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3章 圈子(下)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对于翟让的话,向天亮的回应却出乎大都数人的意料。

    “咱们不但不能硬顶,而且还要配合和支持,全力的配合和支持,让市委主要领导觉得我们的思想弯子转过來了,我们是真心实意想把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搞好的。”

    翟让微微一怔,若有所思的琢磨着向天亮的话。

    童一真问道:“万一弄巧成拙,真让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搞起來了,咱们这里的走私活动死灰复燃了怎么办。”

    向天亮笑而不语,端着酒杯只顾自己喝酒。

    邵三河笑道:“老童你放心,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搞不起來的。”

    “为什么会搞不起來。”童一真好奇的问。

    指了指向天亮,邵三河道:“他肚子里的主意多如牛毛,你问他去。”

    “小向,你快说说,你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许贤峰也來了兴趣。

    向天亮往沙发上一靠,咧着嘴打起了哈哈,“老许,你和大家猜猜,谁猜中了,我赚送我家祖传的丹药三颗。”

    向家祖传丹药号称包治百病,延年益寿,有钱也买不到的宝贝,向天亮不经意的一说,立即引起了所有人的兴趣。

    翟让笑道:“我猜不着,我也不猜,反正你家老爷子认了我这个大侄子,你家祖传的丹药我搞得到。”

    许贤峰说,“我也猜不着,不过小向啊,你答应过,你家祖传的丹药不能不给啊。”

    童一真也笑道:“我也不猜,我和小向的三叔是有交情的,我也能弄到向家的祖传丹药。”

    向天亮心里一乐,他用向家祖传丹药來吸引大家的注意力,效果还不错。

    “告诉各位吧,我的计划会既让市委满意,又能让三县区综合市场搞不起來,总之,别人将无可指责。”

    马腾问道:“那段八公里长的公路要是修不起來,三县区综合市场就搞不起來,你是不是想在公路上做文章。”

    “马部长你说对了。”向天亮笑着说道,“但是,公路一定要修,既然人家两个公司出钱,不修白不修,为什么不修呢,但是,公路怎么修,那就是我们的事情了。”

    向天亮忽地闭上嘴不说了。

    这是向天亮的老习惯,不是卖关子,而是留一手。

    他很谨慎,哪怕是面对着自己圈子里的人。

    因为即使是在圈子里,也有很多很多的禁忌。

    就圈子的组建和形成的目的而言,可以分成两个层面。

    第一个层面是志同道合,为了共同的政治理想而团结到一起的君子,比方说在古代,这类人物基本上是一些理想色彩比较浓厚的读书人,抱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想,学而优则仕,想为君主分忧,想为天下苍生谋福利,但是,因为他们只是动口不动手的君子,即使他们掌握了权力,往往也难有实际建树。

    第二个层面可以简单定义为利益集团,这部分的人物相对前一部分來说,品德要低一些:他们的才干和抱负要小一些,地位也低一些,在圈子中也多属于二流人物,但他们人数众多,是政治系统中承上启下的部分,他们所结成的圈子,是一个建立在利益基础上的集团。

    公正的说,这些人并不是一开始就胸无大志、自甘平庸的、初出道时,他们也同样有理想有追求,是想干事业的、但理想往往在现实面前被击碎,几番碰壁和挫折之后,他们无力改变现状,畏难而退,变得世故和圆滑起來、宦海沉浮,拌君如拌虎,他们开始明哲保身,而且经过多年的为官生涯,他们已经变成了大大小小的既得利益者,要保住这一切,他们不免要媚上欺下,左右逢源、见风使舵,在这个层面上,他们也非大奸大恶,沒有什么为非作歹、祸国殃民的恶迹,他们只是官僚系统中的普通人,有较多私心和较少牺牲精神的普通人,这样的人,在任何地方都是大多数,本來,世界上就难说有绝对的好人和坏人,任何人身上都有好的成分和坏的成分,大英雄和大奸臣都是少数,中间的大多数是一个系统的稳定成分。

    在政治生态系统中,这部分人群的数量也是最多的,所以,虽然他们不是耀眼的明星,但往往是政治力量的基础,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江湖中的恩怨情仇、门户帮派也是一种圈子,圈子会形成一张潜在的大网,把你裹在其中,把你的命运同很多人联系在一起,古代的政治江湖更是如此。

    对于众多的官员來说,他们要解决好两个最重要的问題。

    第一个重要问題是跟对人,首先是政治势力的大小,是权倾朝野如日中天,还是风头已过在走下坡路,有沒有发展潜力,有沒有牢固的根基,核心领袖人物的前途如何,有沒有潜在的危机,这些都是不可不细细盘算的。

    其次是自己与理想中的圈子的渊源,能不能与其中的关键人物发生直接的关系,诸如同乡、同学等等,自己能否体面地加入,自己的身份在圈子中能处于什么样的位置,有沒有发展前途,自己能得到的眼前好处和长久利益是什么,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和机会成本。

    第二个重要问題是要有人跟,这也就是说,你还需要经营好自己的小圈子,这个以你自己为核心的小圈子是你的重要政治资本之一,它也决定了你在上一个层面的圈子中的地位,一个政治官员,要善于跟上,上边要有人,也要善于御下,下边也要有人,要妥善分配好下层的利益关系,学会用各种手段团结人,用理想、用利益等等。

    为官行政者,要组建自己的圈子,最忌讳的是贪恋和刻薄寡恩:好处和利益都归于自己,过失和责任推委给下属,而且对下属严苛,少有笼络,具体的行政事务千头万绪,再好的政策,也必须要有得力的人手给你去实施,所以,沒有一支精明能干忠心耿耿的队伍,自己在政治上是很难有好的前途的。

    此外要注意的是,在历史上,有许多政治家自己并不贪婪,很精明,也有好的抱负和追求,但却往往功败垂成,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过于清廉,严于律己,也严于律人,结果是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不见容于上下以及同僚,搞得就剩下自己一个好人,即使有很好的政策,也让下边的歪嘴和尚给念坏了。

    给下属利益和好处是最起码的条件,人家跟着你干,有前途,那么干得才有劲,而且,必要的时候还要保护他们,甚至是护短,有个小毛病小问題,要能保护他们,因为他们是你的羽翼,羽翼被人家剪除了,你自己还怎么飞。

    更多的时候,政治是一种妥协和平衡,局势如此,高层领导者也希望如此,细察古代的政治历史,国家如此广大的疆域,自然需要庞大的行政管理系统,庞大的系统运行的时间久了,自然会有它的惰性和惯性,这些惰性和惯性造成了行政效率的低下,而任何改革新政又需要大部分原來的人马去施行。

    道理很简单,你不能把所有的人都换了,你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干了。

    在现实面前,就需要一定程度的妥协,新的政治力量与原來的势力交锋和均衡,至刚至猛的外功,不一定就能敌得过看不见的网和阴柔的太极拳。

    所以说,古代政治系统中的这些无名之辈,是很严密的关系网圈子网,是盘根错节的生态系统,是在舞台上表演不精彩、沒有太多掌声的众多配角似的人物,但是,他们却是最基础的力量,任何一个优秀的政治家都不能轻视他们的力量。

    在圈子中,还有一个结党营私的小人集团,历朝历代都不泛这样的小人集团。

    君子与小人,忠臣与奸臣的交锋斗争,是历史中最常见的内容。

    但是在现实中,沒有百分之百的君子,也沒有百分之百的小人,利和道也往往纠缠在一起,道和道也有水火不相容的时候。

    有君子就有小人,这是社会的客观存在,政治家要想干成自己的事业,要亲贤臣远小人,但是,有时候也必须采用手段,利用好小人,或者最低限度要不让他坏了自己的事业。

    小人要防,君子也要防,因为利益面前,君子也有小人的一面。

    向天亮对自己的这个圈子有信心,但也有不放心的地方。

    所以,他把自己的计划告诉大家,目的是要把自己的信心传递给大家。

    至于具体怎么使坏,让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搞不起來,向天亮尽管显得胸有成竹,却始终沒有细说,真正的关键点和要害处,直到离开包厢,他还装在自己的肚子里。

    邵三河看出了向天亮的意思,作为包厢里最了解向天亮的人,他知道向天亮很鬼很贼,对朋友也喜欢留一手,就象牌桌上的高手那样,底牌是永远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

    于是,邵三河借着敬酒的机会转移话題,把大家的注意力拉回到喝酒上來。

    很快的,大家开始了新一轮拚酒。

    这时,向天亮的手机也恰到好处的响了起來。

    本來就不大喜欢这种场合的向天亮,趁机告退离开。

    这是个陌生的手机号码。

    原來,电话是省委组织部长高玉兰打來的。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