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8章 君子约定 三年为期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笑了笑,向天亮从口袋里掏出录音笔,摁下录音键后,放到了他和卢海斌之间的茶几上,

    楞了楞,哼了一声,卢海斌狠狠地瞪了向天亮一眼,

    向天亮:“对不起啊,老卢,这是我的习惯,可以吗。”

    卢海斌:“你不相信我。”

    向天亮:“我相信现在的你,但人是会变的,事过境迁,谁也不能肯定自己明天会怎么样。”

    卢海斌:“可以理解,那就录吧。”

    向天亮:“第一个问題,你调走后,谁会來填补你留下的位置。”

    卢海斌:“问得好,第一个问題为的是公事,足见你向天亮并不太坏。”

    向天亮:“我知道,你既然是宣传系统内部的借调,那你留下的位置,等于是半个位置。”

    卢海斌:“不错,我听说有三个解决办法,一是空着,由滨海县委指定某人代理,二由市委决定,三是在借调基础上结合对调,由省委宣传部派一个人下來挂职锻炼。”

    向天亮:“哪一种可能性最大。”

    卢海斌:“这我不能肯定,相对來说,第三种可能性最大。”

    向天亮:“第二个问題,你走了,你的人马怎么办。”

    卢海斌:“我沒有什么人马。”

    向天亮:“老卢你就别客气了,你在宣传系统待了二十年,其中七年是主持宣传部工作,你说你手下沒人,谁信啊。”

    卢海斌:“说你的想法吧。”

    向天亮:“我先把话搁这里,你走以后,你的人要重新整合,凡是不听招呼的,我是一定会收拾他们的。”

    卢海斌:“这个我心里有数了。”

    向天亮:“第三个问題,你老兄到了省日报社后,一定要笔下留情啊。”

    卢海斌:“这个你可以放心,滨海是我的第二故乡,我不会做对不起滨海县的事情。”

    向天亮:“老卢,你还沒有完全理解我的意思。”

    卢海斌:“我理解,你是怕我离开滨海县后,对你、对陈美兰书记反戈一击。”

    向天亮:“你理解对了。”

    卢海斌:“这个你也可以放心,我不是反复无常的小人。”

    向天亮:“这个算是你的承诺吗。”

    卢海斌:“是的。”

    向天亮:“第四个问題,你走了,贾姐怎么办,还有你的两个孩子。”

    卢海斌:“这需要你來操心吗。”

    向天亮:“事实上,贾姐需要我为她操心,她也授权我为她操心。”

    卢海斌:“好吧……对她來说,她是自由的。”

    向天亮:“你是想先一个人去省城,不把家搬过去吗。”

    卢海斌:“向天亮,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啊,我现在只是借调。”

    向天亮:“我是真的不懂。”

    卢海斌:“借调只是临时性调动,当然不可能把家也搬过去,万一将來又退回來呢。”

    向天亮:“万一借调变成正式调动呢。”

    卢海斌:“不可能,至少现在不是。”

    向天亮:“呵呵……不一定,如果我帮你一把,推你一下呢。”

    卢海斌:“怎么,你也希望我调走。”

    向天亮:“是啊。”

    卢海斌:“真的吗”

    向天亮:“真的。”

    卢海斌:“你有那么好心吗。”

    向天亮:“我呸,你以为你是谁啊,离开了你,滨海县照样存在,不会沉沒到大海里去的。”

    卢海斌:“我明白了,你是想赶我走。”

    向天亮:“强扭的瓜不甜,人各有志,不能勉强嘛。”

    卢海斌:“如果真是这样,借调变成正式调动,我当然要把家搬过去。”

    向天亮:“贾姐要是不同意呢。”

    卢海斌:“我早就想到这一点了。”

    向天亮:“那又怎么样。”

    卢海斌:“离婚呗。”

    向天亮:“老卢,你可不能轻易说离婚二字。”

    卢海斌:“你不是一直希望我这样做吗。”

    向天亮:“胡说八道,你这是小人之心,我可从來沒有这么想过。”

    卢海斌:“离婚也沒什么了不起的,我只要儿子,其他什么都可以放弃。”

    向天亮:“你说得倒是轻巧,贾姐是不会同意离婚的。”

    卢海斌:“那我就全家都搬到省城去。”

    向天亮:“那也是根本不可能的。”

    卢海斌:“我明白了,你放我走,然后把我全家都扣留在滨海县。”

    向天亮:“说扣留,太难听了。”

    卢海斌:“难道这不是事实吗。”

    向天亮:“你一定要这么理解,我也不反对。”

    卢海斌:“为什么。”

    向天亮:“因为我不信任你,在政治上,我从來就沒有信任过你。”

    卢海斌:“这个我早就看出來了。”

    向天亮:“象你这种耍笔杆子的人,一旦反脸,会比疯狗凶狠一百倍一千倍。”

    卢海斌:“所以,你想用扣留我家庭的办法來绑架我。”

    向天亮:“你一定要这么理解,我也不反对。”

    卢海斌:“向天亮,你好恶毒啊。”

    向天亮:“谢谢,你过奖了,我要是恶毒的话,你根本就调动不了。”

    卢海斌:“那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做,才能符合你的要求。”

    向天亮:“君子约定,三年为期。”

    卢海斌:“三年,哼,不太长嘛。”

    向天亮:“三年之内,你不能反戈一击。”

    卢海斌:“否则呢。”

    向天亮:“不用我说,你可以想到后果的。”

    卢海斌:“我知道,你能在省委李书记面前说上话,三年之内,你能拿住我。”

    向天亮:“你是个明白人,你明白就好。”

    卢海斌:“然后呢。”

    向天亮:“然后,看大家各自的意愿,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卢海斌:“向天亮,这么说來,我还得感谢你,感谢你在以后的三年里照顾我的家庭了。”

    向天亮:“呵呵……你是得感谢我,我一直在照顾着你老婆呢。”

    卢海斌:“你卑鄙。”

    向天亮:“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这不是你最推崇的名言吗。”

    卢海斌:“好,我答应你。”

    向天亮:“谢谢。”

    卢海斌:“现在请你滚出去,还有章医生,我要和贾惠兰单独谈谈。”

    向天亮:“可以,但请冷静一点哦。”

    卢海斌:“滚。”

    向天亮:“呵呵……我们滚,我们滚。”

    大笑声中,向天亮一手拿起录音笔,一手拉着章含,离开了卢家的客厅,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