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9章 装病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向天亮顺利地把高玉兰一行送回了省城云州。

    说顺利,是指高玉兰躲开了清河市领导的求见。

    对于高玉兰的此次滨海之行,一方掩盖否认,另一方佯装不知,大家都心照不宣,揣着明白装糊涂。

    国庆节很快就过去了,十月三rì要举行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的奠基仪式,清河市上上下下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即将举行的奠基仪式上來了。

    按照市里的通知,三县区的正科级以上干部都要参加。

    向天亮当然不会去。

    在这方面,向天亮有的是办法,一招阳奉yīn违,可以衍生出无数的怪招妙招。

    十月三rì上午,八点半左右,向天亮來到办公室不久,就突然肚子疼了起來。

    秘书丁文通当然知道,向天亮是装出來的。

    忍着笑,丁文通问道:“领导,你是真装还是假装啊。”

    “他妈的,既然是装,当然要真装了。”向天亮躺在沙发上,二郎腿翘得高高的,惬意地晃动着,“你记好了,第一,打电话给章含医生或贾惠兰医生,就说我拉肚子了,需要打点滴,请她们派人过來,第二,你帮我向陈书记和陈县长请假,就说我因病不能参加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的奠基仪式了,第三,你带上我那台摄像机去参加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的奠基仪式,把现场的情况完整地拍摄下來,特别是市委领导和两家公司领导层,最好不要有任何遗漏,也不要让别人发现你在干什么。”

    “领导,你主要是想拍摄什么啊。”丁文通陪着小心问.

    向天亮哼了一声,“我订的科书条例是怎么说的,你不会忘了吧。”

    “嗯……不该问的不能问,不该说的不能说,不该看的不能看,不该想的不能想,不该去的地方不能去,不该交的朋友不能交,不该收的礼不能收,不该赴的宴不能去,不该办的事不能办,不该拖的事情要立即去办……”

    “那你还不赶快去,需要我踢你的屁股给你來点正能量吗。”

    “不用队,不用了……”

    丁文通笑着,赶紧的拨腿开溜。

    向天亮生病,沒人会相信。

    但又不得不信,向天亮的惨白得厉害,不由得县长陈乐天不相信。

    不咸不淡的安慰几句后,陈乐天摇摇头走了。

    陈美兰和杨碧巧也过來看了一眼,抛下一句“你继续装吧”,笑着走了。

    向天亮一骨碌地离开沙发,來到了窗前。

    县委大院前的停车处,大队人马正在集合上车。

    呵呵,看來上午是人去楼空,落得个清静啊。

    当然了,清静是不可能的。

    丁文通的一个电话,把正在医院上班的贾惠兰招來了。

    背着药箱、穿着白大褂的贾惠兰,惊讶的瞅着向天亮问,“哎,不是说你病了吗。”

    向天亮坐在老板椅上笑,“贾姐,你说我会生病吗。”

    “可是丁文通他说……”

    “呵呵……我不想去参加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的奠基仪式,为了装得象一点,我当然要请你们医生过來了。”

    贾惠兰松了一口气,放下药箱,嗔了向天亮一眼,“吓我一跳。”转身走过去把门锁上了。

    非常自然,也养成了习惯,沒有第三者在场,贾惠兰走过來,坐到了向天亮身上,双手勾住向天亮的脖子,一边闭上眼睛,一边张开双唇朝向天亮凑了上去。

    向天亮双手把着贾惠兰的腰,先吻遍了贾惠兰的整张脸,然后将舌头伸进了贾惠兰的嘴里。

    唔了一声,贾惠兰疯狂地吮吸着向天亮的舌头。

    向天亮又使了点坏,居高临下的将口水灌进贾惠兰的嘴里。

    沒有丝毫的犹豫,咕嘟咕嘟的,贾惠兰吞咽着向天亮送來的口水。

    然后还是固定的套路,贾惠兰捧住向天亮的脸,一点不漏的吻了个遍,包括耳朵和脖子。

    “贾姐,又想要了。”向天亮含笑问道。

    “沒办法,想到你时想要,见到你时更想。”贾惠兰红着脸说。

    向天亮掀起贾惠兰的白大褂,里面只有罩罩和内裤,“呵,倒也方便。”

    “这样凉快,现在还是夏天么。”贾惠兰解着向天亮的裤子。

    “都湿了。”向天亮调笑道。

    “为你流的。”贾惠兰也笑。

    向天亮在贾惠兰的屁股上拍了一掌,“真是个无底洞,老卢还真的难以满足你啊。”

    老卢就是贾惠兰的老公,县委宣传部长卢海斌。

    贾惠兰埋怨道:“你还说呢,就他那点能耐,一个月來不了两三回,每回就几分钟完事,我都还沒來得及热身呢。”

    向天亮笑道:“就老卢那身体,确实是昨rì黄花rì落西山了。”

    “自从高玉兰部长接见他后,他象吃了兴奋剂似的,天天写作到下半夜,问他写些什么,他说高部长很看重他的文章,所以他要再写一本书,为此还要在写作期间与我分房而睡呢。”

    “噢对了,你认为,老卢现在的立场还有波动吗。”向天亮问道。

    贾惠兰笑道“这个你完全可以放心,高玉兰部长此次滨海之行,对老卢影响很大,他激动得回家后喝了不少酒,他说他这辈子,见过并说过话的最高领导就是高部长了,所以,我认为他是不会再变來变去了。”

    “嗯,但你还是经常吹点枕边风哟。”向天亮解开贾惠兰的白褂,双手捏住了她的双峰。

    贾惠兰直腰挺胸,以方便向天亮的动作,“说过了让你放心嘛。”

    “那老卢有沒有提起过我。”向天亮又问。

    “提起过。”

    “都说些什么。”

    “反正正常提,羡慕你上面有关系,其他倒沒说什么。”

    向天亮点了点头,“贾姐你记住,你的任务就是保证老卢不会叛变。”

    贾惠兰嗯了一声,“但是,你得先保证我能听你的。”

    “是吗,怎么保证呢。”向天亮笑着问。

    “用它。”贾惠兰掏出了向天亮的家伙。

    向天亮轻轻的笑骂,“他妈的,每星期一次还不够吗。”

    “不够。”贾惠兰撒娇似的说。

    “呵呵……那你要多少。”

    “一星期至少两次。”

    “可以考虑,但要看你的表现哟。”

    “我现在就表现。”

    说着,贾惠兰从向天亮身上下來,扒开了向天亮的双腿。

    真不巧,这时候电话却响了起來。

    向天亮忙道:“贾姐,等我先接完电话好吗。”伸手去拿电话。

    “你接你的电话,我先表现表现么。”说着,贾惠兰跪到地板上,将自己的脑袋趴到向天亮的两腿之间,自顾自的“表现”起來。

    电话是南河县县委书记谭俊打來的,向天亮明白,谭俊一定是说三县区综合市场方面的事。

    向天亮:“谭书记,你好,请问有什么指示。”

    谭俊:“天亮你少來这一套,叫我老谭,我也沒什么指示。”

    向天亮:“那么,你老谭不会闲着沒事才打电话吧。”

    谭俊:“我到三县区综合市场现场了。”

    向天亮:“哟,你们南河县够积极的,我们滨海县要向南河县学习。”

    谭俊:“我刚和你们陈书记通了电话,她说你生病了,不会参加三县区综合市场的奠基仪式。”

    向天亮:“我确实肚子有点不舒服。”

    谭俊:“少來骗我,装的吧。”

    向天亮:“老谭,我有那么不值得你信任吗。”

    谭俊:“哼,是你不信任我。”

    向天亮:“这话从何说起啊。”

    谭俊:“我问你,你到底支持不支持三县区综合市场。”

    向天亮:“支持,不但支持,而且是举双手支持。”

    谭俊:“天亮,你不够朋友啊。”

    向天亮:“老谭,请举例说明。”

    谭俊:“省委组织部高部长去你们滨海县待了五天,这么大的事,一点风也不透。”

    向天亮:“对不起,这是高部长的要求。”

    谭俊:“这我知道,可惜我沒这个幸运啊。”

    向天亮:“怎么,老谭也想见高部长。”

    谭俊:“废话,谁不想啊。”

    向天亮:“可是,我听说你走的是余胜的路线吧。”

    谭俊:“明确的说,我不是。”

    向天亮:“噢……那行,我保证半个月内,你能见到高部长。”

    谭俊:“真的。”

    向天亮:“当然。”

    谭俊:“那我先谢谢了。”

    向天亮:“举手之劳,不足言谢。”

    谭俊:“那么,对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向天亮:“老谭,你是聪明人。”

    谭俊:“什么意思。”

    向天亮:“你是聪明人啊。”

    谭俊:“我比你笨,你明说行不行。”

    向天亮:“这样,这次请南河县老大哥跟着我们滨海县走,怎么样。”

    谭俊:“嗯……跟着你们走。”

    向天亮:“你是聪明人,你懂的。”

    谭俊:“我明白了,我会配合你的。”

    向天亮:“所以,你就先全力配合市委,把今天的三县区综合市场奠基仪式搞好吧。”

    谭俊:“好,就先这样吧。”

    向天亮:“老谭,保持联系啊。”

    ……迫不及待地放下电话,向天亮摁住了贾惠兰的脑袋。

    他爆发了……贾惠兰挣扎着,还是屈从了向天亮的这个“特殊要求”。

    “贾姐,不要浪费,否则揍你屁股哟。”向天亮乐着。

    “大,大坏蛋。”贾惠兰狠打了向天亮一下。

    不料就在这时,竟然传來了敲门声。

    向天亮和贾惠兰互视一眼,楞住了。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