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3章 心病〔上〕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县zhèng/>

    陈乐天病了,并且住进了医院。

    向天亮心想,陈乐天曾是军人,身体素质特胖,至今还保持着不少军人的气质和习惯,昨天还虎虎生风的,怎么会说生病就生病呢。

    多半是心病,向天亮估计,是县委书记陈美兰突如其來地晋升为市委常委,把陈乐天给刺激了。

    同事一年多,向天亮对陈乐天有了一个相对全面的了解,他给陈乐天八个字的评价,志大才疏,患得患失。

    志大才疏不好,但不算特别不好,世上的人,总归是自知之明的占少数,大部分属眼高手低,理想远大,志存高远,这沒什么问題。

    可是患得患失就不行了,特别是吃体制饭的人,患得患失者几乎沒有成功的先例。

    很难想像,干到县长位置的陈乐天,至今在上面沒有铁得不能再铁的靠山。

    你可以沒有能力,但不能沒有靠山,你只能有一个靠山,但不能同时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靠山。

    陈乐天不懂“经营”,直到县委宣传部部长李云飞的到來,他才想到通过李云飞去攀黄正忠省长这个靠山。

    可是,陈乐天又不明白其中的奥秘,李云飞只不过是个“二道贩子”,通过李云飞攀上的靠山,是山沒错,但靠得住靠不住,只有天知道。

    陈乐天怯了,去省城见过黄正忠省长带來的干劲,被县委书记陈美兰晋升为市委常委给冲沒了。

    向天亮笑了,怯阵,装病,倒挺符合陈乐天的xìng格。

    吃午饭的时候,秘书丁文通提醒向天亮,该去医院探望陈乐天县长。

    “我应该去吗。”向天亮问。

    “应该,这是尊重,再说大家都去了。”丁文通说。

    “还有理由吗。”

    “因为陈县长不常生病。”

    是要去探望陈乐天,这是最起码的礼数。

    向天亮沒让丁文通跟着,吃过午饭,独自上街买了点礼物,驱车來到了县人民医院。

    车进医院,迎面走來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薛道恒,一个人。

    刹住车,向天亮将脑袋伸到车窗外,“老薛。”

    薛道恒坐进车里,“來看陈乐天的。”

    “你也是吧。”向天亮微笑着,将车开到了住院部大楼旁边的停车处。

    “装病,真沒出息。”薛道恒说。

    向天亮笑了笑,“他一定是后悔了,后悔靠错了人。”

    薛道恒叹了一口气,“论起混官场,陈乐天还沒入门哟。”

    “老薛,你有点低看陈县长了吧。”向天亮递给薛道恒一支烟。

    “我这是实话。”薛道恒笑道,“刚才,我还骂他不如你,白吃了二十年的干饭,你猜他怎么说。”

    “呵呵,沒好话吧。”向天亮笑着。

    薛道恒说,“陈乐天说,自从你來了滨海,他诸事不顺,这是因为你们的名字里都有一个天字,你们的名字相克,你的名字正好克他的名字。”

    向天亮听得捧腹直乐。

    “呵呵……老薛,你相信他说的话吗。”

    薛道恒也笑了,“哈哈,你还别说,从你们的名字上分析,你还真的克他,他是乐天,也就是笑天,这天能笑吗,而你叫天亮,白天总比黑夜好,你是天亮,给大家带來光明,两个名字一比较,你的确是克他,你让他黯然失sè。”

    向天亮心里直乐,这些话是老子说的,沒想到传出去以后,成了打击陈乐天的心理武器。

    “天亮,陈乐天不足为虑,他不是你的对手,甚至都沒有资格做你的对手。”

    向天亮微笑着问,“那么以你的眼光,谁更有资格呢。”

    “现在,综合考量,县纪委书记廖仲文、县委宣传部部长李云飞、县委办公室主任周挺、副县长陈瑞青,除此之外,其他人不需要你费心费力。”

    向天亮吸着烟,笑而不言。

    “你笑什么,我说得不对吗。”

    “你说得对,你说得对。”顿了顿,向天亮道,“老薛,不说陈县长了,说说你吧。”

    薛道恒老脸红了,“说我,说我什么。”

    一个是明知故问,一个是故意装傻。

    薛道恒和白絮的不伦关系,尽在向天亮的掌握之中,但向天亮有点“坏”,他不拿薛道恒的把柄整事,不但不整事,还帮薛道恒遮掩。

    而且,向天亮还以提高薛道恒和白絮床上生活质量的名义,给薛道恒提供了“教学片”和“参考书”。

    “怎么样。”向天亮含笑追问。

    “嘿嘿……”薛道恒不好意思地笑道,“天亮,我是真的要感谢你,我和白絮相差近二十岁,我是黄昏,她是中午,我都六十岁了,哪能满足得了她啊,你提供的那些东西,对我很有启发很有帮助,你说得沒错,在这方面你确实是我的老师啊。”

    “互相学习,共同进步。”向天亮谦虚得不得了。

    薛道恒道:“所以,你还得帮我啊。”

    “沒问題。”向天亮满口答应,“对了,我给你的那个独门秘药,效果如何。”

    薛道恒翘了翘大拇指,“吃一粒管三天,一天一次,一次至少能坚持半个小时,我好象又回到了二三十年前呢。”

    “老薛,这我得劝你,悠着点哟。”向天亮笑道。

    “哈哈,我心里有数,我心里有数。”

    “那就好,用完了你再向我要。”

    向天亮瞥了一眼满面红光的薛道恒,心说你这个老东西,老子算是把你给“拿”住了。

    薛道恒要告辞,“天亮,有事你说话,我这边沒有问題,你尽可放心。”

    这是政治表态,向天亮懂的。

    “老薛,我开车送送你。”向天亮笑着问。

    “不了,不了。”下得车來,薛道恒趴在车窗上低声笑说,“我特意不坐车的,锻炼锻炼嘛。”

    望着薛道恒的背影,向天亮乐个不停,老东西,果然是老骥伏枥壮心不已啊。

    这样也好,把薛道恒“拿”住,陈乐天县长失去了支持,就更难折腾了。

    向天亮下了车,沒有马上去住院部大楼,而是朝住院部大楼对面的医院行政楼走去。

    章含现在是县人民医院副院长,她在医院行政楼办公。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