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4章 上大课(下)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肖子剑上起大课來,确实有瘾,眉宇之间还露出一丝得意,让向天亮第一次看见了他的另面。

    焦正秀很虔诚,象个小学生似的听得入了神。

    在这个时候,向天亮是无暇去探察他人内心,他只有耐下心來直到肖子剑说完。

    “刚才说了副科级和的隐形台阶,现在再说说正科级的隐形台阶,以我看來,同样是正科级,其中的隐形台阶非常明显,象计委主任、经委主任、财政局长、城关镇党委书记,就是第一档次的正科长,只要其他条件符合,他们就是最接近副处级的人,第二档次是各镇党委书记,交通局、工业局、教委、工商局等几个权重部门头头,还有纪委、政法委、组组部、宣传部、法院、检察院和公安局的二把手,第三档次是其他乡党委书记和一些相对重要的县直部门负责人,第四档次是部分乡镇的乡镇长,他们虽然也是正科级,但与所在乡镇的党委书记至少差一到两个台阶,有很多乡长穷其一生,也跨不上一把手的台阶,还有一个第五档次的正科级,大家私下里叫做摆烂,象向副县长分管的气象局,局长也是正科级,但却是最次的正科级,所以才叫做摆烂,象这种摆烂正科级,是绝对不可能直接提为副处级的。

    “至于副处级的隐形台阶,那就更明显不过了,我们三个人都是副处级,其实就代表了三个台阶,就拿咱们滨海县的副处级來说,隐形台阶至少可以分为七个台阶,常委级的分四个台阶,非常委级的也可分为三个台阶,象本人是副书记,可以参加书记碰头会,自然可以列为第一台阶,纪委书记和组织部长是第二个台阶,常务副县长、政法委书记和宣传部长是第三个档次,统战部长、武装部长和县委办主任是第四个台阶,检察院检察长、法院院长和个别资历深的副县长是第五个台阶,一般副县长属于第六个台阶,县长助理是最次的,属于第七个档次。”

    “总的來说,从副科级到正科殊为不易,县乡干部若想进入县级领导序列,涉及的因素则更为复杂,前几年,有位年轻干部从县财政局副局长任上下放到镇上做副镇长后,先后干过乡长、镇长、镇党委书记,在任镇长和书记期间,对他的考评经常全县排名第一,因为沒有遇上伯乐,否则早就可以提拔为副县长了,后來他终于等來了机会,当时他已经转任财政局局长,但按组织部门的年龄规定,他恰好超了几天,不能进入县委常委会,最后只被提拔为政协副主席,当然也算是官至副处级,但实权却沒有了。”

    “在县直属局委办中,财政局、扶贫办、交通局、教委等掌握资源丰富的部门一把手,都是提拔副县长的热门人选,象南河县教委就有这个现象,之前几任教委主任大多数都能被提到副县级,运气好的个人,还能当上宣传部长或者统战部长,进入县常委序列。”

    “作为组织部的领导,要注意这样一个原则,即提拔干部总体上是平衡基础上的倾斜,比如这次组织部门出几个,宣传、纪检部门出几个,要差不多,不能老是你这里提拨干部,否则别的部门就会有意见,即使拿到书记碰头会上也通不过。”

    “从基层的实际情况看,提拔副处级的年龄限制是极为严格的,一个正科级干部如果到了四十五岁还沒有被提拔为县级领导,那么他的仕途基本上要终止了,在国内官场,级别和岗位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你先要到一个级别,才能去想一个岗位,一步一个脚印,随着公务员制度的推广和实行,火箭式的干部将越來越少。”

    “当然,在现实中,还是我说过的那句话,干部的升迁提拔,百分之六十要看人际关系,百分之四十看的是工作成绩,百分之六十的人际关系中,关系要占绝大部分,作为组织部门的领导,要特别警惕家族政治的出现,在编织所谓的关系上,家族政治是最便捷的方式,如果家族内部有人是要害部门的领导,一个干部就有可能得到火箭式提拔,前几年九门县有一位县财政局的普通干部,干了一两年股长就被提拔成财政局副局长,副局长干了近两年,就转任卫生局做局长,两年后又成为副处级县委常委、县政法委书记,这全是因为他有一个亲哥哥,就在省会城市做组织部长,当时的九门县还出现过很奇怪的现象,某乡镇出过一个县委副书记,因为书记和县长都是外地人,县委副书记在县领导中便显得举足轻重,他从自己的乡镇选拔了很多人,在整个县的乡镇党委书记和乡镇长中几乎占了一半,那个镇名的第一个字是穆,县里的老百姓就把这种现象叫做‘穆半朝’,后來这位副书记因为贪污受贿而倒台,三个月之内,他提拨的那些干部,一大半很快就消声匿迹……”

    ……肖子剑终干说完了。

    焦正秀一直沒有说话。

    向天亮微笑着说,“老肖,你大课只上了一半。”

    “还有另一半吗。”肖子剑问道。

    “装,假惺惺的。”向天亮笑着说道,“你刚才说的是明规则,你还沒说潜规则呢。”

    肖子剑笑了,“你啊你,潜规则上不了台面,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你说我能说出來吗。”

    向天亮笑道:“老肖,下次我要是再听你的大课,我就把我的名字倒着读。”

    “好了,现在是六点三十二分,我还沒超时。”看了看手表,肖子剑站起身來说,“老焦,天亮,你们继续聊,我得回家陪老婆吃饭了。”

    “哎,你要走吗。”向天亮有些诧异。

    肖子剑微笑着,“今晚本來就是你们两个的事,我不过是个保媒拉纤的,就不赖在这里当电灯泡了。”

    一边说着,肖子剑一边向外面走去,“你们不用送了,天亮,别忘了买单哦。”

    原來是这样,向天亮心道,是焦正秀要找自己。

    “焦部长,请喝茶。”向天亮客气道。

    “谢谢。”焦正秀也礼节性地欠了欠身,“刚才肖副书记的大课,让我受益非浅啊。”

    向天亮笑着说,“焦部长如果想听肖副书记的大课,不妨去县党校,肖副书记每周要县党校两次,每次一说就是一个下午,内容更为丰富多彩,还声情并茂,激情昂扬,比刚才这一课精彩多了。”

    “向副县长也去县党校听过肖副书记的大课吗。”焦正秀笑问道。

    向天亮笑着摇头,“我是被肖副书记和卢海斌部长拉去的,结果两个人都能说会道的,加起來差不多讲了五个小时,呵呵……我真是服了他们两个了。”

    “哈哈,时间稍为长了一点。”焦正秀笑说。

    向天亮微笑着问,“焦部长还想再讨论肖副书记的大课吗。”

    焦正秀摇了摇头,“我得先向你道歉,今晚用这种方式与你见面,我是太唐突了。”

    向天亮点头道:“这说明焦部长一定有事找我。”

    焦正秀沒有正面回答,“听说向副县长喜欢开门见山,直來直去。”

    “呵呵……焦部长來到滨海县,关于我的功课一定做得很足了吧。”

    “是的,是余胜春部长介绍的。”

    这等于是焦正秀承认,他是余胜春派來的,向天亮心道,看來这个焦正秀也挺爽直的,一般人很少会这样直接的承认。

    “那么,焦部长找我有什么事吗。”向天亮问道。

    焦正秀沉吟着,“向副县长,那我就明说了吧,我是余部长派來的。”

    “焦部长,请你继续说。”向天亮靠到沙发背上,目光盯在焦正秀的国字脸上。

    焦正秀道:“我曾是个军人,军人的标志是武装,所以我深知枪的重要,我是带枪的人,不愿意被人当枪使,但是,我是沒有办法,在市委组织部工作期间,我有把柄落在余部长手里,但是他放过了我,所以,这次他提出调我到滨海县來工作,我沒有丝毫犹豫地來了。”

    点着头,向天亮微笑着说,“我很理解,很多人都有这种遭遇,这不奇怪。”

    焦正秀继续说道:“对于我在滨海的工作,余部长有两个交待,一是针对你,当然也针对陈书记,二是针对他的夫人张小雅。”

    “呵呵……这个我猜也能猜到。”向天亮笑了起來。

    “向副县长,你一点都不感到惊讶吗。”焦正秀问道。

    “不惊讶。”向天亮笑着说道,“焦部长,我一点都不感到惊讶,因为我什么都知道。”

    焦正秀怔了怔,“你知道什么。”

    向天亮道:“我敢说,余部长让你帮他办的事情,归根结底只有一件,只要张小雅同意与余部长协议离婚,你在滨海县的使命就算完成了。”

    焦正秀惊奇地看着向天亮,“向副县长,你是怎么知道的。”

    “呵呵……关于这个,你得去问余部长自己了。”向天亮笑道,“不过,我不想与你焦部长为敌,也不想让你为难,所以我想帮你解脱,不知你愿不愿意。”

    “向副县长请说。”焦正秀忙问道。

    向天亮道:“请你通知余部长,让他通转告许西平副市长并定个时间,我要与他们见面。”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