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4章 底价被泄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向天亮把李玟“治”得服服贴贴的,当然是发挥他的“强项”,当第二天起來,李玟就象变了个似的恢复了正常。

    当然,不能让李玟闲着,闲着时不但容易犯“病”,还会象小孩子般的缠着向天亮。

    国泰集团公司保安部主任的职位,正好可以发挥她的特长,而且她也很喜欢,一个上午就进入了角色。

    而且向天亮发现,李玟其实会与人相处,无论是百花楼这边,还是国泰集团公司那边的几个女人,大家反馈回來的讯息表明,李玟不但沒有**的架子,还很快融入了她们的圈子。

    至于两个小丫头许燕和许琳,向天亮更不会让她们闲着,手续是现成的,公安系统内部的调动,又只是一般警员,向天亮可以放心地交给邵三河,唯一的要求是内勤和闲职,不上班也误不了事的那种。

    等忙完了李玟母女三人的事,向天亮回到县委大院,大半天又过去了。

    刚出电梯,向天亮就碰上了县府办主任罗正信。

    “天亮,你去哪儿了,连手机也沒开。”

    向天亮瞅出了罗正信脸上的不对劲,“我有点私事处理了一下,怎么,天塌下來了。”

    “天沒塌下來,是张老头來了,下午还沒上班就來了,先见了陈书记和陈县长,嚷嚷着要见你,现在在你办公室坐着,声称不见你就不走了。”

    张老头是清河市广大干部对市常务副市长张重阳的尊称,向天亮是知道的,叫他张老头,不仅因为他已经五十七岁了,是市委市政府领导层里最为年长的一位,还因为他资格老,十年分管农业的副市长加三年常务副市长,要不是只有初中文化程度,起码也是正厅级了。

    向天亮皱起了眉头,“好端端的,张老头來干什么。”

    罗正信小声道:“八成是为了咱们和三元贸易公司的事。”

    “真是的,这事跟他沒一毛关系啊。”向天亮嘀咕道。

    罗正信急忙提醒,“你可别忘了,市委领导里,张老头负责联系咱们滨海县,他正好管得着。”

    向天亮噢了一声,“也是啊,张老头一定在市委挨了批评,说咱们滨海县工作落后了,张老头爱面子,憋不住就跑來了。”

    “看他的脸色,你说得八、九不离十,要不你躲躲。”罗正信很关心向天亮,他现在的处境,离不了向天亮的撑腰。

    “呵呵……沒事沒事,我哄哄他就行了。”

    向天亮自信满满地进了自己办公室。

    外间沒人,向天亮估计,丁文通一定是被张重阳惹得躲出去了。

    刚推开门,沙发上的张重阳就蹦了起來。

    “臭小子,臭小子,你终于死出來了……”

    张重阳指着向天亮的鼻子骂个不停。

    笑脸相赔,泡茶,敬烟,点烟,绝对绝对的骂不还口,是应付张老头的不二法宝。

    果然,几分钟后,张重阳坐回沙发上,不骂了。

    “老爷子,您消气了。”向天亮小心翼翼地问道。

    “哼,连手机都不开,不象话。”

    听着张重阳口气缓了,向天亮才松了一口气,也在沙发上坐下來,先发挥本能撒了个谎。

    “老爷子,实在对不起,我去海边跑了跑,怕手机掉到水里,就关掉后放在车上,您老大人大量,不要跟我置气哦。”

    “又沒台风预报,你跑到海边去干什么。”

    向天亮是故意把话題往正事上扯,他小声说道:“老爷子,我是奇怪人家三元贸易公司,为什么对我们那个废弃了的三号码头感兴趣了。”

    张重阳哦了一声,果然是來了兴趣,“那你说说,人家三元贸易公司,为什么对你们那个废弃了的三号码头感兴趣。”

    “您知道的,它位于国家规划的深水港的正中位置,价值难以估量,三元贸易公司提出每年一百万租赁五十年,实际上是想以一搏十,一本万利。”

    “好小子,你蛮有战略眼光的嘛。”张重阳赞道。

    向天亮咧嘴一笑,“我也是小道消息,听说下一个五年计划,国家要在我们滨海建一个深水码头,接着还会是大型石化基地。”

    张重阳嘟噜了一句,“你既然什么都明白,那我就不再噜嗦了。”

    向天亮急忙问,“那您老这次來是。”

    “还不是为了你们和三元贸易公司的事,你以为我愿意來啊。”张重阳瞪了向天亮一眼,“虽然市里也是意见不统一,但毕竟这是一把手主抓的工作,大家不看僧面看佛面嘛,我是负责联系你们滨海县的,既然市领有令,我只好來跑一趟了。”

    向天亮正色道:“老爷子,我们的工作沒停啊,我们与三元贸易公司的谈判,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么。”

    “臭小子,想在我面前耍花枪,你还嫩了点。”张重阳端着脸斥道,“你那点小伎俩,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人家供销社急着出售第二门市部大楼,内部出价不过才六百万,三元贸易公司开价五百万,不过才差一百万,双方各让一步就很容易谈成的事情,你小子却是狮子大开口,开价一千万,你想抢钱啊。”

    向天亮吃了一惊,“老爷子,您是怎么知道的。”县供销社出售第二门市部大楼的底价,是严格保密的,县里知道的人也不超过十个,张重阳怎么可能知道呢。

    张重阳轻蔑地冷笑了几声,“傻小子,你以为你很保密,其实你昨天下午谈判前,我就知道了你们的底价,不但我知道,市委主要领导也都知道,你再想一想,三元贸易公司能不知道你们的底价吗,你的底价是六百万,人家出价五百万,不是很说明问題吗。”

    向天亮整个人楞住了,他妈的,是谁把底价给泄露出去的呢。

    不过,向天亮脑子转得快,楞了不过几秒钟,就很快轻笑起來。

    “嘿嘿……”

    “咦,你小子还笑得出來啊。”

    “嘿嘿……好,好,好。”

    张重阳又气又好笑,“臭小子,你有病吧。”

    向天亮收起了笑容,“沒什么沒什么,您老还有什么指示。”

    “沒什么指示。”张重阳摆了摆手,“领导让我來我就來,我把话带到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噢……原來您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啊。”向天亮说话不经大脑。

    张重阳立即又板起了脸,“臭小子,你怎么说话的啊。”

    “对不起,对不起,您老爷子不是太监。”向天亮急忙又陪起了笑脸。

    张重阳在市委市政府里,基本上属于中间派,这样的实力派人物,当然不能轻易得罪。

    而且他今天过來,明显是有点通风报信的意思,向天亮就更不能得罪了。

    哼了一声,张重阳掐掉烟头,起身往外就走。

    向天亮陪着张重阳,一直送到了车上。

    张重阳坐到车上,伸出头來,看了看气派的县委大院,说了句“穷县富衙”,就闭上嘴再也不张开了。

    目送着张重阳的座驾消失后,向天亮立即黑着脸,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丁文通回來了,“领导,张老头走了。”

    向天亮哦了一声,“文通,咱们有事做了。”

    “什么事。”丁文通忙问“他妈的,县供销社出售第二门市部大楼的底价,在昨天下午谈判之前,就被人泄露出去了。”

    丁文通怔道:“这个……不会吧,沒几个人知道啊。”

    向天亮苦笑着说道:“刚才张老头说,在昨天下午我们与三元贸易公司进行谈判之前,市委不少领导就知道了县供销社出售第二门市部大楼的底价是六百万,张老头认为,三元贸易公司之所以出价五百万,很可能也是事先掌握了县供销社出售第二门市部大楼的底价。”

    “这就是说,有人在谈判前泄露了底价。”丁文通顿悟。

    向天亮骂道:“他妈的,我要把泄露底价的家伙揪出來。”

    “领导,现在就开始查吗。”丁文通问道。

    瞥了丁文通一眼,“你先用脑子帮我想一想,我应该怎么调查这件事。”

    丁文通认真地想了一会,微笑着说,“领导,你是不是想利用这件事,趁机拖上一段时间,比方说,我们可以通知三元贸易公司,因为县供销社内部泄密事,无限期推迟原定于明天下午举行的第二轮谈判。”

    向天亮的瘦脸上慢慢地露出了笑容,“文通,你越來越厉害了。”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么,跟着领导,总能学到点有用的东西么。”

    向天亮呸了一声,“说你胖你就喘啊,想拍我的马屁,你还要再学上三五年。”

    丁文通不好意思地笑了,“领导,你说吧,咱们该怎么查。”

    “嗯……有多少人知道底价。”向天亮思忖着问道。

    丁文通说,“知道县供销社出售第二门市部大楼底价的人,除了领导你,还有陈书记、杨副县长、成达明局长和我,还有县供销社的五位党组成员,一共只有十个人,为了保密,连陈县长都沒有告诉。”

    “你确定只有十个人知道底价。”

    “我确定。”

    向天亮看看手上的表,又搓了搓双手,笑着说道:“文通,你在下班前半小时发出紧急通知,让这十个人到我办公室來一趟,特别是县供销社的五位党组成员,必须全部到位。”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