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9章 明人不做暗事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老油条成达明走后,向天亮稍作思索后,把秘书丁文通叫了进來。

    “文通,你帮我通知一下水利局局长孟志国,他兼任的县‘两个项目’工程指挥部副总指挥一职,从今天开始,改为常务副总指挥,相关文件要以最快的速度下发,与此同时,你要交待孟志国,让他将水利局的rì常工作放一放,就说是我说的,他每个星期要用四到五天的时间待在‘两个项目’的工地上。”

    孟志国三十多岁,年富力强,是向天亮的好朋友,向天亮來滨海县工作之前,他只是小小的大陈乡副乡长,是向天亮破格将他提拨为水利局代局长、局长兼局党组书记。

    丁文通立即明白了向天亮的用意,让孟志国由副总指挥改任常务副总指挥,就是冲着现任总指挥成达明去的。

    毕竟成达明是县委副书记肖子剑的人,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是向天亮一贯的处世原则。

    但丁文通还是犹豫了一下,“领导,你有新想法了。”

    “什么新想法。”

    “咱们原來商定的对策,好象是以静制动,静观其变,不要轻举妄动,可你这个决定,明显就是……就是冲着老油条成达明去的,是为了制衡老油条成达明……”

    丁文通沒有说完,就被向天亮的黑脸吓回去了。

    “他妈的,你脑子进水了。”向天亮拍着桌子破口大骂,“老子说过对成达明不放心吗,老子说过要孟志国制衡成达明吗,老子用得着你來帮我行使职权吗,你他妈的以为自己是谁啊。”

    丁文通脸sè大变,向天亮很少真正发火,而一旦真正发火,是连办公桌都敢掀掉的。

    “一,你出去之后,马上打个电话通知成达明,注意,是马上,二,关于孟志国的任职调整文件,让常务副县长杨碧巧签字即可,三,把我姐夫送给我的这双皮鞋送给孟志国,连同他的职务调整文件,记住,你什么也不需要解释……”

    以孟志国的聪明劲,一手拿着向天亮送的皮鞋,一手拿着职务调整文件,再联系到县委领导班子里的“风吹草动”,不用多想,就能明白向天亮要他干什么。

    丁文通当然也是心领神会,更不敢怠慢。

    待丁文通出去之后,向天亮也站起來,整了整衣服,也踱出了办公室。

    正是上班开始的时间,走廊上人不少,向天亮旁若无人地迈着方步,对一声声“向县长好”或“向副县长早”,一律回以点头,官架子可谓摆得十足。

    这是一种自信的政治姿态,意在提醒县委大院里的人,县委常委会里的那点风吹草动,对他向天亮來说,不过是一阵过眼烟云而已。

    所以,从九楼到五楼,是必须走着下去的,要尽量让更多的人看到。

    五楼除了县委统战部,还有县政法委、县改革办、编制办,以及县委县府的一些临时xìng机构。

    向天亮是來找县政法委专职副书记童一真的。

    童一真不在。

    向天亮心里一乐,循着原路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其实他知道童一真不在,下楼上楼,不过就是为了在公众面前“亮相”而已。

    童一真除了是县政法委专职副书记,还有一个临时xìng职务,县‘两个项目’工程监察组专职副组长。

    这会儿,童一真应该还在‘两个项目’工程的指挥部里。

    拿起电话,向天亮拨通了童一真的手机。

    向天亮:“老童,你辛苦了。”

    童一真:“不辛苦,我不过是动动眼睛和嘴巴嘛。”

    向天亮:“工地上怎么样。”

    童一真:“这个你大可放心,工程进度比原定计划的快多了。”

    向天亮:“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县城。”

    童一真:“明天早上,回县里参加‘两会’开幕式。”

    向天亮:“老童,如果让你在工地上多待一二天,你不会有意见吧。”

    童一真:“哦,你有新想法。”

    向天亮:“呵呵……你懂的。”

    童一真:“我明白了,你是要表现出一种姿态,以此向肖子剑表明你的态度。”

    向天亮:“知我者,老童也。”

    童一真:“应该这么做,肖子剑太不象话,要以我的脾气,早他娘的进行反击了。”

    向天亮:“慢慢來,咱们不急,软刀子杀人,痛得长,死得慢嘛。”

    童一真:“天亮,你对老油条成达明不放心。”

    向天亮:“这个么……工作上,我是绝对信任他的,要不然,我也不会将几个亿的工程交给他。”

    童一真:“嗯,但是,以我对他的了解,在立场上,他是绝对不会反对肖子剑的,谁都知道,沒有肖子剑,就沒有他成达明的仕途。”

    向天亮:“所以,我想压一压成达明。”

    童一真:“我明白,你是隔山打牛,打在成达明身上,疼在肖子剑的心里。”

    向天亮:“呵呵……吃了人家的东西,不说谢谢,屁总得放一个吧。”

    童一真:“那我从现在开始,就要对成达明进行鸡蛋里头挑骨头了。”

    向天亮:“我的意思就是这样。”

    童一真:“沒问題,包在我身上了。”

    向天亮:“对不起,老童,又要让你当恶人了。”

    童一真:“哈哈,我五十二岁了,蹦达不了几天了,我什么都不怕。”

    向天亮:“呵呵,我这心里过意不去啊。”

    童一真:“去你的,你要是同意,我敢在县委大院里骂他肖子剑的祖宗十八代。”

    向天亮:“这就不必了,我认为他不值得你老童太费口舌。”

    童一真:“唉,肖子剑这个人,当被我就怀疑他的诚意,他这一叛变,咱们圈子里那点小秘密就算不上秘密喽。”

    向天亮:“老童,不必气馁,你不是常说路遥知马力,rì久见人心嘛。”

    童一真:“嗯,你说说,我在这边需要做些什么。”

    向天亮:“这样,你的监察组能不能让监察常态化。”

    童一真:“监察常态化,你是说……让我轮流派人,长驻‘两个项目’工程指挥部。”

    向天亮:“对,原定的十一个监察项目可以扩大,原定的抽查变成全查,原定的每周一查改为每天一查。”

    童一真:“好啊,我照你说的办。”

    向天亮:“你可以告诉监察组的老同志们,大家的酬劳,我们准备增加百分之三十以上。”

    童一真:“嗯,这样一來,成达明一定会压力陡增,但愿他能明白你的良苦用心。”

    向天亮:“呵呵,明人不做暗事嘛。”

    童一真:“天亮,我有一个建议,你看是否可行。”

    向天亮:“哦,你说來听听。”

    童一真:“两个项目的资金,原來是怎么划拨的。”

    向天亮:“按照计划每月划拨一次,工程指挥部打报告,常务副县长杨碧巧和我签字后,负责资金保管的农业局按照计划划拨。”

    童一真:“我认为,可否改为,每月一次,工程指挥部打报告,报告里要附上上月决算和下月的预算,决算和预算要通过专业人士的审核。”

    向天亮:“上月决算和下月的预算。”

    童一真:“对,这样一來,弄虚作假就沒有了可能,资金的使用也更安全更清晰。”

    向天亮:“呵呵,姜是老的辣,老童,我知道成达明在细节上马马虎虎,对资金的使用存在着浪费的现象,你这一招,无疑极大地限制了成达易的权力。”

    童一真:“这也是沒办法,谁让他的主子是肖子剑呢。”

    向天亮:“我看可行,同时,由你提出一条新的建议。”

    童一真:“你说,什么建议。”

    向天亮:“每一笔资金的签批,不管多少,必须由总指挥和常务副总指挥同时签字才能生效。”

    童一真:“好,我记下了。”

    向天亮:“不用记下,你马上打电话给老油条成达明,把咱们商定的新措施新建议通知他。”

    童一真:“马上吗。”

    向天亮:“是的,因为此时此刻,成达明正在肖子剑那里,或者,正在去肖子剑那里的路上。”

    童一真:“好,我马上打电话给他。”

    与此同时,成达明正在去县委副书记肖子剑办公室的路上。

    肖子剑正在接见基层來参加县“两会”的同志。

    成达明接了两个电话,一个是丁文通的,一个是童一真的,不用细想,成达明就知道,向天亮给他“穿小鞋”上眼药了。

    当站在县委副书记肖子剑面前的时候,成达明的脸上满是苦笑。

    肖子剑也在苦笑。

    成达明:“老领导,你风云突变,把我都弄糊涂了。”

    肖子剑:“沒这么严重吧,你是老油条,jīng得很,能耍你的人不多嘛。”

    成达明:“你耍了我,向天亮刚刚也耍了我。”

    肖子剑:“哦,他怎么耍你了。”

    成达明:“两个电话,一个是丁文通的,一个是童一真的,内容是这样的……”

    肖子剑:“嗯,他是给你戴紧箍咒了。”

    成达明:“这是向天亮的风格,明人不做暗事。”

    肖子剑:“这是他权力范围内的事,我看很正常嘛。”

    成达明:“老领导,我想……我想我可不可以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肖子剑:“怎么说呢,我有苦衷,我在县常委会上的选择,是有理由的。”

    成达明:“可以说吗。”

    肖子剑:“不能。”

    成达明:““那,那我怎么办。””

    这时,肖子剑沉默了。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