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7章 你给我摆正态度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向天亮觉得有些不大对劲,他们的表现有些反常了,包括陈益民副书记也是,

    他们说得越是痛快,“交代”得越是彻底,向天亮的疑心就越重,

    其中必定有诈,

    一旦疑心陡生,向天亮的警惕性就提升到紧张的高度上,

    桌上有茶水饮料,不能喝,茶几上还放着高档香烟,不能抽,宁愿抽自己口袋里那三元一包的大重九香烟,

    偷眼看去,除了许西平还脸带怒气,张宏和高尧居然象沒事人似的,自己的坏事丑事告诉了别人,被别人录了音当作了把柄,他们怎么还坐得这么稳当呢,

    向天亮的目光,分出一束转向了左边的陈益民,

    巧了,陈益民也正向向天亮看來,

    目光相交,彼此都不愿躲开,互相凝视着对方,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人可以装腔作势,但眼睛是掩饰不了真实的内心的,

    几秒钟的目光交流后,陈益民微微地露出笑容,目光也刷地收了回去,

    向天亮心里一怔,陈益民似乎在掩饰着什么,这使他心里的疑云更浓了,

    那么,他们到底为什么会这么“配合”呢,

    这时,陈益民开口了,

    陈益民:“小向同志,你这是在审犯人吗。”

    向天亮:“陈副书记,这是您的理解,我是不这么认为的。”

    陈益民:“这很不好嘛,不要把本來明了的问題复杂化。”

    向天亮:“这话怎么理解呢。”

    陈益民:“你是來解决问題的,不是來兴师问罪的吧。”

    向天亮:“这我同意,但前提是必须把事情搞清楚。”

    陈益民:“这不是你个人的本意吧。”

    向天亮:“坦率地讲,也是高部长和陈美兰同志的意思,特别是陈美兰同志。”

    陈益民:“理解,这次把陈美兰同志伤害了,他们三位要向陈美兰同志道歉。”

    向天亮:“道歉就不用了,陈美兰同志说,如果不把事情说清楚,她就要越级向省纪委报告。”

    陈益民:“哦……她真是这么说的吗。”

    向天亮:“我有她授权我传话的录音声明,诸位要是不相信,可以放出來听一听。”

    陈益民:“这个就不必了,我们相信你,只是还有两点需要澄清一下。”

    向天亮:“哪两点。”

    陈益民:“高部长是什么意见。”

    向天亮:“支持陈美兰同志,不把事情说清楚,其他事免谈。”

    陈益民:“免谈。”

    向天亮:“意思就是说,如果今天谈不拢,那就拿到桌面上去说,彻底公开。”

    陈益民:“嗯,这倒是很符合高部长的风格,绵里藏针,先礼后兵,。”

    向天亮:“所以请陈副书记理解我的难处,我也是受命行事。”

    陈益民:“还有一点,你知道李书记的意思吗。”

    向天亮:“李书记。”

    陈益民:“李文瑞书记。”

    向天亮:“他不是出国访问去了么。”

    陈益民:“事情是发生在李书记出国访问之前的。”

    向天亮:“我想……我想李书记应该知道这件事了吧。”

    陈益民:“我问的是,李书记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向天亮:“这个我不知道。”

    陈益民:“李书记沒告诉你。”

    向天亮:“陈副书记,您开玩笑吧,我一个小兵拉子,李书记怎么可能把他的想法告诉我呢。”

    陈益民:“也许李书记会告诉高部长。”

    向天亮:“这您得问高部长去。”

    陈益民:“高部长沒有对你说。”

    向天亮:“沒有,要不我回去帮您问问。”

    陈益民:“你就别挤兑我了。”

    向天亮:“不敢。”

    陈益民:“这么说,你是一定还要问下去了。”

    向天亮:“已经问了两个了,再多一个又有何妨。”

    陈益民:“好吧,你继续,继续。”

    向天亮:“谢谢陈副书记。”

    这“多一个”,当然是还在火头上的许西平,

    坏坏地笑着,向天亮瞅着许西平咧嘴直乐,

    向天亮:“老许,别生气了,以我看啊,你不但不能生气,你还应该高兴才是。”

    许西平:“向天亮,你这是什么意思。”

    向天亮:“你的老婆这么吃香,张书记想,高巡视员更想,你难道不应该高兴吗。”

    许西平:“你还想气我是不是。”

    向天亮:“呵呵……老实说,陈美兰书记是很漂亮,我也想啊,比张书记和高巡视员还要想。”

    许西平:“你不是想,你是早就下手了。”

    向天亮:“证据,证据呢,口说无凭嘛。”

    许西平:“张行说的,在市建设局的时候,你和陈美兰就好上了。”

    向天亮:“他的话你也相信。”

    许西平:“刘青同也这样说过。”

    向天亮:“刘青同是有名的十句话九句半假的人,你要相信他,我实在无话可说。”

    许西平:“杨碧巧是刘青同的前妻,他说你和杨碧巧也有那种关系。”

    向天亮:“呵呵……你居然相信张行和刘青同的话,老许啊,你的智商沒这么低吧。”

    许西平:“那你怎么解释你与陈美兰和杨碧巧如此亲密的关系,我想听你的解释。”

    向天亮:“当时市建设局的权力斗争你不清楚。”

    许西平:“不很了解。”

    向天亮:“王子桂和张行是什么关系你知不知道。”

    许西平:“以前不知道,我是不久前才知道他们是母子关系的。”

    向天亮:“我问你,如果母亲退居二线,让儿子接任局长,你认为有沒有这个可能。”

    许西平:“绝无可能。”

    向天亮:“可是,当时知道王子桂和张行是母子关系的人,恰好是我与陈美兰和杨碧巧三个人,你现在知道为什么了吧。”

    许西平:“你说明白点。”

    向天亮:“张行想封住我们的嘴,所以才到处散布谣言,说我与陈美兰和杨碧巧有关系。”

    许西平:“就这么简单。”

    向天亮:“信不信由你,我懒得跟你解释了,还是说说现在的事吧。”

    许西平:“你想怎么样。”

    向天亮:“如果你不说个明白,这一关你就过不了。”

    许西平:“我不是被吓大的。”

    向天亮:“你想试试吗。”

    许西平:“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向天亮:“刚才张书记说的,是不是都是真的。”

    许西平:“不错,都是真的。”

    向天亮:“你就这样对待你的老婆。”

    许西平:“在我心目中,陈美兰早就不是我的老婆了。”

    向天亮:“那么,那天晚上以后,你准备怎么对付陈美兰,你准备把她转移到哪里去。”

    许西平:“向天亮,沒有发生的事,我怎么说都可以,我不说也可以,这有意义吗。”

    向天亮:“那倒也是,你准备怎么了结此事。”

    许西平:“先听听你怎么说。”

    向天亮:“老许,你他妈的少來这一套。”

    许西平:“文明点,有事说事,不要骂人。”

    向天亮:“和你这种卑鄙的人相比,我骂得最狠也是轻的。”

    许西平:“你也少装高尚,你勾搭别人的老婆,有什么资格指责别人。”

    向天亮:“这么说,你是不想解决问題喽。”

    许西平:“我不会接受过分的条件的。”

    向天亮:“你放明白点,今天不是我求你们,今天是陈副书记相邀我才來的。”

    许西平:“……我沒说不解决问題。”

    向天亮:“他妈的,那你给我摆正态度,你还沒当上红门女婿么,少给我摆臭架子。”

    许西平:“你……”

    向天亮:“你什么你,信不信我把你也揍一顿。”

    许西平:“……”

    向天亮:“你的底细我又不是不知道,在我的心目中,你不过是小喽罗而已。”

    许西平:“你……你说吧。”

    向天亮:“第一,以后还干不干这种蠢事。”

    许西平:“你说我还会吗。”

    向天亮:“我要你说出來。”

    许西平:“不……不会了。”

    向天亮:“我听不见,大声点。”

    许西平:“不会了。”

    向天亮:“第二,从现在起的三年之内,不准提离婚的事,三年期满,你再找陈美兰办理离婚手续。”

    许西平:“这是陈美兰的意思吗。”

    向天亮:“是我的意思。”

    许西平:“我问是不是陈美兰的意思。”

    向天亮:“我的意思就是陈美兰的意思,你还不明白吗。”

    许西平:“你们……你们……”

    向天亮:“什么你们我们的,我今天就是代表陈美兰來的,当然可以代她当家作主了。”

    许西平:“为,为什么,你们这不是有意害我吗。”

    向天亮:“算你聪明,我们就是用这一条來压你,算是对你的考验吧。”

    许西平:“向天亮,算你狠。”

    向天亮:“第三,三年之内,不管用什么方式,你这个许副市长都要给我滚出清河市去。”

    许西平:“凭什么,凭什么要让我走。”

    向天亮:“你在市里赖着,陈美兰就升不上去,所以你必须滚。”

    许西平:“这不是我所能决定的。”

    向天亮:“你自己当然决定不了,但是陈副书记可以,你在京城的准老丈人可以。”

    许西平:“……好吧,我答应。”

    向天亮:“三条都答应吗。”

    许西平:“当然。”

    向天亮:“呵呵……好,还算痛快……陈副书记,还有三位,现在可以和你们算总帐了。”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