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0章 两段录音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贾惠兰素有心机,胸有成府,一般事难不倒她,而现在她脸上的忧色越來越浓,说明事情不小。

    原來,今天晚饭以后,县长陈海天拜访了县委宣传部长卢海斌的家。

    卢海斌现在站在县委书记陈美兰的阵营里,也就是陈乐天的对立面,陈乐天自降身份主动上门,必定有图而來。

    陈乐天上门的时候,贾惠兰并沒在家,而是在医院里值夜班,家里只有老公卢海斌一个人。

    但是,卢海斌在家的活动,只要是在书房里,就是在向天亮和贾惠兰的掌控之中。

    和向天亮好上以后,贾惠兰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早已对向天亮言听计从,她负有的重要使命,就是掌控卢海斌的政治动向.

    当然,卢海斌是自己丈夫,两个孩子的父亲,贾惠兰不会害卢海斌,她也是有头脑的人,之所以心甘情愿地帮着向天亮,主要是为了从向天亮身上得到的那点欢愉,但也是她认为,卢海斌站在向天亮这边,更有利于他自己的政治前途。

    卢海斌有个习惯,如果有人來家里拜访并且谈的是公事的话,他都会选择书房。

    所以,对卢海斌的暗中监控,主要地点就是书房,在贾惠兰的帮助下,向天亮在卢海斌的的书房里安装了微型声控录音机,四米范围内只要有人说话,录音机就会自动开始工作。

    在贾惠兰介绍情况的时候,陈美兰和杨碧巧也披衣过來了。

    拿出微型声控录音机,贾惠兰递给了向天亮,“这里面有两段录音,第一段是我在來的路上发现的,是老卢与陈乐天的,我才知道陈乐天去过我家了,第二段是老卢和我的对话,大约两小时前,他打电话给我,说有事问我,现在想起來,很可能与陈乐天的來访有关。”

    陈美兰说,“惠兰,如果你认为不方便的话,我们可以回避。”

    坐在向天亮身上的贾惠兰,红着脸道:“反正就是那点事,也沒什么不能听的。”

    向天亮笑了笑,“我看也是,人多力量大,大家都听一听,帮着分析分析嘛。”

    七个人围在向天亮周围,看着他打开了录音机的播放键。

    ……卢海斌:“陈县长,你是大驾光临啊。”

    陈乐天:“老卢,说过多少次了,叫老陈,叫老陈嘛。”

    卢海斌:“好,老陈,你有事找我,打电话也行,让我过去也行,你这亲自上门,可有点折煞我了。”

    陈乐天:“什么话啊,难道我就不能來你家坐一坐了。”

    卢海斌:“欢迎,欢迎之至。”

    陈乐天:“不管怎么说,咱们也是十几年的同事了嘛。”

    卢海斌:“老陈,你有事。”

    陈乐天:“嗯,随便坐坐,随便聊聊。”

    卢海斌:“老陈,你以前不是这样婆婆妈妈的么。”

    陈乐天:“我这点心思瞒得了别人,还能瞒得过你老卢吗。”

    卢海斌:“我理解,我理解,你最近心情不是很好。”

    陈乐天:“唉,也就这样了。”

    卢海斌:“别灰心么,你老陈还是有机会的,不象我,能维持现状就不错了。”

    陈乐天:“老卢,我是不舒服啊,让陈美兰接任书记,不正是羞辱我吗。”

    卢海斌:“老陈,想开点,退一步海阔天空嘛。”

    陈乐天:“那是,人家上面有人,想不开又能咋样。”

    卢海斌:“老陈啊,你來找我,不会只是发发牢骚吧。”

    陈乐天:“老卢,我是想问问你,对三县区综合市场这个项目,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卢海斌:“坚决反对。”

    陈乐天:“是为了讨好陈美兰,还是你个人的真实想法。”

    卢海斌:“当然是我个人的真实想法。”

    陈乐天:“嗯,我是身不由己啊,从内心上说,我也是反对的。”

    卢海斌:“但是,你唯上了。”

    陈乐天:“老陈,你我头上的乌纱帽,是上面给的啊。”

    卢海斌:“我对你的这种态度不敢苛同。”

    陈乐天:“我知道,这也是我佩服你老陈的地方。”

    卢海斌:“还有那个三元贸易公司,我还是坚持我的看法。”

    陈乐天:“你不反对吧。”

    卢海斌:“不反对,而是支持,但必须合法合理合情,互惠互利,双方共赢。”

    陈乐天:“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卢海斌:“老陈,我不懂经济,但是我还是要劝你,有的事情,不能只把眼睛盯着上面。”

    陈乐天:“老卢,谢谢你亻提醒,我我会注意的。”

    卢海斌:“我是就事论事,对事不对人,比方说向天亮。”

    陈乐天:“哦,你继续说。”

    卢海斌:“比方说在为滨海县争取利益最大化的问題上,我是赞赏向天亮的。”

    陈乐天:“老陈,你不觉得奇怪吗。”

    卢海斌:“什么奇怪。”

    陈乐天:“陈美兰和向天亮,他们的关系。”

    卢海斌:“志同道合呗。”

    陈乐天:“老卢你沒听说过。”

    卢海斌:“我不关心小道消息。”

    陈乐天:“老卢啊,你真是个书生。”

    卢海斌:“怎么了。”

    陈乐天:“我也是听说,向天亮与陈美兰,向天亮与杨碧巧,他们的关系有点那个。”

    卢海斌:“老陈,你怎么也人云亦云了。”

    陈乐天:“有证据也叫人云亦云吗。”

    卢海斌:“有证据。”

    陈乐天:“嗯。”

    卢海斌:“老陈,你沒开玩笑。”

    陈乐天:“老卢,你看我象是开玩笑的样子吗。”

    卢海斌:“这事啊,我似乎也听说过,但也仅此而已。”

    陈乐天:“老陈,你不知道的事多着呢。”

    卢海斌:“哦,是吗。”

    陈乐天:“知道现在陈美兰和杨碧巧住在哪里吗。”

    卢海斌:“这个……应该沒有问題吧,她们家不在滨海,租房子住也很正常嘛。”

    陈乐天:“但是,有人看到……有人看到……算了,我还是不说了吧。”

    卢海斌:“老陈,你什么意思。”

    陈乐天:“算了,说了你也不相信。”

    卢海斌:“那你就不要说了。”

    陈乐天:“可我把你老卢当朋友啊。”

    卢海斌:“有话直说好不好。”

    陈乐天:“你一点感觉都沒有。”

    卢海斌:“老陈,到底是什么事情。”

    陈乐天:“有人亲眼看到,看到向天亮与贾医生还有章含医生,他们在一起的事情。”

    卢海斌:“真,真的。”

    陈乐天:“有人亲眼看到,但我不相信。”

    卢海斌:“……”

    陈乐天:“老卢,你沒事吧。”

    卢海斌:“沒,沒什么。”

    陈乐天:“对不起,也许我不该多嘴。”

    卢海斌:“老陈,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陈乐天:“我说过,有人亲眼看到,并且留下了证据。”

    卢海斌:“我可以见见你说的这个人吗。”

    陈乐天:“这个……我作不了主。”

    卢海斌:“老陈,你得帮帮我。”

    陈乐天:“这样吧,我帮你联系一下,看看对方答不答应。”

    卢海斌:“拜托了。”

    陈乐天:“行,老卢你息着,我先告辞了。”

    ……接下來,是卢海斌和贾惠兰的对话录音。

    贾惠兰:“老卢,我在值班,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当面说呀。”

    卢海斌:“哼,一定要当面说。”

    贾惠兰:“怎么了,你吃错药了。”

    卢海斌:“不是我吃错药了,是瞎了眼了。”

    贾惠兰:“你到底什么竞思,我还要回去上班呢。”

    卢海斌:“我问你,你和向天亮到底有沒有不正当的关系。”

    贾惠兰:“什么什么,你再说一遍。”

    卢海斌:“你和向天亮到底有沒有不正当的关系。”

    贾惠兰:“老卢,你有病呀。”

    卢海斌:“惠着,到底有沒有。”

    贾惠兰:“沒有。”

    卢海斌:“有人说是亲眼看到,并且有证据。”

    贾惠兰:“那你还问什么,有证据不就可以定罪了么。”

    卢海斌:“我想听你的解释。”

    贾惠兰:“我的解释你会相信吗。”

    卢海斌:“那要看你怎么解释了。”

    贾惠兰:“去,你爱信不信,反正我问心无愧。”

    卢海斌:“问心无愧,你和我分房睡已经两个月了,我有理由怀疑你。”

    贾惠兰:“老卢你忘了,那是你主动提出來的。”

    卢海斌:“你那方面那么强烈,你是怎么熬过來的。”

    贾惠兰:“认命呗,谁让我嫁了个不中用的男人呢。”

    卢海斌:“你还沒有回答我的问題。”

    贾惠兰:“我是医生,有的是解决办法。”

    卢海斌:“你说,你和向天亮有沒有接触和來往。”

    贾惠兰:“城关镇这么小,低头不见抬头见,你说有沒有。”

    卢海斌:“你不要回避问題。”

    贾惠兰:“老卢,你太过分了,你这是在审问我吗。”

    卢海斌:“我这是关心你,关心咱们夫妻之间的关系。”

    贾惠兰:“我懒得和你噜嗦。”

    卢海斌:“你心虚了。”

    贾惠兰:“老卢,你要是再胡说八道,我就不客气了。”

    卢海斌:“我不胡说八道,我会用证据说话的。”

    贾惠兰:“好,我等着,在你拿出证据之前,我不踏进你卢家的门。”

    卢海斌:“你去哪里。”

    贾惠兰:“你不是说我和向天亮有关系吗,我找向天亮去呀。”

    卢海斌:“你敢。”

    贾惠兰:“我敢,你不是说我和向天亮有关系吗,我现在就和他有关系去。”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