧。

    每一个议題的通过或否决,就最能体现一把手的功力。

    官场上有个五字真言,叫做“功夫场外”。

    就象今天的常委扩大会议,大家都看出來了,陈美兰在会议前,一定在幕后做了大量的思想工作。

    第四个议題是县长陈乐天个人提出的,等于是在测试陈乐天的支持率。

    支持的人更少了,加上陈乐天自己,只有四位,另外三人是县纪委书记廖仲文,县委统战部长高永卿,县委办公室主任周挺。

    反对的有十位,县委书记陈美兰,县委副书记肖子剑,常务副县长杨碧巧,县政法委书记、县公安局长邵三河,县委宣传部长卢海斌,县人民武装部长马腾,副县长陈瑞青,副县长向天亮,县政协主席翟让,县人民法院院长项伯梁。

    弃权的也不少,一共有六位,县委组织部长焦正秀,副县长徐群先,县长助理、县计委主任孙长贵,县长助理、县zhèngfǔ办公室主任罗正信,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薛道恒,县检察院检察长卢宾。

    向天亮心里为之一叹,真是泾渭分明的两个阵营,尽管不少人投了弃权票,但他们决不是所谓的中间派,而是或多或少的照顾了县长陈乐天的面子。

    向天亮深信不疑,要是采用无记名投票,反对陈乐天的人会更多。

    五千亩的提议太过荒唐,三点三三平方公里的土地用于出租,而且价格那么低廉,还是漫长的五十年,不是一二十个人所能决定的,即使那都是山沟荒野。

    会议室里有些冷场,气氛有点压抑。

    大家都明白,县长陈乐天的威信一落千丈,滨海县的权力核心虽然姓陈,但已属于这个绵里藏针的女书记。

    陈美兰声sè不动,不紧不慢的抛出了第五个议題。

    第五个议題是县委副书记肖子剑提出來,即对三县区综合市场外围的开发,按照原定的协议,向天星投资公司提供一百亩土地。

    这是个让上下各方无法反对的提议,因为省工商局批复市工商局的规划书里,就明确规定,三个县区各出一百亩土地,用于市场外围的开发。

    支持第五个议題的人多达十四个,县委书记陈美兰,县委副书记肖子剑,县委组织部长焦正秀,常务副县长杨碧巧,县政法委书记、县公安局长邵三河,县委宣传部长卢海斌,县人民武装部长马腾,副县长徐群先,副县长陈瑞青,副县长向天亮,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薛道恒,县政协主席翟让,县检察院检察长卢宾,县人民法院院长项伯梁。

    反对的仅仅只有两位,县纪委书记廖仲文和县委办公室主任周挺。

    弃权的四人是,县长陈乐天,县委统战部长高永卿,县长助理、县计委主任孙长贵,县长助理、县zhèngfǔ办公室主任罗正信。

    肖子剑的提议,以绝对优势通过。

    这时,正副书记三人凑在一起,小声说着什么,当场开起了会中会。

    向天亮的左边坐着副县长陈瑞青,右边县长助理、县计委主任孙长贵,陈瑞青初來乍到,这种场合不会随便开口,而孙长贵是老资格了,今年四十六岁,在县计委当了十二年的副主任,这次提为县长助理兼县计委主任,连他自己都说,是天上掉下來的大馅饼。

    孙长贵拿手肘推推了推向天亮。

    “老孙,你啥意思。”向天亮小声的问。

    “小向,你怎么看。”

    “什么我怎么看。”

    “一百亩和五千亩。”

    “老孙你怎么看。”最好的防范就是反问。

    孙长贵是陈乐天极力推荐上來的,当然是陈乐天的人,向天亮本能的保持着jǐng惕。

    “一百亩太小气,目光短浅,五千亩跑马圈地,太多了,我看两个都不靠谱。”

    向天亮急忙附和,“老孙,你说得太对了,我对此也有同感。”

    “你也是这样认为的。”孙长贵怔了怔,这小子口风真紧,先让你说,再來附和你,让你无话可说,猜不透心里所想。

    “是啊,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向天亮心里偷着乐,他妈的,我同意你的观点还不行吗。

    “可是,你刚才对两个议題的态度,不是一个支持一个反对吗。”

    向天亮笑着说道:“老孙,一百亩是上级批复的,我闭着眼睛举手,至少不会犯错误吧,而一千亩是异想天开,违反上级批复的规划,我投反对票,表示我遵守了下级服从上级的组织原则,你说对不对。”

    孙长贵又是一怔,也对啊,是这小子学jīng了,还是话里有话呢。

    “大家静一静,继续开会了。”

    高声提醒的是县委副书记肖子剑。

    正副书记的小会开完了。

    会议室里又静了下來。

    肖子剑站了起來。

    “同志们,接下來是最后一个议題,也是一个临时动议,是由陈书记提出來的,陈书记提议成立一个临时小组,加强对三县区综合市场的领导,陈书记建议这个临时小组由副县长向天亮同志担任组长,县长助理兼县zhèngfǔ办公室主任罗正信同志担任副组长,小组成员三人,由县公安局、县工商局和县国土局的负责人参与,现在,请大家对这个临时动议发表自己的看法。”

    会议室里出现了短暂的静默。

    忽然,有个苍老的声音响了起來。

    “陈书记这个提议很好,小向当这个组长我看靠谱,我同意。”

    说话的是县政协主席翟让。

    翟让已年满六十岁了,按年龄该退休了,是陈美兰力推他留任,干到明年chūn的县两会再退。

    国人就是这样,有了带头的,后面就会有人跟上來。

    县法院院长项伯梁大声说道:“我也同意,小向办事很公道,他当组长,组织完全可以放心。”

    邵三河也跟上來了,“我支持向天亮同志。”

    武装部长马腾笑着说:“我也同意。”

    接下來,沒人接话了。

    肖子剑微微一笑,“还有沒有要发言的,沒有了我们就表决吧,下面,同意陈书记这个提议的请举手。”

    相继举手的有,县委书记陈美兰,县委副书记肖子剑,县委组织部长焦正秀,常务副县长杨碧巧,县政法委书记、县公安局长邵三河,县委宣传部长卢海斌,县人民武装部长马腾,副县长徐群先,副县长陈瑞青,县长助理、县zhèngfǔ办公室主任罗正信,县长助理、县计委主任孙长贵,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薛道恒,县政协主席翟让,县检察院检察长卢宾,县人民法院院长项伯梁。

    十五票支持,绝对的优势。

    反对的一个,是向天亮自己。

    会议室又有了一阵轻笑。

    四个人选择了弃权,他们是,县长陈乐天,县纪委书记廖仲文,县委统战部长高永卿,县委办公室主任周挺。

    陈美兰站起來,微笑着宣布散会。

    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县长陈乐天的拂袖而去。

    向天亮是最后一个离开的。

    回到自己办公室,向天亮立即把秘书丁文通叫了进來。

    “文通,我说你写。”

    “写什么啊。”丁文通一时摸不着头脑。

    向天亮飞快的说道:“第一张纸上写,县委书记陈美兰,县委副书记肖子剑,常务副县长杨碧巧,县公安局长邵三河,县委宣传部长卢海斌。”

    “写好了。”丁文通趴在办公桌上,头也不抬。

    “第二张纸上写,县长陈乐天,县纪委书记廖仲文,县委统战部长高永卿,县委办公室主任周挺。”

    “还有呢。”

    “第三张纸上写,县委组织部长焦正秀,县人民武装部长马腾。”

    丁文通笑道:“领导,你在分门分派吧。”

    “你说呢。”向天亮点上了一支烟。

    “这个会议开得值了。”

    “继续啊。”向天亮道,“在第一张纸上续写,我,县zhèngfǔ办公室主任罗正信,县政协主席翟让,县人民法院院长项伯梁,在第二张纸上续写,县计委主任孙长贵,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薛道恒,在第三张纸上续写,副县长徐群先,副县长陈瑞青,县检察院检察长卢宾。”

    丁文通写完后,收笔递纸,“领导,你有得忙了。”

    向天亮哼了一声,“这是给你的,是你的事,掌握他们的一切,是你下一阶段的主要任务。”

    丁文通心领神会,“明白,从谁开始呢。”

    吸了几口烟,向天亮轻轻说道:“肖子剑,然后是卢海斌。”

    丁文通吃了一惊,“肖副书记,卢部长,他们……他们都是自己人啊。”

    “你懂个屁。”向天亮瞪着眼斥道,“攘外必先安内,打铁还需自身硬,你明白吗。”

    “明白明白。”丁文通陪着笑应道。

    “总之,每一个目标的言行、活动、态度,还有和谁接触,甚至八小时外,等等等等,都要搞明白。”

    丁文通笑道:“我尽力而为。”

    这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

    丁文通拿起电话,“您好,我是丁文通。”听了一下后又放下话筒,“领导,是国泰集团公司的朱总,她请你过去吃晚饭,她说你要的东西快到了。”

    向天亮哦了一声,心里说道,那个三元贸易公司和那个天星投资公司各是什么來头,也该到揭晓的时候了,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