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4章 麻烦事接踵而来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麻烦和头痛的事接踵而來。

    县zhèng/>

    罗正信还沒來上班,这其实是向天亮的授意,陈乐天还在气头上,避避风头是最好的办法。

    当然,向天亮非常理陈乐天的心情,陈乐天恨的是罗正信对自己的的背叛,官场上最可恨的人就是叛徒,陈乐平对罗正住yù除之而后快,是最正常不过的。

    国庆节快到了,县府里事多,上午就有县长办公会议,商量的就是国庆节前后的工作安排。

    但是,九点刚过,县公安局长邵三河就闯进了向天亮的办公室。

    邵三河的出现很平常,让向天亮意外的是他后面的人,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肖剑南。

    肖剑南绷着脸,肯定是有事。

    向天亮冲着秘书丁文通使了个眼sè,“我不见人,也不接电话。”

    丁文通应了声,泡好茶后急忙带门而退。

    肖剑南拿眼瞪着向天亮,“你怎么回事,你什么意思。”

    “哎,什么怎么回事啊。”向天亮一头雾水。

    邵三河笑着劝道:“老肖,你急什么,有话好好说嘛。”

    “好吧,好吧。”肖剑南顿了顿问道,“天亮,张蒙的事,是你捣的鬼吧。”

    向天亮点了点头,“此人心术不正,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告我的黑状,不错,是我要求周局长不让他调走,把他困在这里。”

    看了看向天亮和邵三河,肖剑南道:“对你们两位來说,他等于是背叛者,但对我來说,我还当他是朋友,毕竟是我把他从滨海局挖到市局的,我有义务对他负责。”

    “你说,我们该怎么做呢。”向天亮问道。

    肖剑南说:“张蒙是个人才,中阳市公安局发來公函,同意调张蒙过去,两位,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他一马吧。”

    “我沒意见。”邵三河道。

    稍作沉吟,向天亮点着头道:“一个条件。”

    “你说。”肖剑南扔给向天亮一支烟。

    “闭上他那张臭嘴。”

    “这个可又,我正是这么跟张蒙说的,他也同意了。”

    向天亮淡淡的一笑,“否则,清河离中阳不过才两百多公里嘛。”

    这话当然是威胁,比直接说出來让人更受震憾。

    “这事就这么说定了。”肖剑南吸了几口烟后又道,“现在來谈谈正事吧。”

    向天亮微微一笑,“老肖,瞧你那模样,不象是有正事嘛。”

    肖剑南问道:“你少打岔,我问你,你认识那个三元贸易公司的女老总吗。”

    “笑话,那是我高中的同学,谢自横的女儿,我怎么能不相信呢。”

    肖剑南盯着向天亮,“我是说现在,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你看你看,们都这样,连三河兄开始都误会我,我找谁说理去啊。”向天亮苦笑着说道,“这么说吧,人家回來以后,象变了个人似的,根本无视我的存在,这几天请客吃饭,请遍了所有能请到的同学,唯独沒有请我这个当副县长的老同学,你说说我和她是什么关系。”

    “真的,你小子从來是三句假话夹一句真话,沒个准头。”

    向天亮笑道:“在你老肖面前,我敢不说真话吗。”

    肖剑南叹了一口气,“谢自横的这个宝贝女儿,能量不小啊。”

    “老肖,别说虚的了,有事说事嘛。”

    “少來这一套,你还看不出來吗。”肖剑南指着墙上的地图说道,“别人不知道,你、我、老邵,我们这些人还不知道吗,那个所谓的三县区综合场,不就是个新的走私品市场吗,咱们哥几个当初豁出xìng命,浴血奋战,好不容易把它给消灭了,现在这个谢自横的女儿,居然要把它重新搞起來,你们说她的能量大不大。”

    邵三河点着头说,“天亮和我也正在纳闷呢,那个谢娜到底是怎么打通关系的,她想利用这个三县区综合市场干什么,她和三元贸易公司想在清河有什么发展,我们大家都不知道啊。”

    “这个呢,是值得咱们jǐng惕。”向天亮思忖着道,“这个三县区综合市场即使办起來,也不会赚到钱的,所以,三元贸易公司决不是为了赚钱,一定还有其他的目的。”

    肖剑南说:“我今天过來,还有一件事。”

    向天亮笑着骂道:“他妈的,你到底有多少事啊,快说快说,我九点半还要去参加县长办公会议呢。”

    “谢自横……谢自横要出來了。”肖剑南闷声道。

    向天亮瞅瞅肖剑南,又看着邵三河,“这,这不可能吧。”

    邵三河点了点头,“老肖说的情况,我也有所耳闻,谢自横当初一审被判十五年,二审减为十二年,他这次能出來,是因为保外就医。”

    向天亮松了一口气,“这有什么啊,出來也是死猪一条,他还有十年徒刑嘛,对咱们來说,他在里面或在外面,沒有一点关系。”

    “你说得倒轻巧。”肖剑南瞪了向天亮一眼,“你沒看出这是谢自横女儿的功劳吗,我打电话去监狱问过了,谢自横在监狱里吃得好睡得香,身体好得很呢,他能办理保外就医,完全是一场幕后交易。”

    向天亮立即jǐng觉起來,“老肖,你可是从來不关心政治斗争的哦。”

    “如果牵涉到我呢。”肖剑南问道。

    “那另当别论。”

    “你知道当初谢自横垮台后,市公安局有多少人受到处理吗。”肖剑南又问道。

    想了想,向天亮说,“谢自横垮台后,他的同党受到了清洗和排挤,而据我所知,沒有一百,至少也有五十吧。”

    肖剑南道:“我说的问題就在这里,谢自横垮台后,是郭启军局长接的班,对谢自横手下那些人的处理,当然是在郭启军局长的领导下进行的,现在好了,谢自横出來了,他的那些手下就蠢蠢yù动,企图借机翻身,而其矛头则直指已经在政协工作的郭启军局长,我昨天下午接到消息,这帮人现在开始写控告信,省市两级相关部门都寄到了,下一步还准备去省里申诉上访……”

    “岂有此理,这帮人想干什么,唯恐天下不乱啊。”向天亮拍案而起。

    肖剑南低声道:“我还得到一个消息,市委有个别领导,似乎在这帮人身后推波助澜。”

    向天亮吃了一惊,“老肖,这话可不能随便乱说啊。”

    “谢谢提醒,我不是菜鸟。”顿了顿,肖剑南道,“市委市zhèng/>

    邵三河道:“如果有市委领导推波助澜,事情真是有些麻烦了。”

    向天亮问道:“老肖,你实事求是的说,当初处理那帮人的时候,是不是有点过份了。”

    “这个怎么说呢。”肖剑南道,“当时一共处理了七十几个人,其中十余个被判刑的,应该沒有什么问題,其中十几个双开的,大部分也是沒有问題,而其余的人,有的被撤职,有的被调离,还有的被纪律处分,其中可能有的是过份了一点。”

    向天亮哦了一声,闭上嘴不说话了。

    邵三河道:“天亮,郭启军局长现在人在政协,自然不好直接出面,老肖过來的意思,你应该是明白的。”

    “不错。”肖剑南说道,“天亮啊,现在还很难讲事情会怎么发展,但如果朝着不利于郭启军局长的方向发层,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向天亮微微一笑,“我好象不是见死不救的人吧。”

    肖剑南又道:“而且我知道有这个能力。”

    “呵呵……你少拿话套我,我不能保证什么。”向天亮狡猾的笑着。

    肖剑南站了起來,“我是特地跑过來打招呼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有数有数,我心里有数。”

    向天亮不置可否的笑着,和邵三河一起把肖剑南送出了办公室。

    郭启军是个好人,和向天亮关系不错,他的忙,向天亮自然是要帮的。

    但怎么帮,什么时候帮,却是门大学问,向天亮当然要好好的思量一番。

    回到办公室,向天亮拿起文件夹正要出门,秘书丁文通走了进來。

    “领导,县府办通知,九点半的县长办公会议取消了。”

    向天亮诧异的问,“怎么回事。”

    “市委办通知,市委书记张宏和市长姚新民,在南河县召开关于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专題座谈会,指名要求县委正副书记和常务副县长参加,所以,咱们的县长办公会议延后举行。”

    噢了一声,向天亮连声的骂道:“他妈的,他妈的,rì开会,夜开会,开会能让老百姓脱贫致富吗。”

    丁文通忍着笑,“领导,通知参加座谈会的名单里本來有你,是陈书记说你有事,让你免除了开会之苦。”

    “是么,好事啊。”向天亮心说,还是自己的女人了解自己啊。

    犹豫了一下,丁文通说,“不过,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啊。”向天亮问道。

    丁文通道:“你的老同学,向阳幼儿园的女园长杨小丹要见你。”

    “小不点杨小丹,她沒说什么事吗。”向天亮心道,小不点杨小丹这时候來见自己,肯定与谢娜有关。

    “沒有说,但是我让她在楼下接待室等着,你看。”

    想了想,向天亮点着头说,“你让她上來吧。”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