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2章 圈子(中)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向天亮的圈子,有着几条比较特色的规定。

    比方说,不是本地人不能进入圈子,就基本上把圈子的势力范围局限于滨海县,具有强烈的地方主义色彩。

    当然,不是滨海人但在滨海工作的,也可以加入这个圈子,象有几个部门头头,虽然是外地人,但长期工作于滨海,就可以成为圈子的一分子,一旦调离,就将自动退出圈子。

    还有,本身有自己的圈子了,就不许吸收进來,象县委副书记肖子剑,多年待在组织部门,早就有了自己的小圈子,县委宣传部长卢海斌,也有一个秀才组成的小圈子,副县长徐群先和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罗正信,两个人就共同经营着一个小圈子,对他们几位,向天亮是不会收的。

    向天亮的圈子也有严格的级别限制,不收虾兵蟹将,副科级及其副科级以上的才能加入。

    女人也不能收,一來女人是祸水,二來向天亮认为,自己已有了个百花组,百花组的成员,当然不用再加入自己的男性小圈子。

    建立圈子需要野心和实力,向天亮认为自己实力足够,野心也恰巧存在,所以当时听从了政法委专职副书记童一真的劝告,才顺势建立了这个小圈子。

    但向天亮自感资力太浅,号召力不够,人脉不广,所以才甘居幕后,把邵三河推到了前台。

    吃饭喝酒只是圈子里交往的一种形式,真点的目的还是说事谋事成事。

    象今晚的聚会,其实就是要讨论一件急需解决的人事问題。

    县人民法院院长项伯梁今年五十三岁了,又非法律专业出身,按上面的规定,他要在年底退居二线,去县人大或政协任职,他留下的岗位不能轻易丢给别人。

    项伯梁说,“天亮,我这个位置,上面好几个个人盯着啊,你要是不想失去,就得抓紧时间未雨绸缪了。”

    “老项说得对。”童一真说道,“老项你手下那几个人还嫩了一点,我看要派个人过去压压阵。”

    许贤峰笑道:“说來说去还是缺人才啊。”

    向天亮微笑着点头,“原则就一条,老项留下的位置,不能让外來户抢走了。”

    翟让哈哈一笑,“小向你就别藏着掖着了,瞧你胸有成竹的样子,心里一定有人选了。”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向天亮笑道。

    翟让和许贤峰互视一眼,异口同声道:“老黎。”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县公安局政委黎明的身上。

    黎明局促的笑了,“我,我能行吗。”

    翟让笑道:“老黎,你假正经,你现在是正科级,到了法院后就是副处级,几十年的老革命了,升你一级理所当然嘛。”

    邵三河点了点头,“老黎今年四十九,年龄上刚好符合规定,还可以干上五六年。”

    “靠谱。”项伯梁笑道,“老黎你中专时读的正是法律,正可谓专业对口嘛。”

    马腾说,“三方面都符合,那就该当仁不让。”

    童一真对向天亮说,“那就抓紧时间进行操作,争取稳稳当当的搞定。”

    “当然。”向天亮点头道,“更加重要的是,老黎上去后,老方也可以借机跨上一个台阶,可谓一举两得。”

    邵三河笑看着方云青,“那我以后就要喊你方政委了。”

    “但愿如此,但愿如此。”方云青笑着,在座的数他级别最低,能进一步何乐而不为。

    向天亮问道:“各位,这个过程需要哪些环节啊。”

    童一真道:“这要从两方面说,如果是由上而下和由外而调,那就是市中级人民法院先推荐人选,市委组织部考察并经市政法委通过,最终由市常委会拍板,如果由我们县里推荐,那得由县政法委负责,确定人选后经县常委会通过,再上报市委组织部及市中级人民法院,最后当然还是市常委会拍板认可。”

    “这是不是有点过于太麻烦了,而且容易节外生枝。”邵三河思忖着道。

    向天亮点着头,“三河兄,你有什么好办法。”

    “办法在你的心里。”邵三河笑道,“我们负责推荐人选,你负责借点东风,双管齐下,保准马到成功。”

    向天亮微微的笑了。

    翟让问道:“小向,老邵,谁是东风,东风在哪里。”

    邵三河说道:“国庆期间,省委组织部长高玉兰同志要來我们滨海县,她虽然只是來休息的,但完全可以向市委施加影响,市委最牛,省委组织部长的面子总要给一点吧。”

    “真的。”翟让看着向天亮。

    向天亮点了点头,“不错,高部长和咱们陈书记是好姐妹,我在她面前应该能说得上话。”

    翟让噢了一声,“只要高部长开口,那这事就是手拿把攥的,沒问題,绝对沒问題。”

    马腾笑着说道:“老黎,老方,你们俩就等着请客吧。”

    “不能一起请,要分别请哟。”童一真嚷道。

    许贤峰看着向天亮,“小向,此事可喜可贺,搞了半天我才明白,敢情你小向是高部长的人啊。”

    “算是吧。”向天亮淡淡的一笑。

    而在心里,向天亮笑道,老许啊老许,你说错了,不是我是高部长的人,而是高部长是我的人,我能让她为我做任何事,包括……

    谁是谁的人,是一个许多人常用的话,在机关呆过、在企业干过、在官场混过的人,多会用这句话。

    一个人一旦成了谁的人,他就沒有独立人格,沒有自主意识了,古人说,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一个人一旦成了谁的人,他必定战战兢兢,死心塌地地效忠于此人,因为他要从主人那里讨衣食、讨名誉、讨权力。

    圈子本來是个数学名词,标准的定义是,圆而中空的平面形、环形、环形的东西,引申到社会生活中,指的是集体的范围或者活动的范围。

    这个定义是简洁而准确的,是普通老百姓所理解的圈子,在日常生活中,以自己为圆心,以不同的纽带为半径,就可以划出不同的圈子,以血缘而定的亲人亲戚圈,以交际而定的朋友圈,以工作而定的同事圈,此外,还有同学圈、老乡圈、娱乐圈等等,不一而足。

    各种大大小小的圈子交织而存,各色人等也就生活在各种各样的圈子中,有的人圈子多,有的人圈子少,有的人是圈子中的重要人物,有的人就是跟着人家混,有的圈子慢慢变小甚至不存在了,有的圈子却逐渐变大了,有的圈子很封闭,外人难以进入,充满神秘色彩,也有的圈子松散无序,散漫自由……圈子给人一种归属感和安全感,这是每个人生存的心理需要。

    古代的政治系统中,圈子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关键词,历史上,政治官场一直是凌架于老百姓之上的特权系统,也因远离普通民众而充满神秘色彩,改朝换代,荣辱沉浮,政治是一个很复杂的生态系统,得失成败,很难简单地总结,政治人物的是非功过也很难用简单的标准來衡量。

    圈子一说,在百姓而言只是个生活范围的概念,但在政治系统中,却是一个官员安身立命的本钱,在政治词汇中,与圈子相近的表述还有很多,宗派、帮派、山头、派系、党羽、势力、班子、集团等等,简而言之,一个官员置身于这个系统中,或主动自觉加入一个圈子,或无意识地卷入一个派系,或纯粹是被别人当作是某某人的人,多多少少都会被归类和贴上标签,一个圈子就是一股政治势力,要想完全置身事外,其结果很可能就是被边缘化,上边沒有人照顾你,下边也沒有人追随你,孤家寡人一个,既成不了气候,也就难以施展自己的抱负,朝中有人好做,被人推荐赏识和提拔了,你就应该站在这个人的队伍中,如果左右摇摆,不但会被这个圈子抛弃,也很容易被别的团体所不齿,也就很难混下去了。

    对圈子的研究和经营,可以说是官员最重要的基本功之一,小人物要选好圈子,设法投靠加入,并逐渐在其中提升自己的地位,大人物要组建好自己的圈子,上下其手,形成自己的资本和势力,最高级的领导者,则要平衡好各种圈子,让其存在并竞争,但不能容忍其中一支势力太大而威胁到自己的地位。

    又是一轮敬酒后,话題转到了眼前的大事上。

    许贤峰问道:“小向,你对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态度有些摇摆啊。”

    “呵呵……老许,你想让我硬扛吗。”向天亮笑问道。

    “官大一级压死人,硬扛肯定不行。”许贤峰摇着头。

    向天亮又问道:“你是带过兵打过仗的,敌强我弱的时候你该怎么办。”

    许贤峰脱口而出,“避敌锋芒,迂回而进,等待战机呗。”

    “所以嘛。”向天亮神秘的笑了笑,“所以咱们不妨这样,举起右手喊支持,伸出左手搞破坏,阳奉阴违,表面一套,背后一套,让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搞不起來。”

    翟让忍不住的又笑了起來,“你这方法不失为妙策,说吧,只要让那狗娘养的三县区综合市场搞不起來,让我们这些老骨头做什么,你尽管吩咐。”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