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2章 管种又管收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向天亮将窃听器装在陈南身上,包括他隐身于清河大酒店附近的车里,只有陈南和她妹妹陈北知道,七仙女里的其他两位,张丽红和乔蕊虽然也是自己人,但向天亮沒让陈南陈北说。

    当然,向天亮也不寂寞,他的车里还有两个女人陪着他,蒋玉瑛是硬要跟着过來,还有一位是章含,她是开车送乔芯和张丽红过來的,向天亮也不好把她甩开。

    女人喜欢叽叽喳喳,俗话说,三个女人能顶一丘田的青蛙,蒋玉瑛和章含恰好都是话唠,xìng又相当泼辣,坐在车里是说笑不停,向天亮想打个瞌睡的计划是难以实现了。

    向天亮躺在车后座上,渐渐的有些不耐烦起來,都快六点半了,“七仙女”还沒吃完晚饭,他的无线耳麦上一点动静都沒有,因为他与陈南约好了,吃饭的时候,窃听器是关闭着的。

    前排,蒋玉瑛坐在驾驶座上,章含坐在副驾座上,两个女人先从国际风云聊到国内形势,连带着把不久前的世界杯足球比赛也评论了一下,接着是吃、穿、住,然后是老公、女儿和儿子。

    两个女人越聊越起劲,好象刚认识似的,竟发现有很多很多的相同和相似之处,比方说,两个人的身高都是一米七,都被向天亮誉为人高马大,胸前的两个点都特别高大,又比方说,都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女儿大儿子小,还有,两个人的老公都是常年很少回在家,蒋玉瑛的老公在外省一家煤矿当矿长,一年只有两个月的假,章含的老公是远洋货轮的船长,一年到头也很少在家,还有,两个人都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年,做了母亲以后还考上大学……当然,话題最后回到了身边的小男人身上,因为这也是两个人的共同之处,都遇到了命运的克星向天亮。

    向天亮大为不解,银行家和医生需要冷静和jīng细,这两个xìng格外向的女人,怎么会成为这两个行业里的佼佼者呢。

    “你们两个臭娘们啊,还有以下这些共同之处,一,那方面如虎似狼,二,只有我能治得了你们,三,都被我打过屁股,四,在干那活时叫声能传出几里之远,五,不要脸的程度不差毫厘……哎哟……”

    蒋玉瑛突然袭击了向天亮,她的双手抓住了他的大帐篷,“章含,拿你的手术刀,把这害人的玩艺儿割下來喂狗去。”

    “玉瑛呀,你搞错了吧,他是嘴臭,咱们可以缝上他的臭嘴,这玩艺儿是个宝贝,即使你我舍得,其他姐妹们能答应吗。”

    “咯咯……说得也是,真要割了这家伙,她们非活吞了我们不可。”

    “咯咯……所以,咱们还是用我们的老办法对付他吧。”

    笑声中,两个女人疯也似的,扑到了向天亮身上…………“你们两个给我说说,三元贸易公司也就是谢娜,为什么会拿三县区综合市场这个项目入手呢,她是清河人,明明知道那里就是走私品集散地,三县区综合市场根本办不起來,她为什么还要这样干呢。”

    对向天亮问題,章含爬起來,喘着气道:“只有,只有一个解释……她有病,需要……需要看医生了……”

    “啪。”向天亮伸出手,狠狠地在章含屁股上抽了一掌。

    “他妈的,废话连篇,滚一边去。”向天亮笑骂着说,“蒋姐,你说那是为什么。”

    蒋玉瑛在旁边咯咯的笑,“章含是以医生的眼光看人,我只好以搞银行的身份來说事了,三元贸易公司可能钱太多了,多得沒地可放,就想着扔一把打打水漂,好玩好看呗。”

    “啪。”如法炮制,蒋玉瑛的屁股上也挨了一掌。

    两个女人都笑着躲了开去。

    笑声中,向天亮的手机震动起來。

    电话是滨海县常务副县长杨碧巧打來的。

    向天亮:“杨姐,有什么事吗。”

    杨碧巧:“什么事你会不知道,陈乐天快疯了。”

    向天亮:“他怎么了。”

    杨碧巧:“带着一肚子火气回到滨海,立即下令县zhèngfǔ加班,把你的办公室打开,把那些山地荒地协议全拿走了。”

    向天亮:“呵呵……他在张书记和姚市长面前丢了面子,憋了一肚子火,回去肯定要发泄一下嘛。”

    杨碧巧:“他先打电话找土管局的汪延峰,沒有找到,他看到协议上有县zhèngfǔ的公章,又到处去找罗正信。”

    向天亮:“罗正信早就躲到乡下去了,他去哪儿找啊。”

    杨碧巧:“可是,他把罗正信的办公室弄得一塌糊涂。”

    向天亮:“别管他就是了。”

    杨碧巧:“你说得倒轻巧。”

    向天亮:“怎么,他难道敢欺负你吗。”

    杨碧巧:“他当然不敢欺负我,但他敢欺负县zhèngfǔ的工作人员呀。”

    向天亮:“怎么回事。”

    杨碧巧:“他下了命令,除非罗正信出现,否则不许下班。”

    向天亮:“噢……他妈的,他真疯了。”

    杨碧巧:“你快想个办法,县zhèngfǔ上百号人还陪着他呢。”

    向天亮:“陈姐呢。”

    杨碧巧:“她感冒了,在医院打点滴,我沒让她知道。”

    向天亮:“这个,这个么……只有一个办法。”

    杨碧巧:“快说,是什么办法。”

    向天亮:“陈乐天的老婆是城关镇的五大母老虎之一,把他老婆请出來他就蔫了。”

    杨碧巧:“明白了,我马上去办。”

    ……蒋玉瑛笑道:“这个陈乐天碰上你向天亮,也够晦气的,张衡走了,本來是他接任县委书记一职,可被你的高玉兰部长横插一脚,硬生生的把县委书记一职交给了陈美兰。”

    “什么叫你的高玉兰部长啊。”向天亮乐道。

    章含笑着说,“你的人么,当然是你的高玉兰部长了,你让她做什么,她肯定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向天亮摇着头,“那可不一定,就象现在清河发生的事,作为负责联系清河市的省委领导,高部长就沒有出手,象沒听见似的。”

    “那是高部长的策略,情况不明,她不会轻易出手的。”蒋玉瑛道。

    向天亮叹了一口气,“多事之秋啊,谢娜和三元贸易公司已经亮相了,而那个神秘的天星投资公司,说不定比三元贸易公司可怕一百倍呢。”

    章含说道:“所以,你也别相得太多太远,先搞清楚谢娜的真实目的吧。”

    向天亮苦着脸,“谢娜在国内时,不过就是一个单纯的小丫头,怎么出国不到两年,就变得这么厉害了呢。”

    “草鸡变凤凰了呗。”章含笑道。

    蒋玉瑛抬腕看表,微微的皱起了眉头,“都快八点半了,怎么还沒动静,几个小丫头,不至于吃饭吃得这么久吧。”

    正在这时,向天亮的手机又震动起來。

    这回是陈南打來的电话。

    向天亮:“丫头,你怎么打起电话來了。”

    陈南:“我们散了。”

    向天亮:“散了,散了是什么意思。”

    陈南:“除了吃饭,沒有其他节目。”

    向天亮:“为什么。”

    陈南:“本來说好是吃饭后去唱歌的,可谢娜接了个电话,是她母亲打來的,她接完电话就走了。”

    向天亮:“那还有大河马马蕴霞么,她最喜欢热闹了。”

    陈南:“但陈北喝醉了。”

    向天亮:“啊,怎么喝醉了。”

    陈南:“嘻嘻……是装的。”

    向天亮:“哦……你们现在在哪里。”

    陈南:“离开了清河大酒店,正在街上呢。”

    向天亮:“大河马马蕴霞真沒挽留吗。”

    陈南:“马蕴霞倒是盛情挽留,但丽红姐腆着个大肚子,她说想连夜回去。”

    向天亮:“噢,你们都回去了吗。”

    陈南:“你猜得一点都不错,杨小丹被马蕴霞留住了。”

    向天亮:“意料之中的事么,哎,你们在哪里。”

    陈南:“我们快到蒋姨家了,你不是让我们去蒋姨家集合吗。”

    向天亮:“你们等着,我马上回來。”

    ……半个小时以后,向天亮已经坐在回滨海县的车上。

    只有一辆车,还是章含开來的,向天亮的车,昨天就被邵三河开回去了。

    这可苦了向天亮了,一辆车要坐六个人,不,应该说七个人,张丽红肚子里还有一个呢。

    乔蕊开车,章含坐在副驾座上,后排要坐四个人,肯定是坐不下的。

    还是陈南有办法,她自己先上车,接着把向天亮拉进去,然后让张丽红坐到了向天亮身上,最后才是陈北,把后座挤得满满当当的。

    车一开动,向天亮就叫了起來,“丽红姐,你应该坐到副驾座上去嘛。”

    章含笑道:“孕妇不能坐在普排,你不懂吗。”

    “可是,要两个多小时,我的双腿哟。”向天亮哭丧着脸。

    “咯咯……天亮,你是要两条腿,还是要孩子呀。”章含娇笑不已。

    张丽红搂住向天亮的脖子,笑嘻嘻的问:“怎么,你又想管种不管收吗。”

    向天亮摸着张丽红的大肚子,坏笑着说,“是我种的吗,我怎么瞅着不象我的呢。”

    “好呀,那我打他你别心疼哟。”

    说着,张丽红举起手,作势要打自己的肚子。

    向天亮慌忙拦住,“别,别呀……丽红姐,是我种的,是我种的,我既管种又管收,这总行了吧。”

    车里笑声连连。

    章含笑着嚷道:“姑娘们记住了,以后你们用这一招,保证能管住你们的天亮。”

    向天亮无奈地笑了,沒办法,累是累了点,但坐在女人堆里还是高兴的,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