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2章 滨海不需要咸鱼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张行果然提出來,要求以旁观者的身份,参加滨海县与三元贸易公司的谈判。

    用向天亮的话说,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但一顿午饭下肚,向天亮想通了,张行既然要参加,那就参加好了。

    张行明摆着是市委书记张宏派來的,狐假虎威,狗仗人势,能不得罪他当然最好。

    可是,负责谈判的老油条成达明不干了,躲在招商局不过來。

    向天亮派丁文通,带上两个工作人员,把成达明“绑”了过來。

    “呵呵……老成你不能临阵脱逃啊。”

    成达明一脸的不高兴,“天亮,我再说一遍,有外人在场,我决不参加谈判。”

    “你傻啊老成,亏你还是个招商局长,怎么连这么好的机会都不明白呢。”向天亮乐着。

    “什么意思,反正我看不出有什么好处來。”成达明说道,“我就沒听说过,招商谈判还有领导在旁边监视的,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信得过就让我上,信不过就拉倒。”

    向天亮摆了摆手,丁文通和两个工作人员退出了办公室。

    “老成我问你,如果有领导在旁边看着,你还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谈判给搅黄了,你说这责任算谁的。”

    成达明怔了怔,“你这小算盘打得是响,可那个姓张的不是傻瓜,他能看不出來吗。”

    向天亮又呵呵地笑了,“你有我了解张行吗,我告诉你,他也就是耍点小聪明而已,说起谈判他就是个门外汉,你就当他是个摆设,等他明白过來的时候,你的戏早就演完了。”

    成达明听着听着,慢慢地笑起來,“我说么,谁的主意多,也比不上你肚子里的鬼主意多。”

    “去你的老油条,别这么跟你的领导说话。”向天亮板起了脸。

    “哈哈……那,那我去了啊。”成达明笑着起身。

    向天亮满口打着包票,“你就放心去吧,你尽情的发挥,功劳归你,出了问題,你往我身上推就是了。”

    连哄带骗的,向天亮把成达明弄进了谈判用的会议室,自己晃着脑袋,悠悠然地來到了杨碧巧的办公室。

    同往常一样,陈美兰也在,以等待谈判结果的名义,乘机和向天亮在一起。

    杨碧巧先锁上了办公室的门,拉着向天亮來到沙发前坐下,照例是和陈美兰一起,左右一坐,把向天亮夹在中间。

    “我说两位姐姐,你们得想个办法,把那个大笨蛋张行给我赶紧弄走,这家伙赖在这里,咱们沒法施展手脚啊。”

    陈美兰和杨碧巧相视一笑。

    “笑什么笑什么,这是我交给你们两个臭娘们的任务,你们必须寇成。”说着,向天亮的双手齐动,袭向了陈美兰和杨碧巧的胸脯,“要是完不成任务,你们两个休想让我为你们加油,即使半夜三更爬到我床上來,我也会一脚把你们踹下床去。”

    陈美兰和杨碧巧是不恼反喜,不退反进,双双挺着胸脯朝向天亮面前凑,不但如此,陈美兰和杨碧巧还各出一只玉手,左右合作,把向天亮的大帐篷紧紧的拿在手里。

    “咯咯……我的天,越來越强壮了。”杨碧巧惊叹道。

    “嘻嘻……当然,这是必须的。”陈美兰笑着附和。

    向天亮咧着嘴乐,“一边为老百姓干革命工作,一边干着女书记和女县长,这逍遥日子是过得沒得说啊。”

    陈美兰噗地一声笑了起來,“你倒是想得美,可有人不想让你过好日子哦。”

    向天亮双手齐动,在陈美兰和杨碧巧的双峰上游走不已,“不就是一个张行么,他有几斤几两啊,我不是怕他,而是讨厌他,这家伙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

    陈美兰微笑着说,“我和张宏书记联系过了,张书记根本沒有让他留下來,是张行自作主张,假传圣旨。”

    向天亮咦了声,“奇了怪了,张行什么时候变得对工作这么认真负责了。”

    “你知道张行为什么赖着不走吗。”陈美兰笑着问道。

    “难道不是为了与三元贸易公司谈判的事。”向天亮问。

    “不是,你猜一猜。”陈美兰忍着笑说道。

    向天亮摇摇头,“我懒得猜,反正不会安什么好心。”

    陈美兰笑着说,“张行的老婆不是被判了十三年有期徒刑么,张行和他老婆离了婚,一直是一个人过着日子,可现在他突然时來运转,心里的花花肠子就多起來了,想找个女人再结婚,他是思來想去,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碧巧,所以,他这次來滨海并且赖着不走,实际上是假公济私,冲着碧巧來的。”

    向天亮吃了一惊,“陈姐,你是怎么知道的。”

    陈美兰道:“我刚过张宏书记通过电话,代表县委向市委表达了我们的意见,对张行干涉我们的工作表示强烈的不满,张书记告诉我,张行想结婚,并且告诉张书记,他喜欢杨碧巧,张书记知道碧巧现在也是单身,也是从市建设局出來的,就觉得张行和碧巧两个人凑成一对蛮合适的,所以,张书记要我当这个红娘,设法促成张行和碧巧两个人的事。”

    向天亮恍然大悟,难怪张行要在滨海县住下來不走了,原來是打上杨碧巧的主意了。

    瞅着杨碧巧,向天亮一把将她拽到自己的两腿之间,坏坏地笑了起來。

    “呵呵……杨姐啊,我也想把你嫁出去,但在把你嫁出去之前,还是先侍候侍候我吧。”

    “天亮,你把我嫁出去,不是要让人家戴绿帽子么。”杨碧巧咯咯笑着,跪在地板上,将自己的头埋到向天亮的大帐篷上忙活起來。

    陈美兰打了向天亮一下,娇羞地说,“为什么老是让碧巧干这个呀。”

    “那是因为在这方面,杨姐的技术比你好,你这个县委书记,要好好地向人家常务副县长学习啊。”

    陈美兰红着脸嗯了一声,身体不住的往向天亮身上凑,两片红唇印到了向天亮的嘴上。

    常务副县长的办公室里,又是一场以一敌二的肉搏大战……当四楼会议室的谈判结束的时候,常务副县长办公室里的好戏也已落幕,并且被陈美兰和杨碧巧打扫得干干净净。

    张行怒气冲冲地來到九楼。

    九楼的走廊上,不但站着向天亮、县委书记陈美兰和常务副县长杨碧巧,连县长陈乐天和两位副县长徐群先和陈瑞青都从办公室里出來了。

    谈判又谈崩了,而且是在张行的眼皮底下谈崩的,他不生气才怪呢。

    不料,张行尚未开口,陈乐天居然先说话了。

    “张秘书长,你什么也不用说了,今天的谈判失败,你要负全部责任,我们通过监控设备都看到了,你凭什么参与谈判,你得到我滨海县政府授权了吗,你有权干涉我们的工作吗,你说,是哪位领导让你这么干的,还是你自作主张要这样干的,你要给我们滨海县一个交代。”

    一连串的问題,把张行问蒙了,他沒想到陈乐天率先向他发难,“陈乐天,你,你……”

    陈乐天摆了摆手,一点脸面也不讲,“张秘书长,我劝你还是回清河去吧,我们的工作我们会努力做好的,如果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困难,我们会向市委报告的。”

    说完,陈乐天转身进了自己办公室,嘭地一声关上了门。

    张行气得说不出话來,走不是留不是,一脸尴尬地站在那里。

    陈美兰微笑着说,“徐副县长,麻烦你代表我送一下张秘书长。”

    这是在下逐客令了。

    向天亮心里乐道,滨海不需要咸鱼,连陈乐天都不喜欢你了,你张行还是明智一点,乖乖地滚回清河去吧,他妈的,凭你这点能耐,还想打杨碧巧的主意,那是老子的女人,门都沒有。

    张行在徐群先的陪同下,消失在电梯口。

    陈美兰和杨碧巧也不见了人影。

    走廊上只剩下了向天亮和陈瑞青。

    陈瑞青冲着向天亮翘起了大拇指,“天亮,干得漂亮。”

    向天亮淡淡地笑着,“老陈,你不要笑话我啊。”

    陈瑞青做了个请的手势,意思是请向天亮到自己的办公室坐一坐。

    沒有客气和犹豫,向天亮跟着进了陈瑞青的办公室。

    自从通过徐群先的录音,知道陈瑞青是许西平派來的卧底以后,向天亮就多了一个心眼,对陈瑞青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特别的留心起來。

    二人坐下后,陈瑞青递给向天亮一支香烟,“天亮,刚才陈县长的反应很意外啊。”

    “意外在什么地方。”向天亮故作不知,在陈瑞青面前,说一句真话的时候,必须加上五句假话和四句半真半假的话。

    陈瑞青说,“在我的印象中,陈县长对上面來的人都很尊重的,但今天有些不一样么。”

    “嗯,是有点不同。”向天亮微笑着说道,“也许,陈县长沒把张副秘书长放在眼里,虽然两个人都是正处级,但副秘书长顶多就是传声筒,跑腿的角色,论实权,比一县之长可差远了。”

    “不会吧,即使这样,陈县长也不用发这么大的脾气吧。”

    陈瑞青看着向天亮,想从向天亮的脸上找出答案。

    向天亮当然不会告诉陈瑞青,他和陈乐天已经暂时休战,并且达成了一定程度的默契。

    “老陈,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題啊。”向天亮笑看着陈瑞青说。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