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0章 攀亲戚(下)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向天亮知道,在省委班子里各方互相制擎的情况下,市委书记张宏的rì子并不好过,先不说他人生地不熟的,强龙也压不了地头蛇,更何况张宏是被贬之身,连一条普通的龙都算不上。

    在市常委会里,张宏真正能依靠的人确实不多,副市长许西平和市委秘书长方以轩是他的主力,市长姚新民是他到清河以后争取过來的,除此之外,还沒有一个靠得住的,市委副书记郑右庭、市政法委书记兼市公安局长周台安、市jǐng备区司令方成军,是省委组织部长高玉兰的人,市纪委书记李长胜、市委宣传部长孟兴国,是省长黄正忠的人,常务副市长张重阳、市委统战部长张衡,是出了名的老好人,谁都不得罪,谁也不知道他们的屁股坐在哪一边,市委副书记周平、市委组织部长余胜,表面上跟着张宏,实际上都有自己的小算盘。

    姚新民靠得住吗。

    这个问題是向天亮问的,实际上张宏也常拿这个问題问自己。

    姚新民最初是省长黄正忠的人,是因为有省长黄正忠的提携,才得以谋到清河市市长一职,但这家伙因为和三元贸易公司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因为公开支持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而失去了省长黄正忠的信任,转而靠向了市委书记张宏。

    为了姚新民,张宏花了不少心思,不但帮他与省委副书记挂上了钩,还两次陪着他去京城见了自家老爷,从名义上让姚新民成了张家的人。

    但是,姚新民是“叛徒”,政治上的叛徒,总是不值得百分之百信任的。

    张宏知道,向天亮提这个问題,实际上是在提醒自己。

    看到张宏沉吟着长久沒有开口,向天亮咧着嘴笑了。

    向天亮:“小莉姐,你知道老张现在在想什么吗。”

    莫小莉:“他呀,肯定是在怀疑你是在挑拨离间。”

    向天亮:“呵呵,我想也是。”

    莫小莉:“天亮,你以后与他打交道可要千万小心。”

    向天亮:“小心什么呢。”

    莫小莉:“他的一个优点和一个缺点。”

    向天亮:“优点是什么。”

    莫小莉:“怀疑一切。”

    向天亮:“缺点是什么。”

    莫小莉:“怀疑一切。”

    向天亮:“呵呵,疑心病,臭德xìng嘛。”

    莫小莉:“所以,他会先怀疑你是在挑拨离间。”

    向天亮:“然后呢。”

    莫小莉:“他会转而怀疑姚新民,也就是认为你的话有点道理。”

    向天亮:“小莉姐,你对老张了解得很透彻嘛。”

    莫小莉:“有其父必有其子,他和张老爷子是一个德xìng。”

    向天亮:“呵呵……老张啊,你是不是这个德xìng啊。”

    张宏在一边听着,脸上苦笑不已,毕竟曾是夫妻,莫小莉对他和他家老爷子确实了解得很透彻,可以说把住了张家人的“脉络”。

    张之尧张老爷子,党内著名的经济学家,一生谨慎小心,其座右铭就是“怀疑一切”。

    怀疑一切的结果,自然是缺少朋友,据说张老爷子在党内与同志同事很少私交,颇有点象孤家寡人,以至于在仕途上也受到了影响,不然或许还能往上走得更高。

    晚年的张老爷子有所醒悟,知道朋友的重要,但醒悟得太晚了。

    作为张家的长子,张宏各方面都很像张老爷子,是张家的重点培养对象。

    张宏:“天亮,你别听小莉瞎说,她现在zì/>

    向天亮:“泄私愤么,那倒未必,但要说小莉姐夸大其词,我是同意的。”

    张宏:“女人啊,就是感xìng动物,而且习惯于固执己见。”

    向天亮:“老张,今晚的主題与女人无关哟。”

    张宏:“噢……还是说姚新民吧。”

    向天亮:“说实话,你信任他吗。”

    张宏:“怎么说呢,表面上,我得完全信任他,但实际上,我对他的信任是有限度的。”

    向天亮:“我想也应该是这样吧。”

    张宏:“我很想听听你的分析。”

    向天亮:“分析什么。”

    张宏:“姚新民为什么不值得信任。”

    向天亮:“嗯……一,你只要查阅一下他履历,就能知道他在省委大院工作的十七年,每一步晋升,似乎都离不黄正忠省长的提携。”

    张宏:“我看过他的履历,也有这个印像。”

    向天亮:“所以,这样的人是很难背叛主子的,否则,他将难以生存。”

    张宏:“有道理。”

    向天亮:“二,姚新民胆子不大,而黄正忠省长即将成为东江省的一把手,除非姚新民有把握离开东江省,否则不敢与黄正忠省长翻脸。”

    张宏:“不错,只有在找到新主子后,才敢与旧主子分道扬镳。”

    向天亮:“三,姚新民的转变太过突然了。”

    张宏:“现在想起來,确实是很突然,值得怀疑。”

    向天亮:“四,姚新民的转变,并沒有引起黄正忠省长的激烈反应,这也很可疑。”

    张宏:“对啊,手下叛逃,做领导的居然听之任之,这确实有些反常。”

    向天亮:“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凭上述四点,姚新民投靠你们张家的举动就值得怀疑了。”

    张宏:“你是说……你是说,姚新民投靠我们张家,仅仅是出于某种策略。”

    向天亮:“我也仅是瞎猜而已。”

    张宏:“或者说,姚新民投靠我们张家,是黄正忠省长和姚新民jīng心策划的一个yīn谋。”

    向天亮:“哎,我可沒有这么说哦。”

    张宏:“你沒明说,但是却说得很清楚,三个字。”

    向天亮:“哪三个字。”

    张宏:“假投降。”

    向天亮:“呵呵……我姑妄说之,你姑且听之,老张,仅供参考,仅供参考啊。”

    张宏:“谢谢你的提醒,我会注意这个问題的。”

    向天亮:“所以,你我攀亲戚很有必要。”

    张宏:“说说好处。”

    向天亮:“将來成立滨海市后,清河市和滨海市就互相dú/>

    张宏:“你是说你能帮我立足清河市。”

    向天亮:“对,我的朋友会支持你。”

    张宏:“这倒是一笔很好的交易。”

    向天亮:“怎么样。”

    张宏陷入了沉思……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