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0章 我是外行 但我有心眼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到了清河市区,向天亮不管六姐妹了,独自直接來到市公安局,

    哄六姐妹高兴固然要紧,但相比之下,当然是完成省委书记李文瑞交托的任务更加重要,

    向天亮和市公安局局长周台安是忘年交,來市公安局走走坐坐,倒也不会引起别人的特别关注,

    周台安一脸疲sè,看到向天亮,他就慢慢地微笑起來,

    “天亮啊天亮,你的鼻子真灵,天生就是当jǐng察的料啊。”

    向天亮一屁股蹲坐在沙发上,二郎腿翘得高高的,“老周,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莫名其妙行不行。”

    周台安走过來,也在沙发上坐下,“你不要说你不是为了王新欣的死而來的哦。”

    向天亮轻轻地笑起來,盯着周台安的脸问道:“一夜沒睡吧。”

    嗯了一声,周台安扔给向天亮一支香烟,很少吸烟的他,为自己也点上了一支,

    “发现王新欣死亡的时候,是昨天晚上十一点半,报案人是他的一个下属,就和王新欣住同一幢公寓楼,你來之前一个小时,我刚从市委汇报案情回來。”

    向天亮说,“王新欣,市委办公室文秘处处长,大秀才,我好象有过一面之缘。”

    “你少來这一套。”周台安瞪了向天亮一眼,“你小子要是不跟我透个底,休想从我这里了解案情。”

    当然不能透实底,向天亮只能在心里向周台安道歉,反正他的撒谎功夫炉火纯青,可谓信手拈來,

    “老周,你当我愿意过问你们的破事啊,王新欣是中阳市人,他有一个邻居是我大学同学,天刚亮就打电话给我,要我从侧面了解一下王新欣的死亡情况。”

    “就这么简单。”周台安盯着向天亮的脸,

    向天亮面不改sè,“就这么简单。”

    “这案子有点麻烦啊。”周台安松了一口气,吸着烟道,“首先是王新欣的身份很敏感,市委办公室文秘处处长,下面的县委书记县长见了都要恭敬几分的人物,其次是自杀还是他杀,现在市局刑侦支队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见,再次是死因,王新欣为什么自杀或为什么被杀,还有,市委非常重视,下了限期破案的命令,十天,我看够呛,而且省里也相当重视,省厅决定派省刑侦总队长余中豪來督办王新欣死亡案,估计三个小时后就会到了……更令人头疼的是,昨天晚上还发生了另外两个刑事案件,一是北城区人民医院医生张之名等五人被枪杀于北城区人民医院的防空洞里,二是北城区城郊通往南河县的公路上,发生了三辆轿车爆炸案,现场发现了七具尸体和几十枚ak四十七的弹壳……”

    向天亮听罢,笑了笑说,“老周,我只能说,你有得忙了。”

    “你想知道什么。”周台安问道,

    “王新欣是自杀还是他杀,以及新欣为什么自杀或为什么被杀。”

    周台安说,“这你得问肖剑南,他是王新欣死亡案专案组组长,噢……对了,他现在还在市人民医院,等着王新欣的遗体解剖结果”

    向天亮微微一叹,“老周你又不是不知道,肖剑南现在和姚市长走得很近,和我这样的老朋友渐渐的疏远了,特别是见了我象见了贼似的,你说他能跟我说实话吗。”

    点着头,周台安道:“那我该怎么帮你呢。”

    周台安心里很明白,向天亮绝对撒了谎,他是带着某个不可告人的目的而來,向天亮不说,他也就不好追问,

    “肖剑南的判断是什么。”

    “自杀。”

    “你的判断呢。”

    “我是外行,但如果一定要我判断的话,我认为应该存疑。”

    “你的判断的理由是什么。”

    “技侦人员认为,现场太干净了。”

    向天亮沉吟道:“有道理,现场太过干净的自杀,往往更值得怀疑,这是刑事侦查的基本原理之一。”

    周台安看着向天亮,“所以,我怀疑肖剑南的判断,他是在现场勘查结束后就作出判断的,这和他以前相比,实在是太反常了。”

    “老周,你已经不是外行了。”向天亮赞许道,

    “我是个外行。”周台安强调道,“不过,我比以前是多了个心眼。”

    稍作停顿,向天亮问道:“你能过问案子的进展吗。”

    “也能,也不能。”周台安微笑着说道,“作为一局之长,我能无权过问案子吗,不过,市委书记张宏和市长姚新民当众指定肖剑南为专案组负责人,我即使过问,作用也会大打折扣,另外你是知道的,市刑侦支队是肖剑南的一亩三分地,他现在对我也有所防范,所以他完全有可能对我封锁核心讯息。”

    向天亮理解地点点头,周台安本來就不是帅才,更不适担当市公安局的一把手,让他坐在现在的位置上,实在是勉为其难了,

    “老周,谢谢你。”

    “不过……”周台安脸上含笑,yù言又止,

    向天亮心里一动,“老周,你有话要告诉我。”

    “我说过,我是个外行,但我比以前是多了个心眼。”周台安微笑着,

    向天亮jīng神一振,“什么情况。”

    “昨天晚上正好是我值班,接到报案后,我比肖剑南早到现场十五分钟,当时技侦人员还沒赶到现场。”

    向天亮的脸上,又有了些许笑容,“你一定有意外的收获,并且,你的收获并沒有告诉肖剑南。”

    “不错。”周台安从口袋里拿出一把铜制钥匙,递到了向天亮的手里,

    “老周,这哪來的。”

    周台安道:“巧得很,赶到现场后,我俯身检查躺在地上的王新欣,他的右手就攥着这把钥匙,我顺手拿起來,本來想交给后來赶到的肖剑南的,但他绷着脸,武断地判断王新欣是自杀,我心里有些不爽,就把钥匙收了起來,后來市委书记张宏和市长姚新民又指定肖剑南为专案组负责人,我就把钥匙留下了。”

    向天亮仔细地看着铜制钥匙,“老周,借我用一下。”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它。”周台安笑道,

    向天亮站了起來,“王新欣临死之时还攥着这把铜制钥匙,说明这把铜制钥匙非常重要,现在,我要去证明它的重要xìng了。”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