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9章 烫手的山芋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人只要死了,就不能再复活,但官场上的人被判了政治死刑,却是有可能复活的。

    前市公安局长谢自横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这是向天亮万万沒有想到的。

    更让向天亮想不到的是,能让谢自横阴魂不散“死而复活”的人,竟然是他的女儿谢娜。

    当然了,主要是谢娜手中的钞票。

    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沒钱是万万不能的,在物欲横流的今天,有钱能使鬼推磨的预言正在变成事实。

    向天亮年岁不大,心思却很慎密,当初把谢自横干掉,他出力不少,也曾想过谢自横会不会复活这个问題,谢自横是从滨海县调到市公安局的,在市公安局里是受排挤的对象,别说省里,就是当时的市委里,谢自横也沒有多少人脉,一个沒有坚强靠山的人,被整垮以后是很难东山再起的。

    千算万算,向天亮漏算了谢娜和她的钞票。

    向天亮來到市公安局的时候,市公安局正在开局党委扩大会议。

    局长周台安的秘书认识向天亮,热情地招呼向天亮,把他让进了周台安的办公室。

    秘书出去后,向天亮随手拿起周台安办公桌上的一份文件,坐取沙发上看起來。

    看了一眼,向天亮就乐了,这是一份市委组织部的文件,上面的内容是关于市公局常务副局长肖剑南的,肖剑南以前是副处级,这份文件把肖剑南正式明确为正处级,并兼任局党委副书记,升级不升职,肖剑南升了。

    所以,当周台安和肖剑南进來的时候,向天亮扬着文件笑道:“老肖,恭喜升官发财,你得请客啊。”

    肖剑南指着向天亮笑,“就你小子会寻开心,咱们浴血拚命那会你也是这样,升官发财,你以为人人都象你啊。”

    “笑比哭好,这是人生应有的态度嘛。”向天亮很快又一本正经起來。

    周台安坐到沙发上,“天亮,方司令和老郭都來了电话,他们说你准会來找我,所以我们的局党委扩大会议提前半小时结束了。”

    向天亮叹了一声,“知我者,两个臭老头也。”

    “他娘的,我们让一个姓谢的小娘们牵着鼻子走,真是白活这几十年了。”肖剑南发着牢骚。

    向天亮笑说,“不是小娘们怎么厉害,是她手里的钞票神通广大。”

    “天亮,你沒有想到吧。”周台安问道。

    向天亮嗯了一声,“谢娜派她的助手在滨海县跟我们谈判,她自己却在清河捞人,看來是志在必得啊。”

    “剑南,你把情况跟天亮说说。”周台安道。

    “目前的情况是这样的。”肖剑南说道,“谢自横的身体确实不好,他本人提出保外就医的申请后,市政法委专门派医生对他的身体进行了全面的检查,结论是根据他的身体状况,符合保外就医的条件,那么,能阻止谢自横保外就医的,就是你提供的谢自横的新罪证,我们利用这一点,先让市司法局叫停了对谢自横的保外就医的审查。”

    向天亮说,“那就利用这些新罪证,重新对谢自横进行刑事侦查啊。”

    “困难重重啊。”肖剑南苦笑了几声,“对方早就有了这方面的准备,你提供的谢自横新罪证里,涉及到十六个当事人,他们应该被事先做了工作,对事实是一致否认,我们的调查人员根本无法取证。”

    向天亮问,“包括那个于飞龙吗。”

    于飞龙是市建设局副局长,柳清清的前夫,曾经是向天亮的老师,因谢自横案获刑十年零六个月。

    肖剑南笑道:“他啊,铁嘴铜牙,矢口否认,一个有用的字也沒吐,显然早就串通好了的。”

    向天亮看着周台安,“老周,看來只能我亲自去做证人了。”

    “绝对不行。”周台安断然说道。

    肖剑南也道:“你这家伙,是想把自己也搁进去啊。”

    “这有什么关系啊,大不了我受点委屈而已。”向天亮道。

    “你说得倒轻巧。”肖剑南道,“你藏匿谢自横的罪证,光凭这一条,就能追究你的包庇罪,真要是较起真來,你就吃不了兜着走吧。”

    周台安点着头说,“牺牲一员大将,仅仅为了阻止谢自横的保外就医,这样蚀本的生意咱们不能做,更何况事情还沒糟到要牺牲自我的地步。”

    向天亮问,“老周,那现在市委到底是什么态度。”

    “僵在那里,同意和不同意的,应该是一半对一半,但个别领导提出由市委做个决定,被姚市长严讯驳斥了。”

    向天亮大为惊讶,“不会吧,一个罪犯的保外就医,需要市委去决定吗。”

    周台安点着头道:“这种可能性还是存在的,谢娜提出了一个非常诱人的条件,只要她父亲能通过保外就医的方式提前出狱,三元贸易公司将在未來五年内,在清河市投资五十亿元。”

    “条件果然诱人,难怪有人会同意。”向天亮微笑道。

    肖剑南笑道:“现在谢自横成了烫手山芋了。”

    “呵呵……这个烫手的山于扔到谁手里了。”向天亮笑问。

    肖剑南呶了呶嘴,“这个烫手山芋现在在市政法委书记手里。”

    向天亮瞅着周台安笑,“老周,那你发了。”

    周安台苦笑不已,“你小子幸灾乐祸啊。”

    肖剑南对向天亮说,“现在难就难在,张书记给了周局一个期限,如果半个月内不能落实谢自横的新罪证,就必须给谢自横办理保外就医手续。”

    “还有几天时间。”

    “还有十天。”

    稍作思忖,向天亮问道:“你们评估了沒有,如果同意谢自横办理保外就医手续,那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你小子是明知故问。”肖剑南瞪了向天亮一眼。

    向天亮耸了耸双肩,“我看让谢自横出來,也沒什么大不了,至少地球不会停止转动。”

    肖剑南踢了向天亮一脚,“你要是当了叛徒,我跟你沒完。”

    周台安看着向天亮,“你说说你的想法。”

    “不,我想先听一听,谢自横办理保外就医手续后,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肖剑南哼了一声,“这还用说吗,谢自横一旦出來,他手下那帮人肯定会出來折腾,会搞得大家鸡犬不宁。”

    向天亮有些不以为然,“老肖,你把事情想得太严重了吧。”

    肖剑南有些恼火,“天亮,你这是唯恐天下不乱啊,谢自横和他的人要是闹起來,郭局长首当其冲啊。”

    郭局长就是郭启军,谢自横和他那帮人都是郭启军在任时处理的。

    这就是向天亮与周台安和肖剑南的区别。

    向天亮不怕放谢自横出來,谢自横威胁不到他。

    周台安也不用怕,他是刚上上任市公安局一把手,翻旧帐翻不到他的头上。

    而肖剑南就不同了,他和郭启军一起,与谢自横斗了几年,谢自横进去以后,留下的人又被他和郭启军收拾得干于净净,谢自横保外就医后,谢自横的人要折腾的话,肯定是冲着他和郭启军而去。

    因此,肖剑南是强烈反对让谢自横出來。

    向天亮又问周台安,“老周,你还顶得住吧。”

    周台安微微一笑,“还行,刚才的局党委会上,一共九个人,有六票反对,这充分说明,我们目前还顶得住,但十天后就难说了。”

    肖剑南略有不满地说,“不管怎么样,不能把谢自横放出來。”

    嗯了一声,周台安说道:“所以,剑南你要抓紧时间啊,能不能尽快落实谢自横的新罪证,就看你的了。”

    “我责无旁贷。”肖剑南说。

    向天亮又是微笑,“老肖,这是你的专长嘛,先有了罪证,办起來还不容易么。”

    “你说得倒轻巧,要不你來帮我。”肖剑南沒好气地说。

    向天亮急忙摇手,“不敢越俎代庖,不敢越俎代庖,你们市公安局这摊烂事与我无关。”

    肖剑南盯着向天亮,“我差点忘了,有一个问題我一直沒搞明白。”

    “什么问題,和我有关吗。”向天亮道。

    “当然和你有关。”

    “你说來听听。”

    肖剑南问道:“你手上还有沒有谢自横的其他新罪证。”

    向天亮怔了怔,随即笑道:“老肖,你说话要讲点良心么,我让邵三河把那些材料交给你的时候,就明确的表过态,不能有任何的保留,难道你不相信我吗。”

    “你真沒有保留。”

    向天亮答得很快,“沒有,这事我交给邵三河办的,如果说还有保留,那你得去找邵三河问去。”

    周台安笑道:“剑南,天亮可以对别人留一手,对咱们是不会这样做的。”

    肖剑南哦了一声,不再问了。

    向天亮起身告辞,看了周台安一眼说,“两位,你们忙着,我得回去了。”

    “天亮,谢自横的事,我还得找你帮忙啊。”肖剑南道。

    “这个当然,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你们两位尽管吩咐就是了。”向天亮答应得极其爽快。

    周台安和肖剑南把向天亮送到门口,临别时,周台安还拍了拍向天亮的肩膀。

    但是,向天亮并沒有走远,他开着车躲到了市公安局附近的小巷子里。

    他在等周台安的电话,周台安刚才拍他肩膀的时候,一共拍了三下,一轻两重,其实是要约他单独见面。

    果然,车停下不过三分钟,周台安的电话就打到了向天亮的手机上。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