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4章 救美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高尧迈着四方步,一步一摆地朝休息间走來,走到门边时,还不忘扭头笑说了一句,“老张,你的腰不好,悠着点哦。”

    张宏正在抖抖擞擞地解着陈美兰的衣服,头也不回地应道:“沒一个小时,你不能出來。”

    哈哈地笑着,高尧推开小门走进休息间,手还沒摸到电灯开关,脑后就有一股冷风突袭而來。

    向天亮动手了。

    出手很狠,手掌为刀,重重地砍在高尧的后脖子上,另一只手同时伸出,点了高尧身上三个穴道。

    高尧瞬间失去知觉,身体滞凝,稍稍一晃,向着地板上跌去。

    向天亮的脚伸了出去,托住高尧的身体,慢慢的将它放到地板上。

    当然,对着倒在地上的身体,狠狠地踹上几脚是肯定的,这是向天亮从小与人打架时形成的习惯,现在也改不了,巡视员也不例外。

    巡视员怎么了,他妈的,老子照样揍得你半个月下不了床。

    其实,向天亮也不明白巡视员是什么东东,国家公务员法刚刚试行,他还沒來得认真学习,国家公务员的职务分为领导职务和非领导职务,巡视员属于非领导职务,有巡视员、副巡视员之分,巡视员和副巡视员只在地、厅、司、局级以上国家行政机关设置,巡视员资格的取得应任副厅级职务四年以上,副巡视员则应任正处级职务四年以上。

    向天亮很有些不明白,他的办公桌上就放着不少上面发下來的政务公告,上面经常提到省政府又任命了一批巡视员,好家伙,名字一大串,他都懒得看那些名字,刚开始觉得好奇,这巡视员到底是个什么官,它的工作职责是什么呢,公告上,既有“正巡视员,还有副巡视员,巡视员的数量还真不少。

    这真是怪事,一个单位有厅局长,还有多名副厅局长,还有书记、副书记,纪检、监察、督办,然后是秘书长,副秘长,办公室主任,副主任、干事等,还用得上巡视员吗。

    后來,向天亮慢慢明白,巡视员是怎么整出來的,某位原在某市担任纪检副书记,任期满了,又沒适合的地方去,就给他戴了个巡视员的帽子,享受副厅级待遇,又一位,在政府秘书处任负责人,好多年了,由于身体的原因,不便去基层,为肯定他的功劳,由原來的副厅解决为正厅,报上便公布他为正巡视员,还有一位,因本单位职位已满,一时又腾不出位子,为了安抚他,也给他戴了顶巡视员的帽子。

    原來,巡视员是厅级干部,可以作为退职干部的荣誉称号,相当于以前的顾问,当然,也是干部储备的一种手段,同时它还是干部级别提升的桥梁,是上级组织人文关怀的温馨体现。

    作为巡视员,应该多多倾听民间呼声才对,但是,他们从不下來巡视,他们是只拿工资不干事的东东。

    要么象高尧这样的巡视员,之所以巡视到清河市來,是为了他心中念念不忘的三大美女。

    碰到向天亮,正厅级巡视员也得倒霉,这不,还沒明白过來就巡视到地板上去了。

    说时迟,那时快,向天亮象闪电似的,拉开小门向张宏扑了过去。

    一声惨叫,正埋头解着陈美兰衣裤的张宏,后背上遭到两条铁腿的袭击,身体竟飞了起來,翻过沙发靠背,重重地摔在了地板上。

    向天亮先俯身察看陈美兰,还好,呼吸均匀,还睡着呢。

    肯定不能这样一走了之,向天亮的行事风格是一惯的,奇,歪,绝,阴,滥,邪,损,狠,坏,毒,能用的必须使出來。

    向天亮先给高玉兰打了个电话,让她将大奔开进市委大院,停在市委楼下,再让李玟带着陈小宁和刘若菲上楼來。

    打完电话,向天亮单手提起昏迷的张宏,來到休息间,再用另一只手提起高尧,一起放到了床上。

    这还不够,张宏和高尧的衣服都被剥了下來,精光精光,再拿过被子盖了起來。

    还不够解气,向天亮抡起双拳又是一顿暴揍,他要保证让张宏和高尧在半个月内下不了床。

    至于张宏和高尧衣服,向天亮只需用手又撕又搓,全都化为了碎片。

    等向天亮回到办公室打开门,李玟带着陈小宁和刘若菲恰好也到了。

    “嘘……”向天亮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低声说道,“都不要说话,李玟姐,你背上陈姐,咱们回去再说。”

    市委大院已装上监控录像,为了消除记录,向天亮不得不做了一系列的“善后”工作,至少不能让陈美兰的出入无迹可寻。

    唯一的难題是市委大院门口的那个门卫,向天亮忙完“善后”工作回到车上,李玟笑着说,“放心吧,当你跑进市委大院的时候,门卫根本來不及看清你的脸,当他想要追你的时候,我就跟着上去把他打晕了,我倒是担心市委大院里的值班警卫们。”

    向天亮一边开车一边笑道:“一共四个,都在录像监控室的隔壁打麻将,那帮笨蛋,估计要到明天下午才能醒來呢。”

    “进市委大院救人,真过瘾呀。”李玟很是兴奋。

    高玉兰关切地问,“天亮,到底是怎么回事,美兰沒什么事吧。”

    “陈姐沒事,只是睡着了,不过,这事说來就话长了……”

    向天亮一口气把事情的來龙去脉说了个遍。

    满车的女人都一时沉默了。

    许久,高玉兰皱起了眉头,“哼,张宏太放肆了,这事我要马上向李书记报告”

    “兰姐,我看还是先不要报告李书记。”向天亮说。

    高玉兰哦了一声,“你有什么计划了吗。”

    向天亮笑着说,“按照张宏和许西平的计划,是把陈姐藏在张宏办公室一天,到明天晚上再转移到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地方,制造陈姐因急事外出的假象,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有两个,一,利用陈姐不在期间,动摇和瓦解我们滨海县的领导班子,从而顺利地通过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二,许西平控制陈姐后,完全可以使用各种不法手段,软硬兼施,达到他尽快与陈姐离婚的企图,所以,我们是不是可以将计就计呢。”

    高玉兰微微地一笑,“你是想看看,美兰不见后,明天张宏如何向许西平交代,如果他们的关系很不是很铁的话,说不定还会内讧火拚。”

    “是的,我是想现在就把陈姐送回滨海藏起來,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然后明天去市委大院要人,因为陈姐是参加了市常委扩大会议后失踪的嘛,我估计,只要咱们揪住这件事不放,至少能让他们首尾难顾,狼狈不堪。”

    高玉兰笑了,“天亮,你的招数总是又损又坏,碧巧,秀云,你们说呢。”

    杨碧巧说,“兰姐,我看天亮的计划可以一试。”

    “我也同意,即使不行,至少主动权还掌握在我们的手里。”顾秀云也应道。

    稍作思忖,高玉兰挥了一下右手,“好,就这么办,先把美兰送回滨海县去。”

    大奔车在路边停下,由车技较好又熟悉路况的蒋玉瑛开车,直奔滨海县。

    向天亮接连打了两个电话。

    第一个电话打给县政法委书记兼县公安局长邵三河。

    邵三河也在清河参加市农业工作会议。

    在向天亮的心目中,今晚发生的事情,除了百花组的女人们,邵三河是唯一可以知道的“外人”。

    电话里,向天亮把事情简单地向邵三河说了说,让他赶紧起床,开车跟在自己后面,同时布置警力加强警戒,特别是百花楼周边,防止张宏或许西平派人找人。

    邵三河自是不敢怠慢,很快也驱车往回滨海的路上狂奔。

    向天亮的第二个电话,是打给许燕和许琳的,让她俩带上章含或贾惠兰來路上接,章含和贾惠兰是医生,陈美兰身边需要一个医生照顾。

    象这种事情,百花组里,也只有李玟母女三人能派上用场,李玟要跟着高玉兰,向天亮也要回到清河继续开会的,保卫百花楼和陈美兰的任务,只能交给许燕和许琳了。

    在滨海县与南河县的交界处,向天亮他们与章含、许燕和许琳三人“会师”了。

    邵三河的车也及时赶到了这里,不过,邵三河很知趣,他的出现会让众多女人尴尬,所以他车停得远远的,人也沒有下车。

    昏睡的陈美兰被章含、许燕和许琳的车接走了。

    大奔也掉过头往回赶。

    向天亮沒有上大奔,而是等大奔消失在夜色中后,上了邵三河的车,“三河兄,咱们也回清河吧。”

    “天亮,我有个建议。”邵三河一边开车一边笑着说。

    “咱们兄弟之间,就直说嘛。”向天亮摸出两根香烟,一起点上火后,递给了邵三河一根。

    邵三河说,“我认为,咱们该采取一些特别措施了。”

    向天亮点着头笑道:“我也正在这么想,你说,咱们该盯谁。”

    “这得一步一步來,动作太大容易露馅,肖剑南要是发现了还会跟咱俩急,据你刚才所说,那个张行很可能是串联张宏和高尧的关键性人物,咱们先盯他,他不过是个市委副秘书长,又有把柄在你手里,即使被他发现,咱们也不怕。”

    向天亮笑道:“他妈的,咱们就从他身上开始,设法搞清他们的关系。”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