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4章 超级大坏蛋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柳清河來到客厅的时候,向天亮已经从柳晶晶的卧室里出來了,但是柳晶晶却还挂在他的身上,双臂缠着他的脖子,双腿把他的腰夹得紧紧的。

    当然,柳晶晶已经穿上了衣服,尽管只是一件又薄又肥的睡衣。

    对柳晶晶缠着向天亮撒娇,柳清河早已熟视无睹,见怪不怪,“小丫头,又缠着你向叔叔干什么,快下來。”

    “我才不下來呢。”柳晶晶小嘴一嘟,四肢用力,把向天亮缠得更紧了,“柳清河,我再次重申,向天亮是我大哥哥,不是我叔叔,不是我叔叔。”

    柳清河笑骂道:“臭丫头,沒大沒小,你都读初中了,要讲点文明礼貌。”

    “嘻嘻……”柳晶晶坏笑起來,“你和大哥哥吹你们的牛,我和大哥哥玩我们的游戏,互不干涉哦。”

    “臭丫头。”柳清河在柳晶晶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哭笑不得地摇着头。

    向天亮其实也喜欢柳晶晶缠着他,少女的气息和香味,能让他陶醉,想入非非。

    “天亮,王老太太把事情全告诉我了。”柳清河坐了下來,不再理会柳晶晶了。

    抱着柳晶晶坐下,向天亮微笑着说,“王老太太是真的想请您帮忙,所以不得不把实情告诉您。”

    “嗯,她和张书记的关系,我倒是第一次听说,这个情况非常重要,这样,市建设局的张行突然时來运转得到提拨,那个张国英能当上清河第一秘书,就都能得到合理的解释了。”

    向天亮有些不解,“老爷子,我不是太明白您的话。”

    “我的意思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柳清河微笑着说道,“一个领导水平的高低能力的强弱,有一点很能说明问題,那就是他身边和手下都是些什么人,比方说你,邵三河是个讲原则有底线的人,你要是做太坏的事,他敢于劝阻你,陈美兰有大局观有前瞻性,那个肖子剑更不用说了,他很有老干部的传统作风,深谙进退之道,就是那个县府办主任罗正信,他的机关之道和管家能力,就能对你有很大的帮助。”

    向天亮不好意思地笑了,“说别人的事,您老怎么扯到我身上來了。”

    柳晶晶趴在向天亮的耳边,轻咬着他的耳朵悄声问,“双枪大哥哥,你会做什么坏事呀。”

    向天亮不理柳晶晶,柳晶晶不干,一只小玉手抓住了向天亮的神枪,“嘻嘻,双枪大哥哥,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哟。”

    “别闹,等我和你外公谈完了,再向你坦白。”

    “彻底坦白吗。”

    “嗯嗯。”

    柳清河自顾自的说道:“再说咱们新來的张书记,看看他身边都是些什么人,他上任后的第三天,曾带着那个新秘书长方以轩,半个小时内,方以轩始终不敢坐下,始终欠着腰,他也是堂堂的市委常委,可我却越看越像个奴才,还有张行,根本沒有能力担当重任,这类人属于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至于那个张国英,我曾经给他讲过课,太过于唯唯诺诺,可以做个安分守己的机关文员,决不是当秘书的料,秘书是干什么的,除了拎包跑腿,是还要为领导分忧的啊。”

    向天亮趁机问道:“您认为我那个秘书丁文通怎么样。”

    “人精,人物。”柳清河点着头说,“好秘书不能用得太久,你的这个丁文通,你几次派他送东西到我家,我观察过他,也和他谈过,发现这小子很有思想,对你也很忠诚,将來必定能独挡一面,能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但是,你只能用他三年,三年后就应该放他出去,否则就是压制他的才能,反过來还会埋怨你,而你放他出去,他就会感激你一辈子。”

    不住的点着头,向天亮又问道:“老爷子,那你看余胜春和许西平呢。”

    略为沉吟,柳清河道:“两个人不在一个档次上,余胜春会玩深沉,现在是市委组织部长,总算熬出來了,他可能永远不是你的朋友,但他也不会是你的敌人,这就是他的聪明之处,而许西平呢,金玉其外,败絮其内,作为财务方面的专业人员,他堪称专家,但说到玩政治,他顶多是个初入者,根本就沒有独挡一面的能力,这么说吧,他能当个好县长,但绝对当不了县委书记,此人情商太低,即使有靠山支持也难成大器。”

    噢了一声,向天亮含笑而问,“那您老的得意门生周台安呢。”

    “他啊。”柳清河笑了起來,“哈哈,他是被你和你们逼上去的,当市公安局一把手,难为他这个老好人喽。”

    “我看他干得很好嘛。”向天亮说。

    柳清河嗯了一声,“能力有余,魄力不足,只要有人支持,他会干得很好,就象现在。”

    这时,柳晶晶回头嚷道:“外公,你评价一下我的大哥哥么。”

    柳清河笑着摇头,“丫头,你的这个大哥哥么,不能评价,也不好评价,更不敢评价。”

    “外公,我认为大哥哥是个坏蛋,超级大坏蛋。”柳晶晶笑着,叫着。

    “哈哈……这个评价好,绝了。”柳清河抚掌大笑。

    柳晶晶冲着向天亮调皮的眨眼,向天亮心说,臭丫头,你不是说我是坏蛋吗,我就坏给你看,想着,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悄悄地伸进柳晶晶的睡衣里,在她胸前的小红点上轻轻地搓起來。

    顿时,柳晶晶的小身体象触了电似的震了一下,继而微微地颤抖起來。

    向天亮冲着柳晶晶得意地笑,柳晶晶不敢动了,事实上她全身酥麻,想动也动不了了。

    柳清河在喝茶,眼睛沒往对面看,根本沒注意到向天亮的小动作和柳晶晶的反应。

    “天亮,刚才王老太太说的事情,你们是怎么打算的。”柳清河问。

    “老爷子,我们有一个总目标,对事不对人。”向天亮说。

    柳清河微笑着点头,“我看出來了,你使尽浑身解数,无非是想把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搞掉。”

    “您老果然厉害,一语中的啊。”

    “可是。”柳清河问道,“你有沒有想过,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并不是张宏许西平之流在推动,他们不过只是执行者,而他们背后的人才是真正的推手,你认为你们阻止得了吗。”

    向天亮楞了楞,他确实沒有想得这么深远,“老爷子,您继续说。”

    “还有,你有沒有想过,对方明知不可为而强行为之,这是为什么。”

    向天亮说,“这正是我们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但有一点很明确,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本身并沒有什么价值,反而是个赔本的买卖,我也托人在京城打听过,目前还沒有可靠的信息。”

    柳清河点着头道:“不知道的并不是不存在,我们不妨假设,不,我们不妨肯定,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有价值,而且有巨大的价值。”

    向天亮若有所悟,“老爷子,我有点明白过來了。”

    “你明白什么了。”

    “在沒有搞清对方的真正目的之前,不能急于出手,不妨收一收放一放。”

    “我也是这么想的,拿这个事情做做文章。”

    “对,任何事情,归根结底还是人,掌握了人就等于掌握了事。”

    “那就和他们慢慢玩吧。”

    柳清河慢慢地笑了起來,“所以,拿下一个张宏,决定不了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的命运,还会來一个李宏王宏或刘宏,说不定新來的还是个狠角色,与其來一个狠角色,不如留一个熊包蛋。”

    “呵呵……熊包蛋,老爷子您太幽默了。”向天亮乐道。

    “你明白我的意思了。”

    “明白了,基本上全明白了。”

    放下茶杯,柳清河站起身,向后院走去,“大方向已经明确,至于具体怎么拿捏张宏和许西平,那就是你们自己的事,我管不着着喽。”

    “哎。”向天亮急忙叫道,“老爷子,您出点具体意见啊。”

    柳清河头也不回,“臭小子,你一肚子坏水,你还不够用吗。”

    向天亮一脸尴尬,沒办法,名声在外,名声在外啊。

    柳清河在门边站住,回头瞥了一眼,但见柳晶晶紧贴在向天亮的胸堂上,身体还在微微的颤动,不禁心里叹了一声,这小子简直是个害人精么,把女儿骗走了,将來有一天,还会把小丫头也祸害了。

    “天亮,交给你一个任务,下午六点前把丫头送回学校里去,不要迟到了。”

    不等向天亮应声,柳清河的身影就消失了。

    向天亮这时已无暇回答,因为柳晶晶的小嘴,已把他的嘴堵上了。

    赶紧抱起柳晶晶,向天亮就往卧室里跑,万一让老头子看到,麻烦就大了。

    柳晶晶的小舌头,已在向天亮的嘴里游得正欢,向天亮情不自禁的回吻,毫不犹豫的夺走了小丫头的初吻。

    不料,刚到卧室门口,柳晶晶说话了。

    “一肚子坏水的双枪大哥哥,我有一事相求。”

    “丫头你说。”

    “我肚子饿了,我要吃大餐。”

    向天亮一怔,随即呵呵地笑了。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