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2章 阴谋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之所以让向天亮感到不妙,是因为他看到驶出市委大院的轿车队伍,缺了两辆很重要的轿车。

    市委书记张宏和副市长许西平还在市委大院里。

    陈美兰也还在里面。

    以最快的速度,向天亮來到了主楼八楼,会议室里早已空无一人。

    主楼的第六层,东西两端各有一座天桥,分别连着市委楼和政府楼。

    向天亮先通过西天桥,來到了政府楼。

    政府楼里沒有一丝动静。

    人不在政府楼。

    向天亮又折回主楼,通过主楼又经东天桥來到了市委楼。

    市委楼有一共十层,七上八下,领导也相信迷信,书记们的办公室在七楼。

    沿着楼梯,向天亮轻手轻脚地上了七楼。

    不出所料,书记张宏办公室的外间,门虚掩着,门缝里向外透着灯光。

    透过门缝,向天亮看到了张国英,他在市党校的同学,张宏书记的秘书。

    不用多想,在这种时候秘书在,领导一定还在。

    当然不能“打草惊蛇”,张宏如果是蛇的话,张国英就是掩护张宏的草。

    向天亮瞥见张国英,心中就疑云陡起,不知道曾经老实巴交的张国英,是如何成为张宏的秘书的。

    但现在不是操心“蛇”和“草”的时候。

    向天亮有理由确认,陈美兰就在张宏的办公室里。

    因为张宏第一次看见陈美兰的时候,就情不自禁地露出垂涎三尺的表情。

    陈美兰的确美艳动人,清河三大美女之首,绝不是浪得虚名。

    花鲜招蜂,花香引蝶,向天亮很怕别人“欺负”陈美兰,自己的女人岂容他人沾指。

    但是,贸然闯进去几乎不在考虑之列,因为现在还不是摊牌的时候。

    向天亮來到走廊尽头,推开窗户,将上身伸了出去。

    一把手的办公室,总是处于最好的位置,两面临窗,向朝东朝南,各有两个窗户。

    向天亮侧身南望,他估计,两米外的那个窗户,应该属于书记办公室专用的休息间。

    窗户紧闭着,伸出空中二十多厘的窗台,倒是个可以上手的地方。

    向天亮的身体,象个风筝似的飘了过去,力道恰到好处,体悬在空中,在夜风中飘摇,但双手已顺利抓住了窗台的边缘。

    接着,向天亮探头内望,借着微弱的月光,确认了休息室沒有动静。

    腾出一只手,推窗,拉窗,窗户只是晃了晃,它被锁上了。

    向天亮掏出了他的金枪。

    经过特别改造的手枪,除了枪把上镶着黄金,在枪把的尾部还有一个小小的暗格,暗格翻开,就是一把镶着金钢石的小刀。

    有了金钢钻,能揽瓷器活,玻璃窗挡不住向天亮。

    很快的,玻璃窗的下方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向天亮伸手进去,拨掉插销,轻轻地推开了玻璃窗。

    翻身进屋,向天亮先大口大口地喘气,镇定了自己的情绪。

    连接办公室和休息间的小门,被向天亮拉开了一条缝。

    先传來的张宏和许西平的说话声。

    向天亮斜眼窥望,看到了办公室的沙发上,张宏和许西平相对而坐。

    张宏的脸上挂着笑容,而许西平,向天亮只能看到他的后背。

    陈美兰呢,她去哪里了。

    向天亮用目光再一次“搜索”起來。

    另一张沙发上,陈美兰倒在那里,双目紧闭,一动不动,两条雪白修长的**,就挂在沙发扶手上。

    他妈的,向天亮恨不得马上冲出去,将张宏和许西平暴揍一顿。

    但是,向天亮还是忍住了,因为张宏和许西平的话,引起了他的注意。

    许西平:“张书记,现在常委会上又形成了僵局,接下我们们该怎么办。”

    张宏:“不要气馁嘛。”

    许西平:“五票对五票,是一个一时难以改变的局面。”

    张宏:“能争取那三张弃权票吗。”

    许西平:“不能,我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了。”

    张宏:“嗯,我看余胜春的手是最后一个举的,他的支持是不是有些勉强啊。”

    许西平:“这个应该不会,他一直是支持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的。”

    张宏:“这倒也是……那以你之见,我们应该怎么办。”

    许西平:“我觉得……我觉得可以在适当的时候,再召开一次市常委会议。”

    张宏:“适当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许西平:“等高玉兰离开清河回去之后。”

    张宏:“有道理,高玉兰这个臭老娘们,太碍手碍脚了。”

    许西平:“可以在她离开之后,马上召开会议,不给他们反应的机会。”

    张宏:“西平,你很有想法嘛。”

    许西平:“张书记,这方面你比我更内行。”

    张宏:“对,同一个议題如果开三次会还沒解决,只能动用我手中的权力了。”

    许西平:“是啊,你手中掌握着绝对权力,一票决定权么。”

    张宏:“但是,你想过沒有,我行使一票决定权,确定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后,各方会有什么反应。”

    许西平:“我觉得主要是來自省里那方面的压力。”

    张宏:“这个倒不用太过担心,省委也不会直接干涉下面的决策的。”

    许西平:“只要能顶住省里的压力,其他方面应该沒有问題。”

    张宏:“西平,不能大意啊。”

    许西平:“张书记你放心,只要市委拿出了正式决议,市委市政府里应该不会有人敢公开出來反对的。”

    张宏:“下面呢。”

    许西平:“下面么,北城区本來就是我们的,而南河县那边,谭俊不会硬顶的。”

    张宏:“说來说去,还是滨海县嘛。”

    许西平:“是的,他们现在故意拖着与三元贸易公司的谈判,而我们拖不起。”

    张宏:“这么说,我们还是要拿滨海县开刀了。”

    许西平:“张书记,只要拿下滨海县,你以后在清河市的工作就将很顺利了。”

    张宏:“陈美兰和向天亮等,都是高玉兰的人,不好下手啊。”

    许西平:“我们可以采取各个击破的办法。”

    张宏:“你具体说说。”

    许西平:“常务副县长杨碧巧,按规定晋升前要去省党校学习,她一直沒去,咱们可以把她弄到省党校去。”

    张宏:“好主意。”

    许西平:“县政法委书记兼县公安局长邵三河,咱们可以派他去西部边远省份,明年我市有两个支边名额,你可以利用手中权力把他派出去。”

    张宏:“这个值得一试,那么,那个县委副书记肖子剑和县委宣传部长卢海斌怎么办。”

    许西平:“卢海斌不用担心,只要给我一点时间,我有把握把他拉过來,至于肖子剑,其他人垮了,他就发挥不了作用,可以暂不考虑。”

    张宏:“说说向天亮吧。”

    许西平:“对他么,我有个计划,但还很不成熟,所以,等我考虑成熟之后,我再向你汇报。”

    张宏:“嗯……西平啊,你老婆呢,她在滨海县的作用,不亚于向天亮啊。”

    许西平:“张书记,我早就下定决心了。”

    张宏:“哈哈……你要考虑仔细哟。”

    许西平:“张书记,我仔细想过了,陈美兰现在名义上还是我的妻子,我完全可以利用这一点。”

    张宏:“嗯……这个决心不好下,一旦下了,就沒有回头路了。”

    许西平:“张书记,刚才她喝了有安眠药的茶水之后,我就沒有回头路了。”

    张宏:“西平,你的牺牲太大了。”

    许西平:“我也是沒有办法,你是知道的,京城那边催得紧,限我年底前解决这边的问題,明年一月一日就要我与她结婚,我沒有时间了。”

    张宏:“你的时间确实不多了。”

    许西平:“所以,我只能出此下策。”

    张宏:“滨海县那边要是问起來怎么办。”

    许西平:“我是这样准备的,陈美兰小时候的奶妈是西江省人,她现在突然病危,我和陈美兰要去西江探望,并向你请了假。”

    张宏:“然后呢。”

    许西平:“然后,我和陈美兰会一起消失几天后,我回來了,陈美兰要留在西江照顾她的奶妈,至少要过一债时假才能回來。”

    张宏:“陈美兰真的有过奶妈吗。”

    许西平:“有的。”

    张宏:“向天亮他们一查就会查出來的啊。”

    许西平:“不会,因为那个奶妈已经失去联系三十年了。”

    张宏:“这个办法有点冒险,确实是个下策。”

    许西平:“张书记,我们不是一直在冒险吗。”

    张宏:“那倒也是……好吧,就照你说的办。”

    许西平:“张书记,那今天晚上,我就把陈美兰交给你了。”

    张宏:“这个……这个合适吗。”

    许西平:“你就别客气了,我知道你看上她了。”

    张宏:“哈哈……清河第一美女,谁不动心啊。”

    许西平:“张书记,我希望你答应过的也要兑现。”

    张宏:“放心吧,对你,我是言而有信的。”

    许西平:“我相信你,我也会履行我的承诺。”

    张宏:“哈哈……你已经开始履行你的承诺了。”

    许西平:“那,那我走了。”

    张宏:“如果你愿意当个电灯泡,我也不介意,哈哈……”

    许西平:“我明天晚上这个时候來接她。”

    张宏:“西平,你噜嗦什么,难道真要看着我脱你老婆的衣服吗,快走快走,顺便把张国英捎回家去,把我办公室外间的门关好。”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