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4章 叔与侄(上)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滨海,县委大院,下午两点半,

    向天亮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背靠老板椅,仰望着天花板上的花纹图案,

    沙发上坐着四个人,是新组成的与三元贸易公司和天星投资公司的谈判小组,金戈,县委办公室副主任,应幸福,县zhèngfǔ办公室文员,

    三元贸易公司董事长陈圆圆和天星投资公司总经理关青亭联袂而來,正在受到县委书记陈美兰和县长陈乐天的联合接见,

    “金戈,幸福,两个正副组长,还有诸露和映寒,你们四个是第一次亮相,我把那个三元贸易公司董事长陈圆圆交给你们,你们要给我对付好了,”

    金戈微笑着说,“请领导指示,”

    “沒有什么指示,”向天亮笑着摆手,“你们一定要逼我指示的话,我的指示就是两个字,对付,”

    应幸福笑着问,“对付二字,我们应该怎么理解呢,”

    “对付,也可以是应付,对付有点主动的意思,而应付就显得有些被动了,所以,”向天亮站起來,挥着手道,“是对付也是应付,可以对付也可以应付,你们想对付就对付,想应付就应付,何时对付何时应付,如何对付如何应付,都有你们掌握,我只有一个要求,”

    诸露笑问,“什么要求呀,”

    “任何时候任何地方任何情况下,都不能与三元贸易公司和天星投资公司同时同地进行谈判,”

    就这么一条不是指示的指示,把金戈、应幸福、诸露和梅映寒四个打发走了,

    对金戈和应幸福,向天亮是放心的,二人是同时进入县委办和县府办的,又在短时间内升到排位第一的副职位置,年龄都是三十五六,又双双晋升到正科级,每一个环节,都是陈美兰和向天亮亲手cāo作作的,

    还有诸露和梅映寒协助,这个四人谈判小组是向实力的,也是靠得住的,诸露和梅映寒都是自己的女人,仅凭这一点就可以放心,

    向天亮决定单独应付自己的叔叔,天星投资公司的总经理关青亭,

    见面地点不是在会议室,也不在办公室,

    下午三点十分,向天亮离开县委大院,他要南北茶楼和关青亭见面,

    七楼的专用包间,一切准备就绪,茶酒菜,桌上还冒着热气,

    向天亮抽完一支烟的时候,关青亭终于來了,

    叔侄二人一见面,互相看着对方,都忽地笑了,

    不约而同,叔侄二人居然穿的都是米sè风衣,连领带都是一样的红sè,

    坐定以后,叔侄二人又互相看着对方,足足有三分钟,好象是第一次见面似的,

    关青亭:“真象”

    向天亮:“不象,”

    关青亭:“哪里不象,”

    向天亮:“我沒胡子,你有,”

    关青亭:“年龄,也许是唯一的差别,”

    向天亮:“不仅如此,”

    关青亭:“还有辈份,”

    向天亮:“什么辈份,”

    关青亭:“我是你叔,你是我侄子,”

    向天亮:“谁说的,”

    关青亭:“到现在还不承认吗,”

    向天亮:“承认怎么样,不承认又怎么样,”

    关青亭:“不怎么样,”

    向天亮:“就是,连老爷子都不拿我怎么样,你就更不怎么样了,”

    关青亭:“我知道,他去过你家了,”

    向天亮:“你知道了,”

    关青亭:“他离开滨海后给我打了个电话,”

    向天亮:“哦,”

    关青亭:“把我臭骂了一顿,”

    向天亮:“呵呵,该骂,该骂,”

    关青亭:“嗯,”

    向天亮:“关家家训,子孙不得经商,你现在成了总经理,当然该骂,”

    关青亭:“哟,老爷子把这也告诉你了,”

    向天亮:“你不该來清河,”

    关青亭:“该來或不该來,反正我是來了,”

    向天亮:“说说吧,你怎么和天星投资公司搅在一起的,”

    关青亭:“这就开始了,”

    向天亮:“开始了,向天亮副县长和关青亭总经理,”

    关青亭:“还副县长和总经理,别搞得这么正式行不行,”

    向天亮:“在茶楼见面,还不够不正式吗,”

    关青亭:“嗯,不正式,相当不正式,但适合你我见面,”

    向天亮:“所以,说说你怎么和天星投资公司搅在一起的吧,”

    关青亭:“用词不当,不是搅,是合,联合的合,”

    向天亮:“勾结,”

    关青亭:“能不能好好说话,”

    向天亮:“你说啊,”

    关青亭:“很简单的关系,一帮想赚钱的人走到一起,就有了天星投资公司,”

    向天亮:“包括许西平副市长吗,”

    关青亭:“包括,但是,是他的女朋友,在天星投资公司有股份,具体多少我就不说了,”

    向天亮:“张宏书记呢,”

    关青亭:“也有,以他一个朋友的名义,”

    向天亮:“其他呢,”

    关青亭:“说了你也不认识,”

    向天亮:“都是公子哥吧,”

    关青亭:“差不多吧,沒有身份的人进不了天星投资公司,”

    向天亮:“你呢,”

    关青亭:“我是总经理,当然有股份了,”

    向天亮:“多少,”

    关青亭:“你对这也感兴趣,”

    向天亮:“随便问问,不说也行,”

    关青亭:“百分之十,”

    向天亮:“蛮多的,你投了多少钱,”

    关青亭:“一分也沒有,我沒有钱,”

    向天亮:“干股,”

    关青亭:“对,”

    向天亮:“你面子够大的,”

    关青亭:“屁面子,互相利用的结果,”

    向天亮:“噢,他们看中的是你关家的名声,”

    关青亭:“咱们的关家,”

    向天亮:“你的关家,不是我的关家,”

    关青亭:“死心眼,”

    向天亮:“继续啊,你真一分钱也沒投资,”

    关青亭:“不仅是我一个人,其他人也沒几个钱,”

    向天亮:“我知道了,大部分都是从银行借來的,”

    关青亭:“这是实情,象张宏的老婆,本來投了五千多万,是第一大股东,现在已经退出去了,”

    向天亮:“这我知道,”

    关青亭:“张宏说,是你捣的鬼,”

    向天亮:“你信吗,”

    关青亭:“当然不信,但是,你一定发挥了部分作用,”

    向天亮:“呵呵,这我得承认,”

    关青亭:“张宏可把你恨死了,”

    向天亮:“不说他了,说他会败坏我的心情,还是继续说你关大总经理吧,”

    关青亭:“你还想知道什么,”

    向天亮:“据我所知,关家和张家素无來往,可是,你和张宏的却走得这么近,这怎么回事啊,”

    关青亭:“这么说吧,老爷子那一辈,是沒什么來往,属于井水不犯河水的关系,”

    向天亮:“这我知道,”

    关青亭:“刚参加革命的时候,咱老爷子是高中生,知识分子,而张宏他爸是个文盲,两个沒有共同语言,”

    向天亮:“呵呵,我估计,老爷子心里一定看不起张家老爷子,”

    关青亭:“肯定的啊,只不过咱老爷子修养好,只是在心里看不起人家而已,”

    向天亮:“我想也是,知识分子和文盲闹革命,象唱歌似的,词一样,调子不对路,”

    关青亭:“但那是上辈的事,到我们这一辈,大家就玩在一起,沒什么隔阂了,”

    向天亮:“可是,玩归玩,怎么又一起办公司了呢,”

    关青亭:“你不了解其中的原因,”

    向天亮:“所以我在请教你嘛,”

    关青亭:“说來话长,我之所以是现在这样的我,咱老爷子有一半的责任,”

    向天亮:“哎,不要胡说八道,老爷子可沒有让你出來圈地捞钱,”

    关青亭:“你听我说,当年我考大学的时候,是老爷子逼着我考了京城大学的哲学系,”

    向天亮:“哲学系,呵呵……哲学系,怎么看你都不象是个哲学家嘛,”

    关青亭:“可不是么,我和哲学是八杆子打不到一起,”

    向天亮:“你是关家老幺,我猜老爷子让你读哲学,是希望你走仕途,”

    关青亭:“不错,可我对从政不感兴趣,对哲学更是讨厌之极,”

    向天亮:“但是我听说,你还是把毕业证混到手了,”

    关青亭:“对,我混到毕业证后,就开始玩,当然,和包括张家几个公子在内的都成了朋友,”

    向天亮:“那么,天星投资公司,还有來清河圈地囤地,这是谁起的头,”

    关青亭:“我,”

    向天亮:“你,”

    关青亭:“是我,我的大学老师,他有一个学生,也算是我的学长,现在是zhōng/>

    向天亮:“噢……老爷子跟我说过,你的这位学长,将会在国家未來的经济领域发挥重要的作用,”

    关青亭:“是的,他跟我老师提到他那个设想,或者叫蓝图,我的老师告诉了我,我又告诉了张宏,是张宏看到了其中的商机,他认为,国家如果要开发清河,清河的土地将会在一夜之间变得寸土寸金,”

    向天亮:“真想不到,张宏还挺有经济头脑的嘛,”

    关青亭:“就这样,张宏通过他爸,把自己运作到你们清河市当书记,接着,天星投资公司也应运而生,”

    向天亮:“原來是这样……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