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7章 书记敬酒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正当众人期待向天亮说出“不”的理由的时候,向天亮却卖起了关子,起身笑道:

    “各位,我的肚子可饿坏了,我提议咱们先吃饭,南北茶楼,我请客,陈书记买单。”

    陈美兰微微一笑,“各位,务必赏光哦。”

    县委书记请客,谁会不去,更何况美女书记几乎是不请客的,这堪比一种荣耀,沒有理由不去。

    现在的南北茶楼,早已不是单纯的茶楼了,国人擅长变通,商人讲究灵活,现在的南北茶楼除了喝茶,还能点菜喝酒,楼下有酒吧,楼上有餐厅,融会了大部分饮食门类。

    不过,南北茶楼老板戴文华一心想开发洗脚和按摩两种服务,都为向天亮所制止,这里是向天亮的据点,他常在这里请客,自然不希望这里搞得乱七八糟,至于各种特种服务行业的美女是有的,她们的主要服务对象是向天亮,以及他绝对信任的人。

    南北茶楼的真正当家人,当然是八爷向天亮。

    但是,南北茶楼里的服务员虽然个个美若天仙,向天亮也时常看得心痒不已,却是看得摸得而碰不得吃不得,戴文华看得紧防得严,比防盗贼还要厉害,向天亮是只大馋猫,一不小心就会把那些十七八岁的少女变成女人。

    再说了,百花楼里美女如云,每天晚上都等着向天亮光临,向天亮即使有心溜到南北茶楼里去,也是实在抽不出身來。

    南北茶楼有个后门,位于戴文华家的院子里,向天亮一行八人是从后门进入南北茶楼,也是从一条专用楼梯上楼的。

    戴文华亲自在楼梯口迎接,并把大家安排到向天亮专用的包间里。

    “天亮,隔壁有四个老家伙,政协的翟让、法院的项伯梁、公安局的黎明和政法委的童一真,他们也是刚來。”戴文华小声地在向天亮耳边说。

    向天亮大手一挥,“都是自己人嘛,你把他们请过來,两拨人正好合成一桌。”

    增加了四个小老头,包间里可谓济济一堂。

    陈美兰当仁不让,坐在主位上,女士优先,杨碧巧是除陈美兰外的唯一女xìng,不用说要坐左边第一,而右边第一的位置,本來应由翟让去坐,老头却大手一摆坚决不坐,邵三河也主动坐到右边第二的位置上,并且他提议,今晚是向天亮请客,理应由向天亮坐右边第一,大家都赞好,邵三河便顺手一拉,将向天亮摁到了右边第一的椅子上。

    主要领导坐宁,其他人就好办了,不用谦让,都已自找位置坐下。

    按清河人的规矩,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该由主席位置上的陈美兰率先向大家敬酒。

    陈美兰平时滴酒不沾,但啤酒还是能喝几杯的,她今晚挺高兴,拿起酒杯嫣然一笑,为表示大家光临,她第一杯敬所有在座者。

    大家跟着陪了一杯。

    陈美兰的第二杯,是敬翟让的,因为两个多月后的年底,翟让就要从县政协主席位置上正式退休了。

    “老翟,我这一杯除了敬你,还有另外一层意思,是我陈美兰对你的要求,退而不休,人退了,心不能退,你还得为滨海县的发展出力。”

    翟让有些感动,因为前几任县委书记都不很待见他,而陈美兰上任后,凡大事必请教,给足了面子,每每想起,老头都是非常感激。

    “陈书记,我啥也不说,我喝了。”

    第二杯酒,陈美兰敬的是项伯梁,因为项伯梁已正式卸任县人民法院院长一职,现在是县政协副主席。

    接着,陈美兰又向黎明敬酒。

    黎明已卸任公安局政委,接替项伯梁,正式出任县人民法院院长一职。

    第四杯,陈美兰敬的是姜学明。

    这多少有点让人意外。

    姜学明不知所措地站了起來。

    陈美兰微笑着说,“小姜今天的事办得漂亮,这杯酒你得喝了。”

    “谢谢陈书记。”姜学明一干而尽,显得很是激动。

    童一真坐在姜学明身边,一把将它拉坐了下來,“傻小子,坐下吧。”

    众人均是轻笑。

    童一真看着陈美兰笑问,“陈书记,我可以胡言乱语几句吗。”

    “老童,这是酒桌,但说无妨。”陈美兰微笑着。

    童一真拍着姜学明的肩膀问,“小姜,你知道陈书记为什么敬你酒吗。”

    姜学明红着脸说,“今天,今天我完成了陈书记亲自交代的任务,所以,所以……”

    “傻小子,亏你还是个刑侦高手呢。”童一真笑着说道,“你还真以为是因为今天的事啊,今天这事我知道,老邵老周都参与了,又不是你一个人办的,陈书记干吗要敬你一个啊。”

    “这个……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姜学明不好意思地说。

    童一真道:“老项退位,老黎上位,空出來的公安局政委一职,非方云青莫属,这样一來,方云青的副局长一职就空出來了,按照公安局一正三副的配置,除了老邵老周和小杜,必须提拨一个人补上,小姜,陈书记敬你酒,是因为你马上要荣升了。”

    姜学明忙道:“老童,这玩笑你可不能乱开啊。”

    邵三河笑着说,“学明,这是真的,不过,本來是下星期公布的事,今天正好凑在一起,就算提前宣布了吧。”

    丁文通推了姜学明一下,“姜队,你该敬陈书记三杯吧。”

    姜学明正要起身,却被陈美兰摆手制止了。

    “小姜,你的酒我以后再喝,我相信一定会有机会的。”陈美兰又举起了一杯酒,笑着问道,“我酒量仅限于此,但我还是要再敬一杯酒,大家知道我要敬谁吗。”

    翟让笑道:“老油条呗。”

    众人都看着成达明笑。

    脸皮老厚的成达明,少见的红起了脸,“老翟,你拿我开心是不是。”

    “老翟说得沒错。”陈美兰笑着说,“现在唯们滨海县,工作中的重中之重,就是与三元贸易公司的合作谈判,老成是这次谈判合作中的关键人物,而且表现突出,初战告捷,所以,我这最后一杯酒就是敬你的。”

    成达明沒有马上举杯,“陈书记,你这是将我的军啊。”

    陈美兰举着杯微笑,“老成,你知道我的意,也是大家的共同心声。”

    翟让笑道:“老油条,你是跑不了的。”

    “唉,谁让我命苦呢。”成达明是一脸的苦相,端起酒杯说道,“我知道,陈书记这杯酒啊,我一旦喝下去,我就得在这场游戏中耗下去,一直耗到游戏结束,沒办法,官大一级压死人,官大两级压偏人哟。”

    说完,成达明举杯,一饮而尽。

    众人大笑。

    陈美兰喝了杯中酒,和杨碧巧起身告退。

    众人急忙起身相送。

    有女人特别是女领导在场,大家实在是太拘束了,陈美兰和杨碧巧一走,包间里顿时活跃起來。

    “小向,该你说了。”翟让说道。

    “老翟,你让我说什么啊。”

    翟让道:“我知道,这一次你们拿到了孙长贵的把柄,拿到了孙长贵的把柄,就等于拿到了陈乐天的把柄,是我们打击陈乐天的最好机会,整得好的话,还能乘机把他挤出滨海县,可是,陈书记为什么要采取引而不发的策略呢。”

    向天亮笑而不语。

    邵三河说,“我也有点想不明白,只要公开今天的事,即使挤不走陈乐天县长,至少也能让他难堪,从而削弱他在县委县zhèng/>

    “我也有同感。”周必洋也说道,“我们完全有证据把孙长贵拿下,从孙长贵身上顺藤摸瓜,一方面,可以查出他是不是把县供销社第二门市部大楼的转让底价,是直接透露给三元贸易公司,还是告诉给了陈乐天,另一方面,如果孙长贵仅仅将转让底价告诉了陈乐天一个人,那么显而易见,陈乐天就成了将转让底价透露给三元贸易公司的主要嫌疑人,这样一來,我们就可以置他于崩溃的境地,他就沒有在滨海县说话的地步了。”

    童一真道:“是啊,天亮,你和陈书记的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嘛。”

    “呵呵……你们啊,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向天亮笑道。

    黎明笑着说,“那我们就洗耳恭听了。”

    向天亮先喝了几口啤酒,然后不紧不慢地说道:“各位,你们不要以为事情这么简单,其实非常的错综复杂,三元贸易公司,还有沒有露面的天星投资公司,不过是浮在水面上的船,真正威胁到我们的不是它们,而是市委的某些领导,别忘了,现在是下级对抗上级,我们即使最为有利,也是处于被动的境地,所以,陈书记考虑的是大局全局和将來,而不是逞一时之快。”

    翟让点着头说道:“不愧为一把手,陈书记是站得高看得远,一介女流之辈,却能顾全大局,我辈不及啊,小向,你继续说下去。”

    向天亮继续说道:“老实讲,我也很讨厌这个孙长贵,也很想把他拿下,而且凭他过去干过的坏事,加上现在做的丑事,完全可以把他一举拿下,而且,很可能乘机把陈乐天也挤出滨海县,但是。”

    顿了顿,向天亮问道:“但是,诸位有沒有想过,一旦我们把陈乐天及孙长贵整走以后,接下來的滨海县官场又会发生什么情况呢。”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