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7章 刑词逼供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不管三七二十一,向天亮拿着微型照相机,冲着卧室一阵猛拍。

    时小雨也装得挺像,小嘴嚷嚷着“不要拍,不要拍”,双手象征性地來推向天亮,却哪里能推得动。

    等床上的孙长贵和张云娥反应过來,向天亮早已“咔嚓咔嚓”地拍完了。

    收起微型照相机,再捡起门边的录音笔,向天亮立即转过身去,“孙长贵,马上穿好你的衣服滚出來。”

    孙长贵的速度挺快,向天亮坐到沙发上,点上一支烟刚吸了几口,他就从逼室里出來了。

    向天亮冲时小雨使了个眼色,时小雨会意,点点头进了卧室。

    孙长贵象霜打的茄子,耷拉着脑袋站在那里,“向县长,请高抬贵手啊。”

    “好说,好说,先坐下吧。”向天亮翘起二郎腿,扔给了孙长贵一支烟。

    孙长贵坐了下來,抽了几口烟,脸色总算好了许多。

    向天亮微笑着说,“老孙,咱俩也算是同事了,还是抓紧时间说话吧。”

    “你行,我彻底输给你了。”孙长贵说。

    “都是自己人,何去何从,你自己选择吧。”向天亮不慌不忙的。

    “你是胜利者,还是你说吧。”孙长贵沒好气地说道。

    向天亮边摇头边笑,“老孙,你还有对抗情绪,这不好,不好,你需要冷静冷静,这将有助于你正确判断形势。”

    孙长贵闷声不响地抽完了一支烟。

    “向县长,你说吧,我有思想准备了。”

    “老孙,我也决定了。”向天亮笑着说,“我决定放过你,过去的事情,不管谁对谁错,一笔勾销。”

    “真的。”孙长贵看着向天亮。

    “你不愿意。”

    “愿意,当然愿意。”

    点了点头,向天亮笑着说,“不过你也知道,有些事情还得说道说道。”

    “我明白,有些事情还是先说开了的好。”孙长贵也点着头。

    “老孙,你是聪明人嘛。”向天亮笑着说道,“首先,今天的事,我不说,你也别跟陈县长说,就当什么也沒发生,这你同意吧。”

    孙长贵道:“你这是为我好,我岂能不知,可是陈县长还在车里等着,我怎么向他解释。”

    “这个好办啊,你就说张云娥不同意,你磨破了嘴皮子也沒用。”

    孙长贵点着头说,“只要你不说,陈县长那边我还能应付,张云娥也不会说,可是,时小雨怎么办,谁能保证她不把事情说出去。”

    “我能保证。”

    “你,你能保证。”孙长贵又看着向天亮,心说这小子莫非与时小雨有一腿。

    向天亮笑了,“老孙你别想歪了,时小雨是我高中同学,我们早就认识了,她的工作她的产假,都是我帮她搞定的。”

    孙长贵噢了一声,“难怪你俩一唱一和的,把我逮了个正着。”

    “呵呵……这个你可说错了。”向天亮笑着说道,“我是一路跟着你老孙到了这徐家老宅,才碰到时小雨的,要不是她拦着,我早就破门而入了。”

    “好吧,你说第二件事吧。”

    向天亮端起了脸,“其次,我要警告你,你不能打时小雨的主意,别说她怀着身孕,就是以后都不行。”

    “我会记住的。”

    “老孙,我丑话说在前头,我是严肃的。”

    孙长贵嗯了声,“向县长,我也是男人,一口唾沫一颗钉。”

    “好,我相信你。”

    “还有吗。”

    向天亮略作沉吟,然后说道:“老孙,以后你我就和平相处吧,我不针对你,你也不要老想着对付我,你和张云娥的关系,该咋样还咋样,就当我一点也不知道,你和陈县长的关系,该咋样还是咋样,只要不损害到我和我的朋友……”

    孙长贵只能答应,向天亮提了一系列“条件”,他无法反对,也不能反对,谁让自己脱裤子时被他发现了呢,证据确凿,凭这一条就能让自己身败名裂。

    虽然是狼狈的,灰溜溜的,但孙长贵出了徐家老宅后,忽地回过神來了。

    向天亮居然沒把自己怎么着啊,他哪里是死对头,简直就是活菩萨么。

    这是为什么呢。

    走着想着,孙长贵又有点迷糊,往后的日子里,既要听陈乐天,又要让着向天亮,二人两个“天”,这日子该怎么过呢。

    向天亮估摸着孙长贵走远了,才冲着卧室大声地喝道:“时小雨,叫那个臭婆娘给我滚出來。”

    卧室的门开了,时小雨陪着张云娥出來了。

    张云娥穿了件旗袍,脸上泪花带雨,身体吓得有点发颤,脸色更是特别的难看。

    时小雨开口便为张云娥说情,“向县长,请看在我们同学一场的份上,你就放过我婆婆吧,我们家现在这样,我婆婆也不容易呀。”

    向天亮的脸是黑的,闭着嘴不说话。

    扑通,张云娥跪下了,“向县长,你大人大量,你就高抬贵手放过我吧。”

    向天亮不理张云娥,却冲着时小雨说,“小雨同学,刚才你都听见了,这臭婆娘和孙长贵密谋要糟塌你,你还想放过她吗。”

    “向县长,我婆婆已经向我认错了,你就放过她吧。”时小雨站在张云娥身后,冲着向天亮挤眉弄眼地笑。

    张云娥则不住地磕头,“向县长,求你了,求你了,求你放过我吧。”

    “哼,放过你,你想得美。”向天亮伸出一只手,拎起张云娥扔到了茶几上,“你给我老老实实地趴好。”

    张云娥不知道向天亮要干什么,动作有些慢,向天亮不客气地踹了一脚。

    接着,向天亮一手拿着录音笔,一手拿着自己的皮鞋,开始了“刑讯逼供”。

    向天亮:“张云娥,你转过头來看看,我手里拿着什么。”

    张云娥:“是,是录音笔和……和皮鞋。”

    向天亮:“嘿嘿……录音笔干什么用的你应该知道,你知道我拿着皮鞋干什么用吗。”

    张云娥:“不,不知道。”

    向天亮:“打你的烂屁股用的,我要开始问你话了,你的回答要是不让我满意,我就用皮鞋揍你的屁股,你听明白了吗。”

    张云娥:“听,听明白了。”

    向天亮:“我问你,以后还想害你的儿媳时小雨吗。”

    张云娥:“不,我保证,我保证……”

    向天亮:“态度蛮好,不过,刚才你在床上说出來了,难保你下次在床上时不这么想,我得让你长点记性,就打你三下以示警告吧。”

    “啪,啪,啪。”

    张云娥:“哎哟……我记住了,我保证,保证记住了。”

    向天亮:“呵呵……我再问你,你和孙长贵來往有几年了。”

    张云娥:“五年,不,六年多了。”

    向天亮:“是你勾引他,还是他引诱的你。”

    张云娥:“是他。”

    向天亮:“沒说实话吧,想找打吗。”

    张云娥:“不,是我,是我勾引了他。”

    向天亮:“这就对了嘛,说实话,不挨打,说假话,找挨打。”

    张云娥:“我说实话,我说实话。”

    向天亮:“你和孙长贵除了**來往,还有什么其他的勾当。”

    张云娥:“什么……什么勾当。”

    向天亮:“就是有沒有经济往來。”

    张云娥:“沒,沒有。”

    向天亮:“哼,一看就知道你沒说实话,该打。”

    “啪,啪,啪。”

    张云娥:“哎哟……”

    向天亮:“有沒有。”

    张云娥:“有,有……”

    向天亮:“说。”

    张云娥:“老徐出事前,把家里放的钱,都转移到孙长贵家里去了。”

    向天亮:“大概有多少。”

    张云娥:“至少有,至少有两百万。”

    向天亮:“都是现金吗。”

    张云娥:“都是现金,还有……”

    向天亮:“还有什么。”

    张云娥:“还有一些古董文物。”

    向天亮:“能要回來吗。”

    张云娥:“能,应该能要回來的。”

    向天亮:“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张云娥:“因为,因为他有把柄落在我手里。”

    向天亮:“那我命令你,尽快把钱和古董要回來。”

    张云娥:“这……”

    向天亮:“放心,沒人想要你的东西,拿回來的钱和古董,就存到时小雨的名下,你明白了吗。”

    张云娥:“明白,明白了,我明天就向他要。”

    向天亮:“记住,他要是不还,你就说是我说的。”

    张云娥:“我记住了。”

    向天亮:“现在我要问你最后一个问題,那只小保险箱在哪里。”

    张云娥:“不……”

    向天亮:“我只问一遍,你说不说。”

    张云娥:“不是,根本就沒有小保险箱,那是我骗孙长贵的。”

    “啪,啪,啪。”

    向天亮:“臭婆娘,老子揍烂你的屁股。”

    “啪,啪,啪。”

    张云娥:“哎哟……呜……”

    向天亮:“有沒有。”

    张云娥:“有,有……”

    向天亮:“那只小保险箱现在在哪里。”

    张云娥:“我,我不知道。”

    “啪,啪,啪。”

    向天亮:“你知不知道。”

    “啪,啪,啪。”

    张云娥:“哎哟……别,别打了……我知道,知道……”

    向天亮:“快说。”

    张云娥:“……”

    向天亮:“他妈的,你找打。”

    “啪,啪,啪。”

    “啪,啪,啪。”

    张云娥:“我说,我说……”

    向天亮:“在哪里。”

    张云娥:“在后院……在后院的第三棵樟树上……”

    ……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