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1章 同一条船上的人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开会只是一种形式,全市副处级以上官员汇聚一堂,“功夫”都花在会议之外。

    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还是大部分官员见面时私聊的主題。

    在全市农业工作会议期间,市常委会召开了一次扩大会议,参会者除了全体市委常委,还有北城区、南河县和滨海县的一把手、二把手、三把手。

    市常委扩大会议是在星期五晚上召开的。

    会议从晚饭后开始,到晚上十点了,会议还沒有结束。

    向天亮少见的关心,大约晚八点的时候,他就开着车來到市委大院外。

    车是国泰集团公司的大奔,可以坐八个人,此时车上是座无虚席。

    向天亮做司机,高玉兰坐在副驾座上。

    本來,作为省委常委兼省委组织部长,又是省委常委会里负责联系清河市的领导,高玉兰是应该出席今晚的市常委扩大会议的,但知道会议的主題是关于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后,高玉兰以身体不适为由婉拒了,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已成了敏感话題,高玉兰是來出席市农业工作会议的,当然不会贸然介入敏感话題之中。

    听说向天亮要來打听会议的信息,高玉兰兴致勃鹁的要跟着凑凑热闹,劝都劝不住。

    高玉兰來了,她的三大跟班顾秀云、陈小宁和刘若菲,自然也一个不缺。

    李玟也來了,高玉兰在清河期间,她被向天亮安排为高玉兰的司机兼警卫。

    杨碧巧是滨海县常务副县长,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属于她关心的话題,她当然也要跟着。

    蒋玉瑛也跟來凑热闹,向天亮不让,但她的理由也是振振有辞,三元贸易公司在市开发银行开了帐户,作为市开发银行行长,她必须随时掌握与三元贸易公司有关的一切信息。

    女人们不是关心市委大院里的会议信息,向天亮明白,她们无非是想借机和自己在一起,谁让他的“神枪”令人**呢。

    市委大院的围墙不是很高,会议的地点在市委大院的主楼八楼召开,站在围墙外,可以看到会议室的窗户。

    向天亮将车停在最适合观察的地方,拿出红外线夜视望远镜,朝市委大院看去。

    “会议还在进行啊……我看到了一个站着的人影,他正在说话,一边还挥着手……这个人体形有点宽,头也蛮大,看手势有点霸气,盛气凌人……应该是市委书记张宏吧,在这样级别的会议上,敢盛气凌人的表现自己,只能是一把手或二把手了。”

    说完,向天亮将红外线夜视望远镜递给了高玉兰。

    “嗯……应该是张宏,说话很激动的样子,是吵起來了吧。”

    向天亮咧着嘴乐了,“斗起來了……斗起來好,斗起來好。”

    顾秀云笑着说,“天亮就是喜欢斗和乱,人家越斗越來,他越是來劲。”

    “呵呵……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向天亮回头笑问。

    “你是唯恐天下不乱呗。”顾秀云娇笑着。

    “我是想……浑水摸鱼啊。”

    说着,向天亮一只手倏然伸出,抓住了顾秀云的胸脯。

    “要死了……”爪子袭胸,顾秀云措不及防,整个身体几乎被拽倒了。

    众女欢笑一片。

    要死了,是顾秀云的口头禅,在办那事的时候,她总是要死了要死了的叫得欢。

    顾秀云的口头禅,至少高玉兰和陈小宁、刘若菲是现场听过的,陈小宁和刘若菲笑得前仰后合。

    高玉兰也在笑,“秀云,专业用语的使用,要注意使用的场合嘛。”

    顾秀云不干了,“兰姐,你要这么说,那我可要揭发你的专业用语了。”

    车里人窃笑不已。

    高玉兰毕竟是领导,要是换成其他人,女人们早就爆笑了。

    不料,高玉兰大大方方地说,“百花组里无大小,大家都是平等的,有什么不好说的。”

    陈小宁笑道:“领导下指示了,大家快落实吧。”

    顾秀云却反而忸怩起來,“让天亮落实吧,他一定掌握得更全面。”

    女人们又是一阵哄笑,是冲着向天亮去的。

    向天亮这时却收起了笑容。

    “各位美女,专业用语还是留到以后再说,因为我们在这里并不是孤独的啊。”

    前面不远处,一下子來了两辆桑塔纳轿车。

    高玉兰微笑着说,“应该也是关心会议进程的人吧。”

    “是北城区和南河县的车。”向天亮说道,“你们在车上待着,我过去看看。”

    向天亮下了车,向那两辆桑塔纳轿车走去。

    不错,是北城区和南河县的两位领导,北城区常务副区长常福青和南河县常务副县长于一帆。

    “两位领导,冬天都快要來了,你们还出來兜风吗。”

    于一帆哈哈一笑,从车里钻了出來,“天亮,我们这是在向你学习啊。”

    常福青也从车上下來了,“就是嘛,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事若关己,不吃不睡。”

    敬烟,点火,向天亮自己也吸上了,“”

    于一帆是个瘦高个,常福青是人如其名,身体有些发福,却长着一张娃娃脸。

    二人都是刚过四十的中年人,也几乎同时从这次清河人事动荡中冒出來的。

    于一帆和常福青还是发小,是清河市蓝田县出來的老乡。

    但是,向天亮与这两位也是刚认识不久。

    更何况在对待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的问題上,北城区和南河县的立场是截然的不同。

    北城区是一致同意,既然是一致同意,当然也包括北城区常务副区长常福青了。

    而南河县基本反对,其中的南河县常务副县长于一帆,是唯一一个公开反对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的人。

    与于一帆和常福青说话,可要小心谨慎一点。

    “天亮,你猜一猜结果吧。”于一帆说。

    “猜什么结果。”

    “少装啊。”于一帆指着市委大院笑道,“你猜一猜,市常委扩大会议上,关于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的决议,最终会不会通过。”

    向天亮装傻,“决议,有决议吗。”

    “气我是不是。”于一帆给了向天亮一拳,“关于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市委就一直沒有一个正式的决议出炉,支持的和反对的不相上下,不分胜负,你认为今晚会是个什么结果。”

    向天亮摇着头,“十三个常委,我能说得上话的还不到三分之一,我能知道什么啊。”

    常福青说,“天亮是嘴上不说,心里清楚。”

    “老常,我们滨海县可比不上你们北城区,你们是市委市政府的亲儿子,我们滨海县是后娘养的,你们有钱,我们沒钱,你们通往关于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的公路都修了三分之一了,我们通往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的公路,一分钱都沒有着落,你说说,我们能跟你们比吗。”

    于一帆笑道:“什么你们什么我们,天亮,大家现在是同一条船上的人。”

    “哎,这可不一样。”向天亮道。

    于一帆问道:“有什么不一样啊。”

    向天亮说,“同一条船上是不假,这条船就是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但三个县区的情况可不一样,他们北城区有钱,早就买了船票上船了,你们南河县也有钱,但你们还在犹,担心这条船安全不安全,所以你们南河县是一只脚在船上,另一只脚还在岸上,我们滨海县穷啊,想上船但买船票的钱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哈哈,你这么一说,我觉得三个县区的处境还真的不一样。”于一帆大笑。

    常福青微笑道:“我听出來了,天亮对我们北城区有意见。”

    “不敢不敢。”向天亮急忙摇头,“你们是你们,我们是我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大家互不干扰。”

    “瞧他这话,还是有意见嘛。”常福青对于一帆说。

    于一帆道:“其实,老常是反对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可他不过是个常务副县长,胳膊扭不过大腿啊。”

    “这是实话。”向天亮点着头笑道,“老于,那你呢。”

    于一帆笑着说道:“我还能怎么样,个人明确反对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但是,个人服从组织,少数服从多数,所以我忠实地执行我们南河县委的决议。”

    “老于,你的这个个人明确反对,可是招人讨厌啊。”向天亮微笑着说。

    “谢谢提醒,我这人就这样,改不了了。”

    向天亮又笑,“那你得向老常多多学习,胳膊既然扭不过大腿,那就不扭呗。”

    常福青笑说,“你们两个人,想讽刺我也得找个好时候吧。”

    “老常,你不要误会。”向天亮笑道,“不过,既然叫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应该是三个县区共同的事,你们北城区的表现,稍微有点积极了,让我们滨海县和南河县有些被动哟。”

    “哈哈,这你得问我的两位领导喽。”

    这时,于一帆看着市委大院的方向,“哎,会议室沒灯光了,应该散会了吧。”

    向天亮忙道:“两位,我先走了,我得接我们领导去。”

    大奔开到了市委大院门口。

    参加今晚市常委扩大会议的人,陆陆续续的乘车出來了。

    十分钟过去了,沒有看到陈美兰的身影。

    向天亮怔了怔,约好了的,陈美兰怎么还不出來。

    “不好。”

    向天亮叫了一声,下车向市委大院里跑去,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