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1章 借吧 借吧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谢娜和马蕴霞到滨海來了。

    向天亮心里有些不爽。

    白骨精,谢娜,大河马,马蕴霞,向天亮觉得自己有先见之明,当初给她们起的外号相当的贴切到位。

    不管怎么说,除了是同学关系外,自己与谢娜的关系还曾经比较近乎,就是马蕴霞,自己还曾救过她呢,当初要不是自己帮她,她还可能在牢里待着呢。

    可是,现在自己被直接无视了,据说谢娜和马蕴霞回到清河以后,宴请了几乎所有认识的人,唯独缺了向天亮。

    他妈的,连个电话都沒有,不拿副县长当干部啊。

    上午举行的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奠基仪式,据说很隆重,很热烈。

    秘书丁文通完成了任务,他将摄像机交给了向天亮。

    在食堂吃过午饭,向天亮带上摄像机,开着车离开县委大院,他已经跟杨小丹联系好了,她那里有同类产品的放映机,正好可以让她一起看看镜头里的谢娜和马蕴霞。

    可是,让向天亮继续不爽的,是來自公安局方面的消息。

    向天亮原來的怀疑是对的,马蕴霞祖籍滨海,家里人虽然都迁居南河县,但在滨海县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亲人”,就是原县纪委书记徐宇光。

    徐宇光居然是马蕴霞的干爹。

    如此一來,众多疑问就迎仞而解了,徐宇光正是在与向天亮的斗争中,把自己折腾到监狱里去的,马蕴霞此番回來替干爹报仇,完全说得过去。

    谢娜为了父亲谁自横,马蕴霞为了干爹徐宇光,仇就变成了恨。

    大中午的,让向天亮不爽的事情还有。

    桑塔纳轿车刚开出去几百米,就被一辆突然冒出來的进口宝马轿车挡住了去路。

    进口宝马轿车上的司机不是别人,正是向天亮的堂弟向天行。

    瞧向天行那得意的劲头,一身洋里洋气的打扮,向天亮就气也不打一处來。

    可是,人家现在牛了去了,三元贸易公司副总经理谢娜的司机、保镖、助理,不得了了。

    两车相向而停,车窗紧挨着车窗。

    “哥,一向可好啦。”一口半生不熟的南方话。

    向天亮一言不发,斜眼冷瞅着向天行,突然举起了左手。

    向天行急忙伸手遮挡,嘴里叫着,“哥,你不能打人的啦,你不能打人的啦。”

    向天亮并不想打人,他的手放在自己脸上,轻轻地挠着。

    “哥,还生我的气吗。”

    向天行凑过來,陪起笑脸,将一支香烟递到向天亮嘴上,又忙着点上了火。

    吸了几口烟,向天亮还是憋着不说话。

    向天行陪着小心说,“哥,不要生气了好吗,我知道我错了,不该偷偷的跑出去,害得全家人为我着急,害得哥千方百计的找我,哥,你笑一笑,笑一笑么,要不,要不等找个沒人的地方你再打我一顿。”

    向天亮淡淡的笑着,根本沒有想说话的意思。

    “哥,谢娜姐和蕴霞姐待我很好,你就不要为我担心了,她们说,她们是你的很要好同学,对了,她们让我通知你,她们现在住在滨海大厦,明天上午要去县政府正式拜访你。”

    向天亮还是笑着。

    “哥,你这笑……我,我渗得慌,求你了,你说句话好吗。”

    向天亮扔掉香烟,倏地伸手,在向天行的脸上轻轻拍了拍。

    “快回家看看,爷爷奶奶和你爸你妈都在想你呢。”

    话音未落,桑塔纳轿车已蹿了出去。

    向天亮当然不爽,向家的人给别人当狗腿子,在向天亮看來,就是一种耻辱。

    直到进了向阳幼儿园,为了不让杨小丹看出來,向天亮才强迫自己掩饰住不高兴的心情。

    细心的杨小丹还是看出了一点点,拉着向天亮的手进自己的办公室时,她咦了一声,“天亮,你的手很冷,出什么事了。”

    “沒什么。”向天亮喝着杨小丹递來的冰水。

    “一定是谁惹你生气了。”杨小丹柔声道,“你瞒不过我的,记得读书的时候,你一不高兴,就是你现在这种表情。”

    “是么,我以前也这样吗。”向天亮奇道。

    “就是这样的。”杨小丹调皮地笑了。

    “小不点,你真是人小鬼大。”

    向天亮伸手去抓杨小丹,却被她机灵的躲开了,可向天亮的另一只手伸得更快,一把揪住了杨小丹的裙子,顺势拽到了自己怀里。

    杨小丹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就主动的吻了上去。

    不料,办公室的门,叭地一声被推开了。

    门口站着一个端庄秀丽的中年妇人,正是杨小丹的母亲肖敏芳。

    向天亮急忙放开杨小丹,尴尬的站了起來,“肖阿姨,您好。”

    母女俩更是两张大红的脸,杨小丹羞得无地自容,“妈,你怎么不敲门呀。”

    肖敏芳瞥了向天亮一眼说,“你这丫头,以前什么时候需要敲门了,向县长來了也不说一声。”

    看到肖敏芳沒有要发火的样子,向天亮才暗自松了口气,急忙解释道:“阿姨,对不起,我是來借索尼录像放映机的。”

    这解释太过勉强了,堂堂的副县长,大中午的亲自跑來借索尼录像放映机,楼下那些五六岁的小屁孩都不相信,偌大的县委大院,会找不到一台索尼录像放映机么。

    再说了,你借索尼录像放映机就借索尼录像放映机好了,干么要抱着索尼录像放映机的主人呢。

    肖敏芳噢了一声,“原來向县长是來借索尼录像放映机的呀。”心说你这是來借人的吧。

    “妈,你有完沒完呀。”杨小丹跺着脚恼道。

    “这丫头,妈刚來就赶我走。”肖敏芳看着向天亮微笑。

    忽然,肖敏芳目光停在一个地方,脸噌地又红了起來。

    原來,肖敏芳的目光所及之处,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帐篷。

    杨小丹脸红了,脸皮厚得赛过城墙的向天亮,居然也红了脸。

    “向县长,你忙你忙……借吧,借吧……”

    肖敏芳慌慌忙忙地走了。

    向天亮和杨小丹互相看着对方。

    “小丹,你妈她。”

    “她早知道我们的事了。”

    “啊。”

    杨小丹红着脸小声道:“你上次……你上次來过之后,我妈就看出來了,她说她是过來人,还当过妇产科护士,一眼就看出來了,所以……所以我只好坦白了。”

    “可是……”

    杨小丹拿手掩住了向天亮的嘴,“我跟我妈说了,我们不可能永远在一起的,只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你妈怎么说。”

    “她叹了一口气说,你命里果然有这一劫呀,女大不由母,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

    向天亮笑了,“你妈真伟大。”

    “这下你满意了。”杨小丹伸手打了向天亮一下,娇声埋怨道,“真沒良心,都这么多天了,也不來看我。”

    “呵呵……国庆节时來了一帮省城的母老虎,我走不开么,你看现在,我不是來了么,沒有借口,创造借口也來了。”

    杨小丹噗的一声笑了,“好笨好傻的借口,借索尼录像放映机,家家都有的东西,亏你想得出來。”

    向天亮抱起杨小丹,“不过,你妈说得好啊。”

    “我妈……我妈她说什么了。”杨小丹不解地问道。

    向天亮坏笑着说,“你妈说,向县长,你忙你忙……借吧,借吧……你仔细琢磨琢磨,你妈的话是不是特别的意味深长。”

    “哪里意味深长了。”

    “你妈的意思,就是一句话。”

    “什么话。”

    “向县长,我家小丹你随便借,想借就借吧。”

    “去你的……不是这样的。”

    一边双手忙碌,向天亮一边笑问,“那你说,你妈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我不知道么。”

    “嘿嘿……等会儿你就会大声的说知道了。”

    “不……天亮,去,去密室好吗。”杨小丹央求道。

    “不行,就在你这办公室里。”向天亮的目的很明确,一定要把杨小丹残存的羞耻感消灭掉。

    一边是全身发抖,双手紧搂着向天亮的脖子不放,一边嘴里还在说着,“天亮,不能,不能在这里呀。”

    “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啊。”

    “我,我会叫的……”

    “当然要叫,你还可以尽情地叫唤,象女高音一样地尖叫呢。”

    “不行呀。”

    “傻丫头,你叫得越响,我会越有劲头,你的叫唤就是我干活的号子,就是我奋勇向前的冲锋号。”

    “我妈她……她在隔壁,她……她会听见的。”

    向天亮一听乐了,这就更不能转移阵地了,“嘿嘿……你妈说,向县长,你忙你忙……借吧,借吧……我就说,肖阿姨,你听你听……听吧,听吧。”

    “坏蛋……”

    向天亮坏笑着道:“小丹啊,做人要讲道理,要互相帮助,你想一想啊,你妈这么慷慨大方,让我随便的借用你,我总不能连听的资格都不给她吧。”

    “啊……我就知道你……你沒安好心……你想,你想……大小通吃……就象,就象章医生和乔蕊……就戴阿姨和陈南陈北……啊……”

    向天亮一边乐呵着,一边飞快地忙碌着,“这可是你说的,我纯洁得很,呵呵……你可不许污蔑一个副县长啊,不过,小丹啊,本县长一贯坚持多多益善的基本原则,一定会认真考虚你的建议的……”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