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7章 肖子剑抗命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不过,向天亮刚到蒋玉瑛家,蒋玉瑛正准备拎包出门。

    原來蒋玉瑛接到陈美兰的电话,陈美兰让蒋玉瑛转告向天亮,滨海县的十一位常委和两位副县长两位县长助理正在市委会议室开会,独缺副县长向天亮。

    向天亮在进入市区后就关掉了手机,陈美兰找不到向天亮,她就委托蒋玉瑛,找到向天亮后,告诉向天亮千万别去市委大院。

    听完蒋玉瑛的话,向天亮皱起了眉头,这也太不像话了吧,让县委在市委大院里召开常委扩大会议,明显是有点强迫的味道。

    向天亮心说,如果猜得不错的话,肯定有相关的市领导在“旁听”会议。

    “蒋姐,我得去看看,我不进去,就在外面看看。”

    “我陪你去,坐我的车不引人注目。”

    向天亮指着楼上低声问:“她们姐俩呢。”

    “吃了又睡了。”蒋玉瑛笑着说,“你终于把她们吃了吧。”

    “嘿嘿……你看出來了,就别问了嘛。”

    “我为什么不能问,我是市发展银行行长,陈南是我手下的分行行长,我不问谁问。”

    向天亮伸手在蒋玉瑛胸前抓了一下,“蒋姐,你那点心思我知道,但今晚沒你的份,今晚属于她们姐姐两人。”

    “谁跟她们抢了。”蒋玉瑛红着脸,伸手打了向天亮一下,“我是说,她们都是黄花闺女,你要悠着点,怜香惜玉你懂吗。”

    “呵呵……新地就是比老地好啊。”向天亮乐呵着道,“又嫩又软又紧,干起活來真是一个爽哟。”

    “呸。”蒋玉瑛啐了向天亮一口,“你不是说去市委大院看看吗,还去不去呀。”

    “走,不过我纠正一下,是去听听,而不是去看看。”

    蒋玉瑛驾着她的奔驰车,载着向天亮,來到了市委大院的墙外。

    夜sè渐浓,奔驰车停在路边,不至于引人怀疑。

    这是向天亮的jīng心安排,停车处离墙里的市委楼不远,顶多只有四十米。

    蒋玉瑛道:“天亮,停在这里看不见听不着,有意思吗。”

    向天亮笑而不语,从包里拿出一只无线耳麦,塞到了自己的耳朵上。

    “噢……原來你早有准备啊。”

    “蒋姐,你知道窃听器装在哪儿吗。”向天亮笑问道。

    蒋玉瑛嗔道:“你的鬼花样多如牛毛,我怎么知道呀。”

    “美兰姐來的时候,我特意让她带了一只窃听器,为了安全,我让她把窃听器装在了胸前的罩罩里,呵呵……”

    “大坏蛋,咯咯……你怎么不让美兰把窃听器藏在下面的丛林深处呢。”

    “我倒是想啊。”向天亮坏笑着说道,“可把窃听器藏在下面的丛林深处,信号的大部分就被屏蔽了哟。”

    笑声中,向天亮拧开了接收开关,耳麦里立即传來了说话声。

    ……县委书记陈美兰:“同志们,我们继续开会,下面请大家继续发言。”

    县委副书记肖子剑:“我看沒什么好讨论的,纯属浪费时间。”

    县长陈乐天:“老肖,话不能这么说吧。”

    肖子剑:“县常委会已经作出了决定,为什么又要朝令夕改。”

    陈乐天:“你这个说法我不敢苛同,如果县常委会已经作出的决定是错误的,我们就必须推翻它。”

    肖子剑:“说得好,我佩服你的政治勇气,请问陈乐天同志,昨天的县常委会决议错在何处。”

    陈乐天:“它错就错在违背了上级的意图。”

    肖子剑:“上级的意图都是正确的吗。”

    陈乐天:“肖子剑同志,你怀疑上级的意图吗。”

    肖子剑:“不要乱扣帽子,请你回答我的问題,上级的意图都是正确的吗。”

    陈乐天:“当然不是。”

    肖子剑:“如果上级的意图是不正确的,你是盲从还是反对。”

    陈乐天:“老肖,别扯太远了,咱们还是就是论事。”

    肖子剑:“行,我跟你就事论事,省zhèngfǔ批准的三县区综合市场用地总规模是多少。”

    陈乐天:“这个你我都很清楚,是六百亩。”

    肖子剑:“分配到我们滨海县是多少。”

    陈乐天:“市场本内一百亩,市场外一百亩。”

    肖子剑:“那么,昨天的县常委会批准了你说的两个一百亩,何错之有。”

    陈乐天:“但是,现在市里准备追加和扩大开发。”

    肖子剑:“规划在哪里,批准书在哪里。”

    陈乐天:“为了不浪费时间,我市里决定一边开发一边申请。”

    肖子剑:“这既不合法,也不合理。”

    陈乐天:“改革嘛,当然不能墨守成规。”

    肖子剑:“我提醒你,不要以改革的名义破坏改革。”

    陈乐天:“老肖,你也不要乱扣帽子嘛。”

    肖子剑:“亏你还是一县之长,三县区综合市场连个影子都沒有,就大谈什么追加和扩大开发,亏心不亏心啊。”

    陈乐天:“老肖,你冷静一点嘛。”

    肖子剑:“陈乐天同志,我再次提醒你,你是一县之长,你是为人民服务的,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

    陈乐天:“党的利益就是人民的利益。”

    肖子剑:“什么是党的利益,谁代表党的利益。”

    陈乐天:“组织的决定就代表和体现了党的利益。”

    肖子剑:“说得好,又回到正題上來了,请你拿出组织的决定來。”

    陈乐天:“组织的决定会有的。”

    肖子剑:“所以,请你拿到组织的决定再來说话吧。”

    市委常委、市委组织部长余胜chūn:“肖子剑同志,不要激动,不要激动嘛。”

    肖子剑:“余部长,你是來开会的吗。”

    余胜chūn:“对不起,我是來旁听的。”

    肖子剑:“我想也是,滨海县常委会里,好象沒有你的名字。”

    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张重阳:“老肖,消消气,消消气。”

    肖子剑:“张副市长,你也有什么要指教的吗。”

    张重阳:“老肖,你吃枪药了。”

    肖子剑:“哼,听说你正在负责制订三县区综合市场追加和扩大开发的规划,能拿出來让大家看看吗。”

    张重阳:“还沒有最后审定。”

    肖子剑:“原來你也是个练嘴皮子的,画个饼让大家充饥啊。”

    张重阳:“肖子剑同志,话不能那么说嘛。”

    肖子剑:“你的五千亩大饼得太大,大到三岁小孩也能看出问題來。”

    张重阳:“老肖,你怎么又把枪口对准我了呢。”

    肖子剑:“我的意虹你很明白,你和余部长两位在旁边看着听着,我们沒办法继续开会。”

    张重阳:“不要误会,余部长和我只是旁听,不会发表意见,旁听都不行吗。”

    肖子剑:“陈美兰同志,对不起,我认为我们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召开一个错误的会议,你要继续我不反对,但我要告退了。”

    陈美兰:“老肖,老肖同志……”

    县委宣传部长卢海斌:“陈书记,对不起,我也走了。”

    县公安局长邵三河:“陈书记,我也走了。”

    常务副县长杨碧巧:“陈书记,我先告退。”

    县人民武装部长马腾:“陈书记,对不起。”

    陈美兰:“同志们,散会。”

    ……奔驰车里,向天亮从耳朵上拿下无线耳麦,抱着肚子大笑不已。

    “呵呵……好一个肖子剑,刮目相看,刮目相看啊。”

    “哎,怎么回事呀。”蒋玉瑛问道。

    向天亮笑着,一边简单的说了说刚才听到的内容。

    蒋玉瑛道:“这有什么呀,这是美兰事先设计好的,只不过需要一个人打头阵而已,而肖子剑是最合适的,总不能让美兰带头挑起事端吧。”

    “话不能这么说,象肖子剑那样,沒有一定的政治勇气是做不到的。”

    蒋玉瑛笑着说,“这叫有恃无恐。”

    “什么意思。”向天亮问道。

    “今天下午,美兰和省委组织部长高玉兰通电话时,就是当着肖子剑的面,而且还让肖子剑和高部长说了几句话,所以我想,是高部长的几句话给肖子剑壮了胆子,才有了肖子剑刚才的发飚。”

    “噢……有道理有道理,难怪肖子剑象换了个人似的。”

    正说着,蒋玉瑛的手机响了。

    电话是陈美兰打來的。

    “玉瑛,你在哪里。”

    “我和天亮在车上,在市委大院后墙外面。”

    “我和碧巧被人盯上了。”

    向天亮一听,急了,他拿过蒋玉瑛的手机。

    “陈姐,你们是开车还是步行。”

    “开车。”

    “知道是什么人吗。”

    “不知道,是一辆黑sè别克轿车。”

    “这样,你们开回來,绕着市委大院转圈,速度越慢越好,我会在你转第二圈时,在后墙外拦下它,我拦下那辆别克轿车后,你们马上赶到蒋姐家里去等我。”

    “我明白了。”

    将手机交还给蒋玉瑛,向天亮掏出手枪走下车去。

    “天亮,小心一点呀。”蒋玉瑛有点担心。

    “沒事,我只拦车不打人。”向天亮说道,“蒋姐,你将车开到前面转弯处等我,就是那条小巷子里,注意,不要关闭发动机,我回來后咱们的尽快离开。”

    奔驰车消失在前面不远处的小巷子里。

    向天亮站在了林荫道上一棵梧桐树的后面。

    沒过多久,一辆黑sè桑塔纳轿车缓缓驶來。

    向天亮认得,那是陈美兰的座驾。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