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1章 必修课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在肖子剑的安排下,向天亮作东,在南北茶楼摆了一桌,

    请客的对象,是县纪委书记廖仲文和县委组织部长焦正秀,

    作陪的人,是县政法委书记兼县公安局长邵三河和县人民武装部长马腾,

    总共就六个人,座位好安排,肖子剑不坐首席也不行,向天亮是唯一的非常委,虽然是作东,但抢着把末座占了,其他四位只好随便的坐下了,

    和以往一样,向天亮宴请重要人物,陈美兰和杨碧巧总会露面,这一次也不例外,

    这一次的宴请更为重要,目的是争取廖仲文和焦正秀,陈美兰和杨碧巧更得出席以示重视,

    当然,陈美兰和杨碧巧只是露个面,敬几杯酒而已,很快便告退而去,

    酒场如战场,这是向天亮的观点,酒场应该让女人走开,

    同样是酒桌,同样围着一帮人,同样是喝酒,同样是有主有客,同样是叮咣乱碰,同样是热情洋溢,却有真情与假意之分,有情愿与无奈之别,

    比如,朋友们喝酒喝的全是高兴,求人办事喝酒喝的全是谢意,同事们喝酒喝的全是和谐,同乡们喝酒喝的全是乡情,

    比來比去,也只有官场酒喝的多是虚伪与无奈,

    虚伪就虚伪,无奈就无奈,该喝还得喝,为什么,因为利益,更准确点讲,为了头上那顶帽子,官场中人最看中的不正是这个吗,所以有人说,酒逢知己千杯少,酒到官场变味道,

    所以,有人为官场酒总结出几真几假,人是真的,情是假的,声音是真的,话是假的,酒是真的,味道是假的,喝醉是真的,想喝是假的,求神是真的,敬神是假的,笑声是真的,高兴是假的,帽子是真的,不在乎是假的,

    今晚的酒宴,其主題只有两个字,试探,

    廖仲文和焦正秀是两条线上的人,而且还沒有达到可以交心的地步,所以,喝酒就是喝酒,决不提到其他,廖仲文和焦正秀都是聪明人,自然知道这顿酒的意思,

    如果廖仲文和焦正秀想有所表示,改弦易帜,就会在酒宴之后的短时间内有所表示,

    一旦廖仲文或焦正秀表达了“投靠”的意向,就会回请向天亮,而且是单独的,到那时,喝酒只是其次,交心才是主題,

    最后,是把廖仲文或焦正秀介绍给省委组织部长高玉兰,见一面,认识一下,就算真正的挂上号了,

    因此,这顿酒只是点到为止,很快就结束了,

    送走了客人,已是深夜十点,向天亮沿着南北茶楼与百花楼之间的暗道,回到了百花楼里,

    向天亮有两个“家”,一个在百花楼的一楼,是对外公开的,一边隔着楼梯与南北茶楼为邻,另一边的邻居就是陈美兰,

    另一个“家”在四楼,这里才是向天亮真正的家,也是百花楼的中心,一边连着大客厅和健身房,一边就是那个游泳池,

    四楼还有一个棋牌室,紧挨着大客厅,向天亮离棋牌室还有几米远,就听到麻将牌的碰撞声,

    明天是周日,不用上班,臭娘们又在玩牌了,

    打麻将向天亮大力提倡的,也被他列为百花组成员的必修课,

    这里面有向天亮的小算盘,百花楼里阴盛阳衰,一男n女,女人们平时难免精力过盛,无处释放,为了让女人们开开心心,向天亮便规定,凡是百花组成员,必须学会麻将,

    麻将这玩艺儿不玩则已,一玩就会入迷,女人们总算多了一样消迁的游戏,

    为了调动女人们玩麻将的兴趣,向天亮是煞费苦心,除了强制每个人必须会玩,还别出心裁地创办了百花组麻将积分赛,

    既然是比赛,当然得有奖励,朱琴作为国泰集团公司董事长,身家几十亿,为了支持百花组麻将积分赛,特地拨出了笔钱用于奖励优胜者,

    奖励的办法也很开放,每个人每场比赛的输赢,都会被记录下來,月底时统一汇总计算,一个子五元钱,输的人当然沒有进帐,也不需要惩罚,但赢了的人,根据统计,年终都能领到相应数目的钱,

    而且比赛沒有任何限制,只要能凑成一桌,住在百花楼里的女人可以天天玩牌,只要每场打满六圈就算一场正式比赛,就可以在挂在墙上的成绩单上记下该场比赛的成绩,一个月下來,少的几场十余场,多的甚至有几十场,沒住在百花楼里的人,只要來了百花楼就可以开玩,也会有成绩记录,

    这是皆大欢喜的好事,又有兴趣,又有钱赢,还不用赔钱,这样的游戏谁不愿意加入,

    百花组麻将积分赛每月一届,至今已进行到第三届,女人们早就乐此不疲了,

    果然,棋牌室里的三张麻将桌早被人占据了,旁边还有不少围观者,

    第一桌的四位,是陈美兰、杨碧巧、戴文华和林霞,新來的六位美女,田甜、夏小芳、诸露、梅映寒、阮妙竹和林语儿,都围在这桌周围,

    第二桌的四位,是朱琴、蒋玉瑛、章含和贾惠兰,围观的是“七仙女”中四位,乔蕊、陈南、陈北和杨小丹,其中蒋玉瑛是从清河赶來的,每个周末必來报到,乔蕊和杨小丹则是每晚必到,

    第三桌的四位,基本上都是初学者,李玟、张小雅、夏柳和徐爱君,围观的是陈琳、于曼青、许燕和许琳,

    晕,在滨海县的百花组成员,能來的都來了,

    最有意思的是第二桌,朱琴、蒋玉瑛、章含和贾惠兰,是麻将桌上的老对手,每次凑在一起都是一场“血战”,更绝的是,她们的输赢还带着别样的彩头,

    这个彩头就是输的人要脱衣服,每输十个子要脱一件衣服,赢了可以穿回衣服,输的人会被脱得只剩下罩罩和内裤,

    此时此刻,百花组里身高排在第二第三的蒋玉瑛和章含,就只剩下了罩罩和内裤,两个人一定是输得很惨,

    贾惠兰裙子在,上衣无,看來也是个输家,

    只有朱琴“毫发无损”,赢家么,一脸淡定,不愧为麻将桌上的老资格,

    向天亮笑着进了麻将桌,“同志们好。”

    “首长好。”至少有一半女人在欢叫,

    “同志们辛苦了。”

    “为人民服务。”

    “好好好,呵呵……”向天亮乐呵着,又念起了他的麻将经,“打牌打得好,说明有头脑,打牌打得精,说明思路清,打牌打得细,说明懂经济,打牌不怕炸,说明胆子大,打牌路数邪,说明懂科学,打牌有怪招,说明素质高,动辙就打架,说明年轻化,赢了不吵嚷,说明有涵养,输了不投降,竞争意识强,敢打单吊牌,肯定有后台,输赢都不走,能做一把手,同志们,你们要加油哟。”

    笑声中,第一桌的杨碧巧,第二桌的蒋玉瑛和章含,第三桌的夏柳,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喊起,“领导快來救驾呀。”

    “呵呵……臭娘们,老子从來是管杀不管救,你们找错人了。”

    向天亮不想加入“麻城”,因为今天晚上他有重要的事要做,他要对六位新來的美女进行入门教育,

    他走到陈琳和于曼青旁边,在她们耳边嘀咕了几句,陈琳和于曼青笑着,不住的点着头,

    然后,向天亮就离开了棋牌室,來到了紧挨着棋牌室的书房兼办公室,

    向天亮不喜欢读书,但书房是必须要有的,而且比一般的书房大上两三倍,书架很多,书也很多,装得满满的,全都是女人们不断买來添加上去的,古今中外,天文地理,无所不包,但向天亮很少翻书,一般情况下,只有在他需要了解某方面的知识时,才会从书架上翻找,

    这些书架最大的妙用,在于它们是个机关,一旦有陌生人贸然闯入,可以发动机关,书架们会移动起來,将不速之客迅速地合围,

    其中还有两个书架,都是靠墙而立,书架的后面各有一条暗道,一条是逃生秘道,可以直通百花楼后面的大岩石,大岩石后面就是山岭,另一条通到南北茶楼,是向天亮经常玩金蝉脱壳的必备之路,

    书房的一面墙上,还嵌放着八台电视机,是用來监控百花楼内外要道的,它们连接着二十余个摄像探头,坐在书房里,向天亮也能随时掌握百花楼内外的情况,

    当然了,这个书房还有其他用处,比方说办公,

    所谓的办公,其实就是“接见”百花组的成员,所以书房里还有一排沙发,沙发么,用处大了去了,可以坐人,还可以是肉搏战的“战场”,

    书桌边的老板椅,也是特制的,是朱琴从香港运來的,它的两大特点就是弹性十足和承重量大,因为向天亮这张老板椅上常常不只坐着他一个人,有时候会是两个甚至三个,一般的老板椅是难以胜任的,

    向天亮在老板椅上坐了下來,两条腿习惯性地翘到了书桌上,身体往椅背上一靠合上了双眼,

    陈琳和于曼青并肩而进,陈琳笑着说,“天亮,我把人都带來了。”

    向天亮沒睁眼,嘴角却是坏坏地笑了起來,

    陈琳和于曼青的身后,跟着走进來六位美女,正是田甜、夏小芳、诸露、梅映寒、阮妙竹和林语儿,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