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5章 保密保密再保密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向天亮和邵三河合计着盯住张行,而且是说盯就盯,第二天早上张行一出门,身后就多了条“尾巴”。

    盯当然是盯梢的意思,但因为是非法举动,向天亮和邵三河都只说一个盯字,以区别于传统意义上的盯梢。

    张行不知道,他本来就自诩为文人,对“武”那方面是一窍不通,根本不知道会突然被人给盯上。

    更何况,张行这段rì子过得不赖,除了时来运,还有风得意,政治上被判了“死刑”的市建设局局长,一下子进入了象征着清河政治中心市委大院并出任市委副秘书长,虽然在级别上属于平调,但谁都知道,这是正儿八经的鲤鱼跳龙门。

    所谓得意忘形,人一得意,就容易忘形,张行就有这个弱点。

    市委书记是自己生身母亲的前夫,并且这种关系传递的是正能量,张行当然有得意的资格。

    但是,张行很快就得意不起来了,他坐的桑塔纳轿车还没有进入市委大院,公文包里的手机就响起了急促的铃声。

    电话是市委书记张宏的秘书张国英打来的。

    张国英的声音很急,“张哥,你在哪里?”

    张行一怔,“国英,我快到市委大院了,怎么,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张国英是张行的远房堂弟,这层关系几乎不为人所知,而张国英之所以能担任张宏的秘书,正是因为张行的推荐。

    “张哥,你不要去市委大院,马上到市人民医院住院部九零一号病房来。”

    “我说国英,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张书记他……他受伤了。”

    “啊……张书记怎么受伤的?”

    “这事……这事在电话里说不清楚,你先过来吧。”

    “张书记伤得重不重?”

    “医生正在检查,还不知道呢。”

    “那……那张书记他怎么说?”

    “他让你马上过来。”

    “好,我马上过来。”

    “还有,张书记要求他受伤的事,要做到绝对保密。”

    “我知道了。”

    关了手机,张行心急火燎的往医院里赶,张宏就是他的救星,千万不能出事。

    可是,在病房外见了面,面对张行的质问,张国英吞吞吐吐,涨红了脸难以启齿。

    张行将张国英拽到边上,瞪着眼斥小声道:“都什么时候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啊?”

    “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晚上常委扩大会议结束后,张书记没有马上离开,他跟我说,许西平副市长和滨海县县委书记陈美兰,两口子有了点矛盾,他要帮着调解调解,不一会,先是许副市长来了,一会陈书记也来了,大概一个小时后,许副市长出来了,他说张书记要同陈书记再谈一会话,让他和我先走,我就跟着许副市长离开了。”

    “后来呢?”张行问着,心里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张宏和他无话不谈,早就和他流露过对陈美兰的垂涎,深夜把陈美兰单独留下,要干什么是不言而喻的事。

    “后来……后来就是今天早上了,我一般都提前半个小时来上班,今天也是这样,来了之后照例先打扫张书记的办公室,打扫完办公室后,我又进了休息间,发现……发现张书记躺在床上,处在昏迷之中,床上还有……还有原来的市长高尧,也昏迷着,两个人……两个人身上都没穿衣服,而且衣服统统都不见了。”

    “办公室和休息间,除了张书记和高市长,没有其他人吗?”。张行皱起了眉头,高尧来到清河是悄悄的,也是他负责接待的,高尧垂涎于陈美兰的美sè,调离清河后还念念不忘,张行也是知道的,但张书记居然把高尧请到办公室共同对付陈美兰,这点很出乎张行的意料。

    张国英摇着头说,“除了张书记和高市长,我没有看到有其他人。”

    稍稍松了口气,张行又问,“后来你是怎么处理的?”

    “后来,我叫来了方以轩秘书长,和张书记的司机小柳及方秘书长的秘书小张、司机小王,我们五个人一起,把张书记和高市长送到了医院,然后,然后我就给你打电话了。”

    “一路上有没有其他人看见?”

    “没有,我们走的是领导专用电梯,直接在地下停车场上的车,没有其他人看见。”

    “走廊上有录像监控啊。”

    “这个方秘书长查过了,走廊上的录像监控已经被人破坏了。”

    张行噢了一声,“医院方面都有谁知道?”

    “医院方面已经被方秘书长控制住了,除了院长和两个医生两个护士,暂时还没有其他人知道。”

    “方秘书长人呢?”

    “他在张书记的病房里。”

    “国英,你就留在这里。”张行端起脸说道,“你要记住,没有张书记的同意,任何人都不能放进来,张书记的伤势,特别是高市长的行踪,必须绝对保密。”

    “姚市长来了怎么办?”

    “他也一样。”

    不等张国英应声,张行就推开一扇病房的门。

    这是高尧的病房。

    “张行,我肯定……我肯定是向天亮那小混蛋干的。”

    这是高尧见了张行后说的第一句话,他已经醒过来了。

    “高市长,您先别生气,您的伤没事吧?”张行安慰着。

    高尧苦笑着,“其实并没多严重的伤,就是身体动不了,浑身无力,医生检查过了,只是一些皮外伤。”

    “这倒很象是向天亮的手法,这小子出手伤人,总是。”张行说道。

    “肯定是他干的,除了他,清河就没有第二个人敢擅自闯进市委书记的办公室。”

    张行点了点头,“可是,您和张书记不一定有证据吧,甚至你们都没有看到他的人影。”

    “这倒也是,这小子简直就是个鬼,来无影去无踪啊。”高尧又是一阵苦笑。

    犹豫了一下,张行还是开口问道:“高市长,您怎么会……怎么会到了张书记那里?”

    高尧有些懊恼,“这还用问吗,我是悄悄来到清河的,根本不会抛头露面,没有老张的电话,我会跑到他的办公室里去吗?”。

    “那您认为,现在最需要做什么呢?”张行望着高尧问道。

    “保密,保密保密再保密。”

    “这个您放心,方以轩秘书长做得很周到。”

    “那就好,你还没去老张那里吧?他可能比我伤得重,你快去看看他吧。”

    不能再往下问了,再问下去就是尴尬。

    高尧之所以能认识张宏,正是因为张行的介绍。

    在高尧任清河市市长期间,张行是主动投靠高尧的,高尧几次想对陈美兰下手,都是张行在其中发挥作用,高尧虽未得手,但对张行亻忠诚还是很欣赏的,两个人的关系也不断的加深巩固,即使高尧离开了清河,两个人之间也还保持着联系。

    后来张行时来运转,通过同母异父的妹妹王含玉,认识了王含玉的父亲张宏。

    张行与张宏搭上线后不久,张宏要调来清河市工作,与张行谈起有哪些可用之人,张行偶尔谈到了高尧,引起了张宏的兴趣。

    而高尧被撤销清河市市长后,被安排到一所省属中等院校任党委副书记,正处于郁闷之时,听说张行认识张宏,而张宏是**子弟,父辈中还有人在zhōng/>

    高尧的努力没有白费,通过张宏的帮忙,很快就摇身一变,成了正厅级巡视员,组织关系挂靠在省委办公厅,巡视员虽然没有实权,但高尧喜欢,巡视员不用办实事,却可以到处跑,至少省委大院里的风吹草动,他都能及时掌握。

    这一次高尧前来清河市,是应张宏之邀,由张行负责接待。

    但张行并不知道高尧来干什么,只知道一定有事,但他不问,因为张宏认为时机合适的时候,会主动告诉他的,否则问了等于白问。

    安慰了高尧几句,张行退出了病房。

    保密,是要保密,一个现任市委书记,一个前任市长,两个人企图合伙强暴一个女县委书记,传出去肯定是个政治丑闻,张宏在市委书记的宝座上刚坐热了屁股,恐怕就得灰溜溜地滚出清河。

    张行心里一阵恐惧,张宏书记要是走了,自己必将重又陷入到水深火热的境地。

    可是,这事能保得住密吗?如果真是向天亮干的,那就根本无密可保。

    张行很了解向天亮,这种丑闻一旦被他掌握,必将成为他打击己方的有力武器。

    第一要务,是要搞清楚,劫走陈美兰并打伤张宏和高尧的人是不是向天亮。

    张行正想着,市委秘书长方以轩从张宏的病房里出来了。

    “张行,张书记需要休息,你先别进去了,我刚接到姚市长的电话,要我和你马上回市委大院开会。”

    方以轩一边说,一边往电梯里走。

    张行跟进了电梯,“秘书长,姚市长开的是什么会啊?”

    方以轩绷着脸,“肯定与昨晚发生的事有关,记住,你只听不说,你什么都不知道,一切由我来应付。”

    秘书长和付秘书长匆匆赶回市委大院,来到市长姚新民的办公室。

    姚新民的办公室里,沙发上坐满了人。

    方以轩和张行推门而进,看到这么多人,一下就楞住了。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