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1章 被捆住了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咯咯……这个成达明也太能扯了。”

    奔驰车里,杨碧巧率先笑了起來。

    张小雅跟着笑道:“是太能扯了,一幢破大楼,起码也能谈上个三五次,隔一二天谈一次,半个月一晃就过去了。”

    陈美兰微笑着说,“这正是天亮的如意算盘,市委要求我们滨海县与三元贸易公司,在半个月内完成全部合作项目的谈判,以天亮的如意算盘,一一共六个单独的合作项目,每个项目谈上半个月,起码也是三个月以后的事了。”

    张小雅又笑,“这是要活活把市委市政府气疯呀。”

    杨碧巧说,“就是,其实么,县供销社第二门市部大楼的转让,就凭天亮一句话就能解决,硬是被成达明把简单的问題复杂化了。”

    “这个成达明是个人才。”陈美兰说。

    章含笑了起來,“真是鱼找鱼虾找虾呀。”

    杨碧巧问道:“章含姐,你这话指的是谁呀。”

    章含笑道:“还能指谁,天亮呗,这个成达明我认识,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老油条,茅坑里的石头,又硬又臭,也只有天亮慧眼独具,才敢起用这样的人。”

    “章含妹子,你这话我不同意。”戴文华笑着说道,“咯咯,你这话把天亮也说成茅坑里的石头了。”

    “哟,文华姐,你想拍天亮的马屁吗。”章含笑道。

    杨碧巧咦了一声,“怎么回事,天亮变老实了嘛。”

    张小雅又來接腔,“对呀,咱们说他坏话呢。”

    章含大笑,“他老实,除非他睡着了。”

    众女回头一看,都忍不住乐了,向天亮果然是睡着了。

    向天亮睡的位置很独特,是在四位仙女同学身上,乔蕊、杨小丹和陈南陈北,四人并排而坐,上身靠在后排座背上,下身八条腿码得整齐,向天亮的一百多斤就侧着躺在八条大腿上。

    睡着了也不老实,左手抓着乔蕊的胸部,嘴上含着杨小丹的玉峰,右手伸在陈南的裙子里,右腿放在陈北的小胸脯上,真个是艳福齐天。

    四位小仙女的脸都是红红的,可谁也不舍得推开向天亮,不但不舍得,反而有六只手放在向天亮的身上,其中有三只手是欢迎的姿势。

    张小雅又笑又赞,“真是争分夺秒呀。”

    女人们都知道,向天亮精力无穷,凭借着祖传神功,在女人身上争分夺秒是家常便饭。

    陈美兰微笑道:“章姐你叫醒他,咱们也该散了。”

    “等一等,不能散。”

    一动不动的向天亮,背着身突然说道。

    “敢情你沒睡着呀。”杨碧巧笑。

    向天亮转过身來,不理前面的几个女人,却问道:“陈北,刚才谁说我坏话了。”

    “嘻嘻……”陈北笑着说,“报告八爷,刚才说你坏话的是章姨,另外杨姨和张姨虽然沒说你的坏话,但她们明显有嘲笑你的意思。”

    向天亮哼了一下,“岂有此理,陈北你给我记着,章含欠着六下,杨碧巧和张小雅各欠着三下,下次聚会的时候,我要当众揍烂她们的屁股。”

    “是,我保证记着。”

    “哎,你妈呢,你可不能殉私枉法哟。”

    陈北笑道:“我妈这次是说你好话呢。”

    在百花组里,向天亮已开始实行体制式的管理,比方说,陈美兰是总负责,就连省委组织部长高玉兰进了百花组,都要服从陈美兰的安排,林霞是总负责助理,管理着百花楼里的日常事务,戴文华是总联络人,掌握着所有成员的日常活动,而陈北是纪检员,就是纪律检查员,向天亮说谁违纪或犯规,陈北就会记下來,在适当的时候再给违纪的人以处罚。

    当然了,向天亮的这套管理体制和办法太过简单和粗放,还处于摸索和试行时期,一旦时机成熟,他会正式成立百花组管理委员会。

    向天亮和陈北的对话,虽然一本正经,但引來的是女人们的哄笑。

    因为向天亮的打屁股,更多的时候只是一种形式或游戏,不但打得不重,一点疼痛感也沒有,反而变成了女人们的享受,说白了,谁心里都巴不得向天亮打她的屁股。

    笑过之后,陈美兰说,“天亮,谈判已经结束,咱们也该散了。”

    向天亮嗯了一声,“你们往外看一看,有沒有什么可疑的情况。”

    杨碧巧笑道:“你自己來看,我们能看出什么吗。”

    向天亮爬起身來,先往后面看去。

    朱琴的这辆奔驰车经过改装后,所有的车窗玻璃都是特种的,从里往外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和普通玻璃沒什么区别,但从外往里看是看不清楚的。

    后面沒什么异常情况,向天亮向车头爬去,越过章含和戴华的身体,又在杨碧巧和张小雅身体上爬过,在女人们的笑骂声中,终于艰难地爬到车头,坐在司机陈琳和副驾陈美兰之间。

    向天亮看出了异端。

    前方三十多米处,多了一辆黑色的别克轿车,向天亮记得他來的时候,那辆黑色的别克轿车是不存在的。

    “陈琳姐,你看到那辆黑色的别克轿车了吗。”向天亮问道。

    陈琳当司机,是还有观察任务的,“这辆黑色的别克轿车在两点二十二分就來了,现在是四点零五分,它一直就停在那里。”

    向天亮噢了一声,“你沒看到车上有人下來或有人上车吗。”

    “沒有呀。”

    “那这辆黑色别克轿车有问題。”向天亮脸色凝重起來。

    陈美兰问,“是有人在监视我们吗。”

    “我看是。”向天亮一边应着,一边从自己的包里摸出了手机。

    电话迅速地打到了县公安局副局长方云青那里,县交警大队和车管所都是方云青负责的。

    “老方,你在上班吗。”

    “是天亮啊,有事你说。”

    “你办公室里有微机吗。”

    “有啊,不过我刚刚学会操作呢。”

    向天亮道:“麻烦你帮我查一辆黑色的别克轿车,车牌尾号是三五八六。”

    “马上吗。”

    “对,马上,它正在缠着我呢。”

    “好,你稍等。”

    车里的女人们有些紧张,毕竟与向天亮的关系引來了不少议论,但因为沒有事实作为证据,别人是奈何不了的。

    可要是被人看到大奔里十个女人环绕着向天亮,那麻烦就大了。

    几分钟后,方云青有了回音。

    “天亮,咱们县一共有四十七辆私人拥有的黑色别克轿车,但沒有一辆的车牌尾号是三五八六,咱们县车牌尾号为三五八六的车,是县民政局的一辆黑色桑塔纳轿车,两年前上的牌,现在还在使用。”

    向天亮哦了一声,“这就很说明问題了。”

    “还有,我通过联网查了一下,你说的三五八六的黑色别克轿车,应该是属于清河市西城区的一个私营业主,但这个私营业主的黑色别克轿车,一年前已经申请报废了。”

    “这就是说,我现在看到的黑色别克轿车,是真车假牌。”

    “劲,应该是这样。”

    “老方,谢谢你了。”

    “需要支援吗。”

    “不用了,小毛贼而已。”

    当然不能让方云青來,向天亮很明白,自己人也不能亲眼看到自己和一车女人厮混在一起。

    关掉手机,向天亮苦笑着道:“现在你们明白我为什么不让你们來了吧,现在是非常时期,你们一旦上街,都有可能被人盯上,何况现在你们这么多人聚在一起,想不被人注意都难啊。”

    陈美兰也意识到了问題的严重性,“那现在我们怎么办。”

    “先等等吧。”向天亮道,“如果那辆黑色别克轿车真的是來监视我们的,那我们现在至少不能下车。”

    章含笑道:“这下好了,咱们被困住了。”

    “臭娘们,亏你还笑得出來。”向天亮骂道,“你说你,还有戴姐,不关你们的事,你们來瞎凑什么热闹啊。”

    “对不起,八爷你别生气嘛。”章含陪着笑脸,一只玉手讨好地伸到向天亮的大帐篷上。

    戴文华也赶紧检讨,“天亮,我们错了,保证不会有下次了。”说着,也俯身过來,和章含一起,抢占了向天亮的大帐篷。

    向天亮的脸变得很快,马上笑了起來,“他妈的,下不为例吧,反正现在还有时间,闲着也是闲着,你们大家都说说马蕴霞这个人,每人一句话,注意,是对人不对事。”

    陈南说:“马蕴霞比以前成熟多了。”

    乔蕊说:“好象火爆脾气不见了。”

    陈北说:“她读书时沒学到多少文化,现在听着好象有大本的水平。”

    杨小丹说:“我看么……好象受过专业训练。”

    章含说:“我的这个干女儿呀,这次回來是要干一番大事。”

    戴文华说:“章含妹子说得对,马蕴霞已经不简单了。”

    张小雅:“仅凭今天下午的谈判,我还无法对这个马蕴霞下评语。”

    陈琳:“我负责观察车外的情况,沒仔细听谈判的情况呢。”

    杨碧巧:“一个城府不深的小女人。”

    陈美兰:“综上所述,她很自负,所以下次谈判的时候,最好能激怒她。”

    向天亮笑着点头,“还行,你们沒白來。”

    这时,向天亮的手机响了。

    拿出手机听了一会,向天亮只是嗯啊呀的应着,关掉手机后,却微微地笑了起來。

    “陈琳姐,现在你开车,出城,向南河县方向开。”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