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1章 咸鱼也翻身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市里领导來了,出于对领导的尊重,大家都得去见一见,向天亮也不例外。

    向天亮刚走到电梯口,却见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罗正信,腆着大肚子冒了出來。

    接着,副县长徐群先也从电梯里走了出來。

    向天亮刚咦了一声,罗正信就冲他摇了摇手,硬是把向天亮到嘴边的话堵了回去。

    三个人來到了向天亮的办公室里。

    “怎么回事,不是说市里领导來了吗。”向天亮好生奇怪,徐群先和罗正信都是懂规矩讲规矩的人,怎么听说领导來了反而要躲起來呢。

    徐群先笑着问,“请教一下,什么叫市里领导。”

    “呵呵……老徐,你早上吃饱了撑的吧。”对徐群先的问題,向天亮咧嘴直乐。

    “请两位正面回答问題。”徐群先很是一本正经。

    罗正信笑道:“严格地说,凡副厅级及其以上,都算市里领导,也就是说,市四套班子组成人员和两院院长,要是不严格地说,市委大院里凡是拎包的都算是市里领导,你要是包容性强的话,甚至可以将市委大院里的门卫和伙夫也叫做市里领导。”

    向天亮松了一口气,他听出來了,來的并不是真的市里领导,不然徐群先和罗正信不会坐在这里说笑。

    徐群先伸出一根手指头晃了晃,“真是时代不同了,一个市委副秘书长也敢自称市里领导,还搞得如此的兴师动众,长见识啊。”

    “哎,老徐你别乱说,市委副秘书长也是正处级,比你我还大一级呢。”罗正信笑着说。

    徐群先指着向天亮,“但是,天亮你得去见见。”

    罗正信跟着一唱一和,“对,天亮必须得去见上一见。”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向天亮瞅着徐群先和罗正信,“敢情你们两个家伙,是要拿我寻开心啊。”

    罗正信乐了,“天亮,你说说,这位市委副秘书长还是你的老上级,你还去不去见他。”

    “那当然得见啊。”向天亮挠着头道,“不过,我的老领导沒有几个吧,张衡张书记,现在是市委统战部长,高兴高局长,现在是市政府副市长,除了这两位,沒有其他人了啊。”

    徐群先说,“告诉你吧,张行,市建设局局长,现在已经是市委副秘书长,在五位副秘书长里排位第二,刚才來的这位市委副秘书长,就是你的老领导张行。”

    “啊……”向天亮张大嘴巴合不拢了,“你们搞错了吧,张衡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混到市委大院里去了呢。”

    在向天亮的心里,张行是被判了政治死刑的,他妻子因贪污受贿被判刑十三年,他沒受到牵连、保住市建设局局长位置已是万幸,怎么可能还会进步呢,市建设局局长和市委副秘书长虽然是平级,但市委副秘书长的实际权力和影响力,比市建设局局长何上大上十倍。

    罗正信道:“千真万确,我是在窗口亲眼看到他下车的。”

    “晕死了。”向天亮骂道,“他妈的,一条咸鱼也翻了身,这世道,我是越來越看不明白了。”

    徐群先说,“我有一个朋友在市委大院工作,我刚打电话问了,我朋友说,任命张行为市委副秘书长的决定是昨天下午作出的,这红头文件还沒到,他人就先跑來了,我看啊,他主要是來炫耀的。”

    “有道理,有道理。”罗正信道,“咱们滨海县的领导班子与张行有缘啊,陈美兰书记,杨碧巧常务副县长,还有天亮你,都是从市建设局出來的,都算是张行的老部下,他现在咸鱼翻身,來显摆一下也是应该的。”

    向天亮问道:“老徐,你那位朋友知不知道,张行是怎么混进市委大院里去的。”

    徐群先道:“据我朋友说,市领导班子调整以后,张行就活跃起來了,來市委大院找领导汇报工作的次数明显多了起來,有人注意到,张行找张宏书记的次数最低,一个市建设局长直接找市委书记汇报工作,这有点反常,所以有人猜测,张行与张宏书记的关系很不寻常,张宏书记上任不到一个月,就两次去市建设局视察指导工作,更说明两个人的关系很不一般,这次提名张行为市委副秘书长的人虽然是市委副书记周平,但大家都知道,周平副书记和张宏书现在是政治盟友,周平副书记的推荐,实际上就是张宏书记的推荐。”

    向天亮点着头,他心里想到了张行的亲生母亲王子桂老太太,王子桂老太太在西部地区工作期间曾第二次结婚,丈夫是个**,向天亮听王子桂老太太的宝贝女儿王含玉说过,她的亲生父亲正是姓张,难道说,张宏书记与王子桂老太太的丈夫有什么关联不成。

    罗正信的话,打断了向天亮的思绪,“天亮,你可要小心了。”

    “我小心什么啊。”向天亮好奇地问道。

    “这还用说吗,我看张行今天过來,实际上就是冲着你來的。”

    向天亮不以为然地说,“老罗,你这话有点危言耸听了吧,张行即使冲着我來的,那也拿我沒办法,一个市委副秘书长,能掀起多大的风浪啊。”

    罗正信道:“你还别不相信,张行人沒到,电话就先打來了,指名要见陈美兰书记、杨碧巧常务副县长和你,你想想看,他是來干什么的。”

    向天亮楞了楞,“既然指名要见我,你俩为什么要拦着我啊。”

    徐群先忙着说,“这是陈书记的指示,她让你不要下去,如果张行上你办公室來,那就另当别论,如果张行问起,你就说忙于准备下午与三元贸易公司的谈判准备。”

    耸了耸双肩,向天亮不以为然地说,“见一见也沒什么,丑媳妇总要见公婆嘛。”

    罗正信笑了,“张行现在毕竟不可同日而语了,陈书记怕你碰上张行会掐起來。”

    “呵呵……掐就掐呗,谁怕谁啊。”向天亮乐道。

    就在这时,丁文通推门而进。

    “领导,对不起,市委张副秘书长上楼來了,陈书记说,他是直接來找你的。”

    徐群先和罗正信急忙起身告辞。

    张行进來了。

    向天亮礼节性地起身欢迎。

    真的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向天亮心道,上次在清河见到时,张行还萎靡不振的,现在却是精神焕发,象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

    “张局,不知你大驾光临,请原谅啊。”

    张行大气地摆了摆手,坐到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小向啊,你我之间就不用客套了吧。”

    “刚听说张局高升了,恭喜啊。”

    “都是革命工作,仅是分工不同嘛。”张衡微笑着说,“不过,你一句恭喜就够了吗。”

    向天亮心说,难不成还要请你喝酒,老子偏不遂你的愿。

    “张局找我有事。”

    张行点着头道:“我是來顺便通知一下,市里成立了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领导小组,副市长许西平同志任领导小组组我,我是副组长。”

    “噢……”向天亮恍然大悟,“张局此來,是为了了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吧。”

    “对。”张行又点了点头,“你是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滨海县的实际负责人,咱们以后又要经常打交道了。”

    向天亮也点着头,“那就请张局多多关照了。”称呼“张局”而不叫“张秘书长”,向天亮是故意的。

    果然,张行还是很讲究这些细节,“哎,我现在不在市建设局了,你别一口一个张局好不好。”

    “嘿嘿……叫顺口了,改不过來了。”

    瞥了向天亮一眼,张行说道:“你小子,是故意气我的吧。”

    向天亮陪着笑说,“心照不宣,心照不宣。”

    “你小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张行笑着说道,“我记得在你调离市建设局的时候,曾经当面说过,我这辈算是完蛋了,你还说我是什么什么……对了,你说我是咸鱼,再也翻不了身,那些话你该不会忘了吧。”

    向天亮一本正经地反问,“我说过那样的话吗,沒有沒有,我怎么可能说那样的话呢,张局你一定是记错了。”

    张行指着向天亮说,“我就知道你小子会耍赖,你就赖吧,反正我心里记着就行了。”

    “张局,听你的口气,好象是要报复我吧。”向天亮笑着问道。

    “你说呢。”

    “我不知道。”

    张行忽地压低了嗓音,“小向,你还真说着了,我是想报复你來着,你可要小心了。”

    “呵呵……沒关系沒关系,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你小子嘴硬。”

    “张局,那你准备姐何报复我呢。”向天亮又笑着问。

    “你以我是你啊。”张行瞪了向天亮一眼,“只要你好好配合我的工作,你我还是朋友。”

    向天亮微微一怔,“配合,怎么配合你的工作呢。”

    张行道:“我现在正式通知你,我奉市委之命,全程监督你们滨海县政府与三元贸易公司和天星投资公司的合作谈判,直到正式协议达成。”

    向天亮心里吃了一惊,“张局,全程监督是什么意思啊。”

    “我在你们滨海县住下不走了。”张行有些得意地瞧着向天亮,“小向,我知道你那套鬼把戏,何去何从,你自己看着办吧。”

    他妈的,向天亮心里又骂开了,这不是强人所难,霸王硬上弓吗。

    下午与三元贸易公司的谈判,难道要让张行参加吗。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