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8章 锁定目标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向天亮将自己的车完全的藏在黑暗之中。

    这不符合跟踪者应该遵守的行为准则,因为向天亮的车等于全部藏在小巷子里,一旦对方逃离,他根本不能作出迅速反应。

    而且向天亮离他的目标太远了,八十米,大白天也不能这么干,何况现在是下半夜最天黑的时候。

    对方不傻,相反还非常的老到,特意在下半夜两点左右离开,不是什么“敬业”,而是因为下半夜人少车稀,跟踪者很难不被发现。

    顾头不顾腚,向天亮只盯着前面,却忘了自己的后面。

    邵三河悄无声息的钻进了车内。

    “咦,三河兄,你干么抄我的后路啊。”

    “自己思想开小差,还怪我抄你的后路,倒打一耙嘛。”

    向天亮笑道:“呵呵……我的思想是在开小差,我在想,这时候要是有一个大美女抄我的后路,那该有多么美妙啊。”

    “哈哈……”邵三河乐不可支,“真有你的,你的美女够多的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的吧。”

    “哎,你怎么來了,不是说好你也参加跟踪的吗。”向天亮好奇的问道。

    “你的师弟杜贵临來了,我让他顶我,我來陪陪你。”

    “我说老同志,你已经不年轻了,你沒事就回家息着去呗。”

    邵三河的回答怪怪的,“我想陪着你,怎么,你不欢迎我吗。”

    “你大局长來陪我,求之不得么。”向天亮瞥了邵三河一眼,“三河兄,你心里有事吧。”

    “沒事沒事,我能有什么事啊。”

    “哎,不说就算了,但是,你少在专家面前装啊。”向天亮笑道。

    稍作停顿,邵三河忽然嘿嘿的笑起來。

    向天亮怔住了,对邵三河,他是相当的熟悉了。

    凭着邵三河的笑声,向天亮就能知道,邵三河心里有事。

    “别傻笑啊,我这人的习惯你是知道的,同样的问題是不会问第二遍的。”

    “嘿嘿……”

    向天亮说到做到,懒得再理邵三河。

    邵三河拿手肘推了推向天亮,嘴里继续傻笑着,“嘿嘿……嘿嘿……”

    “他妈的,你什么意思啊,笑得我都起鸡皮疙瘩了。”

    邵三河吞吞吐吐的说,“这个这个……她……她有了。”

    向天亮猜中了几分,却有心逗逗邵三河,“这个她是谁啊,还有,什么叫‘有了’。”

    “嘿嘿……你是老手了,你懂的。”

    向天亮明白了,邵三河果然有事。

    邵三河有个老相好名叫胡丽,既是他的初恋也是他的初中同学,现在是县公安局政治部主任,两个人一直暗中保持着关系,胡丽是单身,但还算守着底线,沒有破坏邵三河的家庭。

    “三河兄,你们两个都好了十多年了,想要孩子的话,干么前些年不要,却拖到现在才要啊。”

    邵三河叹了一口气,苦笑着道:“这女想一出是一出,我能有什么办法,她非说想要一个,我只能听她的了。”

    “多长时间了。”

    “两个多月了。”

    “时间还不长呢。”

    “你说得倒轻巧,我看着好象……好象要露馅的样子了。”

    向天亮乐了,“呵呵……所以,你现在想到我了。”

    “嘿嘿……你有类似的经验,我不找你找谁去啊。”

    “哎,你怎么说话的,你怎么说话的,想不想我帮你啊。”

    邵三河用耍赖的口气说,“反正你帮也得帮,不帮也得帮,你就是不帮,我就让胡丽直接搬到你的百花楼里去住。”

    “呵呵……帮,帮,一定要帮,你三河兄的事,我敢不帮吗。”

    “快说,这事该怎么办。”邵三河又推了向天亮一把。

    向天亮忍俊不禁,“三河兄,你是下定决心了。”

    “当然,不然我找你干么。”

    向天亮道:“那就好办了,给你那个宝贝胡丽办个一年的病休假,再让她搬到我的百花楼去,等她把孩子生下來后,你再找点钱,把孩子寄养到可靠的人家去,过几年再给孩子办个户口,不就什么事都搞定了吗。”

    邵三河又是嘿嘿一笑,“你果然内行,行,行,我就听你的,以后这件事就麻烦你了。”

    “他妈的。”向天亮笑骂了一句,“三河兄啊三河兄,你就象我家养的老母鸡,只管下蛋不管捡蛋,我算服了你了。”

    “去你的,你都下了一窝蛋了,你才是老母鸡呢。”

    “呵呵……你是老母鸡,下了一个蛋就紧张兮兮的,我也是老母鸡,高产多产的老母鸡,咱们都他妈的是老母鸡,谁也别笑话谁了。”

    两个大男人在黑乎乎的车里笑个不停,直到向天亮的手机震动起來。

    向天亮将手机耳麦塞到了耳朵上,一边发动了车子。

    电话是周必洋打來的。

    向天亮:“我在位置上,我听你的指挥。”

    周必洋:“目标动了。”

    向天亮:“明白,我随时可以就位。”

    周必洋:“现在有点小问題。”

    向天亮:“小问題。”

    周必洋:“杜贵临用的是邵局的车,我怕对方认出來,所以,我让他退出了。”

    向天亮:“明白,我接替他,我跟在你的后面。”

    周必洋:“目标在南四街上,向西,速度三十码。”

    向天亮:“我马上到位”

    ……向天亮:“必洋兄,我看到你了,在你后面四十米处。”

    周必洋:“我也看到你了,你保持三十码的车速。”

    向天亮:“明白。”

    周必洋:“目标在确认身后有无跟踪者。”

    向天亮:“它看到你了。”

    周必洋:“三十米的距离,它应该能发现我。”

    向天亮:“我那我靠上來,随时准备接替你。”

    周必洋:“好的,目的转弯了,右转北三街,车速二十码。”

    向天亮:“北三街。”

    周必洋:“就是西石桥街。”

    向天亮:“明白。”

    周必洋:“目标正向西石桥驶去,它要过河了。”

    向天亮:“我跟上來了,在你后面二十米处。”

    周必洋:“狡猾的家伙,它停下來了。”

    向天亮:“他在确认你是不是跟踪者吧。”

    周必洋:“应该是,它停在桥zhōngyāng,居高临下。”

    向天亮:“不好,你快退,隐蔽起來。”

    ……周必洋:“好险那,它果然倒车了。”

    向天亮:“反跟踪的高级战术之一,居高临下时,最容易实施。”

    周必洋:“这么说,目标是个老手了。”

    向天亮:“很可能受过特训。”

    周必洋:“目标现在就停在我刚才停过的地方。”

    向天亮:“我看到了,它会停在那里至少一分钟。”

    周必洋:“我想,我不能再跟了。”

    向天亮:“明白,下面就交给我了。”

    周必洋:“好的,我在你后面,我随时配合你。”

    ……向天亮:“必洋兄,目标动了。”

    周必洋:“交给你了。”

    向天亮:“目标下桥了,沿小南河北岸向东,速度二十码。”

    周必洋:“我也下桥了,我看到它了。”

    向天亮:“它还在犹豫。”

    周必洋:“是的,它好象还在怀疑。”

    向天亮:“所以我离他四十多米,给他一个模糊的印象。”

    周必洋:“哈,它碰上你,他的运气到头了。”

    向天亮:“必洋兄,你少恭维我啊。”

    周必洋:“反正现在是全看你的了。”

    ……向天亮:“注意,目的要上东石桥了。”

    周必洋:“它应该要结束反跟踪了。”

    向天亮:“对,目标上桥了,你该换车了。”

    周必洋:“我明白,我从中石桥回南岸,换车后随时准备接替你。”

    向天亮:“好,你等我的消息。”

    ……向天亮:“必洋兄。”

    周必洋:“我在南三街,百货公司附近。”

    向天亮:“目标在南二街,向西,速度三十码。”

    周必洋:“它要回家了。”

    向天亮:“是的,它正在回家。”

    周必洋:“它还沒发现你吗。”

    向天亮:“呵……别忘了这是南二街,人行道足够开一辆车。”

    周必洋:“噢,原來你在人行道上啊。”

    向天亮:“目标要转弯了,向左,向你所在的南三街。”

    周必洋:“明白,下面我接替你了。”

    ……向天亮:“到什么位置了。”

    周必洋:“南三街向东,速度二十码。”

    向天亮:“噢,它也该到家了。”

    周必洋:“这里都是宿舍区啊。”

    向天亮:“不会吧,难道它的窝点在居民区里。”

    周必洋:“它转入了一条小巷子里去,是麻杆巷,速度十五码。”

    向天亮:“必洋兄,你该下车了。”

    周必洋:“是的,我下车了。”

    向天亮:“我马上到达巷子口。”

    周必洋:“好,你等我的通报。”

    ……向天亮将车停在了麻杆巷附近。

    “麻杆巷,这名字怪怪的啊。”向天亮乐道。

    邵三河看着车窗外说道:“是有点怪,但这条巷子里,原來都是县委县zhèngfǔ所属部门的机关宿舍。”

    “三河兄,别忘了,县委县zhèngfǔ所属部门,大部分都建了新的机关宿舍,这里面应该沒住多少人了吧。”

    “正是,这不正好藏一些牛鬼蛇神吗。”邵三河笑道。

    向天亮骂道:“他妈的,依着我的主意,早把这些空房子拆掉了。”

    “哈哈……等你当上县长后再说吧。”

    这时,麻杆巷里走出一个人來。

    是周必洋。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