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6章 对手是谁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向天亮万万沒有想到,东江三元贸易公司的正副总经理,竟然是他两位老同学,“七仙女”中的老大和老三,白骨jīng谢娜和大河马马蕴霞。

    看着手里的传真,向天亮傻住了。

    这是向天亮在国泰集团公司的办公室,办公室里坐满了女人,国泰集团公司的领导层都到齐了。

    不像向天亮那么惊讶和意外,女人们都在笑,只不过怕向天亮不高兴,都沒敢笑出声來。

    国泰集团公司董事长朱琴,国泰集团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黄颖,国泰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兼滨海分公司经理夏柳,国泰集团公司滨海分公司副经理张小雅,国泰集团公司财务总监徐爱君,国泰集团公司人事部主任陈琳,国泰集团公司公关部主任于曼青,被向天亮誉为国泰集团公司的七只母老虎。

    老虎笑,心在跳,向天亮抬起头來,一个一个的瞅过去,沒好气的说道:“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我很好笑吗。”

    朱琴放肆的笑着,胸前是波涛滚滚,“咯咯……八爷,我们笑我们的,我们沒笑你,我们不敢笑你。”

    众女异口同声,“八爷,我们笑我们的,我们沒笑你,我们不敢笑你。”

    向天亮无奈的笑了,“他妈的,真是商女不知忘国恨,人家明摆着是冲你來的,你们却还在隔墙犹唱**花。”

    “八爷,人家不是冲着国泰集团公司來的,人家的真正目标是你。”夏柳微笑着说。

    向天亮不以为然的摇着头,“胡说八道,谢娜和马蕴霞是我的老同学,她们怎么可能针对我呢。”

    黄颖嘻嘻一笑,“八爷,你就别瞒着了,你的故事,包括你屁股上那个胎记,我们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哟。”

    “咯咯……”

    “嘻嘻……”

    女人们笑成一团。

    “不过,不过……”向天亮一边看着传真,一边思忖着说,“对付国泰集团公司,相当于就对付我,这话有道理,不过,我和她们沒仇沒怨的,她们凭什么对付我啊。”

    朱琴微笑着说,“谢娜的父亲谢自横之所以进了监狱,固然主要是他咎由自取,但是,沒有你在其中推波助澜,谢自横不会那么倒霉,至少也是倒霉來得稍晚一点。”

    “可是,当初谢娜出国时,也不象恨我的样子啊。”向天亮疑道。

    张小雅问道:“天亮,你和谢娜的故事我也听说过,至少有三点,你是必须承认的,一,谢娜很喜欢你,二,你对谢娜也很有好感,三,如果不是中间有个谢自横,你们很可能成为一对,你承不承认。”

    “我承认,而且我能肯定,谢娜是爱我的。”向天亮点着头道,“可惜,她爸在台上时,我们成不了,她爸下台了,我们更走不到一块去。”

    朱琴笑道:“这就是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

    “这么说……这么说,谢娜杀回來,真是找我报仇來喽。”向天亮倒吸了一口凉气。

    张小雅说,“这倒不一定,但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他妈的,该來的一定会來的啊。”向天亮双脚翘在了办公桌上,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但是,谢娜如果真是冲着我的话,她不会直接冲着我的,而是对着我周围下手,比方说国泰集团公司,或者,是你们这些臭娘们。”

    张小雅走过來,从向天亮手上接过那几张传真纸,“三元贸易公司的全名叫三元贸易集团有限公司,三元贸易公司的前身,是瑞士三元科技有限公司,瑞士三元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一九七一年,创始人陈三元,今年七十岁,原籍东江省清河市滨海县人,一九四九年去了台湾,一九六五年移居瑞士,这个陈三元,正是谢娜的亲舅公,是谢娜外婆的亲弟弟,谢娜当时出国,投奔的就是这个陈三元,陈三元在五年前就退休了,她有一个女儿名陈圆圆,今年三十八岁,毕业于英国剑桥大学,至今未婚,现在是三元贸易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占有三元贸易公司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谢娜进入三元贸易公司以后,陈三元把自己的百分之十二点五的股份赠送给谢娜,使谢娜成了三元贸易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她现在是三元贸易公司的副董事长兼副总经理,也是三元贸易公司在大陆的总负责人,三元贸易公司的总部在瑞士,但主要业务在亚州,在香港和大陆特区都设有分公司,设在咱们东江省云州市的办事处,于今年三月升格为分公司,直属于三元贸易公司瑞士总部,这次参加三县区综合市场招标的,正是三元贸易公司的云州分公司。”

    向天亮问道:“这家三元贸易公司有多大的实力。”

    “三元贸易公司不是上市公司,也相当低调,实力不为人所知,但据外界估计,其资产应该在五亿美元以上。”

    “这么厉害啊。”向天亮问道,“谢娜和马蕴霞在国内吗。”

    张小雅点点头继续说道:“传真上说,谢娜和马蕴霞现在正在南方特区,近期,三元贸易公司的总部,将在下周一正式搬到香港,在三元贸易公司香港总部挂牌仪式之后,谢娜和马蕴霞就会马上北上來咱们东江,并预定出席三县区综合市场的开工奠基仪式。”

    “哎,这家三元贸易公司,和那家天星投资公司有沒有关系。”

    这才是向天亮最关心的问題,一个敌人不可怕,两个敌人也不难对付,可怕的是两个敌人的联手。

    黄颖说道:“这个倒是沒有,我派人详细的调查过了,三元贸易公司的业务,至今还沒有涉及到北方,而且,三元贸易公司里沒有人有北方背景,也和内地官方沒有任何联系,同样的,天星投资公成立不到两年,其业务原來仅限于京城及周边地区,更沒有海外关系,由此可以判断,三元贸易公司和天星投资公司沒有任何关联。”

    “那么,这家天星投资公司又是什么來路。”

    张小雅道:“天星投资公司明显是有官方的背景,它的前身是一家地方国营企业,三年前被一个民营企业老板以一点一亿并购,但这个民营企业老板只是个代理人,其背后的人才是真正的老板,据说天星投资公司当时的实际价值是三个亿,现在,天星投资公司号称拥有十亿以上的资产,这次参加三县区综合市场外围的开发,是天星投资公司第一次将自己的业务范围向外扩展。”

    “还有一个问題,天星投资公司來自京城,咱们新來的市委书记张宏也來自京城,二者有沒有联系,还有,天星投资公司是不是与许西平副市长有沒有关系。”

    黄颖摇着头说,“沒有,也可能有,但不为我们所知。”

    向天亮站起身來,來回踱了几步,“就先这样吧,现在是敌情不明,人家在暗处,咱们在明处,以不变应万变,才是最好的对策。”

    “怎么,你要走吗。”朱琴笑着问道。

    向天亮瞅了瞅七个女人,坏坏的笑道:“臭娘们,我今天晚上得离你们远远的,因为我需要冷静理智的思考现在的处境,而我一旦被你们缠住,我会失去应有的思考能力的。”

    “呸。”张小雅啐了一口,娇声笑道,“你想滚的话,就早点滚吧,我们国泰集团公司大楼已安装了最先进的自控安保系统,过了十一点就会自动关闭的,到时候你翻墙爬窗,我们可管不着哟。”

    向天亮一听,转身拨腿就走。

    在女人们的哄笑声中,向天亮逃也似的离开了国泰大厦。

    但是,向天亮并沒有真的离开国泰大厦,而是开着车,兜了个大圈子后,又回到了国泰大厦附近。

    沒错,那辆黑sè桑塔纳轿车,在向天亮來的时候就停在那里,现在还停在那里。

    它在监视着国泰大厦。

    它是谁派來的。

    它要干什么。

    国泰大厦又有什么好监视的。

    手机在震动。

    向天亮拿起了手机。

    电话是县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周必洋打來的。

    周必洋:“我在你五点钟方向。”

    向天亮:“我的大局长,你亲自上阵。”

    周必洋:“今晚我值班,闲着也是闲着。”

    向天亮:“你一定发现你感兴趣的东西了。”

    周必洋:“不错,你一定也感兴趣。”

    向天亮:“哦,是吗。”

    周必洋:“那辆黑sè桑塔纳轿车里,有一台当今世界上最先进的全天候自动照相机。”

    向天亮:“我的天……你沒看错吧。”

    周必洋:“不会看错,我上次在省厅发的资料里见过它的照片。”

    向天亮:“果然有点意思啊。”

    周必洋:“怎么样,要不要跟。”

    向天亮:“你有把握不被发现吗。”

    周必洋:“放心,宁丢勿惊。”

    向天亮:“它会离开吗。”

    周必洋:“会的,它很有规律,下半夜两点整,它会准时离开。”

    向天亮:“算上我一个。”

    周必洋:“呵……你想越俎代庖。”

    向天亮:“我给你打打下手,够格吧。”

    周必洋:“求之不得,欢迎加入。”

    向天亮:“我手机开着,保持联系啊。”

    ……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