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2章 我要向你学习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向天亮的问题,让方妮不但无言以对,还闹了个大红脸。

    离开周家是肯定的,这还用说吗?

    向天亮也有点反常,热脸贴热屁股,先把自己当成了方妮的弟弟。

    这一点方妮是既高兴又感动,她是个孤儿,是福利院长大的,有向天亮这样一个弟弟,她是做梦都想,以后谁还敢欺负她?

    弟弟很霸道,第二天早上,就开着车,带着方妮直奔民政局。

    方妮不知道向天亮的真正用意,只知道他是带着她来办理离婚手续。

    向天亮不但是为了方妮,他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保护周平。

    前面说过,尽管向天亮与市委副书记周平分属不同的阵营,但他很钦佩周平的为人。

    周平是本地派干部的代表,他要是倒了,不知道有多少本地派干部倒霉。

    而且周平为官很正,有口皆碑,至少向天亮就没有听到过关于他的坏话。

    人无完人,金无赤金,向天亮心道,也许周平的唯一的“坏”,就是霸占了方妮十年。

    这也是向天亮私心作祟,和大多数人一样,地方主义至上,“五湖四海”第二,对本地出身的干部,他有一种天然的亲近。

    “方妮姐,你想好了没有?”向天亮问道。

    “想好了。”方妮说。

    “你去吧,我等你。”看了看手表,上班时间已到,向天亮帮方妮打开了副驾座那边的车门。

    周平也到了,而且是亲自开车,并将车停在了向天亮的车边。

    是周平的老伴陪着傻儿子进了民政局,他自己钻进了向天亮的车里。

    看了一眼周平那眉头紧锁的脸,向天亮安慰道:“周书记,你还有三个女儿两个外孙一个外孙女,你周家的香火断不了。”

    昨天周平去医院悄悄做了检查,结论让他绝望,他已经没有了生育能力。

    “放心吧。”周平闷声闷气地说,“我昨晚想了一夜,我已经想通了。”

    向天亮问道:“方妮姐的事,你不会怪罪于我吧?”

    “我没你想的那么狭隘,这样也好,我得到了解脱。”周平看着向天亮问道,“倒是你,你准备怎样向李书记黄省长汇报?”

    “很简单,王新欣的特殊身份已经暴露,正准备外逃时被人杀害,据查,王新欣的特殊身份已被至少两人所掌握,凶手应该是其中之一,具体是谁,有待后续调查,建议将王新欣的死亡案以自杀结案。”

    周平讽刺道:“你太会讲政治了。”

    向天亮微笑着说,“你要是不反对,那我就将你与方妮和王新欣的三角关系,直接汇报给李书记和黄省长。”

    周平说,“还是算了吧,我知道你是良苦用心,既是为了清河市的稳定和大局,也是为了咱们这些本地出身的干部。”

    “多谢周书记理解支持。”向天亮说道,“除此之外,我会在你认为适当的时候,向李书记汇报你的情况。”

    说了声谢谢,周平点着头道:“天亮,你也要有思想准备,我现在还得继续站在张宏书记那一边,还得继续支持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

    “这是当然的。”向天亮笑着说,“还是说私事吧,周书记,那些录音和照片,我会好好保存的。”

    “哼,我正要问你呢,你打算什么时候销毁它们?”说到录音和照片,周平有些恼火。

    “为了保护我自己和方妮姐,在你公开亮明自己的立场之前,我不会销毁它们,或者,在你被李书记和黄省长接纳之后,我会当着你的面销毁它们。”

    “你可要小心保管啊。”周平很是无奈。

    向天亮郑重其事地点着头,“这你放心,那些录音和照片还关系到方妮姐的**,我会好好保管的。”

    周平靠在后座背上,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这样也好,这样也好啊,以后方妮就交给你了,你可不能欺负她。”

    “呵呵,只许书记点灯,不许县长放火吗?”向天亮坏笑着问。

    周平楞了楞,随即苦笑着道:“便宜你小子了。”

    “哎,我可没你那么坏。”向天亮嚷道。

    “嗯嗯,我是有点坏。”周平自嘲地笑了笑,“不过,在美女面前,很少有不犯错误的男人啊。”

    向天亮含笑而问,“方妮姐真有那么爽吗?”

    “你小子……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昨天你也亲眼看到了,她那种媚劲lang劲爽劲,就是死在她身上都心甘情愿啊。”

    向天亮不客气地笑骂,“他妈的,那还不是你给她吃了药的缘故么。”

    “嘿嘿……”周平恬不知耻地笑道,“这你就不懂了,我这个年纪毕竟到了收山的时候,所以每次让她吃点药,让她疯狂让她主动,我不就可以节省力气了吗?这样才能做到真正的细水长流嘛。”

    “你也不赖,真不赖。”向天亮笑着称赞不已,“瞧你昨天的疯样,一个小时激战不息,象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老当益壮,老当益壮啊,周书记,我要向你学习。”

    “去你的,别笑话我好不好。”周平的老脸红了。

    这时,方妮从民政局出来了。

    拍了拍向天亮的肩膀,周平下车回到了自己的车上。

    周平很放心,他也算准了,向天亮只是要“拿”住他,压根就没想告发他。

    方妮一上车,向天亮就开着车离开了民政局。

    将离婚证递给向天亮,方妮捂着脸哭了。

    向天亮没有理会方妮,这是释放和解脱的哭,尽情的哭过后就会没事的。

    果然,一会儿后,方妮止住了哭声,轻声地问,“天亮,他和你说了什么?”

    “怎么,想他了?”向天亮不无妒忌地问。

    “不是……不是的。”方妮红着脸急忙解释,“毕竟是他把我从福利院接出来,一直把我培养到中专毕业……天亮,他是好人,我不恨他。”

    “嗯,我也认为他是个好人。”向天亮点着头道,“他说以后就把你交给我了,让我不要象他那样欺负你。”

    添油加醋,同样的话从向天亮嘴里出来,多了“象他那样”几个字,味道就不太一样了。

    方妮的脸更红了,“还有呢?”

    向天亮不想再说了,可看了看方妮妖艳的脸,坏心又上来了。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无弹窗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