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4章 心理战(下)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向天亮把气走陈圆圆说成是心理战,徐群先嘴上不说,心里其实是将信将疑的。

    但徐群先对向天亮还是信服的,不仅是向天亮的为人,更因为向天亮身后的靠山。

    县府办主任罗正信婚外生子,还附有经济问題,如果不是向天亮,罗正信早在岱子岛监狱吃苦受累了。

    徐群先和罗正信关系最铁,罗正信能“死里逃生”,徐群先最为清楚,他由此得出结论,向天亮绝对不会加害朋友,靠着他不一定就能进步,但至少是基本上高枕无忧,做向天亮的对手,徐群先想都不敢想,那几位旧同事,就因为是向天亮的对,现在不是在岱子岛待着,就是在家里闲着。

    自从成了朋友,徐群先对向天亮基本上是言听计从,有不同看法也是只说不做,或干脆藏起來不说。

    徐群先这个副县长当得相当舒心,分管的是工交系统,要说有什么烦心事,就是十几家企业的停工。

    去年年底,这十几家企业职工要为生活困难闹事之前,是向天亮仗义出手,从所属的农林局划过來两百万元,帮他解了燃眉之急。

    事实往往是最好的证明。

    下午,还沒到下班的点,徐群先给向天亮打來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徐群先,说话带笑,向天亮马上明白,他的小伎俩得逞了。

    向天亮:“老徐,怎么样啊。”

    徐群先:“向你报喜,谈判刚刚结束,我是回到办公室后就给你打的电话。”

    向天亮:“说结果,说结果。”

    徐群先:“三元贸易公司同意收购十一家县属企业,并且当场草签了协议。”

    向天亮:“哟,比我想象的要多要快嘛。”

    徐群先:“是的,谈判意外的顺利,金戈和应幸福他们也说出乎意料。”

    向天亮:“我说老徐,你是不是把转让条件降低了。”

    徐群先:“这个你放心,一点都沒有。”

    向天亮:“转让价格。”

    徐群先:“都是咱们原定的价格,我一开口,陈圆圆董事长就答应了。”

    向天亮:“咱们那些工人怎么办。”

    徐群先:“也是咱们原來的设想,五十岁以上的,和已退休的职工,由咱们负责,其余职工,三元贸易公司全部接收,确保他们重新就业,保障年限为五年。”

    向天亮:“这么说來,三元贸易公司是无条件的接受啊。”

    徐群先:“是的,我估计他们是想节约时间,为了下面的谈判,主动做出了牺牲。”

    向天亮:“也只有这种解释相对合理,三元贸易公司这么爽快,我们也只好提前同意下一部分的谈判了。”

    徐群先:“如果你觉得有必要,我可以拖一拖。”

    向天亮:“不必了,咱们要是再拖,就对不起那些工人兄弟了。”

    徐群先:“也行,我听你的,其实他们这么爽快,让我始料未及,有几个企业的职工大会都还沒开呢。”

    向天亮:“呵呵……你现在相信,我激怒陈圆圆,并沒有坏事吧。”

    徐群先:“是啊是啊,我就是不明白,这不符合常理么。”

    向天亮:“什么常理啊。”

    徐群先:“要是换成我,你把我比作jì女,我肯定拂袖而去,除非是你当面道歉,否则就免谈合作。”

    向天亮:“呵呵,老徐啊,你不懂女人,不懂女人的心理。”

    徐群先:“所以,我正在向你请教么。”

    向天亮:“去,你少拿我说事。”

    徐群先:“真的,我实在是搞不明白啊。”

    向天亮:“老徐,我只提一条,就能充分证明陈圆圆想叶范归根,她跑不了。”

    徐群先:“哪一条。”

    向天亮:“滨海大厦。”

    徐群先:“噢……不错,投资三千多万的滨海大厦,是陈圆的个人产业,两年前就建成并投入使用,如果她不想叶落归根,不可能有这样的大手笔。”

    向天亮:“还有,是她先主动恶心我,我是被动的反恶心,作为陈圆圆这样见过世面的女人,应该很快就明白是她理亏,所以,她生气是真的,很快不生气也是一定的。”

    徐群先:“有道理,象她这样的女强人,应该知道小不忍则乱大谋。”

    向天亮:“此外,女人比男人倔,知道我不想与她合作,她偏要与你合作,女人比男人贱,你越羞辱她,她越能记住你,女人比男人更争强好胜,你向她发出挑战,她就越是來劲,女人比男人更具报复心理,我羞辱了她,她就更想千方百计的想报复我……”

    徐群先:“哈哈……原來如此,原來你把她给研究透了。”

    向天亮:“但是,女人又比男人更容易变心,所以你要注意了。”

    徐群先:“我要注意什么。”

    向天亮:“抓紧时间,把下午草签的协议变成正式协议,让三元贸易公司赶紧把转让款拨过來。”

    徐群先:“你放心,从明天开始,就就变被动为主动。”

    向天亮:“这就对了,老徐,祝你尽快搞定。”

    徐群先:“好了,我要向陈书记和陈县长汇报了。”

    ……

    计划沒有变化快。

    在向天亮的计划里,与三元贸易公司的谈判合作分三步走,每一步都要拖上一个星期以上,三个星期后,省委领导班子的调整已经尘埃落定,与三元贸易公司的合作也可以根据省委新领导的指示进行。

    计划的第一步,是“逼”着三元贸易公司出钱收购已关停的县属企业,第二步,恢复去年已商定的七个合作项目,第三步,双方协商三县区综合市场外围的荒山荒地的大规模转让。

    可是沒有想到,仅仅是一天,第一步就走完了。

    向天亮陷入了沉思。

    办公桌上的电话又响了。

    打來电话的人,居然是陈美兰。

    “美兰姐,你有事找我。”

    “嗯,你忘了。”陈美兰柔声地问着。

    向天亮一拍脑袋叫道:“噢……今天是小心怡的生rì。”

    陈美兰嗔道:“还行,沒有忘记。”

    “呵呵……还有吗。”向天亮坏笑着问。

    “嗯……还有,媚海生波,口舌莲花,开门见山,丢灰卸甲,改革开放,zì/>

    这是向天亮和陈美兰之间的特有暗号。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