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9章 拖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整整一个上午,向天亮都在琢磨,下午与三元贸易公司谈判的事宜。

    谈判得有一个可靠的人,当然,还得会耍嘴皮。

    向天亮心目中已有了一个最佳人选,成达明,外号老油条,招商局局长。

    丁文通陪着成达明进來,向天亮坏坏地微笑起來。

    “老成,发挥你特长的时候到了。”

    本來就长着一张苦瓜脸,此时变得更加难看了。

    “我就知道你沒安好心,吃力不讨好的事,也只能往我身上推。”

    “能者多劳,能者多劳嘛。”向天亮拍着成达明的肩膀,为他嘴上叼着的香烟点上了火,“老成,情况你都知道了,我就不多说了,我让文通给你当助手,你代表我与三元贸易公司谈判。”

    成达明斜了丁文通一眼,“既派我为代表,又让文通做我的助手,天亮,你这是对我不放心嘛。”

    向天亮连连摇头,“我要是不相信你,你老油条还在山沟沟里窝着呢。”

    “这倒也是。”成达明爽快地承认,沒有向天亮,他连调回县城工作都不可能。

    丁文通笑着说道:“成局,领导已经吩咐过我了,在整个谈判过程中,我只带眼睛耳朵不带嘴。”

    向天亮微笑着说,“到时候你就知道文通的用处了,他是全县第一速记员,你说你写的一手狗爬字,连自已都认不出來,沒人替你记录你能行吗。”

    点点头,成达明看一眼向天亮,欲言又止。

    丁文通知趣而退。

    成达明盯着向天亮问,“你为什么不亲自参加谈判。”

    “对方派出的是助理马蕴霞,我可以暂时不用上阵吧。”

    “单论耍嘴皮子,你不比我差。”

    向天亮乐了,“老成,有你这样拍领导马屁的吗。”

    “算我拍马脚上去了。”成达明笑了笑,“我可听说了,你以前和谢自横的女儿有点那个,别把我当猴耍就行。”

    “谣言止于智者。”

    成达明又问道:“你说,准备让我怎么谈。”

    稍作沉吟,向天亮道:“什么都可以谈,什么都不能答应。”

    “这算什么谈判啊。”

    “你说呢。”向天亮笑看着成达明。

    想了想,成达明又笑了起來,“噢……我明白了,你的所谓谈判原则,就一个字。”

    向天亮笑而不言,拿出钢笔在手上写了一个字后,又将钢笔递给成达明,成达明也在手上写了一个字。

    两只手同时摊开,两个人会心的笑了。

    英雄所见略同,两只手掌上写的是同一个字:

    拖。

    这本來就是向天亮用來对付三元贸易公司的办法,先从双方的合作谈判开始,那更有机会拖下去。

    三县区综合市场是市里的招商引资项目,三元贸易公司是和市政府签订了协议,但三县区综合市场实际上建在三县区的交界处,必须分别再和三县区再签订具体的协议。

    成达明这个有名的老油条,是向天亮精心准备的牌子。

    临近中午的县长办公会议上,县长陈乐天听到成达明负责谈判,眉头立即皱了起來。

    陈乐天讨厌成达明也是有名的。

    “天亮啊,让成达明负责与三元贸易公司的谈判合适吗。”

    向天亮反问道:“陈县长,你认为哪里不合适呢。”

    陈乐天还沒开口,县长助理兼县计委主任孙长贵先说话了。

    “成达明这个人不能重用。”

    向天亮微微一笑,“老孙,你这话我听着,好象有两层意思,一,你是组织部的人,二,组织部的人无能。”

    副县长徐群先说,“老孙,你这话说得是太偏颇了。”

    参加会议的还有常务副县长杨碧巧,副县长陈瑞青,县长助理兼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罗正信。

    杨碧巧一般不先开口,陈瑞青是新來的,说话不多,罗正信一方面负责会议记录,说话不多,另一方面因为擅自使用县政府公章的事,他已和陈乐天撕破脸了。

    陈乐天又说,“天亮,市里的意见,是应该由你负责谈判。”

    向天亮不慌不忙,“陈县长,市里的手伸得长了一点吧,这种事都要管,那干脆让他们來谈好了。”

    陈乐天还在坚持,“不过,让成达明负责谈判,是不是显得规格太低了。”

    “这个问題我也想过了。”向天亮说道,“派一个科长和人家跨国公司谈判,规格是低了点,但是,三元贸易公司派出的也是三流人物,那咱们派一个科长出面就足够了,对方如果是副总出面,那我肯定要上,如果对方的董事长陈圆圆來了,那我也不够格了,就得陈县长你亲自出马,因为你是县政府一把手嘛。”

    陈乐天微微一怔,还别说,这小子的话有些道理。

    徐群先又说话了,“老陈,天亮说得在理。”

    向天亮又道:“再说了,开始的谈判只是火力侦察,摸清对方的底牌,成达明起到的只是侦察兵的作用,还有,成达明只是代表我,他只负责谈,不负责判,拍板的最终权利还在县政府嘛。”

    微微颌首,陈乐天脸色有些好转,“不过,时间上要抓紧啊,市委要求在半个月内达成正式协议,三县区综合市场已经破土动工了,咱们不能拖了市里的后退。”

    向天亮满口答应,“一定抓紧,半个月搞定应该沒问題。”心里却说,去你的吧,老娘们生个娃要十个月,这次谈判怎么着也得拖上个两三月,看谁先沉不住气。

    孙长贵又不满地开了口,“这个孙长贵,我看不靠谱。”

    向天亮听了,仍然是笑容可掬,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会有人出來说话的。

    果然,杨碧巧说,“老孙,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嘛。”

    陈瑞青微笑着说,“孙主任,咱们应该相信天亮同志的眼光吧。”

    这话说得有点重,但非常在理,成达明是向天亮选的,不相信成达明,就等于不相信向天亮。

    不过,向天亮的眼里,却泛起了迷茫的光芒。

    因为他越來越看不清陈瑞青了。

    陈瑞青处处事事都在支持向天亮,这连机关里一般的干部都看出來了。

    可是,陈瑞青越支持向天亮,向天亮疑心越重,毕竟他是对手派來的人啊。

    县长办公会议结束了,向天亮还坐在会议室里发楞。

    走出会议室的杨碧巧拐了回來,“楞什么呀,快走吧。”

    向天亮跟着杨碧巧回办公室。

    走廊上光线有些暗,杨碧巧胸前有个东西闪闪发光,引起了向天亮的兴趣,他伸手摸了摸,“什么东西啊。”

    “要死了,会被人看见的。”杨碧巧伸手推了向天亮一下。

    向天亮大大咧的说,“九楼就十來个人办公,沒人的。”

    杨碧巧嘴上说一套,做的又是一套,走到办公室门口,她伸手一拉,就把向天亮拽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这真的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办公室门对着门,杨碧巧成了最幸福的人。

    进门以后,向天亮就单手抱起杨碧巧,一把将她扔在了沙发上。

    这是常玩的游戏,杨碧巧不以为忤,反而咯咯地笑起來。

    “你呀,又在耍你的鬼把戏,派那个成达明上阵,明摆着是让他來搅局的么。”

    “不谈工作,不谈工作。”向天亮笑着,又盯着杨碧巧的胸脯看起來,“杨姐,这是什么玩艺儿啊。”

    杨碧巧今天穿了一条深色连衣裙,但在胸脯左边玉峰的位置上,镶了一颗玻璃球,走动起來,一闪一闪的,纯粹是一种装饰,沒想到吸引了向天亮。

    挺着胸脯,杨碧巧笑说,“你看呀,看呀,看个够吧。”

    “杨姐,你越來越骚了,当然,你也越來越漂亮了。”向天亮笑道。

    “那还不是因为你嘛。”杨碧巧娇声说着,丰满的身体坐到了向天亮身上。

    自从离了婚,两个孩子又归了前夫刘青同,杨碧巧无牵无挂,整个身心都献给了向天亮,而且又处于如虎似狼的年纪,恨不能时时刻刻和向天亮粘在一起,一有机会哪能放过。

    当然,杨碧巧也有吸引向天亮的资本,这资本就是她的美艳的身体,还有对向天亮的百依百顺。

    “杨姐,你认为我们能拖下去吗。”向天亮的手,在杨碧巧的裙子里爬行。

    “能,能拖,但不知,不知会拖多久,而且压力会,会越來越大。”杨碧巧娇喘着。

    向天亮笑道:“我相信我们拖得起,三元贸易公司拖不起,市委市政府更拖不起,到他们拖不起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化被动为主动了。”

    杨碧巧点了点头,“希望成达明不负重望,能扮演好他该扮演的角色。”

    “放心吧。”向天亮咧嘴直乐,“成达明不仅是老油条,而且还是个话唠,能把一句话说明白的事,滔滔不绝地唠上十几分钟,与此同时,他还是个脸皮比墙厚的人。”

    “咯咯……”杨碧巧娇笑道,“脸皮比墙厚,那不是和你一样吗。”

    “臭娘们,能这样说你的老公吗。”向天亮扯下杨碧巧的罩罩,用力扔到了书架上。

    杨碧巧还算有点理智,“别……中午我还有事,不能,不能这样出去。”

    向天亮也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因为中午他也有要紧的事情要做。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