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8章 调查〔下〕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旁观者清,向天亮明白,肖剑南询问各位领导,看似轻描淡写,实则步步为营,暗藏机锋.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肖剑南是在层层剥蒜,终取蒜心,这刈蒜心就是许西平。

    询问张衡,问得有些不太礼貌,其实是敲山震虎,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果然,听锣听音,许西平也很明白,本来白皙的脸现在变得更黑了。

    向天亮和邵三河并肩而坐,二人相视一眼,又互相微微颌首。

    真是英雄所见略同,二人均看出来了,肖剑南实际上就是冲着许西平来的,前面对其他人的询问,不过只是前戏和铺垫。

    肖剑南显得如此胸有成竹,要么是掌握了重要的线索,要么就是受人指使,玩一招闭眼揍人,打着了就是打对了,打错了大不了得罪人。”

    办公室里,气氛有些凝重。

    肖剑南还在用自己的目光进行火力侦察,目光极不友好,可以说充满敌意。

    向天亮陡然想起来,肖剑南和许西平还是“仇人”,当年许西平的叔叔参与走私被肖剑南抓获,许西平曾登门求情被拒,一点面子也不给,后来市财政局招工,肖剑南的弟弟考试成绩名列前茅,却被当时的市财政局副局长许西平踢了出来。

    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更何况肖剑南天生的胆气,不怕得罪人,当然,向天亮巴不得肖剑南折腾一下许西平,能让许西平狼狈不堪最好,至少也能杀杀许西平的威风。

    但是,向天亮又希望肖剑南不要把事情搞大,如果到了没法收拾的地步,己方也不会得到好处。

    最好是查而不清,查查拖拖,让张宏许西平等人无暇去推动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

    所以,向天亮不急,反正陈美兰没事,他是抱着坐山观虎斗的心态,欣赏着姚新民市长召集的这个临时调查会议。

    终于,肖剑南开口了。

    肖剑南:“许副市长,你好。”

    许西平:“我不好。”

    肖剑南:“你什么不好?”

    许西平:“老婆不见了,当然好不了。”

    肖剑南:“非常理解,但是,还是要你回答几个问题。”

    许西平:“是在做正式询查吗?”

    肖剑南:“不是,现在还不是正式调查,但是一位县委书记突然不见了,调查一下是很有必要的。”

    许西平:“这么说,我是必须要配合你的调查了。”

    肖剑南:“必须的。”

    许西平:“你想知道什么?”

    肖剑南::“你参加了昨天晚上的市常委扩大会议了吗?”

    许西平:“参加了。”

    肖剑南::“在会议期间,你与陈美兰同志有过交流吗?”

    许西平:“没有。”

    肖剑南::“为什么?”

    许西平:“你不明白吗,开会期间允许私人交流吗?”

    肖剑南::“说得是,那么,会议结束以后,你和陈美兰同志有过交流吗?”

    许西平:“没有。”

    肖剑南::“真没有?你们不是夫妻吗?”

    许西平:“夫妻在公共场合,不一定就有交流。”

    肖剑南::“昨天晚上你是什么时候离开会议室的?”

    许西平:“不记得了。”

    肖剑南::“你是和谁一起离开会议室的?”

    许西平:“张书记。”

    肖剑南::“你们去了哪里?”

    许西平:“这个你没权过问。”

    肖剑南::“许副市长,你最好回答我。”

    许西平:“我陪着张书记去了他办公室,我们在那里谈了半个多小时我才回去的。”

    肖剑南::“你在离开会议室后,有没有碰到陈美兰同志?”

    许西平:“没有。”

    肖剑南::“真没有吗?”

    许西平:“还需要我说第二遍吗?”

    肖剑南::“许副市长,你撒谎了。”

    许西平:“胡说八道。”

    肖剑南::“不要生气嘛,生气解决不了问题。”

    许西平:“我再说一遍,离开会议室之后,我再也没看见过陈美兰。”

    肖剑南:“但是,有人看见了,而且陈美兰同志正是跟着你走的。”

    许西平:“谁看见了?”

    肖剑南::“滨海县委副书记肖子剑同志。”

    许西平:“肖子剑同志,你看错了吧?”

    肖子剑:“许副市长,电梯里的灯亮着,我没有看错。”

    许西平:“不,你一定是看错了,我没有经过电梯附近。”

    肖子剑:“许副市长,我的视力还是一点五。”

    许西平:“肖子剑同志,嘴下留情啊。”

    肖子剑:“请放心,我有一说一,有二说二。”

    肖剑南:“好了,许副市长,你不承认也可以。”

    许西平:“肖剑南,没有就是没有,我为什么要承认我没有做过的事情?”

    肖剑南:“许副市长,陈美兰同志失踪了,你作为丈夫,你不焦急吗?”

    许西平:“我不焦急。”

    肖剑南:“你为什么不焦急?”

    许西平:“这我倒要问问你,一个人不见了,多少时间才能确认为失踪?”

    肖剑南:“二十四小时。”

    许西平:“那么,陈美兰同志失去联系多少时间了?”

    肖剑南:“到现在为止,还不到十二小时。”

    许西平:“既然还不到十二小时,能叫失踪吗?”

    肖剑南:“对普通人来说不是,但对陈美兰同志来说是,清河市政治保卫条例上有规定,一个县委书记失去联系六个小时,就可以确定为失踪。”

    许西平:“不管你怎么说,我也不相信陈美兰失踪了。”

    肖剑南:“你为什么不相信陈美兰同志失踪了?”

    许西平:“我的老婆,我了解她。”

    肖剑南:“你真的了解陈美兰同志吗?”

    许西平:“废话。”

    肖剑南:“许副市长,你和陈美兰同志的感情怎么样?”

    许西平:“我们感情很好,不劳你关心。”

    肖剑南:“许副市长,好象不象你所说的好吧。”

    许西平:“那是你情报有误。”

    肖剑南:“你们已经分居快一年了,这也叫感情好吗?”

    许西平:“你胡说。”

    肖剑南:“这是事实,你就不要否认了。”

    许西平:“肖剑南,这是我的家事我的**,和你的调查无关。”

    肖剑南:“很有关系,我怀疑你与陈美兰同志的失踪有直接关系。”

    许西平:“好啊,肖剑南,图穷匕首现,你终于说出你的心里话了。”

    肖剑南:“不错,我一开始就怀疑你。”

    许西平:“证据,你的证据呢?”

    肖剑南:“陈美兰同志最后消失时和你在一起,而你们又感情不合,正在闹离婚,你说我有没有资格怀疑你?”

    许西平:“胡说八道,谁说我们在闹离婚,肖剑南,你这是造谣。”

    肖剑南:“造谣不造谣,你自己心里知道。”

    许西平:“……”

    肖剑南:“许副市长,何必呢,纸是包不住火的。”

    许西平:“好吧……我说,陈美兰同志并没有失踪。”

    肖剑南:“陈美兰同志并没有失踪?那她在哪里?”

    许西平:“她连夜去西江省了。”

    肖剑南:“为什么?”

    许西平:“陈美兰同志小时候有个nǎi妈,两人感情很好,情同母女,这几十年因故失去了联系,前不久我去西江省出差,机缘巧合,碰到了陈美兰同志的nǎi妈的儿子,这才恢复了联系。”

    肖剑南:“许副市长,你还是说说,陈美兰同志为什么连夜去西江省。”

    许西平:“昨天晚上会议结束后,我突然接到陈美兰同志的nǎi妈的儿子打来的电话,说陈美兰同志的nǎi妈病危,非常想见陈美兰同志一面,所以,我劝陈美兰同志赶紧去一趟西江省。”

    肖剑南:“这么说,陈美兰同志是去西江省了?”

    许西平:“是的,她应该是乘昨晚十一点到省城云州火车,再在云州转乘去西江省的火车。”

    肖剑南:“qiguài了,你为什么不陪陈美兰同志一起去。”

    许西平:“我们说好了,我把手头的工作安排好后,会尽快赶到西江省去。”

    肖剑南:“还有,陈美兰同志为什么不向市委请假,为什么不向滨海县同事交待一下?”

    许西平:“这是我的失误,我要向市委检讨,向滨海县的同志们道歉。”

    肖剑南:“你的失误?”

    许西平:“是的,陈美兰同志把请假的事交给我代办,我没有及时完成。”

    肖剑南:“陈美兰同志可以自己直接打电话嘛。”

    许西平:“她走得急,把公文包交给了我,所以她没带手机。”

    肖剑南:“这么说,现在无法与陈美兰同志取得联系了?”

    许西平:“她在路上,恐怕一暂时还无法联系上。”

    肖剑南:“许副市长,你能对你所说的话负责吗?”

    许西平:“当然。”

    肖剑南:“谢谢。”

    转向姚新民,肖剑南说,“姚市长,我问完了。”

    姚新民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好吧,肖剑南同志留一下,许西平同志,请你到外间等一下,其他同志请回吧,方以轩同志,你发一个通知,原定今天上午继续举行的市农业工作会议,因故取消,议程往后顺延。”

    向天亮起身离开,走到许西平身边时,挑衅似的碰了他的肩膀一下。

    许西平冲着向天亮怒目而视。

    和邵三河一起离开市委大院,回到了自己的桑塔纳轿车上,向天亮呵呵地大笑起来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