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1章 攻敌之必救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录音带里,贾惠兰最后说的,“我敢,你不是说我和向天亮有关系吗,我现在就和他有关系去。”把所有人都听笑了。

    向天亮更是笑得不行,放开贾惠兰倒在沙发上,身体笑成了一团。

    “你还笑,你还笑……”贾惠兰又羞又恼,拿起粉拳不住地捶打着向天亮的后背。

    “贾姐啊……你这一招用得好,用得好啊……呵呵……你现在可以堂而皇之,堂而皇之地住进百花楼了,呵呵……”

    一边笑着,向天亮一边重新坐了起來。

    贾惠兰不顾其他六位姐妹在场,屁股一抬一挪,又坐回到向天亮的身上,双手抓住向天亮的大帐篷当作把手,一边晃着身体一边埋怨道:“向天亮,你快想办法,你快想办法呀……”

    章含娇笑道:“惠兰,你手里的东西,可是公用之物哟。”

    戴文华也笑着凑趣,“对呀,惠兰妹子,损坏公物是要赔偿的。”

    杨碧巧笑着说,“坚硬如铁的家伙,不至于摇坏了吧。”

    “你们……你们太沒同情心了。”贾惠兰对着向天亮撒娇,“天亮,她们在笑话我呀。”

    向天亮笑道:“都是自己人,都是百花组的成员,互相笑话一下无伤大雅嘛。”

    贾惠兰急道:“问題是现在在怎么办呀。”

    “会有办法的,办法总比困难多嘛。”向天亮指着贾惠兰的双手乐道,“不过,我现在更关心的是,你老是抓着我的家伙,会不会引起另外十二只眼睛的妒忌,所谓众怒难犯哟。”

    女人们都笑了起來。

    很少开玩笑的林霞,也微笑着说,“别损坏了就行。”

    李玟虽然刚刚加入,但也对这种场合兴致很高,“这东西可遇不可求,坏了就沒了。”

    陈美兰也在微笑,“惠兰,天亮还能笑得这么开心,说明他一定胸有成竹了。”

    “这个我也相信。”杨碧巧娇笑道。

    众女异口同声地应道:“我们都相信。”

    “呵呵……办法不是沒有。”向天亮看着陈美兰说,“陈姐,陈乐天终于忍不住出手了。”

    点了点头,陈美兰说,“陈乐天要想在县领导班子里做文章,只能是做在老卢身上,因为惠兰妹子与天亮的关系,是我们唯一的软肋,这一点,我和天亮、碧巧早就料到了。”

    林霞问道:“刚才的录音里,陈乐天县长说握有证据,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呢。”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陈美兰道。

    向天亮嗯了一声,“陈姐说得对,咱们不妨设想一下,如果陈乐天手上沒有证据,那他挑拨老卢的目的就不可能达到,老卢的智商比陈乐天高多了,在看到所谓的证据之前,老卢是不会转变立场支持陈乐天的,所以,我们就当作陈乐天手上掌握着所谓的证据吧。”

    章含笑说,“那很简单,发挥天亮的特长,偷回來呗。”

    “臭娘们,你当我是小偷啊。”向天亮笑骂道。

    “咯咯……总比偷人容易吧。”戴文华娇笑不已。

    在百花组里,章含和戴文华,加上蒋玉瑛,号称三大辣女,什么话都说得出口,也敢开向天亮的玩笑。

    杨碧巧说,“戴姐章姐,如果陈乐天手上真有所谓的证据,他现在才曝出來,说明他是经过精心策划过的,所以,即使偷回來也沒用,而万一偷不回來,反而会弄巧成拙,我们需要的是一个万全之策。”

    贾惠兰问道:“能有万全之策吗。”

    “让陈乐天闭嘴或改嘴,主动向老卢否定自己说过的话,这就叫万全之策。”杨碧巧道。

    贾惠兰看着向天亮,“天亮,这能做到吗。”

    向天亮微笑着,一只手在贾惠兰的上衣里甸甸而动,“我看可以,咱们可以玩一招围魏救赵,攻敌之必救。”

    说着,向天亮的目光转向了陈美兰。

    心有灵犀,陈美兰点着头道:“陈乐天不是用咱们的软肋攻击咱们吗,咱们就以其人之道,还治于其人之身,同样攻击他的软肋。”

    李玟赞道:“这个方法好,互相攻击,最后才能达成妥协,确保局面的稳定。”

    章含笑着说道:“要说陈乐天的软肋,实在是太多了,连我这个不是官场中的人都知道,就拿他与原纪委书记徐宇光不清不白的关系,我们就能整出不少名堂來。”

    向天亮摇着头说,“章姐,这次咱们不翻旧帐,不但不掀陈乐天的老底,而且还要给他留点面子。”

    “那该找他的什么软肋呢。”贾惠兰道。

    杨碧巧轻声一笑,“有,天亮和美兰已经胸有成竹了。”

    向天亮扯下了贾惠兰的罩罩,扔得远远的,一只手在她胸前揉搓起來,“呵呵……我哪是胸有成竹啊,贾姐这里波浪滚滚,这才叫胸有成竹呢。”

    众女又是一阵哄笑。

    这时,隔壁传來了手机铃声。

    陈美兰起身,进书房穿暗门,很快拿來了自己的手机,“各位安静,老卢打电话來了,肯定是找惠兰來了。”

    说着,陈美兰接起了电话,“是老卢吗。”

    卢海斌:“陈书记,打扰你了。”

    陈美兰:“老卢,你是找你家惠兰吧。”

    卢海斌:“你知道了。”

    陈美兰:“她在我这里,你就放心吧。”

    卢海斌:“陈书记,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陈美兰:“老卢,你是不是有什么问題呀。”

    卢海斌:“我们,我们就吵了几句,一气之下,我说了一些过头话。”

    陈美兰:“清官难断家务事,你家里的事我不管,你自己处理吧。”

    卢海斌:“陈书记,可现在……”

    陈美兰:“我劝过她了,她说在我这里住几天。”

    卢海斌:“请陈书记帮我劝劝她。”

    陈美兰:“可以,不过你家惠兰的脾气你了解,得等她先把气了。”

    卢海斌:“我知道,我知道,那,那就麻烦陈书记了。”

    陈美兰:“就这样,老陈,我挂了。”

    放下手机,陈美兰笑着说道:“惠兰,这几天你可以大模大样地住在百花楼了。”

    贾惠兰居然是面露喜色,对向天亮说,“我要住在你的房间里。”

    “臭娘们,你想得倒美。”向天亮在贾惠兰的屁股上拍了一掌,“咱们现在还在水里沒有上岸,你就想着风花雪月了。”

    嘻嘻一笑,贾惠兰搂着向天亮的脖子反而搂得更紧了,“我不管,反正我现在无家可归,你就得收留我。”

    陈美兰扬了扬手机,“大家静一静,现在我要给陈乐天打电话了。”

    杨碧巧笑说,“攻敌之必救,这就要开始了。”

    乘着陈美兰在拨号,向天亮放开贾惠兰,一把将陈美兰拉了过來放在自己的怀里,“你们不要眼红啊,这个电话很重要,我要亲自把关的。”

    戴文华笑着嘀咕,“你不就是想假公济私,乘机吃点豆腐揩点油么,找什么理由呀。”

    向天亮还真的在陈美兰身上吃起了豆腐。

    陈美兰象征性地抗拒了一下,因为忙着拨电话,就任凭向天亮揩油了,再说了,反正是他的人,怎么着都成。

    电话通了。

    陈美兰:“乐天同志吗。”

    陈乐天:“陈书记,是你啊,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陈美兰:“是这样,明天上午上班以后,我想召开一次临时书记碰头会。”

    陈乐天:“哦,是什么事啊。”

    陈美兰:“是孙长贵的事。”

    陈乐天:“老孙,他能有什么事呢。”

    陈美兰:“乐天同志,我现在向你通报一件事,计委主任孙长贵,泄露了县供销社第二门市部大楼的转让底价。”

    陈乐天:“这个这个……不会吧。”

    陈美兰:“孙长贵自己已经承认了。”

    陈乐天:“陈书记,会不会搞错了啊。”

    陈美兰:“乐天同志,这是邵三河局长亲自调查的结果,而且有孙长贵的交代录音。”

    陈乐天:“噢……现在呢。”

    陈美兰:“邵三河局长还算手下留情,沒把孙长贵怎么着,让他回家去了。”

    陈乐天:“那……陈书记你的意思呢。”

    陈美兰:“乐天同志,你认为呢。”

    陈乐天:“陈书记,我现在还不了解情况,暂时还沒有意见。”

    陈美兰:“那好,我想在明天上午,我、你、老肖,我们先听邵三河局长汇报后,再商量一下处理决定。”

    陈乐天:“嗯……我同意。”

    陈美兰:“那就先这样吧。”

    ……陈美兰与向天亮和杨碧巧相视一笑,三个人都知道,孙长贵现在是陈乐天最信任的人,孙长贵有事,陈乐天肯定睡不着觉了。

    接着,陈美兰又给县委副书记肖子剑打了电话,先通报孙长贵泄露县供销社第二门市部大楼转让底价的事,再通知了召开临时书记碰头会的决定。

    这就是一把手权力的具体运用,书记碰头会是核心的核心,县长或副书记只有建议召开书记碰头会的建议,唯有一把手,才有决定召开书记碰头会的权利。

    滨海县的权力核心是三个人,书记陈美兰、县长陈乐天、副书记肖子剑。

    陈乐天应该明白,肖子剑站在陈美兰那边,书记碰头的结果可想而知。

    攻敌之必救。

    招已发出,现在就看陈乐天接不接招和如何接招了,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