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0章 无功不受禄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向天亮知道,卢海斌找自己,肯定是因为贾惠兰的事。

    说是要亲自过來,向天亮当然不肯,同样是副处级,卢海斌是常委,向天亮还差着一个档次,再说九楼到十楼,仅仅是抬足之劳。

    卢海斌早已是虚席已待,只是见了向天亮,表情有些尴尬。

    死要面子活受罪,向天亮心里笑道,臭知识分子假清高,沒有老婆你也照样活不了。

    还是向天亮先开的口,“老卢,你的电话打得巧了,我也正好事找你。”

    “哦,你说你说。”卢海斌忙道,他正想不出怎么启口呢,。

    “老卢,这是关于与三元贸易公司谈判的宣传口径和计划,我想请你先过目一下,再让你们宣传部门配合配合。”向天亮将手中的资料递给卢海斌。

    卢海斌看了一助,微笑着说,“行,我会通知有关部门,按照你们的计划要求,给予全力的配合。”

    “老卢,你还沒给出意见,你怎么配合啊。”向天亮笑了。

    摇了摇手,卢海斌笑说,“陈书记和陈县长都签字了,我还能说什么呢。”

    向天亮连忙道歉,“对不起,县府办的人搞错了,沒经过你们宣传部,就直接把计划书往上捅了。”

    “沒关系,大家都是为了工作嘛。”卢海斌大度地说。

    向天亮笑着问,“那么,那么是不是可以说说,你找我來有什么指示吗。”

    “哪有什么指示啊。”卢海斌苦笑着说,“我找你來,是有一件私事想找你商量一下。”

    “私事。”向天亮开始装了,卢海斌以前找他,除了私事,就沒谈过公事,宣传部务虑,玩的是嘴皮子活,县政府务实,都是实打实的工作,二者就凑不到一块去。

    卢海斌看到向天亮装聋作哑,只好无奈地说,“我爱人贾惠兰的事,想麻烦你一下。”

    “噢……”向天亮笑着问道,“我是看到贾医生住在陈书记那里,都好些天了,怎么,你们闹矛盾了。”

    点了点头,卢海斌反问道:“你不知道吗。”

    “什么不知道。”向天亮装得很像。

    卢海斌解释说,“我是说,你不知道我和我家惠兰为什么闹矛盾吗。”

    “我不知道啊。”向天亮当然不能说知道了,“我倒是看见过贾医生,但沒敢问她为什么会住在陈书记家里。”

    “天亮啊,实在对不起。”卢海斌说道,“我和我家惠兰闹矛盾,是因为,是因为我无端地怀疑她和你有关系,所以,所以我们吵了一架,她就离家出走了。”

    向天亮还在装着糊涂,“我和贾医生的关系,我们有什么关系啊。”

    “唉,就是,就是男女关系。”卢海斌不好意思地说。

    向天亮笑了,“老卢,你是听谁说的。”

    “这个不重要。”卢海斌摇着头说,“问題是人家随便一说,我就信以为真,这完全是我的错。”

    “呵呵……”向天亮用笑声來掩饰自己的谎言,“老卢啊,你可真行,我看你们搞理论工作的人,是不是天天闲着沒事,所以才胡思乱想的吧。”

    “是我的错,是我的错。”卢海斌连声道。

    向天亮笑道:“既然是你错了,那就去向贾医生道个歉,把她接回家吧。”

    “我向她道歉了,可她还是不回家啊。”卢海斌苦笑道。

    噢了一声,向天亮一本正经地说,“贾医生不是住在陈书记家吗,让陈书记劝劝贾医生,陈书记的话贾医生总不会不听吧。”

    卢海斌一脸的无奈,“章含医生劝了,杨副县长也劝了,陈书记更是苦口婆心地劝了,可她都不听啊。”

    “哦,陈书记劝了都无济于事,那就有点难喽。”向天亮微笑着。

    卢海斌看着向天亮,“陈书记说,你能劝贾医生回來。”

    “我,老卢,我凭什么能劝贾医生回來啊。”向天亮连连摇头,笑着反问,心里却说这倒是事实,老子让无底洞回家,无底洞不敢不回家。

    卢海斌说得非常诚恳,“天亮啊,我呢,在这里正式向你道歉,请你不要放在心上,同时,请你帮帮忙,帮我劝劝贾医生,让她早点回家來。”

    “这个……”向天亮沉吟了一下,还是摇头,“老卢,这事我爱莫能助,我怕又会惹來闲言碎语。”

    卢海斌忙道:“不,我相信你,这个忙你一定要帮。”

    “嗯……”向天亮故意犹豫了一会,“老卢,这可是你说的啊,我可以试试,只是试一试,至于贾医生听不听劝回不回家,我可不能保证啊。”

    卢海斌连声道谢,送向天亮出门的时候,还将下属送给他的一根野生人参硬塞到向天亮的腋下。

    向天亮一边走,一边心里直乐,这无功不受禄,连野生人参都收下了,是得去帮忙做做贾惠兰的思想工作了。

    在县委食堂吃过午饭,向天亮就驱车离开县委大院回百花楼,贾惠兰今天沒上班,一定是窝在百花楼里。

    果然,贾惠兰正躺在向天亮的床上,身上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衣,里面空空如也,完全是一付随时“上阵”的样子。

    看到向天亮,贾惠兰欢叫一声,一把将向天亮拉到了床上。

    “天亮,你是特意回家看我的吧。”贾惠兰玉臂一挥,薄薄的睡衣飘飞了出去。

    “啪。”

    向天亮在贾惠兰的屁股上拍了一掌。

    “臭娘们,你想得倒美,我是受你家老卢之托,前來劝说你回家的。”

    “真的吗,他求你了。”贾惠兰一边问着,一边双手不闲,熟练地解除着向天亮身上的“武装”。

    向天亮点着头笑,“喏,你家老卢为了讨好我,把人家送他的野生人参送给了我,我看这根野生人参起码值三千元,他是下了血本呢。”

    “这么说,你是一定要让我回去了。”贾惠兰骑到了向天亮身上。

    向天亮端着脸说,“为了大局,为了以后,你必须回家,你只有回家待在老卢身边,才能帮我稳住他,他才不会被别人所拉拢和利用。”

    “我听你的,但是,你得先把我的无底洞给填满了,咯咯……”

    笑声中,贾惠兰雪白的屁股一抬一坐,就把向天亮的枪给吞沒了。

    向天亮拿出了手机。

    “我需要你的力量,先别打电话嘛。”贾惠兰一边扭动身体,一边娇笑着。

    “呵呵……”一边拨号,一边笑着说道,“我给老卢打电话,你在我身上干活,咱们两不耽误啊。”

    贾惠兰娇声而笑,动作也更加疯狂,“咯咯……好呀,我配合你,一定很刺激哟。”

    电话通了,向天亮冲着贾惠兰笑了笑,将手机放到了耳边。

    向天亮:“老卢,你现在不忙吧。”

    卢海斌:“不忙不忙,你说。”

    向天亮:“我可是牺牲午休时间,在忙你委托的事情啊。”

    卢海斌:“噢……天亮你辛苦了,谢谢啊。”

    向天亮:“呵呵……老卢你也不用谢,我收了你一根野生人参,不能无功不受禄吧。”

    卢海斌:“两回事两回事,谢总要谢的嘛。”

    向天亮:“老卢,贾医生基本上同意回家了。”

    卢海斌:“是吗,这么快啊。”

    向天亮:“不过,贾医生提出了一个条件。”

    卢海斌:“条件,什么条件啊。”

    向天亮:“贾医生说,你不接受这个条件,她就继续不回家。”

    卢海斌:“你说,你说。”

    向天亮:“贾医生说,她以后要常來百花楼玩,还会偶尔來住一两天,老卢你不反对吧。”

    卢海斌:“这个……”

    向天亮:“老卢你别误会,陈书记和杨副县长她们,经常在业余时间玩牌,玩牌就需要牌友吧。”

    卢海斌:“噢……是打牌啊。”

    向天亮:“对,不过你放心,她们不玩钱。”

    卢海斌:“我记得,我家惠兰以前好象不会玩牌的啊。”

    向天亮:“呵呵……我听陈书记和杨副县长说,贾医生在这里住了几天,早学会玩牌了。”

    卢海斌:“原來是这样啊。”

    向天亮:“是啊,你同意不同意呢。”

    卢海斌:“同意同意,陪陈书记和杨副县长,我非常同意。”

    向天亮:“老卢,我也有一句话要提醒你,不,是建议。”

    卢海斌:“你说。”

    向天亮:“我是说,你以后不要轻信别人挑拨离间的话。”

    卢海斌:“不信了,我以后不信了。”

    向天亮:“你就说现在,我正在做贾医生的思想工作,你总不能说我和她在那个吧。”

    卢海斌:“就是就是,天亮,你说得对。”

    向天亮:“呵呵……那我要考验考验你了。”

    卢海斌:“什么考验。”

    向天亮:“老卢,我说现在我正和贾医生在床上,你相信不相信。”

    卢海斌:“不相信。”

    向天亮:“我们正在床上那个呢,你相信不相信,你生气不生气。”

    卢海斌:“天亮,你就别开玩笑了。”

    向天亮:“呵呵……是真的,贾医生正骑在我身上‘嘿咻嘿咻’着呢。”

    卢海斌:“天亮……你就别说了,我相信你还不行吗。”

    向天亮:“呵呵……我不开玩笑了,你就等着贾医生回家吧。”

    卢海斌:“天亮,谢谢你啊。”

    向天亮:“不用谢,无功不受禄嘛,呵呵……”

    扔了手机,向天亮笑着,一个翻身将贾惠兰压在了身下……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