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6章 惊动了省委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原來是奥迪车上的女人们去而复返,李玟、顾秀云、陈小宁和刘若菲,一个也不少。

    被逮了“现形”,向天亮不怒反乐,笑得前仰后合。

    高玉兰有些难为情,毕竟是光天化日,又是吃了“独食”,在向天亮面前,大家情同姐妹,不分大小,高玉兰沒有生气的理由。

    更何况四个女人也不是为了抓“现行”來的,高玉兰的专用手机由身为秘书的陈小宁拿着,刚刚打进來几个重要的电话,必须马上向高玉兰报告。

    别人的电话可以不理,但省委书记李文瑞和省长黄正忠的电话不能耽搁,未接來电显示上,还有正在向清河赶來的省委副书记陈益民的手机号码。

    高玉兰和向天亮相视一笑,张宏和许西平干的傻事,把省委主要领导都惊动了,惊动了李书记和黄省长,等于是惊动了整个省委。

    摆了摆手,高玉兰又配上一个眼神,大家便都静了下來。

    第一个电话,当然是打给省委书记李文瑞。

    高玉兰:“李书记您好,实在对不起,刚才手机不在身边。”

    李文瑞:“玉兰同志,我知道了,你的秘书小陈说,你和小向在考察盐碱地上的灌木丛。”

    高玉兰:“是的,李书记,我和小向在考察灌木丛,小向提出了一个建议,我觉得是让滨海县脱贫致富的好办法。”

    李文瑞:“哦,这小子肯动脑筋了,你说说,是什么建议。”

    高玉兰:“小向认为,盐碱地上既然能长灌木,就有可能生长包括棉花和水果在内的各种经济作物,滨海县有一百多万亩盐碱地,又有三十多万失业渔民,一旦能够实现,三五年内就可以让滨海县脱贫致富。”

    李文瑞:“好主意嘛,需要什么支持吗。”

    高玉兰:“书记,您最好别问什么支持,小心人家狮子大开口哦。”

    李文瑞:“哈哈,我倒忘了,这小子是个见了钱就眼红的家伙,你告诉他,要钱沒有,要技术要政策我都有,三五年内滨海县要是脱不了贫,我撤他职务打他的屁股。”

    高玉兰:“书记放心,我一定转告小向。”

    李文瑞:“玉兰同志,事情都捅到我这里來了,你还真是沉得住气啊”

    高玉兰:“书记,我要向您检讨,清河给省委添麻烦了。”

    李文瑞:“麻烦,我看不出这是什么麻烦,更与你无关,你不需要检讨。”

    高玉兰:“书记是怎么知道的。”

    李文瑞:“先是姚新民报告了黄省长,黄省长转告于我,然后是张宏报告了陈益民副书记,陈益民副书记也报告了我。”

    高玉兰:“那您听到的一定是两个不同的版本吧。”

    李文瑞:“不错,姚新民报告和张宏的报告是完全不同的版本。”

    高玉兰:“可以想见,两个人杠上了。”

    李文瑞:“我想,你既然这么沉得住气,一定掌握了最真实的版本。”

    高玉兰:“是的,陈美兰同志很安全,现在正在滨海县休息。”

    李文瑞:“哦,这是怎么回事。”

    高玉兰:“书记,我长话短说吧,事情是这样的……”

    李文瑞:“……岂有此理。”

    高玉兰:“书记,张宏和许西平的行为太下作了。”

    李文瑞:“这是犯罪。”

    高玉兰:“幸亏小向早有防备,在会议结束前就去接陈美兰同志,否则,陈美兰同志就要遭殃了。”

    李文瑞:“哼,我饶不了他们。”

    高玉兰:“书记,还有一个人,也是当事人之一。”

    李文瑞:“谁。”

    高玉兰:“前清河市市长、现正厅级巡视员高尧。”

    李文瑞:“他,谁派他去清河市的。”

    高玉兰:“我了解过來,他是在张宏邀请下來的,他参与了这件事……现在,他和张宏一样,也住在医院里。”

    李文瑞:“这个混蛋,太不象话了,太不象话了。”

    高玉兰:“书记,您别生气。”

    李文瑞:“玉兰同志,你有所不知,在原來处理高尧的问題上,我看在他父亲的份上放了他一马,我手软了,养虎为患,这是我的失误,不,是严重的错误啊。”

    高玉兰:“书记,您不要自责,我倒觉得这反而也是一件好事。”

    李文瑞:“哦,你有想法了。”

    高玉兰:“上帝想让人灭亡,必让先让其疯狂,何不让他们尽情地表演,他们表演得越多,暴露出來的破绽就会更多。”

    李文瑞:“嗯,你继续说。”

    高玉兰:“书记知道清河市有个柳清河老人吗。”

    李文瑞:“岂止是知道,我们还认识呢,一辈子教书育人,桃李遍清河,堪称清河第一老。”

    高玉兰:“柳老和小向是忘年之交,他对小向说,与其再來一个狠角色,不如留着一个熊包蛋。”

    李文瑞:“说得好,这是一个很有战略眼光的说法。”

    高玉兰:“书记您怎么看。”

    李文瑞:“我么……我想装作不知道,如何。”

    高玉兰:“书记,您能做到吗。”

    李文瑞:“哈哈……玉兰同志,你别激我,我还真能装作不知道呢。”

    高玉兰:“看來书记早有准备了。”

    李文瑞:“中央有个代表团要出访欧美五国,历时半个月,而我是代表团成员之一,明白进京报到。”

    高玉兰:“真是太巧了。”

    李文瑞:“玉兰同志,清河的事就交给你了,如果需要有需要省委支持的,你可以找黄省长商量。”

    高玉兰:“书记,我知道了。”

    李文瑞:“有人既然愿意去清河凑热闹,那好么,你可以索性找个清静的地方散散心嘛。”

    高玉兰:“谢谢书记。”

    李文瑞:“好吧,就这样,我挂了。”

    很有意思,李文瑞说的“有人既然愿意去清河凑热闹”,当然指的是正往清河赶來的省委副书记,而李文瑞建议高玉兰“索性找个清静的地方散散心”,正与高玉兰的想法和柳清河的建议不谋而合。

    高玉兰沒有打电话给黄正忠省长,这是有特别用意的,虽然黄省长是李书记最忠实的部下,在东江省各方势力的搏弈中,与高玉兰是处于同一阵营,但他对手下缺乏管教,姚新民市长是黄省长的人,他可以直接向黄省长报告,但至今沒有向高玉兰报告,作为黄正忠,应该教诲手下明白,省委组织部长正在清河市,姚新民应该先报告高玉兰后再联系黄省长,这才是正确的组织程序。

    当然,高玉兰肯定也不回省委副书记陈益民的电话,本來就在工作中不大对付,陈益民居冬主动掺和清河的事,那來得正好,张宏弄出來的烂污就交给你收拾,看你如何收场。

    不过,一旦人家主动打电话來,还是要接的。

    与李文瑞通完电话,还沒等高玉兰喘口气,手机就响了起來。

    还不只高玉兰的手机在响,陈小宁的手机也在响。

    陈小宁是高玉兰的秘书,她的手机号码是公开的,下面的地市级领导都知道。

    果然,看了看來电显示,陈小宁说,“兰姐,是姚新民市长办公室的电话。”

    “不接。”高玉兰断然说道,“一定是黄省长提醒他了,他不是先向黄省长报告嘛,当我不存在,好啊,我就当暂时不存在好了。”

    陈小宁应了一声,把电话掐断了。

    而高玉兰的手机,打进來电话的人正是省委副书记陈益民。

    等了足足有半分钟之久,高玉兰就接起了电话。

    但是,高玉兰的声音变了,变得有气无力,象个病人。

    高玉兰:“哪一位呀。”

    陈益民:“高部长,我是陈益民。”

    高玉兰:“噢……是陈副书记,你有什么指示吗。”

    陈益民:“高部长,我正在去往清河市的路上。”

    高玉兰:“是么……你來是为了……”

    陈益民:“你不知道清河发生的事。”

    高玉兰:“我在滨海县乡下,我不……不知道呀”

    陈益民:“哦,高部长,听你的声音是。”

    高玉兰:“唉……沒什么大事,只是……只是小感冒而已。”

    陈益民:“看医生了吗。”

    高玉兰:“看了……谢谢陈副书记。”

    陈益民:“高部长,对不起,我來得唐突了。”

    高玉兰:“沒关系,不过……不过清河出什么事了。”

    陈益民:“滨海县迁委书记陈美兰,在参加市农业工作会议期间,突然失去联系,至今已超过十九个小时。”

    高玉兰:“啊,不会吧……张宏和姚新民,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

    陈益民:“张宏病倒了,病得蛮重,躺在医院里,姚新民么,可能是因为临时代理主持市委日常工作,忙昏了头吧。”

    高玉兰:“陈美兰同志不会有事吧。”

    陈益民:“不知道啊。”

    高玉兰:“那陈副书记此次來清河是。”

    陈益民:“我和李书记黄省长打过招呼了,來看看,來看看。”

    高玉兰:“欢迎,欢迎陈副书记。”

    陈益民:“高部长,我是不是有点越位了。”

    高玉兰:“咳,咳……不越位,不越位,陈副书记,那就拜托了。”

    陈益民:“高部长,那你什么时候可以赶到清河來呢。”

    高玉兰:“我尽快……陈副书记,拜托……拜托你了。”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