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3章 死里 逃生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右耳跳,坏事到,

    向天亮怔了怔,目光盯在了谢自横的脸上,

    谢自横还在笑,是发自内心的狂笑,肥硕的脸上肌肉都在颤动,得意,狰狞,还有……

    还有杀意,

    向天亮脸sè大变,想也不想,起身就往外跑,“三河兄,快跟我走。”

    话音未落,人早沒了影,

    邵三河莫名其妙,跟着也跑出了一号审讯室,

    监视室,向天亮又冲着方云青喊道:“老方,快撤快撤,你们快出去。”

    一边喊着,向天亮的左拳,在二号审讯室的监视窗上擂了两下,再变拳为掌挥起來,示意周必洋和姜学明快离开二号审讯室,

    “天亮,出,出什么事了……”方云青也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向天亮的双手,用力将邵三河和方云青往外推,“有炸弹,快跑啊。”

    有炸弹,邵三河和方云青顿时向门外飞窜,

    周必洋和姜学明也听到了,头也不回地向门外跑去,

    向天亮自是跑得也欢,逃命的时候,他的动作更快,

    身后,是谢自横歇斯底里的笑声,

    审讯室外是走廊,走廊边是石砌花坛,花坛外就是cāo场,

    五个人均是鼠奔而出,跑到离花坛十余米外,不约而同地抱着头趴在了cāo场上,

    夜深夜黑,死一般的沉寂,

    方云青稍稍抬头,“天亮,你沒有搞错吧。”

    向天亮沒有回答,而是抬起一条胳膊,将方云青的身体压在了地上,

    轰隆隆……

    审讯室果然爆炸了,

    强大的冲击波,将无数碎片送出审讯室,飞到了cāo场上,

    “我的天那……”方云青叹着,又要抬头起身,

    向天亮又一次摁倒方云青,嘴里喊着“都别起來。”

    轰隆隆……

    又是一声巨响,审讯室的墙都被炸穿,无数砖头飞到了cāo场上,

    jǐng笛声响起,公安局大院的探照灯也亮了,

    值班的jǐng员们,纷纷冲了过來,

    向天亮坐起身來,望着滚滚浓烟,心里大呼侥幸,要不是右耳朵及时报jǐng,小命就要搁这里了,

    几个人坐在地上,面面相觑,大家都有同一个疑问,炸弹是从哪里來,

    “两个炸点,第一个在一号审讯室。”向天亮说着,一边点上了一支香烟吸起來,

    周必洋疑道:“天亮,你这么一说,我们几个不但是受害人,还成为嫌疑人了。”

    “呵呵……还真别说,你们都是嫌疑人。”向天亮笑道,

    方云青道:“奇了怪了,今天晚上的审讯,为了保密,我们四个是亲自动手,其他人连监视室都沒让进啊。”

    姜学明说,“谢自横和乔乃云都是我亲手搜查,他们身上除了衣服,手铐和脚镣,肯定沒有其他东西。”

    向天亮瞅着邵三河笑问,“三河兄,你在一号审讯室听了半天,应该听出点什么來了吧。”

    “嗯,我是被炸醒了。”邵三河点着头道,“敢情谢自横把咱们俩一起叫來,根本沒有想交代问題,而是要和咱们俩同归于尽。”

    向天亮笑道:“不错,他是孤注一掷,展开他说的所谓的继续战斗,当然,也是最后的战斗,这也就是他为什么亲自來到滨海县,为什么一定要坚持与和和三河兄面谈。”

    邵三河接着道:“这就充分说明,昨晚的袭击,既是一次真正的战斗,也是一次佯攻和假攻,得手固然是好,因为沒有得手,谢自横便主动暴露自己与海龙帮、大闾帮和三兴帮的关系,让我们把他抓來,然后顺理成章地与我和三河兄面对面,给了他实施所谓的继续战斗的机会。”

    方云青不解地问道:“可是,我不明白,他的炸弹藏在哪里呢。”

    “呵呵……五秒倒计时,你们猜。”向天亮咧着嘴,

    邵三河、周必洋和姜学明均是一楞,然后异口同声道:“炸弹藏在肚子里。”

    向天亮冲着方云青笑,“老方,只能有一个答案,谢自横将定时炸弹藏在自己的肚子里,至于怎么定时怎么启动的,还有待调查,如果你不信,可以去查一查,他最近有沒有动过手术,就什么都明白了。”

    “可是……爆炸声响了两次,那另一次呢。”方云青问道,

    向天亮道:“第二个炸点在监视室,离你老方坐过的位置应该不到一米,为什么说第二个炸点是在监视室呢,因为第二次爆炸把监视室的外墙也炸开了,而谢自横坐在一号审讯室里,凭他肚子里那颗炸弹,是很难直接将监视室的外墙炸开的。”

    方云青若有所思,“第二个炸点在监视室里,可除了我们五个人,还有,还有谢自横和乔乃云,沒有其他人,沒有其他人,啊……是他。”

    另一边,周必洋和姜学明一骨碌地起身,朝大门飞奔而去,

    方云青看着邵三河,“老邵,难道……难道真是老王头。”

    “那你说还能有谁,你,我,还是必洋或学明。”邵三河反问道,

    沉默片刻,方云青感叹道:“想不到,想不到,老王头居然是谢自横的人,一个老实巴交的老头儿,咱们楞是一点都沒看出來啊。”

    邵三河说,“这有什么奇怪的,谢自横在咱们县局工作了近二十年,老王头也许一直就在他的关照之下,当然,让我想我也想不到,老王头居然是谢自横的卧底。”

    方云青想想还后怕,“咱们是死里逃生啊……这个老王头,刚才他把热水瓶和竹篮就放在我的脚边……天亮,谢谢你,要是沒有你,我现在就是一堆碎肉碎骨了。”

    这时,周必洋跑回來了,

    “老王头自杀了,他吃了砒霜。”

    好脾气的邵三河,终于忍不住骂道:“一个现刑犯,一个看大门,让这类蹩足货打了脸,他nǎinǎi的,老子晦气啊。”

    向天亮呵呵地乐着,拍着身上的灰土站了起來,

    “你要走。”邵三河拽住了向天亮的胳膊,

    “呵呵……三河兄你什么意思,又不是我把你公安局炸了,你拽着我干什么。”向天亮笑着说道,“我说三河兄,不就是炸塌了几间破房子,至于心疼成这样吗,跟我來,我保证你今晚交大运发大财。”

    一辆jǐng车载着向天亮、邵三河和周必洋,驶出了县公安局的大门,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