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2章 双枪大哥哥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待到许西平驱车离开了市政协大楼后,向天亮却吩咐杨碧巧徐爱君她们回去,自己一个人下了车,不紧不慢地向市政协大楼走去。

    向天亮沒有进市政协大楼,而是绕着市政协大楼,走向一街之隔的居民住宅区。

    柳清清的父亲柳清河住在这里。

    柳清河老人是市政协常委,但他几乎不去市政协大楼,也很少外出了,柳清河一生从教,门下学生弟子众多,但不涉政不参加社会活动,退休后迷上了泥塑,天天在家里自得其乐地捣鼓那些从九门县淘來的瓷土。

    每次來清河,向天亮必來柳家坐坐。

    柳清清怀孕后,躲在滨海的百花楼里,为了照顾她,柳母也去了滨海,柳家只剩下柳清河和柳清清的宝贝女儿柳晶晶。

    对向天亮和柳清清之间的事,柳清河从从沒有表示过支持和反对,但向天亮看得出來,老人对此事是认可的,柳家几代单传,到了柳清河这一辈,膝下只有一个女儿柳清清,如果柳清清生一个儿子,也算是为柳家续上香火。

    柳清清怀孕五个月的时候,私下做过b超,怀上的是男孩,得知这个消息后,柳清河老人很高兴,居然很少见地自个儿把自个儿喝醉了。

    为了讨老人欢心,有一次向天亮和柳清清还当着老人的面,商量给孩子起什么名字,向天亮主动提出孩子姓柳,老人当时听在耳里,虽沒说话,但明显是喜到了眉梢上。

    所以,在柳清河老人的心里,早把向天亮当成了自己的女婿。

    向天亮也把柳家当成了自己的家,进出随便,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不但有钥匙,还有为他安排的房间。

    柳清河果然在后院忙活,这里是他的小天地,到处摆满了他手工捏制的泥塑。

    向天亮一走进后院,柳清河就听到了脚步声,头也不回地笑道:“天亮,你果然是能掐会算啊。”

    “老爷子,您这话把我给说糊涂了。”向天亮坐到了小凳子上。

    “哈哈……有人要來找我,是托我求你,你现在不请自來,不是能掐会算吗。”

    向天亮一听就乐了,“那我猜一猜,这个要來找您而您又肯卖点面子的人是谁。”

    “好啊,你猜猜是谁。”放下手中的活,柳清河饶有兴致地转过身來。

    向天亮笑着说,“这是个女人,年岁比您小,她很尊重您,但现在是您名义上的上级,她就是市政协副主席,王子桂王老太太。”

    柳清河有些惊讶,“咦,你是怎么知道的。”

    “呵呵……小屁孩沒娘,说來话长,王老太太她说几时过來找您。”

    “她应该马上就到吧。”

    向天亮站了起來,“那我回避一下,等她谈话了我再跟您细说。”

    “也行。”柳清河点了点头,“哎,小丫头正在房间里睡觉,小心别吵醒了。”

    小丫头就是柳晶晶,柳清清的宝贝女儿。

    “她沒上学吗。”

    “学校刚开完运动会,今天休息呢。”

    果然,小丫头柳晶晶正在床上甜甜地睡着,两条雪白的小胳膊还搁在被子外。

    向天亮轻手轻脚地走进去,坐到了柳晶晶的小床头,再伸手撩起窗帘,打开了窗户。

    这个窗户正对着后院,离柳清河坐的地方不过五六米,向天亮是想偷听,听听王子桂老太太会对柳清河说些什么。

    向天亮心里有些佩服王子桂老太太,整个清河市,柳清河是最了解王子桂的人,不但曾经是市农校的同事,连王子桂和张行的母子关系都知道,在柳清河面前,王子桂沒有什么秘密可言。

    王子桂老太太还沒到,向天亮的注意力,被柳晶晶的呼吸声吸引过去了。

    小丫头快满十三岁了,正在读初二,小脸蛋长得越來越水灵,活脱脱的象她妈妈柳清清。

    柳晶晶忒缠向天亮,向天亮每次來都被缠着不放,而且还给向天亮起了个外号,双枪大哥哥。

    向天亮有一把枪,真正的可以杀人的枪,枪把上还镶着黄金,柳晶晶喜欢过这把金枪,每一次都是向天亮退了弹匣让她玩个够。

    但柳晶晶很快对金枪失去了兴趣,却喜欢上向天亮的肉枪,小丫头什么都像她妈柳清清,聪明得紧,还稍有点早熟,多次的粘在向天亮身上以后,对他身上的原装配件更有兴趣了。

    尤其是这个时大时小时软时硬的玩艺儿,柳晶晶着了迷,因为她自己身上沒有,它膨胀的时候,她的一双小手根本不够使,它还会放电,放电时带着热量,能让她身体又软又麻又热。

    柳晶晶把向天亮的这个玩艺儿命名为肉枪,肉枪不能杀人但能伤人,后來柳晶晶嫌肉枪这名字俗,就改称神枪,能大能小能软能硬,神枪是名符其实。

    金枪加上神枪,向天亮自然就成了双枪大哥哥。

    这是向天亮和柳晶晶之间的小秘密,这样的小秘密有很多,小丫头古怪精灵,不象她妈柳清清那样善解人意,除了小鸟依人,还要“掌控”向天亮,对百花组里的女人,向天亮敢打任何一位的屁股,但在小丫头面前,他的屁股却经常挨揍。

    向天亮正痴痴地看着柳晶晶的小脸蛋时,柳晶晶忽然翻了个身,把盖在身上的小被子掀到地上。

    一下子,向天亮傻眼了。

    小丫头身上居然什么都沒有,弓着小身体,把个雪白的小屁股翘在了向天,亮的手边。

    顿时,向天亮心一热,呼吸骤然加速,包里的金枪沒动,身上的神枪噌地站了起來。

    伸手可及那雪白的小屁股,向天亮的手居然有些颤抖起來。

    幸亏这时候传來了脚步声,让向天亮从迷茫中惊醒过來。

    很快的,后院传來了柳清河和王子桂的说话声。

    柳清河:“子桂,你來了。”

    王子桂:“柳老,沒打扰你吧。”

    柳清河:“哈哈,一个闲人而已,何來打扰啊。”

    王子桂:“柳老也不去政协走走坐坐,大家每次开会都念叨你呢。”

    柳清河:“子桂,我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讨厌文山会海,我写过几次辞呈了,可你们不批么。”

    王子桂:“柳老,只要我在政协,你这政协常委就得当着。”

    柳清河:“哈哈,你是赖上我了,我不管,反正我不去你们那个大楼,楼高,我怕晕。”

    王子桂:“柳老身体可好。”

    柳清河:“谢了,能吃能睡,从不进医院,好得很哩。”

    王子桂:“柳老,我老姐姐哪去了,我好久沒看见她了。”

    柳清河:“哈哈……子桂啊,你是來查我的户口吗。”

    王子桂:“我敢么,主要是我们市老年合唱团缺了老姐姐这个主唱,有些玩不转了。”

    柳清河:“哦……她沒跟你说去哪里了吗。”

    王子桂:“沒有,我和大伙都想她了。”

    柳清河:“都是为了我家丫头那点事。”

    王子桂:“是清清吗。”

    柳清河:“嗯。”

    王子桂:“对了,清清也好久沒见了。”

    柳清河:“她啊,躲起來正写回忆录呢。”

    王子桂:“噢……清清在搞大手笔呀。”

    柳清河:“劝不住哟,就她那点文化,为了演戏连初中都沒毕业,哪还能写书啊。”

    王子桂:“柳老你可别这么说,有志者事竟成么。”

    柳清河:“还事竟成,沒她妈帮忙,我看十年也写不出來。”

    王子桂:“噢,老姐姐是去帮清清写回忆录了。”

    柳清河:“是啊,娘俩不知道躲在哪里正奋笔耕耘呢。”

    王子桂:“好么,清清也是市政协委员,我们支持她。”

    柳清河:“我替清清谢了……子桂,你找我就为了她们娘俩。”

    王子桂:“我是找你。”

    柳清河:“有事吗。”

    王子桂:“嗯……柳老,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呀。”

    柳清河:“子桂,咱们是一辈子的朋友了,有事你尽管说。”

    王子桂:“柳老,咱们清河最近的热点,是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你是怎么看的。”

    柳清河:“哎,子桂你犯规了。”

    王子桂:“我犯规了。”

    柳清河:“不参政不涉政不议政,这是我退休以后的三不原则,你忘了吗。”

    王子桂:“噢,对不起对不起。”

    柳清河:“子桂,你要是谈公事,就免了,谈私事,我欢迎。”

    王子桂:“这个事……这个事有公有私,可不可以。”

    柳清河:“哦,什么事这么复杂啊。”

    王子桂:“柳老你说对了,这事是有点复杂。”

    柳清河:“嗯……好吧,你也难得來一趟我家,说來听听吧。”

    王子桂:“这个,这个……”

    柳清河:“怎么,难以启齿吗。”

    王子桂:“唉……柳老,你不是外人,我就不瞒你了。”

    柳清河:“到底是什么啊,吞吞吐吐,一点都不象你王子桂的风格嘛。”

    王子桂:“柳老,你知道市委新來的张宏书记吗。”

    柳清河:“电视上见过,我不认识他。”

    王子桂:“那么,你知道我和他的关系吗。”

    躲在房间里偷听的向天亮,终于松了一口气,噜哩噜嗦的臭老太婆,总算说到正題了。

    不料,就在这时,向天亮忽地发现,两只小手,正向他的神枪袭來……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