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4章 部长悄悄的来了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向天亮沒有想到,离国庆节还有三天,高玉兰就迫不及待地來了。

    这让向天亮有点措手不及,高玉兰要來是早就定了的事,但她提前而來,给保密工作出了个大难題。

    因为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清河市正处于敏感时期,作为省委负责联系清河市工作的高玉兰这个时候來到清河,就显得特别引人注目。

    高级领导出行,对百姓的保密工作好做,对体制内却很难做到,可是高玉兰却要求绝对保密,这让向天亮很是头疼。

    而且高玉兰出行,肯定不是一个人,如果不出意外,她身边一定还跟着顾秀云、陈小宁和刘若菲三个女人。

    虽然有点头疼,但向天亮不敢怠慢,急忙驱车奔向南河县,省城云州至清河的高速公路,在南河县有个出口,高玉兰会在那里下高速公路,而南河县到滨海县这段公路不太安全,不用高玉兰开口,向天亮也会去接。

    不过,当向天亮來到高速公路出口处后,心里却在暗自叫苦,來的是四个饿得如虎似狼的女人啊,今天是连续“作战”,先把小不点杨小丹变成了女人,断而在县委大院被陈美兰和杨碧巧以“生rì”的名义缠了两个多小时,神仙也会累哟。

    枪虽在,火力存,可惜弹药不足。

    零点左右,一辆黑sè别克轿车下了高速,高玉兰和顾秀云、陈小宁、刘若菲到了,为了不引人关注,黑sè别克轿车是高玉兰通过朋友借來的。

    大家在车里用手势互相打着招呼,高玉兰沒有让顾秀云、陈小宁和刘若菲下车,自己一个人上了向天亮的车。

    “天亮,谢谢你來接我。”高玉兰倒在了向天亮的身上。

    向天亮笑道:“南河县到滨海县这段公路不太安全,万一出了事,省委不是少了一位美女领导么。”

    “哟,这么关心我呀。”高玉兰轻轻笑着,头一转,张嘴咬了咬眼前的大帐篷。

    向天亮一边开车一边道:“兰姐,现在我是在开车,你别发sāo哦。”

    “废话,憋了一个月,能不sāo吗。”高玉兰嘀咕了一句,玉手早就动了起來。

    “领导,请你注意个人形象啊。”向天亮叫道。

    高玉兰用力捏了一下大帐篷,“小同志,别忘了领导也是人,女领导首先是女人,她也有个人需要的。”

    “那么领导,咱们先公后私行不行。”向天亮一脸的假正经,“部长同志,我有很多很重要的工作向你汇报啊。”

    “小同志,现在是非工作时间。”高玉兰掏出了向天亮的枪,枪昂首挺立,微颤着向高玉兰打着招呼,高玉兰如同见到久违的亲人,亲了几口后说,“你要是想汇报工作的话,就用它來向我汇报吧。”

    向天亮坚持道:“你得听我的,现在不行。”

    “唔……急死人了。”高玉兰又是小声嘀咕,“我特地找了个理由,提前三天出來,我,我容易吗我。”

    向天亮听得乐不可支,“兰姐,我正想问你,你怎么提前三天來了呢,不是说好国庆节來的吗。”

    “想你了呗。”高玉兰抱着向天亮的身体说,“今年的国庆节有四天的假期,恰好我沒有活动安排,顾秀云就出了个主意,我们就提前三天來了。”

    “沒人知道你们的行踪吧。”向天亮关切的问道。

    高玉兰笑道:“放心吧,沒有人知道我们來滨海,我向省委办公厅说的是去老家探亲,别克轿车是朋友借的,车牌也换了中阳市的,而且是晚上八点出门,用你的话说,我们是做得滴水不漏。”

    “兰姐,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的事……”

    高玉兰伸手掩住了向天亮的嘴,“听着,你要是想我高兴的话,那就在我离开滨海之前不要谈任何工作。”

    “好,好,不谈工作,不谈工作。”向天亮笑道,“兰姐,你真有那么想我吗。”

    “又是废话。”高玉兰握着向天亮的枪又摇又晃,“哧哧……想你,更想你的枪。”

    向天亮坏坏的说,“看你的馋样,你这一个月沒背着我偷吃啊。”

    “哧哧……我倒是想偷,可既沒胆量又沒人可偷,这世上的大坏蛋太少了。”

    “不可能,我不相信。”向天亮笑着摇头,“偷不了男的,可以偷女的嘛。”

    高玉兰噢了一声,“原來……原來是你教她们的吗。”

    “我教了她们什么啊。”向天亮笑问。

    “你还笑,你还笑。”高玉兰伸手,在向天亮大腿上狠狠的拧了一下,“都是你出的损招,让她们來折腾我,那个……那个根本就沒有用。”

    “不会沒有用,一定会有用。”向天亮忍着笑。

    高玉兰低声一笑,“有用是有用,就是……就是不过瘾嘛。”

    “呵呵……这才是大实话。”

    “天亮,你要补偿我。”

    “肯定要补偿喽。”

    车在夜sè中进入了南河县城。

    为了隐藏高玉兰等人的行踪,向天亮把别克轿车留在了南河县城,他的一个师弟是南河县城人,有一个小院子空着,藏一辆别克轿车不成问題。

    这样一來,向天亮的桑塔纳轿车挤了四女一男,可谓满载而归。

    和高玉兰一样,顾秀云、陈小宁和刘若菲都是风满面,笑意荡漾。

    除了小别重逢的喜悦,四个女人都有喜事在身,高玉兰作为省委组织部长,不但顺利的掌控了组织部,还成功的与李书记黄省长达成了某种程度的默契,顾秀云则不但在一系列的人事动荡中得以幸存,还与高玉兰结成了姐妹关系,并且调到组织部办公室担任第一副主任兼代理主任,高玉兰一直让主任位置空着,最笨的人也看得出,主任一职就是为顾秀云留的,而陈小宁和刘若菲也各有收获,陈小宁是高玉兰的专职秘书,理所当然的从正科提到了副处,刘若菲也被提拨为组织部三处副处长,掌握了考察和考核省管干部的重权。

    用向天亮的话说,他是事业生活双丰收,省委组织部他能当半个家,还收获了四个对他死心塌地的女人。

    就象以前最会害羞的刘若菲,现在也变得奔放了,当着其他三位的面,不但主动要求代向天亮开车,还大大方方的献上了一阵热吻。

    顾秀云也更显热情,完全沒有了以前在高玉兰面前时的拘谨,坐在副驾座上,还要趴过來抱着向天亮亲了又亲。

    陈小宁就更不用说了,她的位置本來该是顾秀云的,是她不客气的枪了过來,人沒坐稳就解开上衣,将她涨得满满的双峰拿出來,献到了向天亮的嘴边。

    向天亮也不客气,他是这一对玉峰的老顾客了,里面的甘露就是为他准备的。

    高玉兰看着向天亮的猴急样,娇笑着说,“急什么呀,这几天都归你,矢们不会跟你抢的。”

    陈小宁也是咯咯的笑着,“小心呛着,你,你慢着么。”

    向天亮几乎是一口气完成了“工作”,看得女人们哄笑不已。

    “笑什么笑,沒见过小孩吃nǎi啊。”向天亮一边抹着嘴一边说,“他妈的,好久沒喝到这么好喝的饮料了。”

    顾秀云笑说,“天亮,你既然这么渴望,那就干脆把小宁留下吧。”

    向天亮忙道:“这我可不敢,我倒是这样想的,可人家老公肯忍痛割爱吗,再说了,本县长从來不做破坏别人家庭的事。”

    “你现在不是在破坏别人的家庭吗。”高玉兰笑着问道。

    “我现在是在学雷锋做好事,一是帮你们解决实际困难,二是帮你们的老公照顾你们,天大的好事啊。”

    顾秀云笑道:“只有坏蛋是这么说的。”

    “别说我了,现在说说你们自己吧。”怕其他三位吃醋,向天亮放开了陈小宁的身体。

    陈小宁笑着问,“需要我们向你汇报吗。”

    “当然了。”向天亮一本正经地说,“我不在云州,我怕有人红杏出墙,给老子戴了绿帽子。”

    女人们闻言,都笑了起來。

    “那你准备让谁先汇报呀。”高玉兰问道。

    “现在的人都喜欢自我吹嘘,自我汇报就不用了。”向天亮先把矛头对准了高玉兰,“顾姐,陈姐,刘姐,你们三个先说,兰姐有沒有红杏出墙啊。”

    陈小宁道:“出了,但沒出墙。”

    “啊,居然还引狼入室,陈姐,你快详细的说说。”

    陈小宁笑着说,“兰姐的红杏出在床上,我们三个轮流陪着她,想不看到都难呀。”

    “噢……是这样啊,红杏只要不出墙就沒问題。”向天亮乐道。

    顾秀云道:“我也要揭发,兰姐不但红杏出墙了,还出得很不象话。”

    高玉兰笑着,“秀云,你不要信口开河嘛。”

    顾秀云也笑了,“天亮,兰姐威胁我,我怕。”

    “顾姐,你大胆的说,我为你作主。”向天亮坏笑道。

    顾秀云笑着说道:“兰姐确实是红杏出墙了,她在梦里叫着这样的话,‘小坏蛋,你狠点,你再狠点嘛’,你说这不是红杏出墙吗。”

    “呵呵……这红杏出得别具一格啊。”向天亮乐不可支。

    高玉兰一点也不生气,只是不好意思的笑了,“天亮,你别听秀云胡说八道。”

    “我沒胡说,是若菲亲耳听到的。”顾秀云解释道。

    向天亮转向开车的刘若菲,“刘姐,是有这么回事吗。”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