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3章 好久没杀人 有点手痒了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奇哉,怪哉,

    好端端的一个人,居然在眼皮底下,悄无声息地消失得无影无踪,

    黑暗中,向天亮和邵三河面面相觑,

    向天亮伸出一根手指头,冲头上一指:上天了,

    邵三河摇了摇头,也伸出一根手指头,冲着地上指了指:入地还差不多,

    两个人又趴在地上疯找起來,

    石凳与石桌之间,有一个下水道似的生铁井盖,

    向天亮咧着嘴乐了,

    邵三河爬了过來,指着铁井盖直打手势,

    向天亮的一只手,不住的比划着,

    点了点头,邵三河领会了向天亮的意思,

    这个绝对不是下水道的井盖,在整块绿化地中,葡萄架的地势是最高的,只在傻瓜才会把下水道的入口设置在这里,

    那就只剩下两个可能,或是通讯、输电等系统专用的管道口,或是医院的防空洞入口,十几年前,清河还是海防前线的时候,几乎每个单位都建有防空洞的,

    邵三河趴在井盖上,贴着耳朵听了许久,才冲向天亮摇了摇头,

    向天亮指了指井盖,又点了点头,

    那个人应该是从这里消失的,

    邵三河终于开口说话了,“下去。”

    “当然。”向天亮从口袋里摸出了两付红外线夜视眼镜,递给了邵三河一付,

    “真周到。”邵三河赞了一声,戴上红外线夜视眼镜,伸手便抓住井盖的把手往上提,

    可是,铁井盖纹丝不动,邵三河再次用力,却依然如故,

    向天亮轻轻地笑了,

    瞪了向天亮一眼,邵三河不满地说,“你來。”

    不料,向天亮连着提了两次,铁井盖也是纹丝不动,

    这下轮到邵三河笑了,“你也不怎么样么。”

    向天亮嘘了一声,指了指石桌,又指了指石凳,

    邵三河会意,这个井盖应该被安装了手控开关,类似于弹簧门之类的装置,

    两个人分头在石桌和石凳下摸索起來,

    找到了,邵三河低叫了一声,他的手在石桌下面的石柱尾部,靠近地面的地上,触动了井盖的开关,

    铁井盖徐徐地翘了起來,

    向天亮和邵三河相视一眼,各自掏出了手枪,

    铁井盖整个竖了起來,出现了一个直径六十厘米左右的洞口,

    是口竖井,洞口离洞底约两米,井壁上有一道可供人上下的软梯,

    在洞底,有一个洞口,宽约四十厘米,高约一米,那应该是真正的入口处,

    邵三河正要下井,却被向天亮推了一下,抢先一步滑下井去,

    落地无声,向天亮冲着井口的邵三河摇手,

    邵三河沿着软梯也下了井,

    那个横洞里黑呼呼的,侧耳细听,听不到一丝声音,

    邵三河:“我先來。”

    向天亮:“凭什么。”

    邵三河:“我年龄比你大。”

    向天亮:“你先生我后生,这不是我的责任。”

    邵三河:“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多。”

    向天亮:“那得咸死你,我杀过的人比你还多呢。”

    邵三河:“我是你领导,你得听我的。”

    向天亮:“领导个屁,你是副处级,老子也是副处级。”

    邵三河:“我是常委,你连常委的边都沒沾上,用你的话说,起码差两个台阶呢。”

    向天亮:“我说过这话吗。”

    邵三河:“你经常挂在嘴边的。”

    向天亮:“噢……三河兄,你今晚的情绪有些亢奋啊。”

    邵三河:“你说着了。”

    向天亮:“为什么。”

    邵三河:“好久沒动枪了,手有点痒。”

    向天亮:“呵,你还不如说,好久沒杀人了有点手痒呢。”

    邵三河:“正是这个意思。”

    向天亮:“我也一样。”

    邵三河:“杀人不用尝命,还能讨省委书记欢心,这样的好事岂能错过。”

    向天亮:“那行,你來打头阵,我负责掩护。”

    邵三河:“一言为定。”

    向天亮:“一言为定,但是。”

    邵三河:“噜嗦,但是什么。”

    向天亮:“臭警察的臭毛病,你的枪还沒打开保险呢。”

    邵三河:“噢……谢了。”

    向天亮:“现在可以干活了。”

    说着,两个人沿洞甸步而进,

    很快地,邵三河可以直立而走,向天亮个子高,不得不弯腰前进,

    终于,几分钟之后,前面不远处出现了一缕亮光,

    邵三河身手敏捷,一见异动,身体就嗖地滑地而行,在光滑无比的水泥洞里,活络得象个梭子,

    向天亮依样画葫芦,跟着跪地滑行,

    两个人停在了一扇铁门前,铁门上方有一个似头大小的窗口,亮光和声音都是从这个小玻璃窗上传出來的,

    邵三河伸头瞧了一眼,蹲回向天亮身边,左手掌摊了开來,

    里面有五个人,

    向天亮先左手握拳,然后食指外伸做出了勾形,他在问,陈铁龙在不在,

    邵三河先是摇头,继而左手变成刀形,顿了顿,再往前伸去,他是在说,里面沒有陈铁龙,但房间里还有一扇门,应该还有另一个房间,

    向天亮摸出了两个消音器,

    很快,两个人的枪上多了个消音器,

    就在邵三河要起身的时候,向天亮拽住他,指着防空洞的深处点了点头,

    邵三河会意,伸手做了个搜索的手势,向天亮马上回了个手势,搜索三十米,

    两个人分头往防空洞的两头爬去,

    两分钟后,向天亮和邵三河双双爬回到铁门前,同时冲着对方摇头,

    两边沒有异常情况,至少沒有腹背受敌的后顾之忧,

    可是,向天亮蹲在门边,看了看门锁,马上又冲着邵三河摇起头來,

    是电子锁,用常规的“万能钥匙”是打不开的,

    炸门,沒带炸药,想都别想,

    喘门,一看就是合二人之力也踹不开,

    开枪破门,这是铁门,恐怕只能是弄点响动出來,

    向天亮苦笑,冲着邵三河无奈地摊手,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待,等待房间里的人主动开门,

    邵三河朝向天亮做了个手势:你不是很有办法吗,

    向天亮回了个手势:神仙來了也沒有办法,

    邵三河又是一个手势:你不是神仙,至少也是个半仙,

    向天亮应道:呸,你才是半仙,你们全家都是半仙,

    邵三河笑了:你奶奶是滨海县第一大仙,你总有点仙气吧,

    向天亮也乐了:自从加入了xx党,我身上已经沒有仙气了,

    这时,室内也响起了说话声,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