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7章 调查(中)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向天亮听出來了,肖剑南早有准备,事先做足了功课。

    把滨海县县长陈乐天和县委副书记肖子剑留在最后询问,就是肖剑南早有准备的标志。

    陈乐天和肖子剑是最了解陈美兰行踪的人,开会时坐在一起,会议结束时也在一起,他们两个应该能提供有价值的线索。

    还有一个现象引起了向天亮的注意,肖剑南与市长姚新民之间,似乎有某种程度的默契,先对姚新民进行询问,这沒有问題,问題在于,肖剑南在询问其他人的时候,目光几次转向姚新民,不管是有意识的还是无意识的,似乎都有些不合乎人的正常反应。

    向天亮在心里对自己说,也许肖剑南开窍了,暗中靠上了姚新民这棵大树了呢。

    询问在继续进行。

    肖剑南:“陈县长你好,我有几个问題要问。”

    陈乐天:“肖副局长你问吧。”

    肖剑南:“昨晚的会议上,你一直和陈美兰同志坐在一起吗。”

    陈乐天:“是的,我坐在她左边,肖子剑副书记坐在她右边。”

    肖剑南:“陈美兰同志沒有说过她会后的行踪安排吗。”

    陈乐天:“沒有,我们都住在市委招待所,离市委大院仅隔着两条街,所以我们三个是步行过去的,开完会后也准备步行回招待所。”

    肖剑南:“那么,会议结束后,你们是离门最近的,你们为什么不先走呢。”

    陈乐天:“陈美兰同志沒有起身要走的意思,她是我们的领导,又是女性,她不起身,我们不好意思先走。”

    肖剑南:“陈美兰同志为什么会沒有起身要走的意思。”

    陈乐天:“这个……这个我还真沒有注意到,我到现在也沒有想明白。”

    肖剑南:“后來,你们起身要走了,而陈美兰同志沒有起身吗。”

    陈乐天:“她也起身了,我们三个一起出了会议室。”

    肖剑南:“陈县长,请你继续说。”

    陈乐天:“我们三个乘的是西边的电梯,电梯里也只有我们三个人,但电梯将要开动时,陈美兰同志突然又走出了电梯。”

    肖剑南:“突然。”

    陈乐天:“是的,毫无征兆,陈美兰同志又突然出了电梯。”

    肖剑南:“她沒说什么吗。”

    陈乐天:“她只说了一句,老陈,我还有点事,你和老肖先回去吧。”

    肖剑南:“她沒再说其他话了。”

    陈乐天:“应该沒有,因为这时电梯门已经关上,开始下行了。”

    肖剑南:“陈县长,谢谢你。”

    陈乐天:“我可能有遗漏的地方,你再问问我们肖副书记吧。”

    肖剑南:“肖副书记你好,咱俩有缘。”

    肖子剑:“不错,咱们的姓名只差一个字,你是真剑,我是假剑。”

    肖剑南:“刚才陈县长所说是否属实。”

    肖子剑:“属实。”

    肖剑南:“昨晚陈美兰同志消失前,有什么反常的地方吗。”

    肖子剑:“这个我还沒注意到。”

    肖剑南:“那么,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肖子剑:“有,我补充两点。”

    肖剑南:“你请说。”

    肖子剑:“第一点,在会议的休息间隙,大概七点四十分左右,陈美兰同志曾收到过一张小纸条。”

    肖剑南:“小纸条,谁递给陈美兰同志的。”

    肖子剑:“是市委统战部长张衡。”

    肖剑南:“你确认是市委统战部长张衡。”

    肖子剑:“我亲眼看到的,但是,纸条不是市委统战部长张衡的,他是代人转交的。”

    肖剑南:“谁。”

    肖子剑:“市委书记张宏。”

    肖剑南:“你沒有看错吗。”

    肖子剑:“沒错,当时是会议休息间隙,很多人上洗手间,包括陈美兰同志和陈县长,而我沒有,我一直在会议室里。”

    肖剑南:“你继续说。”

    肖子剑:“当时张部长走过去和张书记聊了几句,我看到张书记将一张小纸条递给了张部长,陈美兰同志从洗手间回來后,张部长将小纸条递给了陈美兰同志同志。”

    肖剑南:“你能确认,张部长递给陈美兰同志的小纸条,就是张书记递给张部长的那张小纸条吗。”

    肖子剑:“我可以确认,因为从张书记将小纸条递给张部长,到张部长将小纸条交给陈美兰同志,前后不过一两分钟,期间张部长一直将小纸条拿在手上。”

    肖剑南:“你看到过小纸条的内容吗。”

    肖子剑:“沒有。”

    肖剑南:“请说第二点。”

    肖子剑:“第二点,陈美兰同志和陈县长及我三人进入电梯,在电梯门即将关上的时候,陈美兰同志突然走出了电梯,这时,我看到电梯外还站着一个人。”

    肖剑南:“这个人是谁。”

    肖子剑:“许西平副市长。”

    肖剑南:“你确认是许西平副市长。”

    肖子剑:“是的。”

    肖剑南:“可是,陈县长沒有说到这个情况啊。”

    肖子剑:“我站在电梯的左边,刚好能看到,陈县长站在电梯的右边,他应该沒有看到。”

    肖剑南:“肖副书记,谢谢你。”

    站起身來,肖剑南对姚新民说,“姚市长,我想问一问市委统战部长张衡同志和副市长许西平同志。”

    “可以,你稍等。”

    姚新民亲自走过拉开办公室的门,让秘书电话通知张衡和许西平马上过來。

    不用十分钟,张衡和许西平先后來了。

    再沒人让座,姚新民亲自拿过两张钢制折叠椅,一边小声地把召他们二人过來的原因解释了一下。

    张衡沒说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许西平的脸色特别的难看,嘴角动了动,但沒有开口。

    向天亮偷偷地瞄了许西平一眼,心说这事闹大了,看你这个始作俑者怎么收场。

    与此同时,向天亮也看出來了,姚新民对这件事似乎有所察觉,一本正经的样子,明摆着是要把事情往大的方向整。

    待张衡和许西平坐定,姚新民一边走回到办公桌边,一边说道:“剑南同志,请你继续吧。”

    肖剑南:“张部长,您好。”

    张衡:“剑南同志你好。”

    肖剑南:“张部长,对不起啊。”

    张衡:“沒关系,你想问什么都可以,凡是我知道的,我知无不言。”

    肖剑南:“您是什么时候知道陈美兰同志失踪的。”

    张衡:“就是刚才,刚才姚市长告诉我的。”

    肖剑南:“您相信陈美兰同志会失踪吗。”

    张衡:“这个……不会吧,陈美兰同志怎么会失踪呢。”

    肖剑南:“昨天晚上会议期间,您有沒有注意到陈美兰同志有什么异常举动。”

    张衡:“异常举动,沒有啊。”

    肖剑南:“是沒有,还是您沒有发现。”

    张衡:“剑南同志,我的位置是背对着陈美兰同志的,她坐在我身后,我总不能回头看她有沒有异常举动吧。”

    肖剑南:“嗯,那么会议结束之后,您是什么时候离开会议室的。”

    张衡:“我离开得比较晚。”

    肖剑南:“为什么。”

    张衡:“我是觉得,应该让领导先走吧。”

    肖剑南:“您还沒有离开时,当时会议室里还有什么人在。”

    张衡:“还有不少人,除了张宏书记和郑右庭副书记,还有市委宣传部长孟兴国,副市长许西平,市委秘书长方以轩,副市长邱雨庭,负责会议记录的市委副秘书长张行,还有滨海县县委书记陈美兰,滨海县县长陈乐天,滨海县县委副书记肖子剑……好象就这么多人。”

    肖剑南:“那您具体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张衡:“我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但我是和副市长邱雨庭一起走的。”

    肖剑南:“您和邱副市长走的时候,您说其他人当时还在吗。”

    张衡:“嗯……对,对,其他人还在。”

    肖剑南:“张部长,昨晚的会议有会间休息时间吗。”

    张衡:“有,是十分钟,大概在七点半以后,八点钟以前。”

    肖剑南:“当时您有沒有上洗手间。”

    张衡:“我沒有。”

    肖剑南:“您一直待在自己的位置上吗。”

    张衡:“是啊……不,等等,我起來过。”

    肖剑南:“您起來干什么呢。”

    张衡:“当时,当时是张宏书记招手让我过去。”

    肖剑南:“张书记让您过去干什么。”

    张衡:“这个么……”

    肖剑南:“张部长,您只需要告诉我大家都看得到的情况。”

    张衡:“是这样,张书记沒说其他什么,只是让我把一张小纸条递给陈美兰同志。”

    肖剑南:“您交了。”

    张衡:“我交了,是陈美兰同志从洗手间回來后,她还沒坐下,我就交给她了。”

    肖剑南:“您沒说话。”

    张衡:“我沒说话。”

    肖剑南:“陈美兰同志看了小纸条了吗。”

    张衡:“我沒有看到,因为我已经坐下了。”

    肖剑南:“张部长,对不起,您有沒有看到小纸条上写着什么呢。”

    张衡:“剑南同志,小纸条是折着的,我根本看不到,再说了,领导的小纸条,我敢随便看吗。”

    肖剑南:“张部长,我再说一声对不起。”

    张衡:“沒关系。”

    肖剑南沒再问张衡,而是又站起身來,很不客气地绕着张衡和许西平走了一圈。

    然后,肖剑南站在许西平面前,鹰一样的目光,射在了许西平的脸上。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