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4章 心病〔下〕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向天亮到來,章含喜出望外,关门,上锁,泡茶,当然还把自己的皮椅让出來。

    章含个高,在百花楼里仅次于蒋玉瑛,白大褂穿在身上,就表现出两个特点。

    一是白大褂变成了中短裙,连膝盖都不能掩住,**黑丝袜,特时尚xìng感。

    二是白大褂有点瘦,反过來说,身体稍显丰满,上面两个地方和后面两瓣屁股,就显得更加突出了。

    向天亮咧着嘴笑了。

    章含的小rì子过得不赖,县人民医院副院长,一人之下三百人之上,丈夫长年不回家,儿子又住校,女儿杨小丹去了香港,章含堂而皇之地住在百花楼里,可谓工作开心,xìng福无忧。

    “笑什么呀。”章含坐到了向天亮的身上。

    “你刚才关门上锁的时候,曾有过短暂的犹豫,你在犹豫什么呢,你是在犹豫,我來医院的事是马上告诉贾惠兰,还是等会儿再告诉她,因为马上叫贾惠兰过來,是共享,不马上叫她过來,是先來后到,也叫近水楼台先得月。”

    章含红着脸嗔道:“去你的,知道了猜到了,也别说出來么。”

    “呵呵……你们这对好姐妹啊,其实风格迥异,毫不冲突,恰相反,你们俩正好互为补充,相得益彰。”

    “什么意思,你又取笑我们对不对。”章含分开向天亮的双腿,让自己跪坐在地板上。

    向天亮笑道:“章含姐,我说的是你们两个在床上的风格,我和惠兰姐在一起的时候,象田径的中长跑,那是需要一点耐力的,而和你在一起,就象一百米或两百米的短跑,从一开始就是冲刺,需要的是爆发力和速战速决的能力。”

    “咯咯……”章含的双手,在向天亮的大帐篷上折腾起來,“天亮,你这叫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向天亮哦了一声,“你指的是哪一方面。”

    “我承认,刚才关门的时候我犹豫了一下。”章含笑着说道,“但是,我这办公桌上有一条用电话线改装的电子通讯线路,是我和惠兰专用的联络线,我们两个都学过摩尔密码,刚才我已经通知惠兰说你到了,所以,她马上就会过來了。”

    “可是,你把门锁上了,惠兰姐还怎么进來呢。”

    “我的锁对别人有效,但对惠兰是发挥不了作用的。”

    向天亮又乐了,“是吗,我來医院是探望陈乐天县长,可不是來接受你们两个的车轮战的。”

    章含娇笑道,“你这又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什么情况。”向天亮问道。

    “陈乐天县长是昨天晚上住进特等病房的,他住进來后就立了一条规矩,只在上午和晚上见人,下午他要睡觉,是不见前來探望的人的,所以,你这个时候來,是白跑了。”

    向天亮骂了一声,“他妈的,这是什么破规矩啊。”

    “咯咯,上午我去过特等病房了,陈乐天县长哪有什么病呀,如果一定要说有病,那也是心病呢。”

    点了点头,向天亮双脚翘到了办公桌上,再两腿一夹,恰好夹在章含的脖子上。

    这时,贾惠兰进來了。

    看到办公桌边的这一幕,贾惠兰嘻嘻地笑了起來,“哟,天亮你可真行,两条腿之间怎么长出脑袋來了。”

    向天亮也笑着,“惠兰姐,这是有人要偷我的东西呢。”

    “嘻嘻,谁呀,敢偷咱天亮的东西。”贾惠兰也挨到了向天亮的身上。

    不等向天亮开口,章含先自个儿乐了起來,“惠兰,天亮身上有两支枪,一支肉枪一支金枪,你想要哪支枪呀。”

    贾惠兰笑说,“我不要金枪要肉枪,金枪只能杀人,我可不想要,可肉枪被你拿在手上了,我怎么办呢。”

    章含的双手,早已肉枪在手,不但双手紧握,而且还动用了她的嘴巴。

    向天亮向贾惠兰使了个眼sè。

    贾惠兰心领神会,点点头,瞅准机会,突地将章含的脑袋狠狠地摁了下去。

    “呜……”

    章含的脑袋被按下去了,向天亮那把枪也沒了……

    ……

    一个多小时后,副院长办公室里,已变得满地狼藉。

    向天亮早已收拾定当,他还是端坐在办公桌边,两条腿还搁在办公桌上。

    而章含和贾惠兰却是撅着白花花的屁股,到处收拾起來,一边收拾,还一边埋怨向天亮使坏。

    确实是向天亮使坏,刚才他分别折腾章含和贾惠兰的时候,故意不断地变换位置,整个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是无一幸免。

    章含说,“惠兰,下次还是去你的办公室。”

    贾惠兰说,“还不是被他搞得乱七八糟的么。”

    章含说,“这次在我这里,下次到你那里,这才叫公平么。”

    贾惠兰说,“嘻嘻,我那里可不能办这种事。”

    章含说,“去,我这里能行,你那里为什么不行。”

    贾惠兰说,“你这办公室两边沒人挨着,我那里隔壁就是护士长办公室,能和你这儿比吗。”

    章含说,“咯咯……你那里好,天亮喜欢人多呀。”

    贾惠兰说,“嘻嘻,那叫险中求乐,刺激得很呢。”

    章含说,“我看是你喜欢险中求乐吧。”

    贾惠兰说,“少说我,你不也喜欢险中求乐吗,上次你还……”

    向天亮笑着骂道:“臭娘们,你们还有完沒完,想找抽是不是。”

    章含笑道:“我们不需要你了,你可以走了。”

    “呵呵……过河拆枪,卸磨杀驴啊。”向天亮乐不可支。

    贾惠兰道:“天亮,你确实可以走了,陈乐天县长吩咐过,他下午是不见任何探望者的。”

    章含也道:“堂堂的一县之长,居然还装病,我看不去探望也罢。”

    “心病,他这是心病啊。”向天亮道。

    章含说,“天亮,你回去吧,礼品留下,让惠兰代为转交就行了。”

    贾惠兰比较细心,她问道:“天亮,你是不是有想法,比方说,把陈乐天县长拉过來。”

    “以前有这个想法,现在沒了。”向天亮摆了摆手道,“可惜,我看不上他,做我的朋友,他还不够格。”

    在向天亮的心里,已经把陈乐天打入了“另册”。

    这时,丁文通來了电话,天星投资公司的总经理关青亭來了。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