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9章 通风报信(下)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莫小莉将手机远远地拿开,转头低声问向天亮,“接下來我该怎么说呀。”

    “随便你怎么说。”向天亮腾出一只手,轻抚着莫小莉的玉峰,一边悄声道,“你现在的身份,还只是单边间谍,是为张宏服务的,他还不知道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所以,你向他提供的信息,必须是真实的,或者说至少看着听着是真实的,否则就沒有实际意义。”

    莫小莉指着被窝里的波动,小声笑问,“这也可以说吗。”

    “臭娘们,你装傻啊。”向天亮也轻轻地笑着,“你把谁拎出來说,都不合适,他要是问起來,你可以拿话搪塞,嘿嘿……不过,你可以说你和我,他肯定会问,你就说你我的关系差不多要水到渠成了。”

    莫小莉又指着被窝说,“她们才叫水到渠成呢。”

    “嘿嘿,你还装傻,她们只是在修渠,水还沒到。”向天亮取笑道。

    陈美兰在旁边凑趣,“这也叫谁笑在最后,谁就是笑得最好,小莉,让她们三个先忙,咱们做收尾工作。”

    向天亮听得乐不可支,“你们两个娘们,不愧为书记和书记夫人,听起來好象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之乐,呵呵……”

    “那你可要挺住。”陈美兰道。

    “对,把闸门关上,干打雷,不下雨。”莫小莉说。

    左望陈美兰,右瞅莫小莉,向天亮再看大被象波浪翻滚,差点又笑出声來,下面三个娘们在里面轮流折腾,也幸亏他运气屏息,不然早一泻千里了。

    在向天亮示意下,莫小莉又拿起了手机。

    莫小莉:“喂,还在吗。”

    张宏:“当然在,等你呢。”

    莫小莉:“你想知道今天的事吧。”

    张宏:“今天什么事。”

    莫小莉:“我是吃晚饭时听说的,向天亮不见两个大公司的老总,被陈美兰书记狠狠批评了一顿。”

    张宏:“这事我知道了,我也不感兴趣。”

    莫小莉:“那你对什么感兴趣。”

    张宏:“我是说,向天亮在工作中的事,我比你知道得更清楚。”

    莫小莉:“噢,滨海县委有你的人。”

    张宏:“算是吧。”

    莫小莉:“那你到底想知道什么呀。”

    张宏:“百花楼,我想知道百花楼里的一切。”

    莫小莉:“噢,那可多了去了,一句两句说不完。”

    张宏:“这样吧,我问你答。”

    莫小莉:“行,你问,我信守承诺,知无不言。”

    张宏:“这个百花楼的所有权,到底是谁的。”

    莫小莉:“这个呀,我原來也以为是向天亮的,现在才知道,是他姐夫的房产。”

    张宏:“真不是向天亮的。”

    莫小莉:“不是,我看到她们都把房租交给向天亮,而向天亮又转交给了他姐夫。”

    张宏:“他姐夫很有钱吗。”

    莫小莉:“应该很有钱吧,听说人家还是县十大民营企业家之一,生意做得很红火。”

    张宏:“嗯,我也听说了,向天亮这小子对钱不來电,原來有他姐夫帮衬呢。”

    莫小莉:“他在百花楼里就是房东,是帮他姐夫看房子的。”

    张宏:“不会这么简单吧。”

    莫小莉:“那你认为是什么。”

    张宏:“比方说,百花楼里住的,除了他一个男的,其余的都是女人。”

    莫小莉:“少装蒜,有话直说呗。”

    张宏:“我是说向天亮好sè不好钱,和住在百花楼里的女人关系不简单。”

    莫小莉:“这个么……”

    张宏:“怎么样。”

    莫小莉:“感觉,感觉好象如你所说的那样。”

    张宏:“感觉,难道你沒看到吗。”

    莫小莉:“关于这个么,我倒是问过方妮來着。”

    张宏:“方妮怎么说。”

    莫小莉:“方妮说,当初百花楼交给向天亮管理的时候,他姐姐有过特别交待,百花楼的房子只能租给女人,不能租给男人。”

    张宏:“这又是为什么。”

    莫小莉:“方妮说,向天亮的姐姐认为,房子租给女的,可以保持卫生整洁,要是租给男的,肯定弄得乱七八糟,还得雇人经常收拾,太过麻烦。”

    张宏:“这个解释倒也说得过去。”

    莫小莉:“那你认为是什么,人家沒你想得那么坏。”

    张宏:“那可不一定,我听说这小子对女人很感兴趣。”

    莫小莉:“这个我也听说过。”

    张宏:“所以么,象他那个年龄,血气方刚,却连女朋友都沒有,这很不正常嘛。”

    莫小莉:“我听说他有女朋友。”

    张宏:“谁。”

    莫小莉:“你猜。”

    张宏:“卖什么关子,我要是连这个都知道,还用得着让你潜伏到他身边去吗。”

    莫小莉:“他的女朋友你一定认识,但你确实是想不到。”

    张宏:“三元贸易公司总经理,谢自横的女儿谢娜。”

    莫小莉:“不是,那是老黄历了,现在他们是仇人。”

    张宏:“总不会是方妮吧。”

    莫小莉:“也不是,人家真的是干姐姐干弟弟的关系。”

    张宏:“那我就猜不着了。”

    莫小莉:“你的宝贝女儿王含玉。”

    张宏:“含玉,不,不会吧。”

    莫小莉:“方妮问向天亮,向天亮当着我的面说的。”

    张宏:“可是,我沒听王子桂说起过啊。”

    莫小莉:“应该是两个人私下有了默契,而还沒有告诉双方的父母。”

    张宏:“这有可能……不过,我还真沒想到这个。”

    莫小莉:“向天亮的家因水库移民到滨海县晋川镇,而含玉从小在晋川镇长大,参加工作后的单位就是晋川镇卫生院,说不定两个人早就认识了。”

    张宏:“嗯,找个时间我问问王子桂。”

    莫小莉:“你要是想耳根清静,我建议你还是别问了。”

    张宏:“为什么。”

    莫小莉:“听向天亮说,王子桂根本看不上向天亮,以王子桂那老娘们的脾气,那还不得叨扰个沒完呀。”

    张宏:“这倒也是,我就当作不知道好了。”

    莫小莉:“再说了,含玉她在国外读书,向天亮和她不会有实质xìng的发展嘛。”

    张宏:“那么,你和向天亮有实质xìng的发展了吗。”

    莫小莉:“怎么又说到我了。”

    张宏:“当然,让你接近向天亮,是全方位的接近。”

    莫小莉:“张宏,亏你想得出來,我现在还是你老婆。”

    张宏:“舍不得老婆套不住sè狼嘛,再说,事实上你早就不是我的老婆了。”

    莫小莉:“……正在接近之中。”

    张宏:“以你的美貌,向天亮不可能不动心。”

    莫小莉:“那也得有合适的机会,王八和绿豆对眼,也得來电才有可能。”

    张宏:“哈哈,以你的sāo劲,向天亮正是你喜欢的类型。”

    莫小莉:“呸,狗嘴不吐象牙。”

    张宏:“装什么装,我还不了解你吗,喜欢的是硬、狠、重,向天亮是练武之人,硬狠重一定沒问題。”

    莫小莉:“我倒是想体验硬狠重,可惜你不中用,你只是排球战术,短平快。”

    张宏:“哈哈,我承认我承认,我要不是短平快,你也不会闹离婚了,你是池大水深,我是竹竿捅洞,咱们对不上号。”

    莫小莉:“和向天亮的比起來,你简直就不是男人。”

    张宏:“哦,你尝过了。”

    莫小莉:“见过了,巨大无比,经久耐战,可惜我无福享受呀。”

    张宏:“哎,你们,你们到什么程度了。”

    莫小莉:“快了,只要再过几天,我就不信他不上我的床。”

    张宏:“小莉,要抓紧,要抓紧时间啊。”

    莫小莉:“皇帝不急太监急,这种事能急得來吗。”

    张宏:“问題是,你越早拿住他,对我就越有用,事过境迁的话,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

    莫小莉:“我也想呀,可百花楼里人太多,现在又住进了一帮小丫头,沒有机会嘛。”

    张宏:“那么,向天亮不会和别的女人有关系吧。”

    莫小莉:“这个么……还真是不好说。”

    张宏:“你们女人的第六感觉不是很强吗,发挥一下嘛。”

    莫小莉:“这真要说起來……我觉得他与陈美兰和杨碧巧,有点不清不白的。”

    张宏:“哦,说说你的根据。”

    莫小莉:“一,向天亮与陈美兰和杨碧巧是市建设局的同事,应该早就相互熟悉了。”

    张宏:“有道理。”

    莫小莉:“二,陈美兰和杨碧巧可以住县委招待所,却偏要住到百花楼去。”

    张宏:“不错,值得想象。”

    莫小莉:“三,陈美兰和杨碧巧与向天亮都住在一楼,陈美兰还是向天亮的邻居。”

    张宏:“这叫近水楼台先得月,兔子能吃窝边草。”

    莫小莉:“四,陈美兰和杨碧巧,一个分居,一个单身,有那方面的需要。”

    张宏:“这是关键。”

    莫小莉:“五,向天亮与陈美兰和杨碧巧,以谈工作之便,经常出入对方的房间。”

    张宏:“这才是机会。”

    莫小莉:“六,我亲眼看到,陈美兰帮向天亮洗过内裤。”

    张宏:“这就很说明问題了,小莉,你就重点关注向天亮与陈美兰和杨碧巧。”

    莫小莉:“我知道,我想,用不了两天,我就有重大收获了。”

    张宏:“好啊,有机会了。”

    莫小莉:“是的,是有一个机会,现在我不能说……这样吧,我到时候给你一个详细的书面报告。”

    张宏:“好,我等着。”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