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9章 后戏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捐赠仪式上并沒有出现混乱,

    但是,向天亮的花招,还是让捐赠仪式产生了不少话題,

    表面上看,是国泰集团公司和三元贸易公司之间的争风,只有明白白人才知道,沒有人事先设计,是不会让两家公司“撞车”的,

    谁笑到最后,谁就笑得最好,本來是三元贸易公司的捐赠仪式,国泰集团公司突然横插一杠,后來居上,风头彻底的盖住了三元贸易公司,

    据说市长姚新民脸都气白了,捐赠仪式一结束,就起身拂袖而去,

    市委统战部长张衡也是脸上无光,他几个月前还是滨海县委书记,最近正向市长姚新民靠拢,今天陪着市长姚新民过來,主要还是为了讨他,但姚新民暗中支持的三元贸易公司丢了面子,让张衡也觉得自己很丢份,

    县长陈乐天更觉自讨沒趣,他前一阵子向市委书记张宏献媚,竭力支持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可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进展缓慢,张宏对陈乐天就不大上心了,颇让陈乐天有热脸贴冷屁股的感觉,

    不过陈乐天心眼多,知道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东方不亮西方亮,市长姚新民來滨海参加三元贸易公司的捐仪式,是个拍马屁的好机会,于是便全程陪同,形影不离,万万沒有想到,国泰集团公司会突然冒了出來,

    一千万对五百万,这笔帐谁都会算,

    有输的便有赢的,县中就是大赢家,有了一千五百万,县中可以在硬件建设上有个质的飞跃,

    向天亮倒是头脑清醒得很,凡事有利必有弊,输家未必全输,赢家也难以通吃,国泰集团公司挣回了面子,却得罪了市长大人,

    与此同时,向天亮认为自己也是个输家,刚刚得罪了市委书记张宏,现在又把市长姚新民弄得差点下不了台,俗话说得好,县官不如现管,以后的日子更难过了,

    当然了,向天亮不会害怕,省里有李文瑞书记和高玉兰部长撑腰,完全可以有恃无恐,再说了,市委书记张宏和市长姚新民分属不同的阵营,两个人有可能会联手对付自己,但不可能是铁板一块,只要有缝有隙,就有回旋的余地和生存的空间,

    但总的來说,收获还是巨大的,向天亮的强势,在县委大院里就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对某些人的震慑是深远的,

    滨海县的党政大权,牢牢地掌握在陈美兰书记的手里,小小的风波变不成惊涛骇浪,上午的捐赠仪式过后,下午的县委大院就恢复了平静,

    向天亮带着林雅在街上大吃了一顿,再把她送回学校,回到县委大院后,已是下午三点多了,

    刚正到电梯边,向天亮就看到副书记肖子剑,也从外面匆匆而來,

    电梯里,肖子剑冲着向天亮翘起了大拇指,“你今天的戏编得好。”

    肖子剑是自己人,可以无话不谈,

    “老肖,你也去了。”

    肖子剑笑道:“不但我去了,陈书记和其他领导都去了,姚市长驾临,我们能不去吗。”

    向天亮笑着问,“我正想请你评估一下以后的影响呢。”

    “好啊,去我那儿坐坐吧。”

    很有意思,肖子剑的办公室在七楼,紧挨着县委组织部,

    县委大院的大楼共有十层,分东西两块,东为县委西为县政府,七到十楼,七层是组织部和县计委,八楼是档案室、机要室,九楼是县长副县长办公室,十楼是书记副书记办公室,

    肖子剑的办公室本來应该在十楼,但是,副书记兼县长陈乐天把办公室在九楼,偌大的十楼就只剩下了陈美兰和肖子剑,和女书记共处,肖子剑觉得不方便,就主动搬到了七楼,组织部是他分管的部门之一,工作起來也更加方便,

    进了肖子剑的办公室,还沒有坐下,向天亮就莫名其妙地笑起來,

    肖子剑一时摸不着头脑,“天亮,你笑得让我心里发冷。”

    “老肖,我赌你还能进步。”向天亮笑着说,

    微微一楞,肖子剑也笑了,“哎,我不是让你來取笑我的吧。”

    “你一定会继续进步。”向天亮的脸上,沒有一丝开玩笑的意思,

    肖子剑问,“给个解释吧。”

    向天亮笑着说,“你明明应该在十楼办公,却搬到七楼來,这叫什么,无巧不成书,七上八下,你在七楼,肯定还能‘上’,不想‘上’都不行。”

    “哎,我可是个无神论者哟。”

    “正因为你是无神论者,所以才会灵验,有意为之者,才是荒谬加荒唐。”

    “你少來啊。”肖子剑摆着手说,“我有自知之明,快奔五十的人了,不该奢望和幻想,能力也罢,运气也罢,现在的位置,对我來说已经是顶点了。”

    两个人抽烟喝茶,说笑了一阵,才转入了正題,

    向天亮盯着肖子剑,“老肖,你这根撬棍,是不是最近有所收获啊。”

    “嗯。”肖子剑脸上泛着笑意,

    在向天这边,肖子剑负责的是挖人的重任,要挖人得先撬人根基,所以,向天亮私下里把肖子剑称为撬棍,

    对撬棍这个称谓,肖子剑也不以为忤,本來分管的就是党群工作,“团结”同志就是他的本职工作,

    在肖子剑心里,也已彻底把自己交到了陈美兰和向天亮这边,人得认命,当不了霸主,当个诸候也不错,陈美兰,女流之辈,向天亮,毛头小孩,但不服不行,人家上面有人,

    所以,肖子剑现在慢慢地、自觉地,把自己“交给”了向天亮,

    向天亮和肖子剑曾经密谋过,要从两套班子里撬一二个人过來,特别是常委会,十一名成员,现在只是六比五的优势,县委书记陈美兰、县委副书记肖子剑、常务副县长杨碧巧、县政法委书记兼县公安局长邵三河、县委宣传部长卢海斌、县人民武装部长马腾,

    六比五绝对是个危险的优势,说不定哪一天被上面调走一个或两个,局势就会被逆转,

    特别是县委宣传部长卢海斌,他至今还沒有到旗帜鲜明这一步,每一次常委会上的表决,都要事先与他交心、沟通、交流,生怕他的手举错了,变成了反对分子,

    向天亮的胃口很大,其余的五个常委加一个副县长,都是他“进攻”的目标,他们是,县委副书记兼县长陈乐天、县纪委书记廖仲文、县委组织部长焦正秀、县委统战部长高永卿、县委办公室主任周挺、副县长陈瑞青,

    有的人是很难撬动的,比如县委副书记兼县长陈乐天,他还沒死心,县委办公室主任周挺,他是市委书记张宏的亲信,

    撬不动的人,那个挖个坑等着他來跳,

    有的人能撬又不好撬,比如县委统战部长高永卿,他是市委统战部长张衡的人,但有小辫落在向天亮的手里,副县长陈瑞青,本來是副市长许西平派來当卧底的,现在身份被戳穿了,正处于两难的境地,存在着被撬的可能,

    能撬又不好撬的人,两手准备,一边撬他,一边挖坑侍候,何去何从任其选择,

    最有希望撬动的人,是县纪委书记廖仲文和县委组织部长焦正秀,廖仲文囿于老上司市纪委书记李长胜在市委里的不得志,当头的活得不好,手下难免要另寻出路,焦正秀是市委组织部长余胜春派來的不假,但他严格意义上來说,并不是余胜春的人,只不过余胜春帮过他,他在报恩而已,

    肖子剑最近与廖仲文和焦正秀來往频繁,向天亮稍稍一问,他脸上就显露笑意,说明他的“工作”有所收获,

    果然,肖子剑说,“天亮,你今天这出戏,编得好导得好演得好,和你上次耍弄张宏书记一样,直接无视市委一把手和二把手的面子和权威,直接把某些人震倒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你腰板比市委一把手和二把手还硬。”

    “谁啊。”向天亮兴致勃勃,

    “捐赠仪式结束后,回來的路上,廖仲文和焦正秀就坐在我的车里。”

    向天亮笑了,“他们一定有所表示了。”

    肖子剑道:“廖仲文说,天亮同志真是有胆有谋。”

    “就这几个字。”向天亮有些失望,

    “你以为呢,你算老几,让人家直接向你表忠心啊。”肖子剑笑着说道,“这是廖仲文第一次在我面前提起你,而且是夸你,这意味着什么,这是一个重要的信号啊。”

    点了点头,向天亮问,“那么,焦正秀呢。”

    “焦正秀也很慎重啊,在车上当着廖仲文,他什么也沒说,回到县委大院他就來找我了,先东拉西扯了几句后,主动说起他老娘,几十年的关节炎,两条腿已十多年不能走路了,医生看不好,问我哪里有偏方,他这不是变着法的问你们向家吗,向家老爷子号称东江第一银针,治关节炎的高手嘛。”

    “于是,你顺杆而上,乘势而为。”

    肖子剑脸上有些许的得意,“当然了,我说让他找你,因为你家老爷子是世外高人,封针多年,只有你开口,你家老爷子才会出手。”

    向天亮微笑着,“这么说,我就等着人家主动上门了。”

    “耐心点吧,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

    这倒也是,向天亮心道,就象对付那几位刚搬进百花楼的小美女一样,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啊,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