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7章 鬼才相信呢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不错,这个《备忘录》上所列的第五条和第六条,是我在参加三县区综合市场奠基仪式的时候口头答应的。”

    县长陈乐天说得不慌不忙,显然是预料到向天亮会來质问他,心理上早有了准备。

    “陈县长,这个《备忘录》上所列的第五条和第六条,涉及到我所分管的农业局和渔业局,你至少应该事先告诉我吧。”

    向天亮有些不客气,但经过走廊上的冷风一吹,他已经冷静下來了。

    “天亮,首先我想说明一点的事,关于这个《备忘录》上所列的第五条和第六条,事先我也不知道,是市委领导口头上答应三元贸易公司的,作为对三元贸易公司投资开发三县区综合市场的回报,其次,当时在三县区综合市场奠基仪式上,三元贸易公司的的谢总当着市委领导的面提出來,市委领导表示支持,我不能不口头表示支持吧,再次,三元贸易公司的提出这个《备忘录》上所列的第五条和第六条的要求,是以独资修建那八公里公路为交换条件之一,还有两点,一,我只是口头答应,纯属个人意见,二,三元贸易公司将其列入《备忘录》作为第五条和第六条提出來,我事先也不知道。”

    陈乐天说得很坦率,向天亮稍缓了一口气,他沒法不不表示相信,,但心里当然是不相信。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向天亮问道。

    陈乐天的脸上也有了点笑意,“不就是一个《备忘录》么,又不是正式协议,谈判谈判,先谈后判嘛,我已经告诉三元贸易公司的谢总,你是县政府负责与三元贸易公司谈判的全权代表。”

    向天亮匆匆地告辞离开,因为他知道,在陈乐天这里,他是得不到需要的东西的,貌合神离的夫妻,即使睡在同一张床上也沒用。

    來到十楼县委书记的办公室,除了陈美兰,常务副县长杨碧巧也在。

    “咦,谁惹你生气了。”陈美兰柔声问道。

    向天亮一言有发,将手中的《备忘录》递给了杨碧巧。

    杨碧巧沒看《备忘录》,而是将它放在了茶几上,“这份《备忘录》,美兰姐已经看过了,她叫我來就是商讨其中的第五条和第六条。”

    “这也许才是三元贸易公司的真正目的。”陈美兰说。

    “岂有此理。”向天亮身体一转,上身靠到杨碧巧怀里,双腿翘在了陈美兰的身上。

    陈美兰问道:“天亮,《备忘录》所列第五条和第六条的两个地方,我都沒有去过,这两个地方的利用价值很高吗。”

    “滨海县城关镇西郊那三百亩土地,指的是县农业局种子公司所属的种子培育基地,北靠省道公路,东靠县长途汽车站停车场,与咱们县经济开发区仅一路之隔,地理位置非常重要,土地的市场价格往高,是农业局的宝内疙瘩,连我想把它并入县经济开发区的计划都被抵制了,至于那个滨海渔港三号码头,价值就更高了,滨海渔港三号码头是咱们县最大的码头,八年前还是军用码头,后來划归县渔业局和县边防站共同管理,渔业体制改革后,三号码头逐渐变成了备用码头,每到台风季节,都有大量的外地渔船前來避风停靠。”

    杨碧巧道:“咱们不能答应三元公司的要求。”

    陈美兰点着头问,“陈乐天所说的他说他才刚刚知道,你们相信吗。”

    “鬼才相信呢。”杨碧巧说。

    向天亮拿脚蹭着陈美兰的胸脯,“书记老婆,请你下指示吧。”

    陈美兰微微一笑,轻轻地拧了拧向天亮的脚,“你在谈判中只需坚守一条原则就行了,县委县政府只是授权你负责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的相关谈判,与《备忘录》所列的第五条和第六条无关,你无权就《备忘录》所列的第五条和第六条作出某种承诺。”

    “领导就是领导,几句话就让我豁然开朗,我奖励一下。”向天亮的另一只脚,也占领了陈美兰的胸脯。

    陈美兰嗔了向天亮一眼,一只玉手却已放到了向天亮的大帐篷上。

    杨碧巧的手也伸了过來,握着摇了摇,笑着问道:“这么硬呀,小老公,是因为刚才见到两位美女同学的原因吧。”

    “你还说呢,你摸摸我的后背。”向天亮苦着脸说。

    杨碧巧啊了一声,“怎么是湿的呀。”

    “是冷汗。”向天亮道。

    陈美兰和杨碧巧立即沒了笑容。

    两个女人最了解向天亮了,在生死面关头都沒有胆怯过的人,居然因为两位老同学而冷汗直冒,简直令人难以想象。

    “天亮,你感觉不好。”陈美兰关切地问。

    “是的。”向天亮凝重地说道,“我感到压抑,感到了无形的巨大压力,好象……好象有一张网就在我的头上,将落未落,但它就是悬在我的头上,让我有点喘不过气來。”

    陈美兰安慰道:“沒事的,这是心理问題,或者你这些日子绷得太紧,有点累了吧。”

    杨碧巧问,“谢娜始终沒提你们的同学关系。”

    “沒有,一句也沒有,始终是公事公办。”

    陈美兰微微一笑,“反过來想,这恰恰说明她是装出來的,曾经很好的同学,不过才两年未见,哪怕是最有仇怨,也不会不说几句旧话,所以,沒什么好怕的。”

    “对,咱们还是原定的方针,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杨碧巧说。

    向天亮爬起身,又拿起《备忘录》夹在腋下,“陈姐杨姐,你们都要小心了,如果三元贸易公司收购了县供销社第二门市部的大楼,咱们的百花楼就暴露在她们的视线下了,告诉大家,以后尽量减少户外运动,晚上最好不要外出……”

    离开陈美兰的办公室,向天亮叫上丁文通,驱车來到农林局。

    农业林业局局长张明,今年四十八岁,他和向天亮一样,是晋川镇出來的老乡,在向天亮心目中,张明是自己圈子里最可靠的柱石。

    上楼时,碰上了县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兼代局长孙阳,海洋与渔业局就在农林局隔壁,孙阳是丁文通打电话叫过來的。

    孙阳是向天亮亲手提拨起來的,他是原县团委办公室主任,二十七八的年纪,还是丁文通的亲表哥。

    原海洋与渔业局局长因贪污受贿被判刑后,局长一职一直空着,向天亮想把孙屮转正,但孙阳资历太浅,向天亮就让他暂时兼任代局长,反正迟早要让海洋与渔业局姓孙。

    在张明的办公室里坐定后,丁文通将公文包里的《备忘录》拿出來,递给了张明。

    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大家无需客套和废话,可以直奔主題。

    张明将《备忘录》递给孙阳,“姥姥的,搞了半天,原來是掂记我的宝贝疙瘩了。”

    孙阳笑道:“领导,三号码头是战备码头,怎么可以用于出租呢。”

    “领导也是刚刚知道。”丁文通说。

    张明问道:“天亮,是哪个领导的脑袋被驴给踢了。”

    向天亮微笑着摇头,“老张,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和孙阳要有所准备。”

    张明睁大了眼睛,“准备什么,顶回去呗,别说你我,就我局里那帮老头子,就能把这事给黄了。”

    “老张,千万不能硬來,要讲究策略。”向天亮笑着说道,“我过來就是给你和孙阳提个醒,万一我顶不住,县委县政府也顶不住,那就需要你们发动群众了。”

    孙阳笑着说,“这好办,农林局和渔业局加起來,光退休职工就有好几百,只要一声令下,保证召之即來,來之必胜。”

    “这沒问題。”张明出一口答应,“不过,天亮啊,我看陈乐始终是个麻烦,我看他现在专门跟陈书记对着干,长此下可不是什么好事。”

    向天亮微笑,“那怎么办,县长暗中捣乱找书记的麻烦,这也是政治生活中的平常事嘛。”

    “那还不简单,拿下呗。”张明说得爽快。

    “老张,那就等你当上市委组织部后再说吧。”向天亮大笑。

    张明自嘲地笑起來,“那还是等下辈子再说吧。”

    向天亮沒在县农林局吃饭,他带着丁文通,乘着中午这段时间,把手下的其他几个部门都跑了一遍。

    丁文通知道,这是当领导的一种策略,在下属部门出现,体领的是领导的存在。

    向天亮分管的工作和部门可不少,农业和农村、海洋与渔业、土地管理、民族宗教、海涂围垦、渔港建设、旅游、商业、招商、经济开发、扶贫等等,分管着民族宗教事务局、水利局、农业林业局、海洋与渔业局、土地管理局、风景旅游管理局、畜牧兽医局、农机总站、工商局、商业局、招商局、县经济开发区等部门,还要联系县农办、气象局、海事处、边海防检查站、晋川镇和西岙乡。

    午饭是在路边小摊上吃的,一圈转下來,就到下班时间了。

    向天亮直接把丁文通打发回家后,自己开着车回百花楼。

    可是,手机在这时响了起來。

    电话号码是国泰集团公司滨海分公司的。

    向天亮沒接,掉转车头向国泰集团公司驶去,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