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3章 不好的感觉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正午时分,向天亮驾着一辆套牌的黑sè别克轿车,奔驰在滨海县通往南河县的公路上。

    沒有告诉任何人自己去哪里去干什么,车也不能开自己的专车,这几乎成了一条铁律,特别是要见恩师易祥瑞的时候。

    向天亮几乎可以肯定,恩师易祥瑞的到來,必定有特大的使命。

    恩师易祥瑞六十几岁了,早已离休在家,但是,向天亮发现他老人家比离休前还要忙碌。

    出书,作报告,去大学讲课,应邀去各地指导特大要案,作为公安系统公认的刑侦权威,易祥瑞不可能闲得下來。

    更重要的是,易祥瑞还挂着公安部顾问的头衔,是公安部直属的一个特别工作小组的实际领导者。

    向天亮知道这个特别工作小组的存在,也知道这个特别工作小组的使命,它是全国的反走私联合指挥中心。

    易祥瑞秘密來到东江省清河市,无非是由以下几个因素促成,一,清河市发生了重特大走私活动,二,需要向天亮出手,三,事情特别棘手,四,事情牵涉到的人身份特殊……

    向天亮有些麻木了,因为他正在副县长的岗位上干得有滋有味,对自己的第二个身份的体验在不断的消褪。

    不管怎么样,一rì为师,终身为师,恩师相召,向天亮不会有丝毫的犹豫,在办公室待久了,出來透透气也挺好,当个业余jǐng察玩玩枪战,还能让自己的激情不至磨灭。

    玩枪冒险,有时候与趴在女人身上一样,有异曲同工之妙,枪不用不行,常用才不生锈,女人不疼,何苦要成立百花组呢。

    不过,向天亮心有疑惑,按以往的情况,清河市发生了重特大案件,无论是市公安局局长周台安或局长助理兼市刑侦支队长周必洋,还是县公安局局长邵三河或常务副局长姜学明,都会在第一时间通报自己的,怎么会一点信息都沒有呢。

    向天亮左手把着方向盘,将车速放慢,一边用右手拿出手机。

    电话打到了市公安局局长助理兼刑侦支队长周必洋那里。

    向天亮:“必洋兄,近來忙不忙啊。”

    周必洋:“是天亮啊,我么,说忙也忙,说不忙也不忙,哪比得上你rì理万机呢。”

    向天亮:“听着还不错嘛,恭喜你,荣升局长助理。”

    周必洋:“那还不是你和大家帮的忙么,总算是批下來了,还沒请你和大家喝酒呢。”

    向天亮:“酒可喝可不喝,关键是再努把力,争取年内把副处级明确下來。”

    周必洋:“哈哈,借你吉言,借你吉言了。”

    向天亮:“革命工作要做,流血负伤不怕,但该得的功劳也得要,该往上升就得争取,总不能让人民jǐng察留汗流血又流泪吧。”

    周必洋:“行,我盼着有你这样的好领导來发现我。”

    向天亮:“怎么,周台安周大局长对你不好吗,你们可是一笔写不出两个周啊。”

    周必洋:“周局待我如亲兄弟,就象在滨海兄你和邵局待我的一样。”

    向天亮:“这么说,是狗rì的肖剑南欺负你了。”

    周必洋:“欺负倒谈不上,但作为常务副局长,他找点麻烦什么,还是很方便的。”

    向天亮:“那倒也是,你占领了他的一亩三分地,他不找你麻烦才怪呢。”

    周必洋:“哈哈,找麻烦,穿小鞋,我都认了,我这人心态好。”

    向天亮:“哎,有困难吗。”

    周必洋:“不至于。”

    向天亮:“我关心的是你的屁股坐得稳不稳,业务上你不比他肖剑南差。”

    周必洋:“应该说,基本上是稳住了。”

    向天亮:“哦,是吗。”

    周必洋:“一,在局党委,他是少数,九分之二,周局是九分之五。”

    向天亮:“这是先决条件啊。”

    周必洋:“二,在刑侦支队党委里,我已成功地占有了七分之四,他只剩下七分之二了。”

    向天亮:“这是核心呢。”

    周必洋:“三,中层干部方面,三分之一是我提上來的,他顶多只剩下了三分之一。”

    向天亮:“好得很,这是基础,再努把力,争取占据绝对优势。”

    周必洋:“我会努力的,套用你的话就是,滨海人在市公安局几乎沒人成功过,我得为咱们滨海人争口气。”

    向天亮:“呵呵,指rì可待,指rì可待嘛。”

    周必洋:“对了,市里有重大人事调整,你知道了吧。”

    向天亮:“我刚知道,怎么,你也知道了。”

    周必洋:“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王国信來去匆匆,他在清河境内的來去,就是我亲自负责的。”

    向天亮:“噢,原來如此。”

    周必洋:“天亮,是不是你说的大变局來了。”

    向天亮:“这只是序幕,刚开始呢,就象唱歌时开头那沒有歌词的部分。”

    周必洋:“我明白了,是个好兆头。”

    向天亮:“对,总之是个好兆头。”

    周必洋:“哎,差点忘了,你找我有什么事。”

    向天亮:“我还真有个事,想找你打听一下。”

    周必洋:“你我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你说。”

    向天亮:“最近,咱们清河沒出什么大事吧。”

    周必洋:“大事,你指的是哪一方面。”

    向天亮:“海上來的。”

    周必洋:“走私方面啊……都是些小打小闹,沒什么大事啊。”

    向天亮:“周边地区呢。”

    周必洋:“也沒有,我们和北边的中阳市及南边的南闽省海宁市,早就建立了案情互通制度,每周交换一次情报,要是有什么特大要案,我这个刑侦支队长肯定知道。”

    向天亮:“打个比方说,有沒有下面瞒报的可能。”

    周必洋:“小打小闹,肯定有,特大要案,谁都不敢。”

    向天亮:“哦,我知道了。”

    周必洋:“怎么,你是不是听到什么了。”

    向天亮:“不不,我有种感觉,总觉得最近发生了什么,所以就问问你。”

    周必洋:“不对,不对不对,你一定有事瞒着我。”

    向天亮:“真的沒事,你不要神经过敏了。”

    周必洋:“天亮,咱们是兄弟,生死中出來的兄弟。”

    向天亮:“嗯……必洋兄,这样吧,下午四点钟,我再打电话给你”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