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0章 向天亮掀酒桌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向天亮长松了一口气,因为他知道陈益民暂时不会麻烦他了,贵为省委副书记,也不会再用“命令”的口气与他说话。

    果然,第二天上午,是市农业工作会议的闭幕式,陈益民出席会议并作了简短讲会,直到会议结束,陈益民看得见主席台下第一排正中的向天亮,两个人目光多次交集,陈益民沒有任何表示。

    中午是聚餐,在市委招待所大餐厅,招待的是各县区的领导,临时主持市委工作的市长姚新民,与两位市委副书记周平和郑右庭一起,举着酒杯,一桌一桌的敬酒。

    滨海县四套班子共有两桌,除了县委书记陈美兰,其他能來的都悉数到场。

    姚新民与周平和郑右庭來到了滨海县这两桌,姚新民举着酒杯,满脸笑容地说着“大家辛苦,大家辛苦……”

    领导敬酒,众人不敢怠慢,纷纷起身,手上都拿着酒杯。

    唯独向天亮沒有,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

    姚新民不以为忤,还是笑看着向天亮,耐心地等他站起來。

    坐在向天亮身边的,是常务副县长杨碧巧和县府办主任罗正信,两个人几乎同时拽他的衣袖,“催”他赶紧起身。

    向天亮哼了一声,黑着脸冷冷地说道:“你们还真能心安理得地坐在这里吗,你们还真喝得下酒吗,我们的县委书记陈美兰同志莫名其妙地失踪了,我们的一把手不见了,我们还有脸回滨海县去吗。”

    顿时,大家都楞住了,周边几桌上的人,也都把目光投了过來。

    姚新民也有些尴尬了,周平和郑右庭也是,端着酒杯的手僵在了半空。

    “啪。”

    向天亮拿起酒杯,狠狠地砸在了地上,“三位领导來得正好,我们的陈美兰书记是在参加你们市委常委会时失踪的,我们希望你们给出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或者把陈美兰书记还给我们。”

    整个大餐厅,几十桌的人,顿时鸦雀无声。

    姚新民嘴边勉强露出了一丝笑容,“天亮同志,咱们吃过饭后再说好吗。”

    向天亮一边慢慢地站起來,一边盯着姚新民说道:“我现在宣布,前天晚上参加市委常委会的所有人,都是陈美兰书记失踪的嫌疑人,从现在开始,我要动用一切力量,对你们进行全面彻底的调查,在找到陈美兰书记之前,我会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对你们进行监控,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说毕,向天亮沉着脸转身就走。

    可是,才走了几步,向天亮又转身回到桌边,不等大家明白过來,他就双手抓桌掀了起來。

    “哗……”

    酒桌被掀翻了。

    “哗……”

    又一桌被掀翻了。

    “哗……哗……哗……”

    向天亮疯了。

    所有人都傻了。

    “哗……哗……哗……”

    向天亮一脸凶相,沒人敢上來阻止,傻看着向天亮一桌一桌地掀了过去。

    当市委招待所保卫科的人赶來,向天亮已经掀了十几桌了。

    向天亮被带到了市委招待所保卫科的值班室。

    保卫科长杜海涛,四十出头的转业军人,和向天亮是老熟人了,他关上值班室的门,冲着向天亮翘起了大拇指。

    “痛快,痛快啊……兄弟,你牛,你实在太牛了。”

    “老杜,我这么做,对还是不对。”向天亮笑着,非常诚恳地问。

    杜海涛笑道:“也对,也不对。”

    “呸,你少给我和稀泥。”

    杜海涛说,“一为自己的领导,二为反对大吃大喝,你做得对,但你的反对方式不对。”

    “不对吗。”向天亮双脚翘在办公桌上,一本正经地问。

    杜海涛嘿嘿一笑,“掀翻一桌,大家都会叫好,掀翻两桌,是愤怒的表现,可以理解,但掀翻十桌十几桌,就有点故意闹事的意思了。”

    向天亮递给杜海涛一支烟,“那你说说,我会有什么后果。”

    “这个么……”杜海涛笑着说道,“处分是逃不了了,还有赔偿损失,我们主任是有名的老抠,肯定会狠狠地敲你一笔,你就等着割肉吧。”

    “会不会通报批评啊。”

    “这个倒不会,反对大吃大喝,谁敢说不对啊。”

    “那就好,那就好。”向天亮咧着嘴乐起來,“他妈的,我刚才忘了做一件事,太可惜了。”

    “什么事啊。”

    “呵呵……我忘了把酒倒在姚市长的头上了。”

    “你得了吧,哈哈……那非得拘留你七天不可。”

    一个小时以后。

    市公安局长周台安和滨海县公安局长邵三河來了。

    “走吧。”周台安踢了向天亮一脚,踢在他翘得高高的腿上。

    向天亮坏笑着问,“沒事了。”

    邵三河笑说,“奖给咱们县的十万元农业先进奖,被姚市长大笔一挥扣去了三万元,看你回去怎么交代。”

    “我自己赔呗。”向天亮不以为然。

    周台安瞪了向天亮一眼,“你一年工资才万把元,不吃不喝也要赔三年,你赔得起吗。”

    告别杜海涛,向天亮陪着周台安和邵三河,离开市委招待所,上了周台安的jǐng车。

    邵三河坐在驾驶座上,车还沒发动,却先爆发出一阵大笑。

    周台安也哈哈地笑了起來。

    “哎哎,什么意思啊。”向天亮莫名其妙地问道。

    周台安说,“你这场戏演得好,把所有人都震住了。”

    邵三河说,“确切地讲,是把所有人都吓住了,你一句话,让他们都成了嫌疑犯,还要对他们进行调查监控,他们能不怕吗。”

    向天亮忙问道:“快说结果,快说结果,我好不容易玩了这么一出,总得有个结果吧。”

    周台安道:“姚市长与市委副书记周平和郑右庭一起,正在省委副书记陈益民那里汇报,其他市委常委正在市委小会议室待着,等姚市长与市委副书记周平和郑右庭从陈副书记那里回來,就马上召开市委临时常委会议。”

    “呵呵……姚市长与市委副书记周平和郑右庭他们并不重要,他们只是敲边鼓的人,现在主要就看陈益民如何出招了。”

    周台安忙说,“哎,你也别太过份了。”

    向天亮问邵三河,“三河兄,咱们滨海县的四大班子呢。”

    “你这么一闹,大家当然要同仇敌忾了。”邵三河笑着说道,“经过商量,四套班子绝大多数人都同意,在陈美兰书记的事情沒有眉目之前,大家暂时不回滨海县,留在市委招待所等候消息。”

    向天亮摇了摇头,“不行,这点压力还远远不够,咱们得來点狠的,把市委领导们变成热锅里的蚂蚁,他们才会真的急起來。”

    “我有点明白你的意思了。”邵三河笑着说道。

    向天亮问,“三河兄,你现在有多少人马在清河。”

    “十二台车,明的二十人,暗的十人。”

    周台安摇头道:“三河,你也太不像话了,你弄这么多人过來,我们市局的面子往哪儿搁啊。”

    邵三河憨憨一笑,“嘿嘿……周局啊,你就装作什么也沒看见,什么也不知道。”

    向天亮道:“三河兄,你马上调六台车十二个人过來,把市委大院的一道正门两道边门看起來,要大张旗鼓的进行监控,其中对许西平和张行,可以进行公开的跟踪,只要他们离开市委大院,就死死地盯住。”

    “沒问題。”邵三河道。

    周台安叹了一口气,“你们两个胆大包天的家伙,我的面子倒是无所谓,但是你们不怕肖剑南跟你们反脸吗。”

    向天亮冷冷地说,“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我估计他不敢,他要是真敢抓我们滨海局的人,我就在谢自横的屁股上捏一把,让谢自横在肖剑南的后院放一把火,让他來个首尾难顾。”

    “你小子是想废物利用,绝了。”周台安叹着。

    邵三河说,“我们是师出有名,寻找我们的县委书记,完全是理直气壮的事。”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了。

    向天亮和邵三河已经坐在了向天亮的桑塔纳轿车上。

    桑塔纳轿车停在市委大院门口。

    市委大院的门口,还停着四辆jǐng车,其中三辆正是滨海县公安局的,带头的赫然就是县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周必洋。

    还有一辆jǐng车來自市公安局,和向天亮的桑塔纳轿车近在咫尺,jǐng车上坐着的人,是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明。

    **明是肖剑南的老部下,铁哥们,显然是肖剑南派來的。

    向天亮对邵三河说,“三河兄,有市局韩支队助阵,咱们心里更有底了。”

    “就是就是,韩支队,谢谢支持,回头我请你喝酒。”邵三河笑喊道。

    **明苦笑着道:“向县长,邵局长,你们这是……你们这是把我放火上烤啊。”

    向天亮摆着手,“你要是烤热了,就去一边凉快去嘛。”

    **明陪着笑脸,“向县长,邵局长,你们这样做,不大合适吧。”

    “呵呵……那你就把我们抓起來吧。”向天亮乐道。

    “这我不敢,这我不敢……”

    这时,向天亮的手机响了。

    电话是市长姚新民打來的。

    “天亮同志,请你和邵三河同志马上到市委小会议室來,陈益民副书记在等你们二位。”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